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婚姻
文夕乡舍2019-05-14 14:383,568

  婚姻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当你想要的时候他死活不出现,当你不想要了,它出现了。

  也就在我对一切的困惑还没有找到答案的时候,他的妻子同意离婚。而我将承接下一个他的妻子的角色。——现在想有必要对世人做这样的交代吗?要是现在我断然不肯了,这种妥协本质一点意义都没有,反而倍尝艰辛。

  当时想如果我能给予他幸福,我们慢慢珍惜建立一个家庭,何尝不是一个好的结局。就象文科男如果他很幸福于我是一种欣慰,工科男也一样。如果他们的后来被淹没在人海里,连泛起一个泡的能力都没有,于我不是更加的失落吗?为此悲伤连一点价值都没有真更加令人沮丧啊!

  于是,我们结婚,共同迈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婚礼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除了自己的父母姊妹还耿耿于怀没来外都来了。我的结婚礼服也没有理由地选了一套黑色镶红边的套装,就象没有希望的婚姻一样。酒席的老板过意不去送了一捧粉红玫瑰花给我抱着,我便象一个木偶一般杵在那儿,但我是受宠若惊的,任谁来谁往,人们都忘记了我的过去,喜庆我的未来。受宠若惊的我是没有思维的,一切形式的东西都是一种宣告,胜利者的宣告,我宣告我胜利了,胜利什么呢?他红光满面,他是有经验的,他殷勤地招呼客人,礼貌而周到,使我们婚礼圆满结束。

  结束后就是过日子了。这种有了一个家的日子让人内心很饱满,不象年轻单身时那样因空荡荡而惴惴不安。一个房间里有了两个人,空间就缩小了,彼此的空气流动受阻,暖和了,把目光定格在彼此的身上。女人的感受更深吧!不想有任何折腾,平平静静岁月静好多好啊!什么男人、女人,漂亮、美丽等等都不会去理会了,哪些是毫无意义的东西。曾经那么在乎的东西人生一转折就丢弃变得毫无意义,就象鸟儿费尽气力在异性面前跳舞,跳舞,将美丽的鲜花果实堆砌,堆砌,交配成功后再无这样的心情。现在我们反过来看年轻人,他们那样的鲜嫩地、美丽地、任性地对异性撒娇,娇笑或者生气,心里就会宽容地笑说:多幼稚啊!多单纯啊!多可笑啊!——可是没有这些,人世又有什么色彩呢?没有色彩是更加的无趣啊。我们曾经希望能象旧社会一样有媒婆帮助我们定终身,省掉许多的找寻恋爱麻烦,可是一解除这麻烦就生出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的美丽遐想。所以在人世真是麻烦啊!现在的进步一部分人在注重实际而不注重表象,一部分人在老一代的胁迫下匆匆接受现实,一部分人幸运地理想与现实完美结合。这不是完全是“无为而治”,自求多福吗?

  自求多福吧!这福气是绕着我走的,完全不能掌控。

  婚后我到省里去继续我的学业考试,一个星期回来,我的婚房里居然有另外男人的气息。他的县城同学住在我们家,他们因童年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以至于彻夜长谈,他们不见外地住在我们的家里,他忘了这是新家,还有一个新人。内心升腾起的气愤足以深深忧患自己的未来。但是婚姻不就预示着不是你两个人独立的共处,牵扯到两个家庭还有朋友,外延变大了,更何况我们犹如重新踏入人世间,无所适从的我又一次被夹裹着往前走。他们家是一个大家庭,早年父亲一个人的工资不够一大家人的开销,妈妈摆地摊维持家用养活两男三女一家七口人。说起来勤俭应该是他们家的美德,没料想贫穷反而会滋生一种虚荣心,以不切实际去粉饰自己的缺失。这个亏空总要有东西填补,于是他采用的办法就是拆借,也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拆借一旦过密,东墙没补好,西墙就没砖了。——可以想见我进入了怎样一个陷阱。——我也知道了人是不能以善良去作为度衡的标准,他们一家人都很善良,但是良善产生的恶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没有一个理智生活准则的底线和勤劳致富的思维。所以我说穷人是不能轻易帮的,没有勤劳垫底的人会产生出巨大的恶。如果再幻想出财富之神会降临人间,一袋金元宝一下砸到自己头上,这样的愚蠢就没有药可救了。我的日子就在开始的喧闹快乐中一日一日陷入泥沼。

  他以他的善良敦厚的性格赢得了我们家的接纳,爸爸因为十八军进西藏,修雀儿山公路开始就落下了肺心病,好在他是军医,维持到年愈80岁才身体每况愈下。他精心照顾有加,每每满足爸爸想看看城市建筑的状况和看秀丽风景河山的愿望,开车带爸爸出去,你会非常感动他的无私的付出,心里暗暗满足着他的照顾,我们一大家也常常聚会到野外游玩。他们家我也常走动,一家大小事都合力的帮衬着,日子和睦而开心。但渐渐地我发现我们总是在还钱,单位出差的欠款还没有还完,朋友的欠款又来了,朋友的欠款没还完,父母的欠款又来了,姊妹的钱又欠下了。再有了孩子后慢慢就陷入了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状况,这种状况就是抽丝剥茧般一点一点将你的精力、自尊、容颜、风度、体态、学识、教养等等等等一点点一丝丝剥去,你会为了一点钱去吵架,为了节约一分钱去理论,为了一分钱去买便宜货。有一次我甚至为了5毛钱的公共汽车费而被司机赶下车。——这还是我吗?你看看满街的悍妇,她们为什么会变成悍妇不是都被生活所胁迫的吗?我是深深地体会了生活的残酷一面。

