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过往童年生活的回想
文夕乡舍2019-05-15 12:064,377

  我出生在省城,但不到一岁就随父母一大家人又离开了省城。

  这是我爸爸的功劳,他这人天生就是具备美感的人。

  从十八军由西藏转业到地方,一个抗日战争的老干部不去迷恋功名,生生就被省城郊区的一处“世外桃源”地给迷住了。说他去到了那里满是桃花盛开,景色非凡。软的硬的哄骗妈妈,将一家老小举家迁往。更惨的是没多久林场建分场,还没见桃花,又一家老小离开桃园地派往离此十万八千里的蛮荒之地的某县林场。

  劈山开道,烧砖建窑,开荒建房,……在一个山坳坳里建立起一片家园。——这是新中国第一批建设者的足迹,是一批虔诚的革命者。——人啊!一念间就是乾坤颠倒,命运倒转。但是随着时代要求不同,当初的砍伐者,将一片森林变秃,如今又将变秃的土地变成森林,转瞬两代人一个来往。

  可是那样拓荒者的环境对于大人是生活倍感艰辛,但对于孩子,一群孩子的命运也因此改写。

  说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在封闭自然状态下生长的野孩子走出各自家庭就是呼朋唤友的友情,它还不同于农村的孩子,农村有没有文化的愚昧,而这里聚集的是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上至大学教授,下至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上至南征北战的老干部,下至林场民工。各行各业,人才不少。它就是一个微小社会,同时伴随现实时代的过往,人情的冷暖也在这里充分体现。而孩子没有这些厉害纷争,但天然继承了多元文化教养的要素,善恶的辨别,对外面世界的渴望。于是孩子们在还算正确的引导下,如林中的树苗,茁长成长,生龙活虎的一个个长大。重要的是我们家就是在这荒僻之地,爸爸也将它建成了有花园的居住地,建立起的是一份家的安定和对美的欣赏和憧憬。在这里生活的六年我由婴儿长大,也可以说是在爷爷的怀里揣大的。因为记忆里这里的冬天就是房檐上一排掉下来的一尺长的冰凌,而我就在爷爷穿着棉衣的怀里窥看着这充满绿色的小小世界。心智在这里萌芽,身体在这里长大。

  再回到林场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人了。

  跟着当了场长的孟叔叔十几年后再一次回到这里。

  一栋破旧的平房——看到这栋房子还存在,记忆象打开了水龙头,儿时的一幕幕记忆哗哗的往外流。

  这栋房子是1965年建造的,我从很小起就住在这栋房子里。几十年了,经过翻修,瓦房顶改成了水泥房顶,外墙也用水泥刷过。只是孩子眼里的大房子现在看上去是这么小,当初还住着我们一家四家人,自己家靠房头的那套房间简直不知道当初一大家人怎么住下去的:爷爷、爸爸、妈妈、四个女儿,七口人是怎么挤进这40平米的狭小空间里的?只记得两间房间,家里除了床、书桌、柜子就是一尺宽的过道,爷爷的房间是厨房,厨房是在房子外搭的简易房,厕所是坡树下的一个棚子,解手就是看脚下的蛆怎么蠕动。

  那时屋的屋顶是在梁柱下铺竹席,上面再用报纸铺在竹席上,夜晚老鼠“扑……扑”……”跑过来,“扑……扑……”跑过去。年年换新的报纸铺上去就会使家里变得崭新一点 ,于是没有事的时候就看姐姐们躺倒在床上指认哪条新闻在哪里,哪条新闻在哪里,一年的指认完了下一年换新的又重新开始新的指认游戏。我当时很小,看着姐姐们也很好玩,有一次三姐想吐口水,就顺嘴吐了出去,结果口水掉到了自己脸上,“哈……哈……哈……”一齐笑了个够。——童年哪怕是小小一件事回忆起来也是很生动有趣啊!

