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五)
史遇春2018-12-06 21:121,713

  作者:史遇春

  (五)

  五城御史【巡视五城御史,官名,又称“五城御史”,简称“巡城御史”,为清代五城察院主官,专门负责巡察京城治安。满汉各一人,从科道官员内简用,每年轮换,掌绥靖地方,厘奸剔弊。】大都与赛金花熟识,没有人敢当堂审讯她。猜想,是怕出丑。

  于是,五城御史都推托说:

  “这个案子,是人命大案,按照惯例和法条,应该移送去刑部审问处置才是。”

  于是,五城御史写好公文,将赛金花虐人致死一案移送到了刑部。

  接到移送的公文案卷之后,刑部长官安排一位满族官员、一名汉族官员共同升堂审问。

  案犯赛金花上堂、刑部官员正式开始问案。

  满族官员先开口,用的方法也是老套,当然还是拍案恫喝。

  满族官员话音刚落,赛金花仰头往堂上看了看,这堂上的,很多都是熟人,她是见过世面的人,也毫不胆怯,当堂问那位满族官员道:

  “三爷,您怎么还吓唬我呢?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啊,有话您好好说,我从实回答也就是了!这样大呼大叫,难道您就不怕吓倒我?难道您就不念我们之间的一夜之情了吗?”

  赛金花这么一说,满族官员的脸羞得通红,他借故退出,将案子交给汉族官员,老鼠一般灰溜溜地躲到后堂去了。

  审问赛金花的汉族官员,是位正人君子。就是这样的正人君子,在大堂之上,仔细看了赛金花好一会儿,尽然在顷刻之间,就被赛金花给迷倒了。

  话说,这位汉族官员在看了赛金花之后,那一颗心,竟然不由自主,怦怦跳动了起来。

  除此而外,还有更夸张的。

  大堂之上,在一旁记录口供的人,看到赛金花的美艳,据说,竟然会把手中的笔都掉到了地上。

  还有那负责动用刑具的人,看了赛金花几眼,竟然手都软了,连锁链都没办法拿持了。

  这里面,肯定是用了夸张的手法。因为,这样描述的赛金花,似乎比《封神演义》里面的苏妲己还要神通广大、妖媚惑人。

  不知道您信了没?

  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负责审讯的汉族官员定了定神,长长地叹息道:

  “这女子,确实是真正的祸水啊!既然她犯了杀人的大罪,那我一定要严格按律治罪,让她以命偿命,杜绝后患,不要再在世上祸害人了。”

  汉族官员的话传出之后,各路神仙都出动了,亲王、大臣、巨富、土豪……纷纷说项,或者通过书信、或者亲自登门,向这位汉族官员求情,希望他能放赛金花一马,不要判她死罪。

  赛金花认识的各色人等之多、影响力之大,完全超乎汉族审判官员的想象。有时候,人情的作用就这么大,大到法律都可以为人情服务。

  最后,在众人的托说之下,赛金花的案子判决结果如下:

  赛金花误伤人命,充军发配三千里,人犯在黑龙江编制管理。

  这样判决结果,就赛金花实际所犯的罪行来说,已经是很轻了,可以说是很好的结果了。

  但是,那些和赛金花交好的人,还是觉得这样判决有些重。于是,第二拨的求情拜托又开始了。

  没有办法,之前对赛金花的判决只能重新更改。

  结果很好笑,那就是:

  发配赛金花到上海。

  猜想,如果这事是事实的话,那么,这肯定是历史上最搞笑的发配。

  一个原本要发配到黑龙江的案犯,最后竟然被发配到了上海。

  知道的,明白这是发配;不清楚的人,还以为这是她送去观光度假呢!

  《谏书稀庵笔记》的作者清人陈恒庆听到这个判决结果之后,笑着说:

  “这分明就是要把蛤蟆送到池塘里面去嘛!”

  按照相关规定,赛金花发配上海的事,是由五城御史派人押解的。这一次,还是让赵孝愚指挥带人押着赛金花去坐火车,并送到了京城近郊的良乡县火车站。

  赵孝愚押解赛金花到良相时,良乡县的县官已经在车站亲自迎候了。见到赵孝愚之后,县官说到:

  “为表敬意,下官已经备好了酒宴,算是为赵指挥和赛姑娘接风洗尘吧!”

  于是,大家一同到了县衙的官署。在这里,一边宴会,一边欣赏名花,畅饮美酒。

  第二天,赵指挥才回到城中交差。这个时候,《谏书稀庵笔记》的作者陈恒庆说到:

  “苏东坡有诗:‘使君莫忘霄溪女,阳关一曲断肠声’,这样好的句子,我应当吟咏给您才是啊!”

  说完大笑。

  在撰写《赛金花》一文时,陈恒庆听说,赛金花已经去世了,她死的时候,还没到四十。

  (全文结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赛金花小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