  夫妻是被捆绑在一起的,一旦这捆绑变得毫无意义的时候,努力挣脱是唯一选择。

  我们得静下心来好好谈谈了,好好谈谈看能否有转机。

  可是接踵而至的是他被领导赏识提拔成了一个中层干部,独立领导一个变电供区的工作。——你知道吗?要打败一个人最狠的办法就是让他膨胀——不自量力,德不配位——榨取他的身体,榨取他的灵魂,榨取他的贫乏的思想。原罪是什么?原罪就是你脱离了你生活的轨迹而没有被上天所眷顾。我是这个样子,他是这个样子,我们两个可怜的人啊!

  《醉乡民谣》歌手勒维恩 ▪ 戴维斯在唱:“吊死我,吊死我。我会悄然逝去,我不会在意上吊的痛苦,而是在坟墓中无比漫长的岁月真凄凉。我在这世上到处流浪,……,路上十分饥饿,我躲在草堆后,真可怜!我在世上到处游荡,到山上去,扎根立足,……,真可怜!我在世上到处游荡,在我脖子上套上绳子,把我高高吊起。他们把我高高吊起,我最后听到他们说:你死到临头了,真可怜!我在这世上到处游荡,所以吊死我,吊死我,我会悄然逝去。吊死我,吊死我,我会永远死去,我不在意上吊的痛苦,而是在坟墓中无比漫长的岁月真凄凉。……”——哀伤的曲调歌词唱哭了人,戴维斯为了自己内心的民谣而坚守不妥协落魄如此,我呢?我恸哭不已,吊死我吧,吊死我吧!我已触碰到在坟墓中无比漫长的岁月,真凄凉……。

  他当上了官,这个官很小,但是当一个地方因煤炭资源而繁盛而金钱用手臂来度量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官也会被抬高到自己都不可估量的地步,并且电力资源是一个与煤炭矿产紧密相连的资源。他认为他很了不起了,抬眼我不懂,低眼我无知,我在他眼里变得没有价值了。没有价值就安心做我的无用的妇人,可是你担忧着他的决断,担心着他没有气魄被人构陷,担心着一切担心。夫妻是共融的一体,你不可能不去担心。但是他是那么的自负,用语言来虐待你,不知哪里就生出狂妄,这种狂妄根本不可能是他与生俱来的。他拼命去工作,家也不回。有一晚小偷进入我的家门,我看见阳台电筒照出的光亮,我飞快抵死我睡的这间房门,敞开最大的喉咙呼喊邻居的救助,小偷跑了,我抱紧孩子,自己完全没有依靠,孤零零地独守着一屋清冷。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们变电供区电打死了一个人,责任完全由他和当事人负。他被解职了,回到了城里上班,变为一个一般小职员,落差是有点大,怪可怜的。

  但依然没改的是拆借依然在他身上习惯性的维持着,短短不到两年时间,他又以各种虚假的名义借了许多钱,无底洞般的越陷越深。我恍然不知,被瞒得死死的。回到城里他没有回归家庭——这是做女人的悲哀。没有魅力如此也就罢了,他每天魂绕在他们群体的聚会里,然后钓鱼,打麻将,日日笙歌酒宴。我也是心死了再不复生,我提出离婚了,离婚对于我们是很痛快的事情,他经历过,所以我们彼此绝不挽留。我不过就是关上房门痛心疾首地大哭了一场就此放下。婚姻是最无聊的事,此生再不沦陷于此。但婚姻,也只有婚姻能收获一个孩儿,一个由女子变为母亲的角色的媒介。

  再谈起他没有恨,只有无奈。他这一生应该做个手艺人,他有一双灵巧的双手,他专注于手里活计时神情凝重可爱,并且以身俱来的艺术鉴赏力颇有几分让人佩服的地方。如此孤生在一隅,做一活计为生,不以世事争雄,温言寡语,该是多么幸福而愉快地一生啊!娶一朴实凡妻,生一男半女,无欲无求,衣食温饱,画面煞是可爱。如果我能去做那一凡妻,我也甘心情愿。

  而我应该是一个花农,不管什么花在我的手里就会茁壮成长起来,花儿争相开放,争奇斗艳,我在花间劳作,心地纯良温柔,嫁一健壮结实有头脑的农夫或者一个手艺人,守着自己一方田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暇的日子他抽着旱烟斗,我缝着一家人的衣衫,一两小孩在身边围绕,烧火做饭,让岁月静静安好地度过。

  ——可是我们都没能这样,而是都错走进了不是我们的人生,怪道是这般地波浮浪涌。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石壁上的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