  我顺着房屋由里到外看一遍,曾经房屋外的花园(因为家是在房子的一侧,傍边的空地就开辟成了花园,大约有3米×6米的样子)中间种了一大蓬大丽菊,用竹篱围起来,这花的叶子有手掌般大小,生长茂盛,花朵富贵艳丽,蓬蓬勃勃的的猩红色的花朵一开就几十朵,碗大的花,光层层叠叠的花瓣就有一种艳丽逼人的气势,还不说花瓣上色彩泛出的柔绒的光,更增添了一种富贵样子。这花使花园充满了生机活力,这花也一直这样开在儿时的心里,永不凋谢。所以一见到大丽菊就会想到这里,特别亲切。

  花下常常长出竹荪来,当时不懂是好东西,认为是蛇吐的泡泡,看见就用脚去踏烂了它,现在几十元一斤的好东西,谁知道能变出钱来,要是知道了怎么也会发好大一笔财啊!花园左上角爷爷种了一棵石榴树,用石头围起来,石榴熟了,小小的我踮起脚就可以摘到。鲜红的石榴花开时常常会引来一只翠鸟飞来树枝间停歇。右边种了一棵老梨树,树干笔直,枝丫很少,梨花开的时候稳重而高雅,洁白的花朵非常漂亮,就是梨的味道不是很甜,但光是这花开就够了。爷爷和爸爸还从好远的地方扛回一棵黄果树,等到结果的时候我们已经般到城里去了,虽然后来住的人带了果子来吃也好像也没有那份惊喜了,就象已经被丢弃了一样,心里都被城里更加有趣的事情占据了。

  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它象一块磁石,不管你走到哪里,就是根的所在,追根溯源这里是源头,我也是寻着这源头来到了这里——我仿佛回到幼年,坐在只容得下爷爷一张小床的房里,我们爷孙俩坐着,爷爷抽着旱烟斗,我玩着爷爷手上的老皮,推成一道墙倒下又推成一道墙,我幼嫩的小手在爷爷粗老的手背上把玩……。——爷爷这双手历经岁月的磨难,这位山东老实本分的农民,读过私塾,《水浒》《三国》《七侠五义》等等都能绘声绘色道来。一枝藤蔓、一棵绿草就能在爷爷手里编出活灵活现的小动物来,而他却大半辈子生活在旧社会。

  在济南黄河边上的一个村庄里,勤勤恳恳务农也没办法好好养活一家人。爸爸十二岁就到济南城里去当学徒,三年学徒要给老板一家端茶倒水,烧菜做饭,学做活技。

  一天,不小心将老板家的饭锅给摔烂了,赔不起啊!就跑了,又不敢回家,躲在桥洞里过夜。第二天遇见一个八路军侦查兵路过,跟着他去当了小八路,就这样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爸爸每每看《小兵张嘎》眼睛就泛红,他说他就跟嘎子一样……。

  可是爷爷就没这么幸运了,鬼子进村扫荡,一位军属被抓到,吊在村头树上被灌辣椒水给灌死了,爷爷躲在水缸里躲过一命。可奶奶眼睁睁看完这一场面,回家就一病不起给吓死了。爷爷带着幼小的姑姑艰难度日,直到解放。爸爸他们一个村十几个参加革命的年轻人最后也就活了爸爸一个人,其他的都牺牲了。

  爸爸跟随部队南征北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进西藏,获得无数奖章,1952年结婚专业到了地方工作,安定了下来,才将70多岁的爷爷接到身边。爷爷是一个勤劳的人,在林场,一个坡地,一个花园被爷爷打理得家里的菜蔬吃不完,果树上的果子结得那么肥硕,鸡长得肥,猪长得壮……。

  后来到了城里爷爷没有那一片片的地要种,牲畜要养,爷爷变得很安静很孤独,而爷爷孤独里没有我的关爱和陪伴了,因为我大了,要读书,还有很多新奇的玩意吸引着自己,爷爷在心里的重要性渐渐淡去,直到爷爷84岁非要回济南老家,到了济南姑姑家后没半年突发脑溢血就去世了。

  梗塞在我心里的总是爷爷消消塞给我的一个煮熟的鸡蛋,这是爷爷悄悄在蒸饭时放进去蒸熟的,当时不知道感谢爷爷,起码也应该跟爷爷偷偷地躲着笑啊!因为姐姐们从来没有这待遇的。可是没有,我发现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懂感恩的人,当看到爷爷戴着羊毡帽,穿着对襟衣的照片,仿佛就能闻到爷爷身上烟味混着汗味和着阳光的味道,真想能再一次亲近亲近爷爷啊!——亲人故去后留给我们很多遗憾,这遗憾也教会我们对自己的成长,是父母爷爷费劲心血才能成就我们顺利长大的啊!这里面满满就是幸福!

