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离职
倒骑小毛驴2018-11-19 14:032,647

  离职手续终于办完了,何东感觉一阵轻松,或许是压抑的太久了吧,走出公司的那一刻,心情如释重负,没有丝毫不舍和留恋,整个人变的精神焕发,仿佛等这一天很久了。何东在这家公司呆了五年,这是一家电子公司,主要生产电路板,公司有一百多人。他来这座城市整整六个年头了,第一家公司干了一年,其余时间都在这家公司度过,五年里从一个普通的小职员摸爬滚打,一直做到部门经理,其实还算不错,公司也很有发展前景,不过何东还是打算离职,原因是得罪了领导,何东为人正直、心直口快,凡事对事不对人,有几次开会中火药味很重,其他人都在溜须拍马,只有何东说了真话,为此他得罪了公司副总。

  但是没办法,站在他的角度,如果不提反对意见,这个事情根本没法干,他无法完成,不是能力问题,他觉得没有这么办事的。但如果提出来,领导又不高兴,最终他还是实话实话,这么多年他一直就是这性格。这位这副总是半年前才空降过来的,他们并不熟悉,从那时起,领导就慢慢疏远他,何东总感觉副总在刻意刁难自己,忍气吞声了几个月,终于鼓起勇气提出了离职,公司审批也很快,似乎早就准备好了。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走在大街上,何东唱起了黄家驹的光辉岁月。

  可是离职后干什么,他还没想好,也没有任何头绪,离开公司的这几天,他一直无所事事,每天睡到自然醒;时间长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过惯了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现在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他感觉有些空虚,心里乏起一丝焦虑。

  何东和其他人不一样,他高中文化,没有文凭。混到部门经理完全靠自己埋头苦干,如果他现在出去找工作,很难直接找管理层岗位,必须又要从头做起,其他几个老乡就是这种经历。

  他突然想到一个人——马慧,这人是两个月前老乡介绍的一个女孩,何东今年28岁了,一直没正经谈过女朋友。他自己倒无所谓,可家里人急啊,每次家里打电话过来只问这一件事——个人问题。但他每次都是嘀嘀咕咕敷衍了事,这事就连老乡们都看不过去了,为此几个老乡专门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

  何东对这个女孩印象还不错,马慧也是老家人,今年24岁;经过几次接触后,两人留了微信和手机号码,从那以后两人几乎天天聊天,有时候聊到凌晨一两点,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何东离开公司后,一直在想下一份工作的问题,也没顾得上找她,说也奇怪,这几天马慧怎么没主动找他?想了想,何东发了一条微信,早上八点钟发的信息,中午十二点马慧回了。

  只有淡淡的几个字:“你为什么把工作辞了???”后面加了三个问号。

  何东说工作干的不如意,心里不爽。马慧回了一个:“哦”。

  良久之后又问道:“那你打算以后干什么?”

  何东说:“还没想好,也不知道干什么,再说吧。”然后马慧就没回信息了,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

  “现在的女孩真现实啊,看我没工作,连话都不和我说了。”何东心里想到。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孩,没想到是这种结局。他有些不甘心,干脆直接拨通了马慧的电话。

  “何东,你今年都28岁了,马上就要奔三了,怎么随随便便就把工作给辞掉呢?辞掉工作也可以,但是你连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敢和你在一起?难怪这么大了还没女朋友,我现在很忙,等你找到工作了再联系吧!”马慧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何东一脸沮丧,整个过程他没有说上一句话。

  他猜想是老乡告诉马慧的,因为他离职的事情只有老乡知道。不过他不怪老乡,这很正常,是马慧太不近人情。就算不能做女朋友,也可以做普通朋友嘛,何东心里很来火,不行就拉倒,他直接把马慧微信拉黑,把她电话号码也删掉了,这倒符合他的个性。

  被人看不起的滋味不好受啊,何东下定决心,明天就开始找工作。他这人自尊心特别强,从心理学角度说,自尊心太强其实是一种自卑心理。不过他还好,他不会像有的人自卑而自暴自弃,别人越是打击,他越是更加努力。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干到部门经理,这不是偶然。

  当天晚上何东打印了几十份经历,第二天一早去了人才大市场,人才市场人山人海,各种职位眼花缭乱,走了好几圈,他一份简历都没投出去,他没有什么技术,不知道投哪个。后来他尝试投了几个管理工作,不过谈的都不怎么样,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学历问题;甚至有个面试官说他的管理学知识为零。

  第一天面试不利,何东没有灰心,他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从人才市场回来后,特意买了几本管理学书籍。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一个星期里何东每天都跑人才市场,但每次都失望而归;一次次的挫折使他心里产生了点变化,自己干了两年部门经理,出来后竟然找不到工作,这让他倍感失落。

  周末一个老乡过生日,何东也应邀参加饭局,这次来了十几个老乡,大家相互都认识,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平时很难凑到一起,今天算是齐了。老乡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聊聊工作,聊聊生活,再吹吹牛。聊着聊着大家话题转到了何东身上,曾经他是老乡们的榜样,何东的老乡们文化水平都不高,大部分人都在工厂当普工,有些人干了十多年还是普工,何东只干了几年就当上了部门经理,大家都挺欣赏他。老乡们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好的工作都不干了?

  大家七嘴八舌问了半天,何东只是苦笑着摇头:“行了行了,别问了,不就是离职嘛!大牛你小子一年跳几次还好意思说我?我现在是无业游民,找了一个星期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各位要是招人,麻烦推荐一下。”何东说完摊开双手无奈地看着大家。

  有老乡建议他先找一份普工干着,从基层干起,肯定会再次爬上去;也有老乡叫他别心急,好工作要慢慢找;还有老乡建议干脆别找工作了,这几年应该也存了一点钱,想办法自己干点什么。

  “大牛,刚才就你话最多,怎么?关键时刻不说话啦?”何东瞄了大牛一眼,其他人都在给他出主意,大牛一句话都没说,只顾自己低头吃菜,好像没听见一样。

  “东哥,我这倒是有个门路,只看你愿意不愿意?”大牛放下筷子认真地说道。

  “得了吧?何东,他小子有什么主意,大牛就没在一个地方呆上半年的,三天两头跳槽,他的话不靠谱。”

  “是啊,大牛,你还欠我一千块钱吧,都两年了,你还给他出主意,想想你自己吧……”

  听见大牛要发表意见,几个老乡一阵嘲哄,不过大家都没别的意思,开玩笑惯了。

  “谁欠你一千?上次不是还了你五十吗?”大牛没好气地说道。

  “东哥,他们境界太低,改天我单独和你说。”

  大牛的话何东也没在意,权当开玩笑,大牛这人他是清楚的,人不坏,就是不踏实,眼高手低,这小子整天做白日梦,每天研究彩票,梦想着有朝一日中500万。

继续阅读:二:奔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就在身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