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龙山间的石墙瓦舍居
文夕乡舍2019-02-15 15:234,029

  从高空俯瞰,中国西南部的这个地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地势为东南低而西北高,海拔为625米—2207米。西面高峰远景为峰丛地貌景观,岩溶锥峰拔地而起,密集展布于绵延15公里的山地上,构成一幅山峰成林,气势恢弘的峰丛景象。

  白龙山就耸立在万千峰林境内,是典型的低纬度高海拔地区,原始森林覆盖率达75%,平均海拔1950米,白龙山主峰2207.5米,是这里海拔最高的地方。绵延峰林中那巍峨的最高处就是白龙山,而站在白龙山顶俯瞰,万千峰丛在脚下,使人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而这白龙山自身山峰东面地势平缓,西面地势陡峭。西面如刀切斧削一般险峻,但尤为壮观俊美。地势高,山峰密,终年冬冷夏凉,多雨多雾,气候温润。清晨傍晚雨雾缭绕,奇峰掩映,犹若仙境。

  境内有上千亩的野生杜鹃灌木林,杜鹃的种类繁多,有映山红、马缨、绣球、露珠、紫花等。但是映山红是绝对的主角,其它品种不过是掺杂其间的点缀。这里地面植被保存完好,又多为原始生态灌木林,杜鹃花和原始森林绵延数十公里,丰富的植被资源使白龙山“春可赏花、夏可避暑、秋可听涛、冬可观雪”。

  春天山花烂漫,映山红猩红一片,如霞如火;夏天,整个区域郁郁葱葱,绿荫覆盖,植被密集;秋天,白龙山一带松树成林,秋风起时,松涛阵阵;进入严冬,白龙山又是周边最易结冰积雪的地方,银妆素裹,冰雪世界,分外妖娆。

  我现在就居住在此山中,虽然与我心中的清溪绿田,柔美平和的风貌相差远了点,但这大山中的大大小小村落或散布在山腰上或隐藏在平坝间,幽深而静谧,从很久远的年代乡民就在此居住,时不时还能在被植被茂密隐藏的光溜的石板路上窥见当年马帮的身影,更加使这里的岁月深邃而厚重,我找寻到这里便贪恋起这里的景色来,尤其是对石头产生出了强烈的敬畏和喜爱。可能是年长了的缘故,越发喜欢起深邃厚重的景物起来。便在景色的细微美丽中更加真切体会到只有居住在这山间的人才有的对山、对石、对土地的真挚情怀。

  十月的一天,天气晴朗,气候温暖适宜。积攒了很多的采买缘由使我进城一趟,第二天上午才开车从城里回来。

  离城向西走,离开峰林间的坝子就开始爬山,上升大约200米就开始出现白色迷雾。渐渐地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只模糊看见隐隐约约的山崖和大约2米可视距离内的盘山公路,路旁的隔离柱的抬升和树的依次上扬预示着山势的陡峭和峡谷的幽深,空气潮湿而充满了山野空旷的气息。汽车蜿蜒上行了大约20分钟,从山脚到这里已经有600米的落差。

  迷雾开始稀薄,路边的树开始清晰。转过一道近45度的弯,那个美丽的画面又呈现在眼前:墨绿色挺拔的松树的树梢间出现几处尖耸的灰白石墙,石墙尖端衬托在雪白的云雾里,高处天空湛蓝……——又是这么的虚幻的一幅画,因为这画面我认识到石头之美。它是海市蜃楼般的不真实,美丽到不可思议。

  又转了一个弯,汽车终于上到相对平缓的高度,石墙也真实地出现在人面前。这是一处废弃的工厂,只遗高处几堵房屋残破的石墙,斑驳的墙面是历经风吹日晒后颓废的样子,但奇妙的是在云雾缭绕,虚无缥缈间,石墙那犹如城堡般坚硬的感觉和气势就凭这几许残垣断壁就如画般地定格在视觉的画框里。石头是天地风雨精华的造就的东西,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凌然的气势。

