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地
文夕乡舍2019-05-19 11:103,274

  音乐的高潮过后一定是音色要低缓了,这是不变的法则,否则琴弦在强音的胁迫下会断。

  我被发配到最艰苦的供电所去了。

  这样于情于理可以安抚众人,我也必须接受这样的安排。虽然掩耳盗铃,自己认为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相处方式,但是又怎么能瞒过天去,坦然接受惩罚其实反而是安抚自己的内心。我误入这样的境遇可以说是被事情的发展赶着前行,但是自己难道没有过错?首先放纵自己就是一切过错的根源,不管怎样自己找出任何的理由做出违背道德伦理的事都有不可饶恕的罪行。那个女人虽然在手上逞了一时之快,她又有什么过错?我真的把他的男人“抢”过来了,美其名耶为爱情,我们有多少爱情的成分?我们又有什么牢固的基础供我们继续走到一起?这样的男人对我真的合适吗?我了解他多少?我又有几分是对他负责?指责别人同时也真的该搞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有什么意义?自己真的需要这一切吗?——这一连串的疑问虽然不能全解,但是自己的心是不安,不安起码预示自己开始在了解省视自己了。——年轻往往以为瞬间就是永远,拼命想抓住一切,但是不知道稍有不慎只有自己再去拯救自己。

  这里男男女女共有二三十人,人员不确定是因为人员流动性比较大。我来时男生有12人,女生有6人。

  我从搬进房间住下的那天起,就是一个被谩骂的角色。除了年龄稍大的那个女子城府稍深,另外四个女子,一个结婚不久的带着另外三个姑娘,从天亮拿起锅铲做饭(没有工程的时候,女生负责做饭)开始就敲着锅边开始骂:“这种X死,要是我,我要把她的X撕烂,……。“别人逗男人喜欢……”有人应和道。“我是男的我会要她,哼,……。”——有音律有节奏,一唱一和,一直骂到吃饭。然后下午接着骂,到晚上故意在我面前抖动被子,“妈X,抖死你,死不要脸……”,年龄稍大的女子在旁边笑,很好玩的样子。——我是不能应答的,一是我不能迎着谩骂去认可;二是我是怎么都不能在骂上去争上风的。我就这么每天热闹地在谩骂声中起床,然后在谩骂声中入睡。女生还好隐忍,男生就麻烦了,一次在男生的门外听见他们说:“哇,这个女人骚气很,妈的屁股又大……”,极力憋住的笑声还是从门缝传来。——我是一个赤裸裸地被扒光了在他们面前供他们意淫的人。日子久了你不由得因女人而憎恨男人,也因男人而憎恶女人!

  这种憎恶一度在这件事情上到了无法消弭的程度。

  供电所的男同志有结婚的,两位所长也都是结过婚的,30多岁,也都有孩子。我的存在,让他们的家属很不放心,于是她们常常来探望他们的丈夫。这次老大家的家属来了,吃过晚饭才回去城里,结果在路途中出了车祸,女人死了。——死了!——女人死了,一个秀气温和的女人,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一场悲剧是因为这样的无知和愚蠢葬送了一条人命。她们、他们以为男性的存在只是一个器官,女性为这个器官而雀跃。我就算是一个佩戴“红字”的人也跟她们(他们)毫无关联,他们不知道吗?

  从此我在男人身上闻到的是一股浓烈的千年腐朽的烂肉一样的气味,这气味缠绕着我不消不散。

  事后不到一年,女人的丈夫与供电所的一个小姑娘好上了。她的妻子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闭上她的眼睛?

  人们对这种事的关心,远远比对自己及其家庭幸福的重要性更为感兴趣。这是人性的一个敏感点,可以让人产生极为丰富的臆想空间,为人们意淫提供一个合理的场所,而我这个佩戴“红字”的人是他们一切灵魂的肮脏和污浊被勾荡起的媒介。

  我忏悔我的行为。——其实我也远不会去忏悔我的灵魂,为什么要忏悔呢?卢梭傻就傻在他会去写《忏悔录》,而我只是反思——反思是一个人对自己行为的过程的一个合理走向的回顾。有因有果,有终点就有源头,水要依地势而流,人的行为在精神正常的合理的范围内依势而行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非要以赎罪的方式忏悔,太矫情了,这是不对的。我自认为我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时光倒转我始终会在一个烂泥潭里挣扎,除非跳出这个环境流浪远方,那么远方会是什么样子呢?远方是我曾经货车行的模样?那样的世外桃源又会不会只是我,包括我爸爸想象出来的模样,现实不过是昙花一现的魅惑,往往忽视了泥土里也有的污浊。而我既然依着自己本性的忠实选择两人在一起面对,面对别人,到最后反而面对的是我们俩人,我们俩人是否能坚守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到了最后我们面对的依然是我们自己,自己对自己朴实的忠诚才是一切的归结。这是一个等待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自己的过程,心里反而释然了。

