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销魂之夜
安静的骆子2018-12-11 10:002,729

  风雪嬉闹撒野的夜晚,刚刚铺上一层洁白薄毯的青岛路上只有稀稀落落几辆私家车和出租车斯斯文文地开着,路边三三两两移动的“雪人”小心翼翼地踩着薄毯。夏冬紧紧拉着许春红的手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跑跑走走,走走停停,停停拍拍,掩映在层层白纱之中的许春红所住的宾馆已等候多时了。站在宾馆大厅的门前,二人相互轻轻拍去对方身上的雪花,夏冬便欲转身离去,许春红上前一步,双臂搂住夏冬的脖子,用轻柔的带有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冬子,雪下这么大,又打不到车,你就留下吧!”<p>  夏冬犹豫了一下,轻轻拍了拍许春红的后背,并不算坚定地说道:“春红,我还是去陈哥家吧!让你同事看到的话对你可不好,我明天下午五点半再过来找你,好吗?”尽管从内心深处,夏冬是愿意留下来与许春红共度良宵的,在遇见小芳之前,他曾经无数次憧憬过这样的美妙时刻,然而,奇怪的是:在这一美妙时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却莫名其妙地退却了。<p>  “冬子,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那两位同事跟我不住在同一层,况且我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这路上风雪交加的我不忍心让你一个人过去。”<p>  话音刚落,许春红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说道:“冬子,我想起来了,我房间里有一只长沙发,你可以睡在沙发上,真的。”<p>  夏冬望着许春红,他将信将疑地正欲答应,从大厅里走出一名面容清秀、留着一头齐耳短发、长相酷似小芳的年轻女子,望着她渐渐远去的似乎熟悉的背影,他知道那并不是他的小芳,他的小芳可穿不起这么奢侈的貂皮大衣,她此时应该还在校图书馆的自修室里与康德对话呢。<p>  夏冬收回视线,也回过神来,坚定地说道:“春红,其实也没多远,这样吧,我将行李箱放在你这里,我空手过去,一会就到了。”<p>  夏冬如此坚定地要走,这有点儿出乎许春红的意料,自尊心也似乎受到了些许伤害,便有点失落且稍带情绪地说道:“你硬是要走那就走吧,箱子也别放在我这儿了,说不定我明天下午就回马阳了。”<p>  见许春红明显是生他的气了,夏冬陷入了挣扎的境地,许春红的美貌令他心动,她的一片痴情令他感动,他的脑海中若隐若现将与貌美如花、风情万种的她同床共枕、共度良宵的美景,然而就在步入大厅旋转门的前一秒,他又怯步了,酒醒之后的理智告诉他:与春红分手这些年了,他对她如今的情况并不是真正全面了解,而她对他更是完全不了解,更谈不上懂他,通过两三个小时的叙旧闲聊,通过她自以为是地为他设计的博士毕业后去马阳从政的人生规划,他隐约感觉到她的变化还是挺大的,性格、情趣、追求都已不若往昔,自己若再向前迈进一步的话从此就有可能与她同舟共济,驶向她所向往的幸福彼岸了。<p>  夏冬以清醒的理智和惊人的自律精神抵制住常人难以抵制的诱惑,拉着行李箱向着路边走去,刚走出十几步就听见身后有“哒哒哒”高跟皮鞋小跑的声音,许春红追了上来。昏黄的灯光下,许春红的头发上已落了许多白丝,面色苍白,眼眶湿润,她面无表情地将自己的围脖取下,悉心地围在夏冬的脖子上,又从夏冬的手中取过行李箱,泱泱地说道:“那你赶紧走吧,我明天在房间等你。”说完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向旋转门,留给夏冬一个清冷的背影和围脖上散发出来的一缕少妇的余香。<p>  夏冬来到陈哥家所在小区的楼下单元门前,从羽绒服外面的口袋里只掏出了手机,却没能掏出陈哥家的门禁和钥匙,他将羽绒服里里外外的口袋翻了个遍,没能翻出钥匙,却意外翻出了不知道是何时揣在里面口袋里的一百块钱,一下子有了“富翁”感觉的他突然想起:钥匙可能落在了餐馆的桌子上了。