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三)
史遇春2018-12-02 11:311,789

  作者:史遇春

  (三)

  此日,赛金花入门,某状元先是看了他一眼,心中想到:这女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赛金花也偷偷瞧了一眼某状元,默默思量:这官人,我似曾相识。

  因为看着某状元面善,似乎又曾相识,所以,整个宴会过程中,赛金花都依偎某状元而坐,片刻也没离开他的身侧。饭局结束,赛金花对某状元仍旧依依不舍,不忍心、不舍得离开他。

  某状元此时已不同往日,他已积攒了不少钱财,见此情景,他大方携带赛金花回家,禀告母亲大人,要了些银子,慷慨地买下了这小丫头,把她安置在自己的侧室,算是做了小妾。

  过了几年吧,某状元以朝廷大员的身份出使德国。按照当时的状况看,朝廷大员出使他国,是可以携带家眷的。据说,某状元的正室太太不愿意跟随他前往德国,原因是怕看见洋人奇异的形貌。这下正好,赛金花有了机会。某状元出使时,就带了赛金花一同前往。

  某状元出使德国多年,赛金花也随他在德国留居了多年。因为生活环境和语言氛围的影响和熏染,加之赛金花那个时候也年少聪颖,所以,在某状元回国时,赛金花已经通晓德语了。

  回国以后,赛金花就跟随某状元,寓居在京都。

  日子,也就一天一天那么过去了。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事,也是人生的必然之事,谁也逃脱不了,谁也避免不了。

  忽然间,就到了那一刻,某状元快要不久于人世了。

  自知驻世之日不长,某状元先行交代了后事。他对自己的正室嘱托到:

  “我死之后,您给她三千两银子,让她的母亲带她走,择一好人家,另行改嫁即可。”

  这里,状元口中的“她”,就是赛金花。

  不久,某状元就去世了。

  某状元去世之后,他的正室夫人悭吝,舍不得钱财。所以,她违背了对丈夫生前的承诺,并没有给赛金花三千两银子。

  某状元一死,正室夫人就给了赛金花一些首饰、衣物等随身的东西,然后,毫不客气地把赛金花从家里赶走了。

  一个女子,在那个时代,多年来都是靠男人供养,忽然间,失去了依凭,说来也实在是十分可怜。无依无靠,要让她如何生存?

  无亲可投靠,无路可前行。

  没有办法,赛金花只得重操旧业,在沪上再次入了青楼。

  之后,赛金花又漂泊转徙,重新回了京城。

  再次回到京城之后,赛金花就寓居在西安门外的砖塔胡同里面。这个地方,就是乐部群伎的聚集点。

  在这里,赛金花凭借自己的姿色和伎艺,声名远扬,成了群花之中的头牌。因为名声很大,所以,赛金花的门前,常常是车马喧阗。

  按照《谏书稀庵笔记》的作者清人陈恒庆的记载,赛金花曾经有三四次到“吾家相国”府中请安,所以,他有机会与赛金花见过面。

  陈恒庆仍然清楚记得,初次见到赛金花时,自己都不敢靠近她、自己都不敢直视她、自己都不敢多盯她一会儿。

  为什么呢?

  主要是因为赛金花光艳照人,陈恒庆生怕这样美艳的女子,乱了自己的心智,让自己丢魂落魄,迷失本心。

  这就是陈恒庆对赛金花最深刻的印象。

  于此,既可看出赛金花的娇美动人;于此,也可看出清代士大夫因为对道统的遵循,对人欲的抑制。

  农历庚子年【清德宗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义和团”拳匪启衅,因为清廷最初的利用与放纵,导致局面无法收拾,最后,八国联军入侵,京城被攻占。

  这一次入侵京师,八国联军的统领是德国人,这人名字叫做瓦达西。

  据说,瓦达西原来就跟赛金花认识。至于瓦达西认识赛金花是不是在赛金花跟随某状元出使德国时,就不得而知了。而且,此前,瓦达西就与赛金花关系很好。

  这一次,瓦达西带领入侵的联军,攻入京城,与赛金花相逢,两人再续前缘,重温旧情。

  话说八国联军侵入京城之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也是一切侵略者的本性。京都的大户人家,在得知赛金花和洋人的统领相交甚笃之后,只要受到洋人兵卒的侵扰,就会想到赛金花,就会去求赛金花,希望她对洋人的领军人物美言几句,以化解遇到的困厄。

  当然,这些求赛金花向洋人说情的人,肯定不会两手空空。他们去找赛金华时,都带着白花花的银子、或者其他值钱的物件。就因为有这样的人脉关系,庚子之乱中,赛金花收得好几万的银子。

  赛金花的金银钱财也不是白收的,她也的确可以和八国联军的统领说得上话,而且,她说的话,也的确起了作用。

  比起此事以前、此事以后那些拉着虎皮招摇撞骗、只收钱不办事的人来,赛金花还真算是个人物了。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小记(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赛金花小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