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重逢
安静的骆子2018-12-17 09:553,897

  夏冬来到餐馆,是一家杭帮餐馆,酒店不大,客人也不多。夏冬一进门就见着了陈哥,他正好坐在面朝门的方向,他的对脸还坐着一位从背后看起来颇年轻的女子,一头棕红色披肩卷发即便是从远处看也甚是时尚妩媚。<p>  夏冬向迎宾女孩礼节性地点了点头,面带微笑地走向陈哥,陈哥也看见了他,向他招手,不过并没有起身相迎,他们之间一向没那么多礼数,年轻时尚妩媚女子也转过身子望向夏冬。<p>  夏冬猛地觉得这女子有点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不过只向着她的目光又走了几步,他就吃惊地认出来了,这不是高三复读班的“班花”许春红吗?他记得她是那年九月开学的第二周从邻县的马阳一中插到他们于田一中复读班的,恰好就坐在他的前排,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扎着马尾辫,衣着朴素,不过看起来很漂亮,很纯净,他对她的第一印象特好,其实不光是他,他们全班对她的第一印象都特好,除了几个女生。<p>  他记得那年,坐在她后排的他自习课上经常偷偷地轻轻拨弄她的马尾辫,她明明知道却从不回头嗔怒他,却经常回头跟他借半块橡皮;他自己明明几乎不用橡皮却每天都带着,高三临毕业的时候,他俩已经成了彼此的初恋,不过班上仅有陈哥等少数几个同学知道。高考成绩出来后,他如愿考进了邻省的985名校中江大学汉语言文学系,而美术生中成绩优异的她文化课发挥有点儿失常,没能如愿一起考进中江大学,被第二志愿录进了东央师大美术系。<p>  虽然两人没能考进同一所大学,同一座城市,但两人之间的恋人关系起初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一个月好几封鸿雁传书,大一那年他还去过两次东央师大与她相会,大二时她来中江大学,他将她安置在同班女生宿舍,她的美貌、气质在女生中间还曾引起不小的轰动,甚至骚动,大三时也持续过一段鸿雁传书的岁月,本来两人说好考研考到一起的,可大四刚开学不久,她就主动中断了与他的关系,“两地相思,四年倾诉”的凄美浪漫时光竟然毫无征兆地提前结束了。他也曾挽留过、疑惑过、失望过、痛苦过,他去东央大学面试的时候,还特意穿过大半个东央去东央师大找过她,可她闭门谢客,这令他特别伤心,难以释怀,甚至有点儿愤恨。不过很快,收到东央大学哲学系的一纸录取通知书的甜蜜与喜悦似乎就冲淡了他心中的酸楚与苦痛。然而,在其内心深处,他俩的爱情之“繁花”最终没能结出婚姻之“甜果”一直令他遗憾和痛苦,藏在名校研究生美名这盒“止痛膏”、这块“创口贴”下面的隐痛好长时间都没有消除,直到他遇见了小芳。<p>  许春红似乎也认出了他,一样很吃惊、喜悦,她笑着站起身迎了上来,身材窈窕的她身穿一件红色锦缎中式大衣,三对精致的如意扣没有扣,露出贴身的一袭酒红色雪纺面料做成的西式长裙,走动时如花丛中微风轻拂,修长的脖颈处配了一条灰色带蓝色圆点的毛围脖,秀美俊俏的面容后面,一头棕红色披肩卷发放荡不羁地散发着浓浓的、沁人心脾的芳香。夏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风姿绰约、妩媚动人、风情万种的美人,而这个已近在咫尺的美人竟然是自己的初恋,这令他惊喜万分,陶醉异常。<p>  许春红已走到夏冬面前,熟悉的微笑,熟悉的味道,他几乎不能呼吸,心狂跳欲出。他拘谨地正欲伸出手去,谁知许春红却张开了双臂,给他来了一个香香的、善解人意的、心有灵犀的拥抱,完全无视陈哥的存在。<p>  穿着高跟皮鞋的许春红差不多与夏冬一样高,耳朵正好碰着他的脸,他若触电一般,又惊又喜,赶紧放开了她。<p>  “二位,怎样?