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谈过往——听琴 听琴
文夕乡舍2019-05-15 11:281,063

  澜先生常常说:“我们不谈过往,听琴,听琴……。”——这话很是精辟,尤其从澜先生嘴里说出来,很让人信服。

  昨晚一场大雪,外面早已是银装素裹,今早澜先生冒着大雪开车来到我白龙山脚的住地。一进院门就咋呼:“来来……好节令,好大雪……,听、听、来听《千江雪》,恬静美好,触动心弦。”

  我的耳福来了。

  走到屋廊前,我帮澜先生弹去身上的雪,接过怀抱的古琴,回身将一双棉鞋递给他换上。进到堂屋,木地板锃亮,侧旁火塘里的碳火旺盛地吐着火苗——现在不允许上山砍柴,但城里专门有竹炭买,所以得予享受这碳火的乐趣。火塘上铁挂钩上的铁壶里杜鹃泉水正好滚开。澜先生搓着手高兴地坐到火塘边。

  “说好,先浅浅一壶啊!”

  “是是……”,“你知道郑媛会来的。”

  “哦,神仙会来?”

  “闻着雪味,她会不来?”

  我们俩都笑了。这雪是专为我们下的。这朋友三个便好,多了心性不相通,就有浊气。

  正说着,门外的摩托车声已经传来。神仙女踏着雪进来。

  今天围了厚实的头巾在头上,冷艳好看。

  我们三人,一人微型车,一人越野车,一人机车很搭。

  有碳火,有地暖,所以屋里暖意融融。

  给她弹去身上的雪,递给她棉鞋换上,进到屋里。

  正好人到齐,给他们沏好茶——这里山高林密,有上百棵百年树龄的老茶树,老茶树要做好茶也极异难得。本是后山上做茶老师傅给的一点心意,今天也算他们有口福了。

  老茶浑厚余味甘甜。

  茶过三遍,铺上竹席,布上坐垫,端出琴桌,插上崖柏香,等待澜先生洗净手。我转出房门,到后院折了一枝蜡梅,花开正艳,浓香扑鼻。——虽然崇尚极简,但“礼”不能减。

  我等闭神静气。

  澜先生高抬手臂,气息缓缓,随着臂膀的落下,右手指一挑——

  琴音即出,摄人心魄。

  绵延而悠长……

  一下将我们带入那空旷山野……

  右手一抹,左手一滑音——空灵的江山雪景即在我们面前呈现。

  在“吟”,“揉”、“”绰”、“注”之间雪在飘舞,千山万壑白茫茫一片。鸟不见踪迹,松涛不见鸣响,万籁俱寂……,千山白头,万山独自妖娆。

  ”江河凝结处,浪涛尽不起。跃过千江雪,空山鸟尽无。”

  ——澜先生神态俊朗飘逸,手指灵巧而有力地在琴弦上舞动,痴如他,醉如他……

  神仙于恬淡里,内心仿佛如雪般洁白而晶莹,又充盈着对苍茫大地无限生机的遐想……

  我游走在空灵旷野之巅,停在瑟瑟寒江面静听,片片雪花落下的声音……

  一曲既终,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屋侧的竹林被大雪沉沉的压弯,强韧回弹,雪扑扑跌落下,发出声响。

继续阅读:第九章 水的面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