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所面临的抉择
文夕乡舍2019-01-02 13:512,334

  这是一个好人家,好得你有任何瑕疵都不配。男主人是第一中学的教数学王老师,善良而又博学,女主人是一个善良而又开朗的女士,在某个单位做会计,俩老都退休了。下有三个儿子,大哥、二哥、三弟,一家人和睦而友爱。我是跟她家老二相识,他是某著名工科大学毕业的工科男,大脑非常聪明的人,对专业有极强的工作能力。他对我非常好,好到他把我只当成跟他弟弟一样的一个孩子,不谙世事。连买礼物都跟他弟弟一样买了一盒当时流行的歌曲磁带给我。他不知道我经历了恋爱失败,牢狱之灾后已经不是一个在玻璃房里出来的孩子了,我内心装满的都是愤懑和幽怨,这愤懑和幽怨淤积在我的心里,这时极需要的是一个渠道将它疏通,或用语言开导,或用理智的爱抚平。需要的是用等同的或高于我的智慧去帮助我疏通出来,否则就犹如雪上加霜,将我逼上另一个极端。而他认为他给我提供的环境就是最好的方式,他会让我远离遗忘那些恶龊,重新让我变成一个心地单纯的孩子,可是可能吗?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那次正逢过年,我跟着他们兄弟去给他们家的祖上上坟烧香,他爱护我到连一个小坎都深怕我不小心摔倒,用他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那份爱惜小心,通过手掌的传递,你都能感受到那份真情。这要是从前的我该多好啊!我是会多么幸福和小心灵扑通扑通的跳啊!我现在变得跟那文科男一样阴险恶毒。——“哈哈……,我现在才体会到我跟文科男的差距有多大,我们的差距就是在这不谙世事上,没有等同或高于对方的心理智慧,外貌再美好怎么样,真真抵不过心智的相通啊!”——现在的我何尝有权利去指责文科男,去评价他对生活方式的选择和对我的抛弃,他对我的失望等同于我对这位男生的失望。文科男是一个可怜的人,我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啊!如果上天公平的话,将这时光交错,一切就将是多么的美好的结局。

  可是上天的安排就是这样的阴差阳错,文科男是出于对我的拯救,那么我呢?我又该做出怎样的选择?面临选择,面临选择,……——一个瞬间就将是乾坤颠倒,命运倒转,一世人生啊!

  这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我跟工科男建立牢固的关系是上上上签,在这一方水土将能保我一世无忧,富贵荣华。我又是这样一只可怜落单的小鸟,小可怜啊!旁着这样一棵大树,还有工科男抚摸我的羽毛,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就是这样一种关系时就有人托让我给某人提供一种便利。——“我将会变成女超人,露出狰狞面孔,将那母夜叉,将那卫生局可恶的老领导,将公安局的人,将那些顺风倒的人,还包括那文科男等等统统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让他们跪下求我!……哈哈……虚荣心可以获得极大的满足!”

  幻想总是超乎人想象的美好,可是,有一天,文联的黄老师突然打个电话给我,说他投资生意失败了。——九十年代,那些年人人都象发疯了一样去做生意,去挣钱。机关事业工作人员停薪留职下海了,工作的人8小时之外都在尝试着做生意赚钱。——这黄老师自诩是“诗大哥”,好好的诗人不当,投笔从海,集资起单位好几十号人的几万块钱去倒卖水果,结果被骗,血本无归。无出申诉啊!无处诉说啊!就打个电话让我去安慰安慰他。——这“安慰”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们在一次笔会上见过,文人就是过嘴瘾的人,装得一副浪漫文人样,一根手指就戳倒下的人。我知道“诗大哥”要我去听他吹嘘他的聪明伟绩去了。正好我也该调侃调侃一下我的生活,以另一种方式解脱一下我们这绷得太紧的神经。我告知工科男,经他同意我就去跟黄老师见面约会去了。

  黄老师居然连请我到咖啡厅的钱都没有了,我们只能在僻静的马路上逛。“文夕啊!你不知道你黄老师有多厉害,我们到江西文联去考察,那里的赣州脐橙又便宜又好,批发价才一块钱一斤,……我游说我们单位的人集资……拿到我们这里来卖一斤就赚……,然后……然后……”——我被他说得头晕脑胀,所有的过程说得头头是道,就是不到被骗的主题。——这文人就是一群拿着水枪喷水的孩子,可笑又可爱。我一句话也没插进去我的烦恼,就被他的烦恼弄得头晕脑胀,但是这傻呵呵的乐是不设防的,也获得短暂的心灵休憩。

  第二天,工科男阴沉着脸来到我家,我本想告诉他见黄老师,听他诉说经商被骗的经历这件好玩的事,让他也乐乐。可是他已经憋不住了,他气愤地说:“黄某某,就是一个专门欺骗十七八岁少女的人,你们……”,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我愣住了,我想我肯定是跟黄老师在马路上逛的事被人误会了,我解释道:“我告诉过你啊!是征得你同意的啊!”……“并且我不是十七八岁的人啊!”……“我们就是在说他经商被骗的事。”……我……,我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为什么早不同意我去见黄老师?为什么现在这样的反常?他是去哪里打听来吗?还是……,原来他对我是这样的防备。所谓的喜欢爱护都是要在教化我的基础上。——我是有原罪的人。

  我无话可说了。

  我无话可说了!……我寒透彻骨地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哀鸣!

  ——他也仿佛认识到他的过激,言辞软弱下来。

  这利刃划过还没有见血,白白的只见裂开两道肉。

  我们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我在他下班来的时间段躲出去了,我要舔舔我的伤口,嫩嫩的肉割开是什么味?是甜还是咸还是什么味谁知道呢?我就是舔了也尝不出是什么味,好腻味人。

  我真无从把他理解为好人还是坏人,他真的非常好,他们一家真的非常好,是我不好,我不能亵渎他们一家的自然的动机,没有恶意,发自人性本能。

  一星期后我主动到他们家去了,女主人生病没有出来招呼,我一个人在客厅里尴尬的呆立。这时候女主人好像是要喝水,一个女子出来,我知道她,她是工科男叔叔的女儿,是我救命恩人。她无视我,我不在她眼里,她从厨房倒了水,又无视我进入女主人的卧房。

  我怎么走出他们家的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会走什么样的路了,那条布满荆棘的路我非走不可。

继续阅读:第七章 放逐自己的货车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