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 远足
文夕乡舍2019-05-15 16:063,939

  原来郑媛的外公是一个昆曲演员,就象老板娘家的妈妈是一个黄梅戏演员一样,我真的很惊喜。相同的年代,相同的对戏曲的执着,唯一不同是老板娘的妈妈为了黄梅戏不要了孩子,而郑媛的外公为了孩子不要了昆曲。是什么样艺术的痴迷可以忘离忘别?又是什么样的艺术血肉里相连。我在郑媛唱的昆曲里看到老板娘也是这样轻移莲花步,手翘兰花指,咿咿呀呀间爱恨情仇,生死别离,神魂荡漾,时空交错,漫天春色。

  “ 正字芸香阁,幽人竹素园。经过宛如昨,归卧寂无喧。

  高鸟能择木,羝羊漫触藩。物情今已见,从此愿忘言。 “

  ——我想这《寄是正字》正是这样心情的写照吧。

  我们眺望着远山近树……。

  “不如你们跟我这匹老马出去溜达溜达……?”我询问地看着他们,“春光无限好,是否还迟疑?”我再加强语气。澜先生对着我说:“远足……?”郑媛高兴地轻拍了一下手,“嗯哼……”我狡黠地瞪了一下他们一眼。澜先生眼里闪现出一道惊喜的光,郑媛脸上也泛起兴奋的微红,“那走啊!……”。于是我们既然兴奋得象三个孩子,拿起睡袋帐篷吃食,叮嘱刘老伯看好家就出发了。

  说是远足,每个人都奔向自己的车,——这现代交通工具真是让人都忘了泥腿子是什么了。三个人冲出去又转回来:“到哪儿去?”“什么方向?”“怎么过夜?”……哈哈,三个大傻都不知道方向!

  这才讨论着到白龙山深度方向去,手机上调出百度地图,定位去往距离30公里的窝凼村,计划两天。我冰箱里的吃食是够了,帐篷睡袋我的还是早些年跟徒步群时买的,太小了。澜先生说不用愁,他车上有尚好的帐篷锅具等一应俱全。郑媛坚持要骑她的摩托车,“拉风啊!你们不懂。”我也要开车,澜先生好姐姐地劝说:“你就别开你的老妈妈车了,”“要开”,我故意地说,“跟着我,保你稳当!”“好吧!”“亚西格格……我们走喽!”这惊蛰把阿幺也弄得兴奋了,打着转转跟着我们跑。

  郑媛穿上她随车带的一身皮装,戴着头盔,英姿潇洒,呼啸一声先行而去……。澜先生和我加上狗狗,我们也急驰而随……。

  我上了澜先生的越野车,这车怎么跟我的车比啊!这贵族的派头弄得我新奇了半天,打量了半天,适应了半天。澜先生180的身材,中年成熟俊朗的样貌跟车融为一体,我既然有了几分羞涩。郑媛骑车在我们车身旁游走,那逗弄的架势惹得澜先生恼恨不已,心急不已,一改他往日的温雅稳重的模样。我也没顾得上其它,吆喝着加入了他们你追我赶的热闹气氛里。——农村现在好就好在村村通公路,车又少,可以看清路况飙车。

  这一路的兴奋我是又唱又跳,这那是我,一个50多岁的老奶奶,还这么青春焕发,我忘乎所以地释放着自己的天性,幸好是这清静无人的地方,否则我一世矜持且不要断送。我用两手指在唇上印了一个吻传递到澜先生的脸上“我真爱你们!”澜先生用手臂环抱着我紧紧拥抱了我一下。

  30公里路仿佛没一会就到了,窝凼村是大山缝隙间的一个小山村,房屋依着地势高高低低地错落分布。我们过了村庄,向树林深处进发,不到500米距离就进入了一片平坦的草滩。草滩上有几匹马在吃草,景色丰富而美好,我们顺着草滩上的一辙车痕撒欢地向前奔驰,郑媛的摩托车“喷喷……”响亮的喷着尾气。草滩深处的山坡上是松树林,松树下满是映山红,花儿在3月孕出花骨朵,还没成型,但到了4-5月花儿开放,那才是如火焰般燃烧遍整个山林,那才好看。但是肯定人也多了来,反而没有了现在这般的宁静悠闲。草滩过了山坡又象两侧低地延伸,没完没了,没有边际。

