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的面纱
文夕乡舍2019-05-15 12:053,516

  货车行理想了我不求别的,只要有一个清清白白、爽爽净净的人生,弥漫着温馨气氛也就够了,家乡也是可以找到的吧!但人生由得你做主?现实人生造就我们的力量更加强大。

  我决定到供电局下的一个实业公司去了,他们那里需要一个搞写作宣传的人,决定后干干脆脆就走了。

  我所在的宣教科负责变电宣传教育这一块,在杨主任的领导下,我们经常下到基层变电站和各乡镇供电所。杨老师我们都叫他老羊子,因为他习惯一思考就拔他的胡子,慢慢的胡子都拔没有了,是只没有胡子的山羊。

  供电部门基层环境艰苦,职工体力劳动量大,尤其是变电供区,跋山涉水架设电网非常辛苦。我们的宣传常常要深入到第一线,很快我就在杨老师的影响下学会了喝酒,那个温婉女子早不见了,大家在一起简单而直接,都是粗性格,连玩笑也开得通俗而粗鲁,这跟我的原来是完全不同的地方,只是好在没有那么多费心的地方,也很快坦然接受了这一切。

  因为涉及到宣传方面,这年文联在安县开文联笔会,也邀请了我参加。

  这次我又见到了黄老师,近一年未见,他似乎已经从他经商的失败里走了出来。三天的培训采风后,在一次会后的酒宴上,大家彼此也相熟了,酒过三寻,话也多起来。

  我开玩笑的对黄老师说:“黄老师啊!你曾经破坏了我一桩好姻缘。”他一脸困惑地看着我:“为什么?”我借着酒的劲头将我的过往讲给他听,长长的叙述让一桌人听听都聚拢在了我的身旁。

  我哭丧着脸对黄老师说:“你说我该怎么办?”——酒醉下的文人跟本不靠谱。

  黄老师眯蒙着眼说:“你去找他。”

  “找谁?”

  “那那那……文科男。”

  “为什么?”“你就说我现在跟你平等了。”

  “什么?什么?……平等了?搞没搞错?我的品德比他高尚好不好!”我逞强地说。接着补充道: “你知道什么?他跟我分手后马上又交了一个女朋友,在一次酒醉乱性后,把女朋友的肚子搞大了,不得不结婚了。……——就是个人渣。”我恶狠狠地说。——这话这样地从我嘴里吐出实在是让人嫌恶的很,是嫌恶我自己,那时候自己对“性”这个字还全然不知。

  “那你去找工科男。”“对对对,找工科男……”一帮醉人都附和道。

  我沉默了好一会,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的脑子里出现不同的画面:我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跟他保持着距离,他的眼里藏不住对我的窥视,“跪下”我赶紧跪下,匍匐在他的脚下………。然后面对他的表妹,我恭谨的在她面前垂着头:“娘娘,对不起!我错了!你要怎么责罚都可以,娘娘请你消气!……。”她“哼”一声,充满对我的蔑视……——这可能吗?呵呵!

  “我还是让你破坏我这桩好姻缘吧。” 我拍拍黄老师的肩膀,色迷迷的不怀好意地坏笑。——其实一棵邪恶的种子已经悄然在我心里种下。

  黄老师和一帮人看着我,一脸困惑。

  事情过去了好久,在这新单位每天忙忙碌碌,心情也平复了很多。

  不知不觉间我过了28就快30岁了,这可是件很不妙的事情,妈妈言语里早透露出将我降价处理的意思。这下好啦,身边蚊子、苍蝇般的男子绕着你飞,我就象一个臭鸡蛋,这味怎么都摆脱不掉。同学、朋友结婚的结婚,离婚的离婚,言语间都满含着对我的讥笑和嘲讽。这嘲讽有时赤裸裸地充满性的味道,令人更加沮丧。我非常敬佩哪些不恋爱结婚的人,这人经过第三次所谓恋爱后你就会频繁遇见这样那样的烂人,生活不是你想过的样子,而是污泥浊水蹍着你过,被怎么压死的都不知道。

  重重压力之下的我,又开始嘶喊。

  冬日的清晨,我去上班,骑自行车在宽敞的未完工的马路上行驶,冰冷的风呼呼地在耳旁吹。——那个年代公路建设,城市房屋建设刚刚开始,到处都是倒塌拆迁的样子,然后又有新建的雏形。城市外围人和车都很少,显得杂乱而清冷。道路旁烧石灰的窑腾起一缕缕的紫烟,这紫烟袅袅升起,然后消融在潮湿的雾气里。农家屋前的毛竹一簇簇象被寒气压迫着,显得沉甸甸的。昨日的梦似乎不再纠缠自己,那朦胧的气息已隐然消失,寒冬凉气袭人,真正让人觉得这清晨是多么好啊!可是依然觉得心里坠着一个重物,压得人透不过气。