他按了一下手机,已经十点多,餐馆应该已经打烊了。<p>  夏冬孤独地、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雪纷飞的无人的街上,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突然他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家肯德基店,他急忙跑过去,店门是关着的,里面的吸顶灯没有发出它应该发出的光。雪花渐渐地小了,寒风依然凛冽,夏冬觉得身上的羽绒服似乎突然变薄了许多,他站在店门口,将围脖向上围了围,只露出一个脑壳和一双疲惫欲闭的眼睛,围脖上残存的一丝少妇香脖的余香令他温暖了许多,遐想了许多,他犹豫了一下,放任地掏出手机,许春红香脖的余香、暖和的房间、脉脉含情的目光、心口处撩人销魂的“沟壑”、令人垂涎欲滴的娇艳的身体,“合谋”起来诱使他用冻得有点儿僵硬的手指拨通了许春红的电话……<p>  接到电话的许春红欣喜若狂,她没有细问,只是一个劲地说:“太好了太好了,冬子,8802房间,我等你。”<p>  夏冬连走带跑地又来到宾馆门前,此时理性已经败给了寒冷和本能,无望的单恋也败给了眼前的唾手可得的情欲,他顾不得拍去身上头上的雪花,心急火燎地一脚迈进大厅的旋转门,头差点儿撞上门玻璃,他暗笑他自己原先的忸怩和当前的失态。<p>  夏冬站在8802房间的门口,轻轻拍去身上头上残存的少许雪花,便举起右手,门只轻敲了两下就开了,宾馆中央空调的制热效果很好,房间里很暖和,但并没有她所说的长沙发。许春红已经洗漱完毕,她穿了一件深蓝色绸缎睡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没扣上,露出白花花的肌肤与撩人的乳沟,她略施粉黛,面若桃花,眼荡春意,一头棕红色的微微弯曲的头发被挽成了一个小髻盘于脑后,露出粉白的耳朵和香嫩性感的玉脖,沐浴露、洗发水的香味混合着她娇艳玉体散发出的少妇体香一同钻进夏冬的鼻孔,沁其肺腑,令他心旌飘摇。<p>  许春红体贴地帮他脱下外套,取来拖鞋,在夏冬站着换鞋的时候她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冰凉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夏冬已不再故作忸怩,他决定放纵一下自己,他换好鞋子,伸出双臂搂住许春红的细腰,将嘴凑向她温软的双唇。四唇相接的一刹那,许春红陶醉地闭上了双眸。<p>  “冬子,你去洗澡吧,宾馆的牙膏牙刷若是用不习惯的话就先用我的吧!”许春红松开夏冬的脖子,柔情蜜意地说道。<p>  夏冬此刻正陶醉其间,他贪婪地吻向许春红白皙粉嫩的香脖,她有点怕痒,笑嘻嘻地说道:“冬子,别急,快去洗澡,洗完澡好好犒劳你。”<p>  夏冬不情不愿地将嘴巴从许春红的香脖上移开,不过想到后面还有更诱人、更醉人的“节目”等着自己,瞬间心花怒放。<p>  夏冬从行李箱中取出换身衣服,哼着快乐的小曲进入洗澡间,一会儿工夫,“哗哗哗”的水流声便淹没了快乐的小曲声。<p>  从洗澡间出来,昏黄的床头灯光下,许春红已经缩进被窝里,只露出一张娇嫩俊美微红的脸庞和一副心慌意乱又热切盼望的表情。夏冬想到这被子里面的销魂尤物,他已是浑身燥热,欲火难抑,他以最快的速度钻进被窝,用双手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许春红的细腰,一番缠绵之后,夏冬翻身压在了许春红那光洁细腻香嫩温软的肌肤上,他尽情享受许春红带给他的娴熟的温存和激情奔放,遨游在这销魂的欲海中久久不愿上岸……许春红深情投入,飘飘欲仙,不时轻哼呢喃,尽情享受与心上人的鱼水之欢、巫山云雨之乐……

继续阅读:第五章 心念小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名贫寒博士生的寒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