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错认凶徒陷囹圄
嗑瓜子的聆听者2018-12-23 10:171,451

  看客:如果你有故事,或者有意见建议,或者为故事增添些情节,请添加微信:suishiwang 我愿做一个聆听者,聆听你的故事

  天尚未亮,刘活灵一家人赶到泗水镇医院。医院设备简陋,病人没有床位,几条长凳搭成的病床。长凳也不是很多,关键是病房太小,没有更多的空间留给病人。刘活灵的妻子李俊俏带了几条凳子还有床褥到医院都没有用上,不是病房空间的原因,而是刘彩云问题不大,只是受到了惊吓,脖子上被人掐出了一个深深的红色印迹。

  彩云早已经从昏睡中苏醒,送她来的是霍天奇,霍天奇跟刘活灵简单交代了一下,刘活灵就让他回厂子里去看厂子去了。等霍天奇赶到厂子的时候,一个民警走到他面前:霍天奇你涉嫌强奸,跟我们走一趟吧。

  霍天奇连忙解释道,搞错了,我没有,你们搞错了。霍天奇看了看周围庄上的人,却也不便解释那么多。心里暗想,这这些民警好心办坏事,这下把他害惨了,他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庄上混哪?一想到以后彩云一个大姑娘一辈子的名声要紧,也就没急于辩解,伸出两只手让民警拷上手铐,跟他们去了镇上看守所。

  乌云散去,不算耀眼的太阳照着这片土地。彩云从医院已经回来,虽然身体并无大碍,可是她的身心受到了摧残。是的,她怎么能当做没事一样呢?一想到处心积虑的霍天奇,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彩云始终心怀怨恨。如果有一天他霍天奇从监狱中出来,她一定要让他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彩云裹了裹身上的风衣,一头漆黑的秀发被秋风肆意的吹乱。在无人的河坝上,只有她这个孤独而又伤心欲绝的人。这件事她没有谁和她商量,也没有谁能够理解?她只有独自垂泪,埋怨命运为何这般待她?

  乱乱的秀发,温柔的抚摸着悲伤秀美的脸庞,企图擦掉这痛哭无声的泪水。小多她最好的朋友,她能跟她诉说这些事吗?她强烈的自尊心告诉她,她不能!

  向泗河畔,她裹紧身上的风衣,裹了又裹。凄楚的眼神忧伤的望着向泗河水,深沉幽暗似是无底深渊,逐渐清冷,逐渐孤零。生的意义是什么?死是每个人的终点。她不是还年轻吗?正是最好的年华呀。可是这美丽年华也变的灰暗了,她在这世上还有谁割舍不去呢?既然生没有存在的意义,倒不如用死来结束这一切。想到这里,忧伤难过的彩云哭出了声音,这一哭还怎么能停的下来呢?

  彩云妹妹!

  彩云连忙住了哭声,回过头去,惊恐的看着霍天奇。是你?你不是被警察抓起来了吗?

  我,你误会了!

  误会了?双手掐着我的脖子,我误会了!把我按在床上,我误会了?撕破我的衣服对我……我误会了,误会你什么了?你个天杀的畜牲!你个畜牲不如的东西,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跳进这向泗河,不信你试试!

  好,如果你看到我就想起……霍天奇想解释,可是彩云却不给他机会,他只有停下来。

  滚!快滚!彩云揭底斯里的喊叫道,她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无畏,这无畏使弱小的女子变的形同魔鬼。

  霍天奇退了回去,他知道刘彩云尚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他本想解释清楚,让彩云放下压在身上的担子,没想到却触怒了刘彩云。对不起,我会向你解释清楚的,说完霍天奇沿着河坝往回走去。

  事件之后,人们的议论和想法对他们两人的影响是很大的。霍天奇怎么能想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彩云身上的更重的担子。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不能摆脱的干干净,却自陷罗网?他是个不愿意找麻烦的人,可他却鬼使神差的自找麻烦。如此以来,彩云如此窈窕的姑娘,如此可人的名字,他恐怕也将无福再继续在他家做事了。一来他声名在外,二来彩云对他误会颇深。他苦笑道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已经坝岭上窄窄的小路,此时他已在尽头。

继续阅读:第六章:云开白日情谊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志(1)灿烂云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