是不是大大的惊喜?”两人刚一落座,陈哥便得意地、诡秘地笑道,两人相视而笑,并不言语,夏冬感激地、亲密地拍了拍他结实的后背。<p>  陈哥被“无视”的时候已经脱去了外套,只穿了一件藏青色品牌羊绒衫,两人见状竟也默契地同时起身,脱去了各自的外套。不过,刚脱下他的“盛装”,夏冬就有点儿后悔了,因为与两人身上的衣服的品味相比,他那件母亲亲织的、已经穿了好几个秋冬的翻领毛衣实在是显得寒酸,可以说完全是、单纯是一件“御寒之物”。<p>  菜很快上来了,一桌子的杭帮菜:外婆红烧肉、绿茶饼、窝蛋肥牛、铁板虾、蛤蜊蒸蛋。<p>  三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叙怀,好不尽情,仅半个钟头的工夫两瓶红葡萄酒就将见底了。<p>  陈哥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后,一边匆匆从皮包里掏出钥匙放在夏冬面前的桌子上,一边不无遗憾地说道:“抱歉抱歉,‘班花’‘班草’,失陪了,老板临时让我陪他去中江出差,过两天才能回来,单我已经买过了,你俩慢吃细聊,我就先走一步,春红你东师大进修后天结束了先别急着走,让夏冬陪你在东央玩两天,等我回来咱们再好好聚聚。”二人正面面相觑,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穿好衣服提起包转过身,仅留下一个高大的背影。<p>  陈哥的匆匆离去并没有影响二人的兴致,他们边喝边聊,夏冬更是酒逢知己,畅所欲言,聊他最爱的父母、文学,绘画,聊他欣赏的萨特与波伏瓦,还有梭罗、史铁生、陶渊明,论文盲审未过的郁闷与愁绪也似被这重逢的喜酒浇灭,不曾提起半句。许春红也尽情畅聊,聊她不幸的童年记忆,聊二人曾经并肩携手同行的美好时光,聊她投资的、以她弟弟名义注册创办的室内设计装饰公司,聊她的学校、她的学生,最后聊起了她那不幸的婚姻:“冬子,说真话,你恨过我吗?恨我的不辞而别,闭门谢客吗?”<p>  见夏冬使劲地摇了摇头,她接着哀怨地说道:“冬子,别恨我,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大四刚开学不久,我妈就被查出得了胃癌,需要一大笔钱,我家情况你是知道的;我当时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告诉你,可你家的经济状况我也清楚,因而我也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只会徒增你的烦恼和痛苦,却于事无补。……没办法,为了我妈,我只能放弃读研的梦想,牺牲我们的爱情,刚一毕业就违心地嫁给了曾苦苦追求过我三年的高中同学李立文,我妈的手术费和后期的医疗费用都是他家出的,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那局长公公……哦,不对,是前公公托关系安排的……”<p>  “唉!我妈也就仅仅多活了四年……就去了,一辈子都没享过福。”许春红眼眶红润,说话有点儿哽咽。<p>  萦绕在夏冬心头多年的疑虑和困惑终于消除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丝恨意也瞬间化为了理解和怜惜。不过夏冬没有说话,他知道他此时只需要倾听,倾听她的尽情哭诉。他从桌子上的纸盒里抽了两张纸巾关切地递给许春红,无意间碰到了她的玉手,她深情地望了望他,破涕为笑,是那么的楚楚动人。<p>  “我和他离婚是他那个强势、庸俗的妈妈,那个讨厌的死老太婆先提出来的,理由是不会持家过日子,还生不出孩子,不能给他们老李家传宗接代,他呢一开始死活不同意,可他最终还是成了他妈妈的手下败将……唉!离了好,妈的,我求之不得,真的,原本就没有感情,只是一场钱色交易。