  黄果树的边沿是一条7-8米深的深沟,深沟对面沟壁悬挂着厚厚的藤蔓植物,靠我们家这边是一片矮竹林,沟底有一条涓涓细流。在这条沟里,晚上爸爸带上我们孩子,拿上粗大的手电筒,顺着一条通到对岸去的小径下到沟底,沟底有几块大石头堵在流水上,形成一个水洼,石蛙就在这些石头缝里撕扯着喉咙欢叫。爸爸叮嘱我们不要出声,悄悄走路不要有响动,等夜深人静石蛙“梆梆……梆梆……”欢叫的时候,用电筒一照,被亮光吓呆的石蛙就傻啦,一动不动。这石蛙不同于青蛙,背上是褐色,比青蛙个头大,叫声象石头敲击的声音“梆梆……梆梆……”声音传得很远。伸手捉住就可以美美的做成桌上美味。但平时孩童眼里这里幽深而又神秘,大人也叮嘱不能过去,说会掉下去被妖怪捉走。

  ——但奇怪的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没有了沟壑,虽然那栋房子还在,因为维修过而使它没有坍塌,或是被荒草侵没,似乎还有人在这里生活的痕迹,但现在花园已经面目全非了,夯实的土地被掀翻,果树没有了,大丽菊变成栽种了几棵肮脏白菜的菜地,竹林没有了,深沟外的高大的桉树林也没有了,院前很远处的葡萄园也没有了,……,一切当初生机勃勃的一切都没有了。

  环绕林场一周探视:高大的幽密的森林没有了,姐姐们和一群孩子,还有我跟在后面跑时曾在这些郁密的树林里面采蘑菇,捡木耳,摘杨桃,用脸盆装树莓。还有树林间的野百合,青冈树林里手指粗的绿蚕都没有了……,连树林里茂密的茅草都没有了……。有的只是被推倒的树木,推平的土地,手臂粗的半大小树林,地面铺就短短柔弱的野草叶片,还有被大片开辟出来的种植作物的土地。当初环境地貌的丰富生动,植被的多样有趣都不见了。现在的环境显得有些苍白呆滞,居住在这里的人也都有点淡漠呆滞。

  原以为这里将还是原来生机勃勃的样子!”——真是心有不甘啊!这里本是根,可是我想回来落叶却落不了,这里已非昔日的模样,反而面目全非,打破了存在心底的期望。以至于求在易地安放自己。

  真想安顿下来,将这里改变得0比原来更加的好。

  将我的家粉饰出来:雪白的墙壁,墙上挂了一幅树枝画,地板铺上地砖,地砖上铺木地板,上面随意的铺上了一块灰白的长毛地毯,静谧的支架灯,松软的大床, 热气腾腾的壁炉,满意的厚实的房门。

  恢复我家的花园,比原来更大,更加齐整。大丽菊盛开着,翠鸟在石榴树上鸣叫,靠花园的墙上开满了粉红的蔷薇花,以及连整栋房子都被蔷薇花布满。我打通了原来四家的墙,卧室、客厅、厨房的布置过去,通透而明亮。原来的屋檐的走廊上铺上了锃亮的木地板,我可以在廊上随意地从房头走到房尾。

  房外刷上浅灰的墙漆,蔷薇花转瞬又从整栋房屋牵藤缠绕将花的色彩播散开去,鲜花遍布林场的每一个角落,五彩缤纷,花团锦簇,鸟语花香……。森林也就回来了,森林间的浓密的树荫下,蘑菇在草叶下一簇一簇钻出泥土,木耳也布满了腐朽的树木,树莓挂满了枝蔓,大孩子们在林间奔跑时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小沟边小小的孩子在水里捞鱼虾……,大人们聚在一起闲聊……,学校的钟声响了,大小孩子从各个野丛林间奔跑出来进入学校,朗朗书声传来……——这是一个多美好的世外桃源啊!

  —— 这原本就可以成为世外桃源的地方,一个美好的自然环境,拿给艺术家可以打造出一个美丽的田园,拿给莽夫是一个粗粝的山川景色,尚可观之,拿给孟叔叔他们早先的那些利欲熏心的人就被完全废了,孟叔叔也深感惋惜,没有美感的人生生可怕啊!

  我就只有这么想象着在我生活的原点肆意的变换着景色,让万物欣欣向荣,充满勃勃生机 ,真是高兴啊!尽兴啊!……

继续阅读:第四章 过往青年生活的回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