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寻找石墙瓦舍
文夕乡舍2019-02-15 14:562,605

  我怀揣着对于我的使用来说是充裕的金钱,可以小奢而不张扬,54岁,去实现我的梦想。

  我半生都在这高原山区生活,在天空俯视高原,崇山峻岭,人在其间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如蝼蚁般求生存。沉沉大山下让人联想到刀耕火种般贫瘠的土地,你要说云雾缭绕下的万千山谷沟壑间有人间仙境,断然没人相信。

  可是如今不同了,游人和金钱快速涌入后进行建设,城市拔地而起,规模越来越大。我们顺应着社会的进步,但是我们的情感依然是原始古旧的形态,不想蜕变半生滋养出的袅袅炊烟熏就的黝黑和山野雾气蒸腾韵含的氤氲潮气。我依然眷恋着这里,这样狭小一个天地,依然乾坤天地就这里的生活,这是我的宿命。我的石墙瓦舍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得到它渗透了万千岁月,火燎烟熏,朴素蛮荒的身影。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就知道我只要这样的环境和居住地,人的秉性的萌芽应该就是从童年时就根植在了自己的心田里了吧!以澜先生的相遇也是这样的兜兜转转后在同一个原点相遇,也才明白我们原来是同一类人。

  让我回头来望望,那时给自己带来归隐气息的都是:绵延的高山,漆黑的山道,……一帮人打着火把和电筒在山道上如游龙蜿蜒,看完电影后回去山寨的路上,呼声唤声,此起彼伏,在空谷间回响。——这是林场的周末露天电影,爷爷的背影还定格在白色幕布的正前方。

  我们这一家人从北方到南方,爸爸从抗日战争起参加革命,由一个人的北方到了南方繁衍成就了一大家人。山东济南黄河边长大的爸爸与妈妈这个重庆米厂老板的大女儿,千万里行来在西藏的部队擦身而过间相遇,在最好的年华里命定了终身,而后转业到贵州有了我们四个姐妹。

  空间地图上看上去济南、重庆、贵州,这三个点连起来是一个万千公里的三角形的斗转。齐鲁之地济南素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富庶之地,孔子的故乡,儒教的发源地,文化的原脉之一;重庆巴山蜀水,天堑要塞,国民党的陪都,都是历史风流之城。而今聚合到旧时瘴疠蛮荒之地贵州生存繁衍,50年代是一个初期建设者的时代,但贵州当时是落后的。本是万水千山的一个转移,到了我们的身上这血脉传承的丰富,居住地的贫瘠,反而造就了一番我们幼年时奇怪的梦想。——这梦想充满了大自然的瑰丽画面,思想上却幼稚单纯。

  荒凉的野外……空旷……月色如银,我们在夜色里行走。风是清冽的,没有遮挡的吹拂在脸上……泥土、青草的气息在大雨过后吱吱的从大地上散发出来……。妈妈背着我,坐在路旁石头上,熟睡的我被妈妈放下背带,抱在怀里,对着我的额头轻轻吹着凉风,抹顺幼儿濡湿的毛发,这风从妈妈口里吹来的,温柔熟悉,甜甜进入我的梦境。

  萤火虫在身边一闪一闪的翻飞,忽明忽暗蓝色的梦,一群孩子在昏暗的路灯光下捉迷藏,灯光外依然是那样模糊的幽暗的气息,孩子既想躲得远又怕黑暗,所以只在这一圈光线下打打闹闹,一直到夜深。竹席蓬的房屋里有父母的虔诚和无奈,但我们却觉得温柔的情怀始终心里萌动。只关心着天边的曙光渐渐由粉白而晕红,夜幕也由深蓝退去变成淡蓝,启明星闪烁,期盼着明天到山林里去采野果——毛栗、野猕猴桃、刺莓等等才是我们的最爱。