  背上隐隐有些凉意,才想起夜里所惊出的冷汗打湿了的衣服未换——可是,这时候,清晨的新鲜气氛跟昨日梦里是迥然不同。

  这也是一个寒雾弥漫的冬日的上午。

  我恍惚跟他,他是谁呢?我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我们来到一个美丽的湖边,这里阒寂无人,枯枝倒映在蓝色的水面,雾间充满了梦中幽柔的光,湖面没有波浪使它粼粼荡漾,所以湖面明镜一般的沉静、清朗。清冷的季节连飞鸟也不见掠过的身影,真空似的寂静,梦境的空幻更加强了这眩迷的气氛。我跟他象是恋人,可是又觉得他身上一点都不存在热情,连我也没有,他们像是没有灵气的东西,所以仿佛是在努力地希冀着借景来点通一下那潜藏在人身上的,对自然有所感悟的灵光。真像是在做戏一样,他是那么地迁就我,带着一副随我愿的、有兴趣的样子。当他们漫步在湖堤上时,风突然吹了起来,寒气拂面而来,他的脸冷得发青,为了掩饰这份窘态,他抽着烟,眼神是那么游移不定,我顿时索然寡欢了。

  这真是一个寂寞的湖,比湖更寂寞的是湖边的看守人,也不知他怎么会闯入我这梦里的。这是一个邋遢的老头,看不出他真实得年龄,就像他一辈子都是这么老似的,那种颓废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他看见了我们,龇裂着嘴,睁着血红的眼睛招呼着:“来喝吧,来喝酒吧……”这老头好像是从一间坍塌的破屋里伸出他猥琐的身子的。

  我的伴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狡猾的光——梦里的神力让她能洞察一切,我知道他在打算着这是一桩很划算的事呢。奇怪的是,我以一种温存的口气对他说:“去喝吧,天冷,你穿少了呢。”他真像是顺从了我善解人意的宽容,向那破屋走去,在我的视线里,他和那老头和破屋都一下子在渐渐与我拉开距离,变得那么朦胧、抽象,就象电影里的蒙太奇手法。我独自顺着河岸继续往前走,又象是忍不住地回过头来,以那么冷酷的眼光打亮着在缩小,模糊的他们,充满了鄙视和嘲弄。

  我又转过身来向河的深处走去,仿佛一下变得轻松愉快了。

  走过岸边水域宽阔的部分,梦境里的我就像有着神奇的力量,境随人愿,原来的湖面变得清丽明媚起来,一切都有了一种渺渺的动感。我向着有一片竹林的河湾走去,这里的地面泥泞湿漉,她轻柔地踩着有石子的地方行走,突然间,我被一片绿色包裹起来——这里的植物跟季节不合适宜地融合在一起,山是绿的,树是绿的,一片茂盛的竹林绿叶挂满枝梢,然后象倾倒浓墨一样,将浓浓绿的汁液倾倒入水里,让水的色泽渐渐晕绿浓稠……,冬日的寒气象是一种无行的,但又让人感觉得到的光透过绿的缝隙冷冷地折射出来,象一块硕大的寒玉,让人珍爱极了,可又带着敬畏的,不敢靠近的威力——我觉得像是被一种魔力震慑住了,全身上下霎间浸透了这种令人感动而发颤的寒冷,像一贴药,精灵灵地刺激着我困惑的额头。我梦里仿佛在热切地呼喊:“在这样清冷的山野里不是真有这样的场景存在吗?”——遗世独立,独自妖娆——一瞬间就像是我的心灵的渴望与自然的存在感应到了一起。

  ——梦呓的激情让我猛地醒了过来,可意境悠悠,我又昏昏沉入梦里。

  我觉得我像是在神袛的庇护下变得虚弱起来,虚弱使我坐了下来,也感觉不到岸边的泥水浸肤。就在这时候,就在我坐下来的地方,在与水面有一个相对平行的角度的地方,水色却清洌了起来,滢滢柔柔、清清漫漫的,淡绿的色泽滋润处像是滑爽的轻绸,透过这层薄的水面,远方淡韵如画。我发现,在这水面上,尽然飘飘渺渺地浮着淡白的水的寒烟——这是水的面纱呀!惊奇使我屏住了呼吸,时间仿佛在这里停住了,自然万物的寓意在这里恍惚间兆示无遗——我自风情万种,伊淼伊曼,与尔何干?——我的眼泪顺着面颊流淌下来,这是积淀了多少人的愿望在这里的美的兆示啊!我泪涌满面,就像徒劳地挣扎在这里得到了印证。一直以为是徒劳的、徒劳的,没想到美丽凄清的湖,带着满含的底蕴深情,清澈透明、曼妙婉约,还有那极善的、极真的、极痴的、极洁的隐藏在这里。——“让我来当河边看守人吧!让我守在这儿吧!……”梦里我大声在喊。

  “喂、喂……”叫唤声冲击着我梦里的激情,仿佛一下撕裂了笼罩着我的美丽帷幔,吹开了弥漫着我心灵的馨香空气。他跌跌撞撞地奔了过来,早已遗忘了他的我猛然被唤醒,就像是被一块肮脏的棉团塞进了嘴里,我拼了命地对他嘶叫:“走开……走开……”,——冷汗骤然从我的每一个毛孔里浸透出来,我惊骇异常地从这长长的梦里醒来,嘴里是乎还留着嘶叫的余音,心砰然跳着……再不能入睡。

  这个梦让我虚弱地在床上瞪眼到天亮。

  至善至美这是人天性的追求,可是,可是我这样是徒劳吗?徒劳的吗?就算是我是这湖边看守人,我又是徒劳的在守着什么?守着一片虚无吗?……

继续阅读:第十章 蜕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墙瓦舍满院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