  我们在草滩转弯处一个两山之间的一片平坦的草地上停了下来。这片草地大约有五、六十米宽,比其它地势稍高,关键是不远处草地洼陷处有一摊清溪水。我们下了车,无尽地伸了个懒腰,郑媛摘下头盔,脸颊绯红,长发飘散,神采奕奕,非常漂亮。澜先生也光彩照人,我们三人都少有的充满着如此充沛动感的活力。

  现在时间是上午10点30分,澜先生从车上拿下一块防湿毡毯铺在地上,我们在宽大的毡毯上摆上食物,安适地坐下。一坐下,我们的喧闹一停止,四周悄静无声,隔了好久才有啁啾的鸟鸣声传来。小神仙先躺下了,闭着眼睛,微醺的状态。我也躺下了,闭着眼睛,光线变成五彩的光球在眼皮上跳动,……澜先生也“哎……”的一声躺下,我们三人各自享受这和熙的风,暖暖的阳光,天地的广阔和鸟的絮语。

  我仿佛是酣睡了一觉,只觉鼻旁有香味袭来,睁开眼,小神仙用刀叉了一块肉在我嘴边。一口就咬住,郑媛“呵呵……呵呵……”笑得那么开心。我嚼着肉睁眼看天空,淡蓝色的天空几丝云彩在飘动,悠远而柔和,给人增添无比温柔的情怀。侧头往前面,澜先生已经架起碳烤架在微笑着翻动烤架上的肉了;神仙在忙着吃肉,忙着开酒瓶,忙着在那傻笑。——啊!一切多么美好啊!我不由心叹,真是让人心满意足啊!

  澜先生烤完了肉,用一次性托盘端上毡毯,郑媛打开酒瓶,用手肘碰碰我,“夕,要红酒还是白酒?”我坐正了身子,“哇,还红的白的都有啊!”澜先生说:“不用管她,夕就是什么都不懂的,红的,白的一样给她先尝一口。”澜先生笑着笃定地说。“不公平啊!你在我家住时,给你亚麻布床罩单你不是也说很舒服吗?还是我女儿给我买的尚好的名牌。”“那时是那时啊!现在酒你肯定不在行。”“也是,反正被你们当乡下人了,悲惨啊!”“来来来,悲惨的人先尝一口白的。”神仙递给我一个小纸杯。酒很好喝,不腥辣,反而有一种绵软滑润,甘甘的一丝回甜。在我的记忆里我喝的酒都是腥辣的,烧着喉咙,烧着胃肠,我喝下就是晕厥,就是飞扑向火的炽烈。而现在却有这样的象抚摸一样的酒,真是温柔啊!——看我享受的样子,澜先生和郑媛脸上的笑容是可以融化了来吃的。

  酒肉消受后将一次性的杯盏装在垃圾袋里,我们躺在毡毯上,我和神仙都依靠着澜先生,闻着他身上的香味,我也第一次相信男人身上是有馨香的,除了恋爱的味道,那腐尸一样的味道已经隔绝我跟异性很久了。郑媛突然抽泣起来,澜先生用手臂揽她在臂弯下,轻轻地拍抚着她,我的眼眶里也无来由地盈满了泪水。我们依偎着澜先生,好像他多么有力,多么强大一样。但我和郑媛都没有看见澜先生也依偎着我们眼里也贮满了泪水。

