第二章:赵十三
蓝叶先生2018-12-13 10:423,368

  东洲,连壁山,万古宗。

  赵十三从石室内走出,无数道目光便紧盯在她身上。

  更有她的师父、护道长老,数道神识往她身上探去。

  她眼神微凛,骨子里爆发出一股意志,同时脚下一动。

  如一滴水滴入平静的湖面,掀起波纹。

  如一只鹰,放声鸣叫。

  广场聚集着上千弟子,仿若都听到了这一声。

  这是属于道的声音,也是属于法则的声音。

  赵十三突破了。

  他将成为千年来,除那位修道进境速度如妖孽般的小师叔后,第一位在十七岁,便踏入四境的人。

  他们目光羡艳,却又自豪。

  看吧,我们万古宗,除了飞升的小师叔,又出了一位修道天才。

  数位长老在得到确认后收回神识,同时投去赞赏的目光。

  赵十三微微点头,转身便往府邸走去。

  哪怕她是公论的天才,修道天赋进境速度已是超越很多人的想象,但她仍是摇了摇头。

  “小师叔只十五岁,便到了四镜,十七岁时,已是五镜,究竟如何,才能做到与您一般快呢?”

  她想起那个屹立在后山广场的雕像,眼中带着敬佩与灼热。

  有侍女替她拿来换洗的衣物,有上等的桃花瓣,被投入浴池,她褪去白衫,露出洁白无瑕的玉体,随后踏了进去,水汽隔绝了一切。

  “我总能追上您的脚步的。”

  她想道,而后闭眼。

  ……

  连壁山外有一村,带连附近一郡,都是大唐划于万古宗封地。

  村子名为观井,据说是数百年前那位名震古今的天才,在这村里看到一口古井,利于井上,静静地看了一天后,便破镜了。

  村子由其得名。

  村里有几十户人家,因为这些年来,多有修士常来观井,村子里的人便开起了民宿,日子便好了起来,少有人去耕田,那些仙人老爷,往往出手大方,因为是万古宗脚下,也鲜少有人惹事。

  而那口古井,便是这个村子繁华所在,此时那口古井所在的院落,一位少年郎躺在自制的竹椅上,眯着眼睛晒着太阳。

  偶感口渴,便往旁边伸手,有婢女自觉递过来一碗茶。

  喝完后婢女接回茶杯,而他则接着眯着眼睛,又看向井上的那人。

  那人站在井檐,垂着头一动不动。

  “时间到了,再看得加钱。”

  少年郎声音极为好听,你若细看,便发现他的五官也是那般……倾国倾城?

  没错,这张脸要是长在女人身上,定是倾国倾城,长在男人身上,便过于妖媚了。

  那井上人虽是修士,却也不跟他一介凡人一般见识,不知从哪掏出钱袋,扔了过去。

  少年郎连钱也懒得接,婢女小跑过去,笑眯眯捡起钱袋。

  直至黄昏,井上那人才幽幽叹了口气,似乎在几天的天人交战中,败下阵来。

  院里已经吹起袅袅炊烟,少年郎看着井上那人走了下来,也极为心痛地叹了口气。

  “不看了?”

  “不看了。”

  那人颔下已是蓄满胡渣,神色憔悴至极。

  “再看看吧,指不定就能破镜,上次有一道人,看了一月便破镜了,你这才几天呢。”

  那人嘴角微微一抽,就你这收费,再看下去在下的乾坤袋里的金银便都要被你掠光了。

  只是这话他也没好意思当一凡人面说出口,撇了撇嘴,便离开。

  “唉。”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下次要等这般的冤大头,不知要何时了。”

  他踉跄一步,险些摔倒,步子更快了。

  夜幕将临,少年郎与他的婢女便就在院中用餐。

  吃完饭,自是婢女收拾,而后将院门反锁。

  不多大会儿婢女又从房中出来,已是脱光了衣物,露出小麦色的胴体,表情羞涩。

  “少爷,今晚可不可以不……”

  “不行。”

  面貌好看的少年郎毫不留情道,甚至对婢女的裸体没有多看一眼。

  “可是少爷,我真的……不想做嘛,每天都,累死了。”

  少年递过去一个白眼,又躺回到竹椅上。

  婢女露出委屈的表情,随后走到少年前面,闭目盘膝坐下。

  不出片刻,呼吸便张弛有道,随着一次次的呼吸吐纳,月辉不断凝聚在她的体表上,逐渐凝练出圣洁的光辉。

  而少年郎,则是指节慢慢地拍打着竹椅护手,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小调。

  直至月上中天,少女才停止呼吸吐纳,睁开眼睛的一刹,所有光辉便钻进体内。

  她如往常般跑进屋子,缩入被窝中。

  夜晚的观井村,有些清冷。

  少年郎冲着远处望了一眼,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道如城墙般的巨大轮廓,转身回房。

