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文夕乡舍2019-09-16 10:532,154

  推开小院的大门,走进石墙瓦顶的正屋,我在距离市区29.5公里的农村住了一年了。

  我已经从当初的孤独状态:没有陪伴,没有朋友,甚至连亲人也不见。唯一的女儿也远在北京工作,只有身边的小狗阿幺一直陪着我。到现在我已经跟村里的人都交上了朋友,他们也不再将我成当外来的人而以他们探究不理解的方式的议论我了。

  每日这安静的生活和自给自足的劳作让自己充实而快乐,时间在身边飞一般逝去。

  我的十只买来时黄绒绒的毛,尖尖的粉红色小嘴壳小鸡仔,到现在都长成大鸡了。公鸡顶着大而鲜红的鸡冠一副威武雄壮的样子,母鸡雍容肥胖,一天无事就飞动翅膀咯咯乱跑。

  我的那块菜地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规划得合理不合理,东种几棵白菜,西种几棵芹菜,合着时令胡乱撒种子,居然也发芽,长出叶片,象摸象样地等待收获了。

  这满院的花啊!春天的蔷薇仿佛才插种下没多久,枝蔓就绕满院墙,四月里就满院的粉红花儿一簇一簇开满了石墙,引得村里人,外来人“啧……啧……”赞叹。夏天的茉莉靠在我的前窗角,我每天用淘米水浇,长得枝繁叶茂。转眼娇小玲珑的、雪白如玉的重瓣茉莉花儿就开了,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茉莉花香。在花开的每个晚上这花香伴我入眠,那可是美美的享受呢!还有秋天的大丽菊,这花儿是少不了的,在我的屋侧边儿,用竹篱围着,依然是那么华丽张扬的开放着。冬天,屋后菜地边沿的蜡梅花,看是一根根枯枝,转眼一场大雪下来就坠满花蕾,蜡一样质感的黄色花朵绽开,异香扑鼻而来。

  还没细细品尝完后山老农送给我的老茶树的茶叶,初春的嫩茶就在采摘了。

  屋外的山峦、沟谷、森林、田野从春到夏到秋又到冬,无尽的色彩变换着, 绿了、红了、黄了、白了……;朝霞、夕阳、雨雾、白雪、……,浓了、淡了、湿了、化了……,都来不及细想数尽,都还没看够, 一年就将要过去。

  那人烟稠密的城市离我越加的遥远,乡间的泥土瓦舍、植物花草与我是更加亲近。

  我原来淡漠无情的外表现在浮起的都是安祥的笑容,心里不在翻腾着那些无用的热望,现在满心都是这广阔的大山,辽阔的天空,和满天的繁星的深邃辽远。

  我不需要在别人身上找寻关爱和交流了。年轻的时候为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就感觉很伤心痛苦,理所当然地觉得家人、朋友、恋人是关爱的主体,并在其间欢笑、幸福,同时痛苦、烦恼和忧愁也如影随形地伴随左右。老了反而觉得与人相处是很乏味的事情,没有人在意你的所思、所想,你的痛苦和对往事的一些领悟和悔恨在别人眼里都是一种老了昏聩的表现,别人要的是强人所难的融合和人与人一体——这对于我来说更难办到,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因经历、教养,修为、文化等等的差异而有所不同,这种磨合式的交往会耗去大量的精力,为家长里短津津乐道,更觉得不值了。

  最可笑的是,50岁以后病痛缠身,几乎让老人们都觉得活着就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小心翼翼的将息着每一次的突然而至的肢体关节和身体器官的病痛,为此耗去自己和别人大量的精力,使自己负重般的烦忧。肢体器官的老化是自然现象,几乎无药可治,他们突然而来,又会突然消失,其实根本无需如临大敌。我的老母86岁,她的口头禅就是:“该死不得活”,如此傲然地继续活着,活出了底气。所以我们又何必把自己这渐渐衰老的躯体放在心上,去在交往中听叨叨自己的病痛,尤其乏味不值。

  自己的自在的精神才尤为重要,精神的丰盈,这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这种内功的禅修能让我们不必去絮叨一切,看透一切,而是坦然地面对一切。过去就是太在乎,太想看透了,可是你不是别人,别人不是你,一切事情的缘由都因因缘缘别人看不见,你也看不见,那是命运那个东西支配的,又何必在乎呢!现在的记忆里无须承载太多的东西,哪些不美好的就过滤掉了,因为你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改变不了结局。那么从现在开始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在看是千篇一律的岁月中淘尽自己身上的污浊,洁净自己的内心,归寂到最初的样子。

  卢梭晚年写了本《一个孤独的漫步者的遐想》,他从《忏悔录》就去剖析自己,最后也归隐乡间,只关心路边的植物,在收集植物标本过程中由此产生出乐趣。对自己一生进行反省,本身就是件违背生活本真的事情,对对错错本就无所谓对错,我们都是在走自己命定的路。

  我推崇黄公望,他能断然洒脱地摒弃前世世俗功名不如意,50岁学画画,将自己归隐于天地山水间。富春江畔那千年的叠峰山川,万年的清朗流水,赋予人一份旷达。《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黄公望是《富春山居图》,清雅的日子,淡雅墨汁下就迷醉了后世多少人去欣赏。黄公望又何尝需要别人对他的这些褒奖?

  于我是一份固执 ,跟人纠缠得太久了,我身心俱疲。尝试着想抛弃众人,因为我的任性,没有与自己“完全舒服相处”的人的存在,我令可寡然独居,离群索居。以就是这么的“微小”的存在,也要过着“微小”而又“极致”的生活,也算是了却与山水相依的前缘。

  与人再见也是有缘人。没有姓名,没有过往,没有年龄,没有性别,我们在自然里交心,在琴声里会意,在一切的一切里心意相通。

  年龄大了,许多事情,当初的跌宕起伏,是是非非都以了然、释怀。不在为生计发愁,不在为一个“情”字所牵绊,拿着一份体面的退休工资,没有生涩的处事窘迫,青丝白发间享受这盛世太平,在偏僻的一隅,石墙瓦舍满院花,过自己余生想过的日子。

继续阅读:第一章 寻找石墙瓦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