  但今日有些许不同,好想有一点人工雕琢的痕迹出现。——这里我太熟悉了,因为惊喜于这里的魅力,纵使它哪怕一点点变化我都十分敏感。

  我将车停在路边稍平坦的地方,下了车。

  山脚下,是深陷万丈的山间沟谷,荡去迷雾后几片雪白的云朵飘荡在山谷间,天空如水洗过般的清朗湛蓝,蓝得耀眼。跟我来时的城里完全是不同的两个天地,城里高楼林立,车流涌动,气息污浊,而这里视野辽阔,高山峡谷,山岚俊美。

  我转身盯注身后的石墙,它距我只有几十米的距离,石墙的不远处又是一座陡峭的山峰。这就是所说“白龙山西面如刀切斧削一般,陡峭无比”的西面地形。

  我拿出手机打电话:“澜先生,你好啊!我经过这里了,是你吗?是你一定要安放周子雷《千年风雅》在这里?”——周子雷陶笛演奏家,他的《千年风雅》有着凌云霄志的气势,澜先生固执地一定要找个地方来安置这首曲调,他说:“曲魂、曲魂,要在一个无比合适的场景下,你才能听到魂魄的奏响。”

  “是,我准备买下这里。”澜先生找寻了多时,这个古琴痴迷者,居然又单单喜欢上了周子雷这首陶笛曲,认为只有凌厉的地形,陡峭的山势,凛冽的山风,在这里才能奏响出《千年风雅》彭拜的气势。

  “请你千万不要画蛇添足啊!只能微改哦,这里也是我眼里的地盘,我要转上山来在车里看到我的石墙有一丝的破坏,你小心!”——我们的关系是可以这样开玩笑威胁他的。我是个景色迷,容不下人为地对自然景色的一点破坏。

  “我走啦!”

  “是是……你这恶婆。”

  我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只是又一个高原隆起的起始点,前方的那个地方才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与那个地方的相遇还是某一年的五月,映山红花开时节。跟随顺丰驿站途步群周五下了班,因为是三天的徒步计划,所以大家吃过晚饭,天黑了才离开城区坐大车去往那里。一路上车窗外迷雾漫漫,一片漆黑,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停下,说到了白龙山。

  打开车门的一刹那,白色的雾气象潮水般向我们涌来,白茫茫一片仙境,腾云驾雾一般。我们走进山顶小屋,就在此搭上帐篷睡了一晚。

  第二天清早走出门,啊!我的天啊!我们是站在山之巅啊!极目远眺,层层叠叠的山峦呈现在我们眼前,水蓝调青灰,蘸着白色的云雾,勾勒一抹红霞……,这空间洁净得无一丝污色,干干净净的色调。天空是由深蓝到远处的浅浅的蓝白抹晕开去,近处是漫山遍野鲜红艳丽的映山红,……

  “哇……”这声惊叹发自我们每个人的心灵肺腑。

  ——那时候跟随人群匆匆行走在花海间,没有想过停留,但留存在了记忆里。现在我因为那一次的徒步,而再次找寻到这里,便长住下去了,此生不愿出山离去。

  开车继续向前行驰,地势相对平缓了不少,这是白龙山东面地势平缓的一面。路边的村庄星星落落散布在沟谷间,转过一个一个山脊,四十多分钟后,终于到了勒上村。——这里是白龙山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子。

  我将我的红色微型车开进村子里,停靠在院墙边,下了车,狗阿幺也蹦跳下车来。天气真好,天空瓦蓝瓦蓝的,太阳暖洋洋地照在身上。推开院子大门,放了东西,带着阿幺又向里村里走去……。

