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实习弟子
傲骨云影2018-11-19 10:403,280

  “老鬼,我还有事,先走了。”金玉堂堂主金星道人扫了一眼萧恒,满眼尽是鄙夷之色,然后大袖一挥,离开情报殿。

  “我是不会收这种废物为徒的,告辞。”天龙堂堂主天雄道人临走之时,高傲的对萧恒说:“丹田破碎,就别痴心妄想修仙,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我也走了。这年头啊,什么傻子都出来了。”地煞堂堂主净尘道人充满嘲讽的扫了萧恒一眼,很明显就是骂萧恒是傻子。

  三大堂堂主离开之后,萧恒攥住拳头,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大放光彩,让你们后悔!

  “哎……”情报殿的老鬼叹了一口气,对萧恒道:“小伙子,你也看到了,他们不愿意收你为徒,我也是毫无办法。不过你是陈老四推荐过来的,我也不能让陈老四失望,就让你做一个实习弟子吧,你可愿意?”

  “实习弟子?”

  “是的,不过你要考虑清楚,实习弟子没有师父指导,也没有修炼秘籍。一个月只能分配到三块灵石,两瓶下等灵液。天阳门有门规,一旦加入天阳门,终身都要为天阳门效劳,不得转投其他势力,违者杀无赦。”

  萧恒沉思起来,做一个实习弟子都有那么苛刻的要求,简直和卖身相差无几,而且待遇差的离谱。不过仔细想来,他无处可去,暂时找个可以依靠的宗门也挺好,以后实力上去了,再做打算。

  “实习弟子就实习弟子吧,总有一天可以转正的。”萧恒笑道。

  听了这话,老鬼颇为惊讶,他以为萧恒会拒绝做一个实习弟子,因为做一个实习弟子,条件实在太苛刻,等于卖身给天阳门。稍微有点野心的人,都不愿意做一个实习弟子,没有前途,处处受门规束缚,可萧恒却豁然接受了,而且有信心转正。

  “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了……”

  “萧恒,二十岁……”

  老鬼把萧恒的资料记录入册,然后递给萧恒一块竹制的身份牌和三块灵石,道:“拿好,拿着身份牌到兵器阁和丹药阁,可以免费领取一件兵器,两瓶下品灵液。”

  长老级别的高层,身份牌是黄金制的;外门弟子的身份牌,是玉制的;而实习弟子的身份牌,却是竹制的。很明显,实习弟子比正式弟子的地位要低很多。

  萧恒接过灵石和身份牌,拱手道谢:“谢长老。”

  按照指示,萧恒先是去了丹药阁,领取了两瓶下品灵液,然后去到兵器阁,准备领取兵器。

  “狗杂碎,你竟敢到这里来!”

  萧恒准备进入兵器阁大门的时候,后面传来了杀气腾腾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原来是杨威和几个金玉堂的弟子。

  昨天,杨威被萧恒打成重伤,腿都打断了。如今杨威的双脚都裹着石膏,还拄着拐杖。

  “齐衡师兄,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杨威左手指着萧恒,右手紧握成拳头,恨不得把萧恒捏成碎片。

  “我们正想下山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名叫齐衡的年轻男子虎背熊腰,满脸横肉,三角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人。他戏谑的看着萧恒,围着萧恒转了一个圈,像是耍猴一样。

  这齐衡是金星道人的得意门徒,天赋不错,在整个外门弟子之中也算小有名气,仗着金星道人宠爱,横行霸道,无所顾忌。金玉堂很多年轻弟子都以他马首是瞻。

  萧恒只是扫了一眼齐衡,便不再理会,转身走向兵器阁的大门。

  “哎哟哟,还给我摆架子是吗?”齐衡一脚迈出,如同鬼影一样飘到萧恒的身前,拦住萧恒的去路。

  另外七八名弟子围过来,将萧恒围在中间,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摩拳擦掌。

  “让开!”萧恒冷冰冰说道。

  “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口气倒是挺硬的。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齐衡磨了磨手掌,戏谑道:“要我让开也不是不可以,你在这里学狗叫,学狗爬,做一条狗,我就给你让路。”

  “小狗,赶紧叫啊,赶紧爬啊……”

  “狗狗,叫两声来听听,我赏你几块骨头。”

  “嘎嘎……”

  七八名弟子都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你到底爬不爬?不爬我把你打成死狗!”齐衡凶相毕露,双眼似是出鞘的利剑盯着萧恒。

  “敢跟我们金玉堂作对,你死定了!”杨威嚣张说道。

  “吵什么吵!把我兵器阁当成菜市场吗?”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从兵器阁走了出来,他光着脑袋,额头饱满,穿着草鞋,像是一个佛陀。