不过让我颇为纳闷的是,我和他分别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显示我俩都没毛病,……嘿嘿,他再婚都快两年了也照样没能给他们老李家添个一男半女。”许春红不紧不慢地说道,言语间流露出一丝解脱之后的轻松和听闻“敌方”打了败仗后的得意。<p>  他痴痴地望着她:昏黄的灯光下,一双水盈盈的眼睛若一泓清澈透明的山泉,白里透红的秀美的瓜子脸上一对浅浅的酒窝,圆润饱满的俏鼻,性感红润的双唇,双颊虽略施粉黛,但天生丽质,气质优雅,别有成熟美妇的韵味。<p>  夏冬贪婪地将目光继续下移:酒红色雪纺面料做成的西式低领长裙的上方露出玉颈下一条别致的白水晶项链和一大片雪白的心口肌肤,心口之下现出一道性感撩人的“沟壑”,散发出年轻女体与高档香水混合的味道,真可谓赏心悦目、秀色可餐、香气扑鼻,令人流连忘返。夏冬不敢多瞧,急忙移开视线,平抑急促的呼吸、内心的悸动,以及生理的骚动。<p>  许春红似乎觉察出了夏冬内心的贪欲、慌乱与悸动,她下意识地拨弄了两下零落在腮边的几根头发,头向前稍稍倾了倾,清了清嗓子,两瓣性感红唇便微微张开,露出上下两排洁白如玉的牙齿, 齿间飘出令人迷醉的芳香:“冬子,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红烧肉,多吃点,读博很辛苦的,……虾也多吃点,看你还是那么瘦,看着让人心疼。”许春红轻声细语道,这轻柔细腻略带磁性的声音中包裹着浓浓的爱意,说完这话她那俊美娇嫩的脸颊瞬间染成了一片丹霞。<p>  羞涩中她眨了眨满目含春的双眸,用自己的筷子给夏冬的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他感激地感动地望了望她,一股暖流流遍全身。<p>  红烧肉送入嘴里,又软又嫩,油而不腻,汤汁似乎已渗入肉的每一丝纤维里,无需咀嚼,只需碰碰牙齿,动几下舌头,肉就似化了一般顺着食道流了下去,肉香融入血液,浸透五脏六腑……<p>  夏冬给他自己夹一块,给许春红也夹了一块,悠悠地说道:“春红,你也尝尝,你这窈窕身材应该吃得无所顾忌。”<p>  许春红右手托腮,眨动双眸,笑着对他做了个鬼脸,摇了摇头,然后动作优雅地端起酒杯伸了过来。夏冬放下筷子,端起自己的酒杯跟她的碰了一下,突然停住了:好漂亮的手啊!手面丰润白皙,手指纤细滑嫩,指甲柔圆红润带有光泽,像雨后新长出的笋芽,尽管他曾抚摸过它数十次之多,但当这样的一双玉手又一次在他眼前晃动的时候,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想伸出手去摸摸它。<p>  两人一饮而尽,像是心有灵犀似的,许春红缓缓放下酒杯,善解人意地伸出她那纤巧白嫩的玉手轻轻放在夏冬的手上,夏冬心领神会地握了握,揉了揉,暖暖的、软软的,他再次感受到来自内心的悸动和生理的骚动。许春红始终面带微笑,享受着被心上人的手轻轻握在手心轻揉的温暖、甜蜜与幸福。<p>  服务员送来免费的水果,许春红慌忙缩回玉手,脸红至耳根,强作镇静地从盘子中取了一小片西瓜,缓缓放入齿间,动作是那么的优雅迷人。<p>  走出酒店的时候,寒风依然凛冽,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可夏冬一点儿都不觉得冷,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他的“春天”的手,在这童话般的白色世界欢快地奔跑……

继续阅读:第四章 销魂之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名贫寒博士生的寒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