  村外靠马路是新修的幢幢楼房,向里走,走进村子里,这里就布满了一栋栋老式破旧的石头房子。我对石头房子的喜爱之情就此就无法消减,对它的兴致总是那么高昂,总觉得石头这天然的石材造就的房子才能体现出家朴实原始的味道。夏天石头的温热,冬天石头的沁凉,是能用手触摸,让人感悟着大地灵气的天然东西。跟我们的身体可以触碰,靠在石墙上就犹如靠在大树上或者仰卧在草地上一样,它们有温度,有生命可以交流。

  顺着泥土小路一栋一栋的石头房子看过去,村民家的往日那般凶狗恶犬不在对我“汪汪……”吠叫,阿幺也不再害怕它们了,时不时有狗友好的跑来跟阿幺打打招呼,互相闻闻气息。村民也不在好奇地打量我,破旧老屋里老人的身影出现后都对我微笑,我知道现在这个老人留守的村庄对我来说很友善很重要,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会为他们做点什么去改善一下他们生活的条件。——但这是一个很慎重的问题,不改变跟改变只能有微妙的变化,润物细无声才是善意。

  这里村庄老屋确实朴实美观,虽然有些破败,但是有人居住,活生生居住的气息,就是活生生的民居,非常有特色。唯一让我担忧的就是有钱后,不管是政府还是他们的子女,毫不眷恋地,一下拆除了,那怕一栋这样的石头房屋被拆除,将再也不能复制,是岁月积淀的东西,是岁月积淀的山村。——是我的山村啊!我的心里那份喜爱是如此浓烈。

  村东头那家独立的一米半高石墙围着的坐南朝北的端正的石墙泥瓦的房屋出现在我眼前——就是这栋老旧的房屋,但它很周正,石墙砌得很平整,泥瓦顶上屋脊的脊角高高翘起。——这就是我现在的家。

  这家跟我有缘分,缘分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你看到它时,有一种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主人,……还有一种突然奇袭上身的一种慵懒。

  “刘老伯:我回来啦!”小狗欢快地扑进去,去找它的窝和饭碗。

  我招呼着男主人。

  “回来了……”主人应答,刘老伯放下手里磨着的砍刀,起身应答着我。

  这是一个腿脚不灵便的老人,八十三岁,现在就跟我父亲一样。

  “你从哪里来嘛?”

  “我去城里来。”

  “老伯,你今天腿又不好吗?”看他走路艰难的样子,我关切的问。他年前在我来这里之前跌了一跤,把骨头摔断了……都大半年多了,还不见大好。

  “嗯”,“我给你买了药膏来,你一会贴上。”

  ——这栋房子是我租的,刘老伯的儿子在路边修了新楼房,可是刘老伯只住得惯老房子,跟我一样。所以我住大屋,他住侧房,我连他的房一起拾到布置出来就住下了。

  这房子里面原来的构造是木梁柱,木板隔断,双层楼板,堂屋两侧是住房两间,东侧是灶台厨房,靠角齐整的堆满烧火木柴。屋内因为是老房子黑而潮,泥土地面,屋顶见瓦,还好顶瓦完好不漏雨,但有漏光筛下来。主屋外侧有一栋三十平米左右的侧屋隔成两间,主屋前庭院有八十平米的样子,屋后有一簇竹林,竹林下是鸡舍,然后右面是一直延伸到外面上山大路的是约五、六分地的菜地,菜地外延是一排树,没有围墙,石砌的围墙只到房屋边连接侧屋就没有了,余下的菜地只是用荆棘遮拦。——虽然极简陋,但是我掩饰不了我对这里的喜欢。

  现在是极好,极好的……。没有对外观有丝毫改动,屋内也没有大动屋内的构造,但按照我的审美,舒适度已经大大提升,好到我都有些恍惚的地步,意想不到地就这样成就了我的梦想!

  澜先生的古琴合着最佳的时令会在我这里奏响。这里“春可赏花、夏可避暑、秋可听涛、冬可观雪。”哪些古琴曲来自江南丘陵的景色之音怕也奏不尽这里的莽莽野趣啊!可是情到手到,琴声的流泻随人心愿吧。

继续阅读:第三章 过往童年生活的回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