  人啊!总在自己心里忙碌,蕨菜这亿万年的古老的蕨类植物在我们身边的草丛里探出头来,卷曲着深褐色绒毛的嫩芽,象音乐的五线谱。已经是下午了二点了,太阳的光线也慢慢开始偏斜,我们起来顺着草地的延伸漫步,一边在草丛里采摘蕨菜的嫩芽枝。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就看见植被保存完好的原始生态灌木林和原始森林出现在我们面前,白龙山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六十八。春天灌木和绿树都才换上新的绿衣,郁绿得可爱。我们站在这灌木森林的边沿,看那覆盖密集的树木,我说:“秋风起时,松涛阵阵,说的就是这里吧。”“可以想见,松树摇曳的声音是很有阵势的,下次来,我奏古琴,与松涛共舞……,想想就很期待呢!”澜先生很有激情的说。“这真是我们满怀期待的事情。”郑媛也点头附和。

  我们不忍心去打扰森林换新柔枝嫩叶的生长,渡步回来。

  重新在草地上铺上毡毯和摆上食物用具,我说: “我给你们做一个菜吧,……这蕨菜可是恐龙时期的植物了,这是亿万年生命的植物,……我做给你们吃,让你们都延年益寿。”我絮絮叨叨地边说边烧上水将蕨菜在开水里沥了沤在清水里,“要把这苦水沥掉,它含有些许毒素。”“然后浸泡,等待……”

  看着郑媛有些累了,我叮嘱她坐着休息别动,可能是兴奋地刺激,人反而因兴奋而容易疲劳。澜先生也靠在他的车椅上休息,我烧水做饭。看着澜先生这些齐整的装备,心想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星球的王子下凡来到我们人间的。我煮了一锅鸡蛋西红柿汤,将浸泡好的蕨菜切成小节,用腊肉切片炒了,再做一个爆炒肉丁,两菜一汤。“开饭”,伸开小桌子,三把折叠椅子,闻着香味的两人也过来了。看着他们吃得这么香,好高兴。

  夜晚不知不觉就来了,夜幕降临,坐在椅子上,万籁俱寂,我们三人小酌着酒。这是我们三人在一起待得最长的一次,我关切地问:“妹妹你在外面过夜是否行?”“嗯,可以,我想这样,……”。“你们说人死了会到哪里去?”郑媛缓缓地说。澜先生回答:“到哪里去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谁陪伴着你。”——我知道郑媛的心结,不想她提这些伤感的事。我说:“你们听……好像什么在动的声音?”……他们俩人也仔细地聆听,“是好像有好多繁杂声音出现,但是又好像没有声音。”郑媛说。“繁杂是因为春天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在暗自生长,没有声音是因为大地星空是空寂的。”我说。“你的意思是说,繁杂跟空寂都同时存在,就象生长跟死亡同时存在,没有区别?”澜先生禅释到。“是,是这么个道理,我看王阳明的知行合一我就是这么理解的。”“死亡感受不到生存它就不是死亡,生存感受不到生存也就是死亡,所以在生时谈死是很无聊的。”“一会满天星星就要出来了,看星星无限遐想就会出现在眼前啊!”“我们何不躺下呢?”“好,我们听夕的试试……”郑媛点头同意。

  澜先生将他的宝贝装备卸下车来,帐篷睡袋是那么高级,如果有露水,一扇窗会迎着外面的星空打开。郑媛说:“澜先生我们依然靠着你躺下可以吗?” ——我和澜先生都感受得到她骑摩托时她那年轻的生命是在绽放的,是她在绽放自己,不屈服的姑娘 。可是她又是那么怯弱、恐惧。我也依着她说:“我也要靠着澜先生,他象爸爸,代表坚强和依靠。” “那来吧,小鸟儿们。”澜先生快乐地张开臂膀。

  野外的星空真的不一样,我们没有房屋的傍依,感受的就是空间无限的扩大,天当被,地当衣,天地间就是我们的存在,郑媛感慨:“有你们真好啊!”——我、澜先生、郑媛都有相同的感慨“有彼此多好啊!”。星星出来仿佛距离我们好近,我们在一个天地万物不纠缠的世界里,天空好蓝,星星好亮,我们在澜先生的怀里体会着人间温暖。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婚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