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思母心切
安静的骆子2019-03-06 15:542,372

  出了西餐店,夏冬觉得自己在离开东央之前应该再见导师高渊明一面,便拨通了他的电话预约见面时间地点,快放寒假了,高渊明也不忙,便让夏冬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左右去他的家——一个普通住宅小区内、一位省内知名人文学者所住的近乎家徒四壁的家。

  夏冬挂了电话,一边走,一边简单地跟许春红聊了聊高渊明的一家,许春红挽着夏冬的胳膊、歪头倚着他的肩膀凝神静气地听着,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当她听闻高渊明的漂亮独生女高娟就在东央大学哲学系读博三时,她突然松开夏冬的胳膊,停下脚步,双手叉腰站到了他的对面,瞪着乌溜溜的双眸,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那你跟你这个美女师妹肯定交往密切喽!老实交代,你俩有没有故事?坦白从宽!”

  夏冬“噗哧”笑出了声,一是他从未见过许春红如此可爱,哪怕是八年前的她在他面前也没有如此;二是他从未有过如此非分之想,尽管他算是“近水楼台”,可他从没奢望过这天上的“月亮”。他知道许春红是在跟他闹着玩,于是也想逗逗她,惹她恼,看她恼的样子。他抿嘴忍住笑,佯装黯然失落的样子说道:“有过,不过她博三就去了美国交流了,我俩都好几个月没见了,挺想她的,她也想我,想得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嘿嘿嘿……冬子,你就编吧,吹吧!我还不了解你?你俩若是真有故事你敢这样说?”许春红掩饰住内心的喜悦,尽情揭露夏冬的阴谋。

  “娟妹妹那可是才貌双全,早就名花有主喽!正在美国比翼双飞呢!”夏冬似有所憾地说道。

  “呦呦呦,还娟妹妹,肉麻不?看来你还心有不甘嘛!”许春红握起小巧的拳头追着夏冬打闹,夏冬面对着她躲闪,像是在玩儿时“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出了桃源巷左拐,学府路上已是华灯齐放,食香四溢,路两侧的小吃店、烧烤摊旁,三三两两青年男女或坐或站,或吃相斯文或大快朵颐,白天的莘莘学子夜晚竟都变成了十足的吃货。

  尽管融雪的夜晚气温很低,但许春红并没有等公交车或打的的打算,原来前方有“顶好板栗”在等着她这个漂亮的女吃货。

  “顶好板栗”店前,许春红买了一斤糖炒板栗,她熟练地剥壳去皮,抬起玉手塞进夏冬被动张开的嘴里,夏冬轻嚼,板栗暖暖的,香香的,糯糯的,甜甜的,夏冬望着继续低头剥板栗的许春红,心里也是暖暖的,甜甜的。

  回到宾馆,夏冬坐在桌前的靠背椅上翻阅白天买的书,许春红靠在他的背后,用手机在网上订了两张次日下午三点钟回马阳的长途汽车车票,夏冬小声嘀咕了一句“春红,将我床头柜上的手机拿来,车票钱我微信转给你。”

  许春红怎会要他的钱?便故意使坏道:“你要是想给的话,那你就将今晚的饭钱一齐给了吧!”夏冬明白许春红的意思,她是在怪他跟她分得这么清,也是在取笑他囊中羞涩还假客气。

  夏冬讨了个没趣,心里尽管有点儿不是滋味,但还是笑道:“春红,谢谢你,我不会辜负你的。”

  没等许春红应声,他继续说道:“为了用行动表示感谢,到了马阳我亲自下厨为你做一顿大餐。”夏冬觉得这应该是当下两袖清风、囊中羞涩的他对许春红最好报答了。

  “好啊!早就知道你有一手好厨艺,至今未能一饱口福……嗯……嗯,我想,我想一辈子……”许春红原本是想说“我想一辈子都吃你烧的饭”,可话说了半截又咽回去了,尽管她已经不再是青春少女,可这般直白的话她还是说不出口。

  “怎么?你想怎样?”眼见许春红忸忸怩怩、吞吞吐吐的样子,夏冬有点儿想笑,他其实知道她想说什么,可他就是不捅破。一是逗她;二是给她留有余地,同时也给自己留有余地,便假装不明所以地问道。

  “没想什么。”许春红的脸红至耳根,她不自然地拿起刚刚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机,低头三心二意地翻看朋友圈以应付她自己制造的尴尬局面。

  如此矜持、忸怩、害羞的许春红是夏冬所喜欢的,尽管她没有女神小芳身上散发出来的、令他痴迷的少女气、书卷气和静雅气质;也没有八年前她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善良、质朴与纯洁。但他似乎已经愿意积极回应许春红那浓浓的情,那炙热的爱。他心里清楚,导致这一变化的因素中,“性”的成分分明要比“情”占的多一些,更确切地说是:他更贪恋她的美貌和身体,满足他业已旺盛的生理需求。

  如今的许春红在他眼里就若爱情桃园中的一个又大又红的桃子,她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虽然旁边一棵珍稀品种的树梢上有一个更大更红的桃子,可它太高,可望而不可及,于是他便有心退而求其次了,而这“其次”却又是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了。

  在许春红洗澡的时候,夏冬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是母亲张爱莉接的电话,电话那头母亲和风细雨般的、包裹着浓浓爱意的、熟悉的声音令夏冬心暖又心酸,母亲那望眼欲穿与翘首以盼的神情似乎就浮现在眼前,望、盼得他眼眶湿润、归心似箭。他告诉母亲自己在学校还有点事,五天后就回家,思乡、思母心切的他忍不住将马阳的行程私下缩短了两天。

  挂了电话,从洗澡间的门缝里传出、钻进他耳朵里的“哗哗哗”的流水声时断时续,撩拨得他身体一股燥热,夏冬立刻闭上了哼着小曲的嘴,缓步走到洗澡间门口,轻轻推门进去,他看见花洒下雪白如玉、亭亭玉立的许春红的身体上落满水珠,像一朵盛开在水中的白莲,他只顾着欣赏眼前的这一绝世“美景”,不幸的是他那只不解风情的右脚不小心碰着了放在地上的装满许春红换身衣服的脸盆,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许春红听到声音先是惊了一下,而后她竟然一边滑稽地若一则笑话中所叙述的那样捂上她自己的脸,一边笑嘻嘻地嗔怒道:“出去,立刻,马上,冬子,你好色,你下流,你卑鄙无耻,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修理你。”

  夏冬已垂涎欲滴、欲罢不能,他以最快的速度脱去内衣内裤,双手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许春红那湿漉漉的腰身。

  两人嘻嘻哈哈地洗了一个“鸳鸯浴”,夏冬用雪白洁净的浴巾裹着许春红那香嫩雪白的玉体,将她抱出了洗澡间,他没有等来她发过狠的“收拾”和“修理”,等来的却是暧昧的情话和挑逗,又是一个刺激美妙的冬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名贫寒博士生的寒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