  他腰间挂着一块黄金制的身份牌,彰显高贵的身份。很明显,他就是兵器阁的执掌人,一阳长老。

  “见过长老。”齐衡等人拱手行礼。

  “长老,是这样的……”萧恒刚到天阳门,可不想惹是生非,于是把事情的经过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了解事情的经过后,一阳长老十分震惊,没有想到萧恒丹田破碎,竟然打得御气境界第二层的杨威毫无还手之力,真是奇闻。

  “怎么说陈老四也是我师兄,既然他是陈老四推荐过来的,我就为他解围吧。”一阳长老心里想着,于是脸色一正,盯着齐衡说道:“昨天,他还没有加入天阳门,即便打了杨威,也不算犯了门规。今天,他成了天阳门的实习弟子。而天阳门的门规,想必你们比我更清楚,在山门之内,私自斗殴,罚雷鞭之刑。齐衡,你是不是想尝一尝雷鞭之刑?”

  齐衡沉着脸,默不作声。

  一阳长老继续道:“如果你们要解决私人恩怨,我建议你们下挑战书,到生死台上解决。我兵器阁,不是你们捣乱的地方,都给我滚。”

  “齐衡师兄,你可要为我出头啊。”杨威不甘心的说道。

  “这个死老头,竟然偏向那个狗杂碎,不过他说的字字在理,我也不好反驳,更不能违反门规。”齐衡在心里大骂,却没有露出半点不满,嬉皮笑脸道:“长老说的对,山门之内,不得私自斗殴。我身为天阳门的一份子,自然不敢违反门规。”

  他扭头望向萧恒,冷冷一笑,又道:“既然你加入了天阳门,那我就向你下挑战书,三天之后,生死台上,不见不散。”

  “年轻人,你可以不接受他的挑战。”一阳长老好心劝说,他也看出了萧恒丹田破碎,而齐衡是金星道人得意门徒,实力强横。要是接受齐衡的挑战,萧恒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齐衡比杨威强大很多,可是我不接受他的挑战,以后在天阳门还有立足之地么?我要在天阳门大放光彩,先拿你开刀!”

  想到这里,萧恒淡然一笑,道:“好,我接受你的挑战,三天之后,生死台上,不见不散。”

  此话一出,引来一片哗然。连一阳长老,也用看待傻子的目光,看着萧恒。

  “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一个刚入门的实习弟子,竟敢接受齐衡的挑战。”

  “八成是脑子进水了。”

  “自不量力,死路一条。”

  人们议论纷纷,谁都认为萧恒是一个傻子,一个无可救药的傻子,死不足惜。

  “哼,我们走!”齐衡冷哼一声,带着金玉堂的弟子扬长而去。

  “狗杂碎,你死定了!”杨威回头说了一句,还对着萧恒吐了一口口水。

  萧恒翘起嘴角,诡异一笑,然后大步走进兵器阁,将竹制的身份牌递给了一阳长老。

  兵器阁很大,有三层,每一层都放满了兵器,样式繁多,让人眼花缭乱。

  一阳长老只是看了一眼身份牌,就把身份牌还给萧恒,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竹椅上,道:“实习弟子,只能在第一层挑选兵器,别上第二层。”

  萧恒将身份牌挂在腰间,走进兵器阁的深处,先是拿起一把长剑挥舞了两下,觉得长剑太轻,又放了回去。

  接着,他拿起一杆方天画戟,挥舞了两下便大汗淋漓。这方天画戟实在太笨重,他又放了回去。

  他一路上挑挑拣拣,可就是没有挑到称心如意的兵器。

  “哎,第一层果然都是低级兵器,都没有我以前的封神剑好用。”

  萧恒叹气,他还在五行门的时候,使用的兵器为封神剑,那把封神剑不知道为他割下了多少敌人的首级,可惜他被逐出五行门,封神剑也被收了回去,他是“净身出户”。

  他走过一杆长枪的时候,脑海深处的金书轰的一声,自动震动起来,让萧恒万分震惊。

  “这是什么情况?你让我选择这杆长枪?”萧恒心里问道,脑海的金书抖动得更厉害,似是在回应萧恒。

  “难道这金书还有识别宝物的功能?”

  萧恒心里猜测,仔细打量着那一杆长枪。

  长枪只有两指大,九尺长,布满了灰尘,肉眼看上去,它就是一块凡铁,连俗世之中的兵器都比不上。

  “这……”

  萧恒有点失望,当他伸手握住长枪,想挥动几下的时候,他呆住了,因为他竟然拿不动只有两指大的长枪。

  “这么重!这小小的长枪,起码几百斤!这是什么材质的?”萧恒倒吸一口凉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修为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修为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