  以后的事于我已经不重要了,谩骂别人的人是因为自己也迷茫,当这种迷茫在某个点上遇到同样的境遇时,她反而会去学被谩骂者的行为,去求证自己陷入其中的妙曼,而我这个被谩骂者反而成了一个人们思想成熟的标杆。这件事在以后真正地被印证了——几年后骂我最凶的那结婚不久的女子与我在机场遇见,我在她眼里没有她当初对我时的彪悍模样了,神情闪烁间看她身边的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炫耀的男人了。可能时代进步人们都趋于客观理智了吧,更又可能的是人们已经将目光缩小到了自己的充实的生活而不是搜寻别人的生活了。

  另一个在语言上无数次猥亵我的小伙子,充满力量和活泼气息的小伙子,才21岁,在一次春节放假回家的途中客车翻下悬崖死了。他甚至还不知道何为男人女人,何为爱情亲热,只有他曾经在工程歇息时说过他小时候妈妈背着他上山挖地,把他放在草坡上,妈妈在挖地间隙看他不见了,知道他又象陀螺一样自己滚下坡去了,妈妈将他捡回来,一会又滚下坡去了,如此反复……。让人遐想的空间场景逗乐了我,真的逗乐了我!

  生命如此脆弱,命大于天,在两条人命面前任何人没有任何话可以说了,包括我自己没有一个字可以吐出来。

  余下的时光我虽然是在这偏僻地方,人们也满足了对我的凌辱,但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是身披华丽铠胄的人,飞舞于人间之上。就算是在荒山野坡埋电杆,我也在给电杆上的人递跌落保险间歇躺在草地上,看只有野外高山上才看得到的一只翱翔在蓝天上的雄鹰;就算是让我跳下3米高的高墙的头领怎么生气命令,我也绝不在摔断腿的现实面前妥协而令愿在烂田地里肩扛着电线踩着水赤脚行走,我也将田里倒映的蓝天看在眼里而美丽无比;还有做那一大锅饭时的手足无措,辛苦劳动一天回来的人们看见我做的饭而难以下咽时我自己感觉的羞愧;还有在寒冷冬天在椅子山脚安装变压器工程时冻得瑟瑟发抖,我依然一身破衣傲骨挺立。——人在体力劳动加强时心反而不闹腾了,话也不多了,有时反而很享受这种触到底层而放纵身心的颓废。

  心底里由衷的超脱凡俗之上,是一种敬畏,敬畏生命,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命你不要去触犯他(它),他(它)很珍贵,就象水滴也有心情一样,美好的眼光里,温柔的话语下,它的凝结晶体是那么的美丽。我似乎是没有未来了,他们也厌倦了对我的重视,于是相安,这样反而倦怠而美好。

  环境的窘迫让别人遗忘了我,我也遗忘了我自己。我的眼里已经没有男人了,也没有女人了,也没有我自己。

  那个黑黒的脸,白白的牙,就象在这山野里,转弯迎面扑来一股青冈树的味道男人也不重要了。他常常来看我,小心翼翼,偷偷摸摸,这种行为比不来看我更让我难堪。就知道湖边的中秋夜是一种告别,记得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小伙子在牢狱里对一个女孩日思夜想,想啊!想啊!……从心理想到生理。姑娘在外面忠贞地等待他的出狱,一年又一年,男孩对女孩的思念已经厌倦到了令他作呕的地步……,等到男孩出狱,女孩欢天喜地地去迎接他时,他再不愿见她,女孩去死了。——我也跟他在空间上渐行渐远,思想上也渐行渐远,也许是我已经榨取了他,他也认为他榨取了我,谁知道呢?但我知道以后的路只有自己一个人独步前行。

  时间不管我们怎样生活,生活在哪里,依然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众生在前,没有个体。我在这边远的供电所已经待了两年了。家里一直没有为我而有所行为动作,这也是他们惩戒我的一种方式。直到一次家里隔壁小玲他们夫妻跑农村客运汽车跑到我们这个地段,每每车过衣衫褴褛憔悴不堪的我让她们产生出怜悯之心,小玲将我的状况告诉了妈妈,妈妈血肉连心,不顾一切将我调回城里来。

  回来了,心境不同了,我继续走……艰难而笃定。

继续阅读:第十五 远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