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纷扰闲客添闲意
嗑瓜子的聆听者2019-01-10 15:441,917

  看客:如果你有故事,或者有意见建议,或者为故事增添些情节,请添加微信:suishiwang 我愿做一个聆听者,聆听你的故事

  刘活灵的预制场生意,在刘活灵的灵活运转下,可谓是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刘活灵对任何人向来慷慨的,他从未吝啬钱财,为了员工,为了儿女,为了合作搭档。甚至是那些闲来无事的闲人,他也是乐意奉陪,并且乐此不疲。

  彩云则看不惯这些闲来无所事事的闲杂人。她总是把这些怨言说给小多听,小多听了这些话,一半是羡慕,一半是安慰。然而这些闲杂人,并没有因为彩云的抱怨而减少来往,反而随着刘活灵的生意扩大而来往日渐频繁。

  彩云,一个逐渐发育完好的姑娘,总是感觉没有了自己的隐私。本来就三间房子,一间堂屋,一间父母睡,还有一间留给了他们三姐妹,堂屋是她弟弟们睡的地方。如此一来,堂屋被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占据,他时刻感觉到有贼眉鼠眼,在盯着她的背后。她每每想来,背上发凉。她从不敢在自己家里换衣服,她要换衣服了都是到她的闺蜜好友小多那里去。自从他父亲经营了预制厂,彩云家就成了那些有关无关的闲杂人等的落脚点,谈话聊天的茶社,牌场,麻将场了。她父亲母亲所有关心的也就是他们的厂子,她姊妹五人也无人过问,任其发展。她还好,可是她的弟弟妹妹们怎么办?生长在一个没有方向,没有教育,没有主心骨的家庭,他们该如何成长?这些念头成了彩云的担忧,不过这些担忧对于她来说,很快又被其他烦恼所掩盖。是来自她自己的青春期的烦恼,她没有意识到青春期的问题,将要吞噬掉她,让她越陷越深。

  在这些闲杂人中,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说不上仪表堂堂,相貌也是不一般的。他年龄比彩云长一岁,到她们家里做长工的,他名叫天奇,霍家庄人。他干活踏实,为人比较真诚,是一个少有的小伙子。那天中午,彩云看到自家屋子里又来了那么多吃闲饭的主,就暗自生起气来。她端着碗坐到自家房租门前,窗棂下面的高出地面很多的土台子上。

  她看着家东边的方块家,有些憨的方田在水井轧水。她们家是没有轧水井的。彩云家对于生活设施的建造,倒不是很上心的。当然除了吃和穿,彩云家虽然孩子多,不过他们从未缺衣少食过。别的家的孩子总是穿的衣缕阑珊,破破烂烂,要不就是借穿别家孩子的,亲戚的衣服。她们穿的衣服要比其他孩子的要新的多了。所以她们在别人眼中成了关注的焦点,羡慕的对象。

  方田家,方田是刘高洁家里的大小子,方块是二子,他们还有一个妹妹方方。刘高洁也是一个生意人,他常年以贩卖羊肉为生计。刘高洁虽然是个生意人,却不是个正经的生意人。他是个出了名的风流之人,常常趁别人男人不在家,总是想法设法到人家去,没事找事的主。如此这番,他也是经常招来横祸的。这不接下来的一年里,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把他拦在家后一条小路上给他打了一顿,还捅了他一刀。那一刀就捅在他的嘴巴上,鲜血顺着他的嘴巴直流,要不然有人看见,恐怕他的那条命就算是歇菜了。尽管如此,他依然是屡教不改,那双眼睛还是溜溜的。每次彩云看见他总躲着走,躲不开了才跟他搭腔。都是邻居,还能说因为这些事而不搭理他吗?可是这家伙总是不识数,老是缠着她,跟她聊上半天,她干着急却总是无法脱身。

  正当她想得入神的时候,她听见背后有人喊了她一声,彩云姑娘,哦,彩云妹妹!

  彩云回过头来,看见是霍天奇。虽然他看上去比较干净,不过也改变不了他是她们家里的闲杂人。你在叫我?彩云对霍天奇虽然有点不喜欢,不过她对他也没有表露她的反感。一个爱漂亮的女子,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随便暴露她的不足之处的。

  老板叫你吃过饭去场子里去看场子。他说今天人手不够,要你去帮一下忙,我今天还有些事,要回家一趟。

  哦,知道了,吃过饭就过去。彩云有礼貌的点点头,就回过头来继续吃她的饭。厂子在北地的向泗河边上,一来取水方便,二来货物进出也方便。彩云也曾过过苦日子,所以这件事她也就应承了下来。在她家里,她父亲向来是威严的,她作为老大,对于父亲的安排,她向来都不敢违拗的。

  秋风阵阵,黄叶随风起舞,随即又任其飘零。彩云坐在向泗河畔,两手拖着腮思索着小多还有碧晨的事。她埋怨着小多,你怎么不听我的劝呢?碧晨的名声在外,除了小多不知道,全庄的人还有谁不知道碧晨呢?

  河水高涨,映射着红红的晚霞。再美的景色怕是也吸引不了这青春正好的女子,她内心升起从未有过的莫名的躁乱。她深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吐出,克制那颗躁乱心灵。她回过头看了看预制厂,没有发现什么,再次把头转了过来,望着似是深渊的向泗河,继续她莫名的思绪,发呆,迷惘。丝丝缕缕的疼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应该按照她自己的想法生活。在看看这个现实的世界,她知道她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多么微不足道。

继续阅读:(云)最后一章:灵感记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人志(1)灿烂云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