  黄昏日暮,树木掩映下的苗族小村庄,石碾咿咿……呀呀……磕磕……的声音从破旧的木板屋里传来。一年的糯米面要研细了包汤圆,糍粑要打,一方山水的一方生活习俗要遵循。苗族同胞总是在这年节前接待汉族来使用它们的石碓、石碾。布依族村落的旁有一条河,村民的孩子在河边水稍深的地方游泳、玩耍。赤条条的孩儿就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身边,孩子们憨拘地互相嘲笑……他们笑够了,又跑去自顾自玩耍。

  这里有一种怡人的素美,依山傍水的美丽田园,树木郁密的半山腰,古老村庄沉静地隐藏在绿树间,黝黑的木板墙和陈旧的屋瓦与绿树相映相衬显出一种悠久的味道,你看着它就能嗅得出那股熏烟和岁月相杂合的厚重气息。山脚下沿河满是错落有致的稻田,才插不久的秧苗正绿得醉人,空气中阵阵和风揉合着秧苗的清香在飘荡。这时候,弯弯曲曲的田埂上暮归的男女正扛着犁,牵着牛向村子的方向走去,河里孩子“叽叽咕咕……”的笑声隐隐传来,渐渐日暮的雾气弥漫,绿树间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在树梢上缭绕。

  就在这样的小河边,就在这荷着锄、戴着斗笠的人中;就在轻烟朦朦的小村庄里,有这样一种人生在静静度过。——那么平淡似画,那么悠然似梦,那么清新是诗,来生此生尤是单纯。

  夜晚,暮霭开始笼罩大地,那柔曼的雾幛又将一切景物都轻轻地掩盖起来,……河里的孩子回家了,留下空寂的山野。家,这时候的家是主角,家里点点如豆的灯光,融着一片温情,瓢水做饭,做好了,四五个孩子围着桌坐下来,品尝饭的绵软,菜的甘香……。

  等到春天,满山谷的百合花枝摇曳,期盼成熟后去挖掘百合硕大的跟块;满园的鲜花等待去采摘……后山云雾下采摘的香茶,余下的休闲时光,静静地聆听鸟雀啼鸣,静听风吹树木,感知大地声响,眺望着远方无尽的山色……。

  远山好一派爽朗的风景啊!,一夜小雨将山洗得灰蓝,几抹白云缠绕山腰,近处的稻田绿的润润的、柔柔的,让人满心都乘满了愉快和温柔。

  清晨,后山云雾弥漫,我也被包裹在濛濛的雾气里,荡开迷雾犹如在仙境中漂浮,甜润的空气胀满心扉,浑身散发出一种洁净透明的感觉。

  山下的道路像一条白练,淡蓝的河流旁环绕着星星点点的民房。

  绿色的田地,灰色的山,蓝色的河流,雪白的云雾,看不尽这一幅幅山水在我们面前无止境的绵延……。

  ——

  我们60年代的这样一代北迁南往的后人,就是这样地奇妙地被生命搁置到了这样山水清冽的地方。虽然有故乡,但故乡与我们没有关系;虽然有高贵的理想,但理想是被看不起的渺小。只是顽固地将山水画面交织萦绕心间,重重叠叠,没有时间,没有顺序。山水长卷始终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对自然乡间的喜爱就这样深根地侵入血肉里了吧!不管怎样的繁华绚丽,都市潮流,于自己都没有干系。只是忙碌挣脱褪去自己长期生活在小城市而身上附着的那层厚重的小家气的土气。这土气是一不小心就上身的东西,一上身就不甘心,一不甘心就挣扎,总想有一个自己理想的生活来对得起自己那一腔有渊源的血统。可是现在细细想来,自己半生过去,经历的来来去去真是了无新意,无趣得很。

  一生的或甘甜、或苦涩的岁月滋味,再除去身上的戾气、沉晦、抱怨,了断世间恩怨情仇,所剩不多岁月只有在乡间才能得到净化,只有乡间的纯粹才能过全然清心无欲的日子,在这坦然接受老之将至,死亡的降临。

继续阅读:第二章 白龙山间的石墙瓦舍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