  “睡到一边去,给少爷腾点位置。”

  婢女应了一声,自觉往床内挪了挪。

  直至夜晚,一股冰凉的寒意从被窝中蔓延开来,叶小为从被窝中伸出手,才发现被褥上已经被一层冰霜覆盖。

  他看向了旁边的人,月光洒在她苍白的脸上,身躯在瑟瑟发抖。

  他把手伸向婢女的嘴巴,婢女仿若闻到诱人的吃食,张嘴便咬住。

  少年微微皱眉,任由她咬开皮肉,汲取着鲜血。

  随之婢女的体温慢慢回归正常,少年便将手抽开。

  你若细看,便会发现,少年双手,已经布满一排排的牙印,触目惊心。

  一夜过去,少年睡至日上三竿。

  他闻着饭香起床,才发现院里已经有人。

  目光清冷,带着修行者特有的傲气。

  婢女往灶炉加着柴火,仿若未见。

  叶小为眯了眯眼。

  那位修行者来自万古宗,穿着万古宗特有的道袍,鬓间几率华发,看似活神仙。

  他在看到叶小为后,却也不由得一愣。

  世间,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

  只是短暂一愣后,便恢复倨傲,望向了旁边往灶炉里添柴火的侍女。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

  叶小为仿若没有听见,径直走到竹椅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斜躺着。

  “少爷,你还没洗漱呢,马上吃饭啦。”

  侍女提醒道。

  只是叶小为的无视,让仙人有些恼怒。

  他本就是万古宗外门长老,这次下山是有人提醒他,观井村值得他一去。

  他便来到观井村,来到昔日那人井前悟道之处,便发现了这个婢女,竟然是玉华之体。

  要知道这玉华体,是与琉璃体齐名的五大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修道天赋便异于常人,更是能修行某种特定的强大功法。

  于是这外门长老便起了将其收入宗门之意。

  只是看着玉华之体,放在哪个宗门不是天骄一般的人物,恨不得找个洞将其藏起来,等数百载后破关而出,少说也是个领略九境风光的人物。只是在这村家小院,竟是被当下人使唤。

  想到这,他便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

  “我是万古宗外门长老,陈道。”

  少年静静地躺在竹椅上,一脸惬意,侍女则是开始在院中石桌摆放碗筷。

  陈道额头几率黑线闪过,嘴角一抽,决定不与这凡人兼乡巴佬一般见识。

  “你的名字叫什么?”

  他望向侍女。

  侍女一愣,指了指自己,露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对,就是问你。”

  “我叫玉华。”

  陈道一愣,有些好奇道。

  “谁给你取的名字?”

  玉华指了指躺在竹椅上的懒惰少年。

  “少爷取的。”

  陈道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巧合,少年一副凡胎,也无灵根,取这个名字应该是巧合吧。

  “你可愿意随我去万古宗修行?”

  他尽量使自己露出和蔼的笑容,冲着玉华问道。

  玉华又指了指躺在竹椅上的少爷。

  “少爷去,我就去。”

  陈道微微一愣,看向除了长相,其它并无出奇之处的叶小为起来。

  “他虽无道根,却也可以去外门做一杂役弟子。”

  陈道说道,如果不是玉华体质着实出奇,像叶小为这等无道根的人,是打破头颅也进不了万古宗的。

  “我很想去,可是少爷受我服侍惯了,哪能去照顾别人,而且我得跟少爷住在一起。”

  玉华想起每天晚时,便有些害羞。

  这表情落在陈道眼里,却是让他有些恼怒,似乎看来,处子之身已经没了。

  真的是,禽兽,明明还这么小,居然,下得了手。

  陈道捻了捻胡须,如果能替宗门引进一个玉华之体,似乎养着一个凡人也并无不妥,也就是每天多几顿饭的事情。

  “只要你愿意潜心修炼,壮大我万古宗,这些事情我自然应允。”

  “可是,我还得问过我家少爷答不答应呢。”

  玉华嘻嘻一笑,陈道再次看向竹椅少年。

  “入万古宗,是很多人求不来的机会,少年,你愿意去吗。”

  “管饭吗?”

  叶小为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眼陈道。

  “管。”

  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的这个字。

  “好,我们去。”

  直到玉华盛好饭,叶小为才从竹椅上下来,喝杯茶水漱口,便开始吃饭。

  陈道便在一旁,打着坐。

  “回到宗门后,这吃饭习相也要改一改。”

  他偷偷看着不停扒饭的玉华,在心里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