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念小芳
安静的骆子2018-12-13 15:252,494

  清晨,从卫生间的门缝传出来的女低音将夏冬从睡梦中唤醒,是许春红在跟他弟弟许春树谈二人公司的事情:“沉住气,春树,你听我的,不鸟他,材料不换,妈的混账东西,跟我较真,到时候尾款我一分钱都不会让他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回去,质监局我去打招呼。”夏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看起来文静优雅的春红怎么突然变得如此飞扬跋扈,满嘴脏话,唯利是图,看来春红这些年因为家庭变故,个人遭际,婚姻破裂等原因导致她的变化还是蛮大的,已经完全不是他记忆中的春红。他有点儿吃惊,更多的是失望失落,不过后来倒是渐渐地有了点儿解脱和释然的感觉。昨天夜里的“办完事就得向她负责”的念头突然消失了,心头隐隐的一丝歉疚感也被这呼啸的寒风吹进了大山深处,他甚至还暗自揶揄自己是不是吃亏了,已不是自己心上人的她得到了自己宝贵的初夜,想到这儿他差点儿苦笑出声来。不过此时的他并没有真的后悔,毕竟貌美、身长、肤白、妩媚、性感的许春红给年轻力壮、性欲旺盛的他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刺激和快感。

  卫生间的门开了,许春红洗漱打扮完毕出来,夏冬闭上眼睛装睡,许春红走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他装着伸了个懒腰,慢慢睁开眼,望着她,眼前的她似乎有点儿陌生。

  “冬子,你若是困就再睡一会儿,我去学校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考试,四点钟结束,到时候你等我电话,晚上我带你去天津路的一家西餐店开洋荤。”许春红笑眯眯地、柔声细语地说道,与几分钟前在洗漱间的她完全不同。

  夏冬朝她扬了扬嘴角,算是笑过了,又点了点头。

  许春红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雪下得还没过瘾就已经停了,窗外一片白茫茫,高高低低的楼宇像是刚刚戴了一顶白色的绒帽,远方的老城墙若一条白色的巨蟒静卧在护城河的岸边,苍白的太阳从云缝中钻出斜射出并不温暖却刺眼的光芒。

  房间里弥漫着两人在几个小时前释放的淡淡的暧昧味道,虽说不上难闻,却也不是令人心仪的味道。许春红犹豫了一下,她打开窗户,一阵寒风吹得她打了个哆嗦,回头望着夏冬悠悠地说道:“冬子,窗子开一会儿透透气,我走了,你待会儿自己给关上。”

  夏冬又点了点头,望着许春红那略施粉黛、秀丽俊美的脸庞,那亭亭玉立、曲线玲珑、散发着香奈儿香水味道的曼妙身材,他突然产生一个热烈的愿望:他能一口气将这接下来漫长的十几个小时吹走,好与她共度良宵,再次体验一下鱼水之欢、巫山云雨之乐。尽管如今的许春红性情、志趣、追求已不若往昔,似乎已不再是他的心上人,他也没有与她同舟共济、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同床异梦的打算。但她的美貌,她的妩媚,她那令寒风都嫉妒的曼妙身姿,再加上她在他面前所流露出的柔情蜜意,都不能不令已初尝甘露的他性荷尔蒙分泌旺盛,性欲的野草在心田疯长。

  接近十点钟的时候,估计前一天吃饭的餐馆应该开门了,他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一个特舒服的懒腰,匆匆穿衣下床,洗漱完毕,穿好那件他心爱的红色羽绒服,直奔餐馆去取落在那儿的钥匙。行李箱留在了宾馆,他还没有去陈哥家过夜的打算,因为他晚餐开过洋荤后还要回来,今夜这房间里还有“可餐”的秀色等着他。

  出了宾馆,雪停之后的天气更冷了,寒风“嗖嗖嗖”地叫着,通往马路边的小树林里的“银条”、“雪球儿”、“梨花”不管不顾地“簌簌”落下,偶尔钻进他的颈脖,令他冷得直哆嗦,他连忙伸出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护住颈脖。

  马路中央已几乎见不到雪,机动车道上车来车往,只有人行道上有些许积雪,厚厚的鞋底踏上去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提醒行人“小心滑倒”。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夏冬取回钥匙,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正不知往何处去的时候,他瞥见马路斜对面有一家特价书店,便悠闲地走了进去。他走到西方文学的书架前,看见一本美国作家唐•J•史奈德的《我要养活这家人——我失业后谋生的历程》,这书名瞬间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从书架上取出,快速翻看了目录和序部分之后,他意识到这本书将在今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他的案头必备书了。他又从书架上随意取出一本法国著名作家安德烈•纪德著的《背德者•窄门》翻看起来,在看完译本序《人性的沉沦与人性的窒息》前两页之后就已爱不释手,转过身子,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贪婪地吮吸知识的琼浆,尽情地采撷文化的百花。尽管已经是囊中羞涩,但前一天晚上在肯德基店门口,从羽绒服里面口袋中意外翻出的一百块钱还是增添了他将它们一起带回家的决心和勇气。

  从书店满意而出已经接近下午两点,夏冬走进一家拉面馆,由于已经过了饭点,店内的顾客不多,他点的一份红烧牛肉拉面很快就摆放在了他的面前,肉香扑鼻,他已经好久没有闻过如此香浓诱人的牛肉拉面的味道了。

  他一边失去往日优雅地吃面,一边翻看他刚刚买下的书,突然放在碗边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起来一看,是他的小芳在东央大学哲学系博士生微信群里发的一条消息:今天晚上6点-8点,在系学术报告厅将举办一场关于康德“道德律令”的学术报告会。接着她又发了一张此次报告会的海报,主讲人是她的校外导师。夏冬突然有了一种再去见见小芳的情感冲动,他想再见见她白皙秀美的瓜子脸,若清泉般纯净水灵的双眸,温婉恬静的神情,特别是她笑起来时嘴角两边那浅浅的、迷人的、醉人的酒窝,他曾许多次被淹没在这浅浅的、迷人的酒窝里不能呼吸,也曾许多次醉倒其中不愿醒来。

  他本想吃完面条就回学校去,再回图书馆那个他所熟悉的角落,静静地、无人打扰地、近距离地欣赏他的小芳,可他又担心白天过去会碰巧撞见同学,他还想到了早晨与许春红的“开洋荤”之约,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从拉面馆出来,他无所事事,便又走进了那家特价书店,此时的他已是“身在书店,心在校”。尽管真的是囊中羞涩,他还是毫不犹豫、毫不吝啬地买下了那一套康德的“三大批判”,他想若是晚上有机会就勇敢地送给小芳留着纪念,尽管研究康德的她不可能没有这套经典哲学鸿篇巨著,但他知道她的那套已经被她翻看得书页泛黄了。

  夏冬正沉浸在奉上书籍给心上人的遐想中,手机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并接听,是许春红的电话,让他直接坐55路公交车至桃源路站下,然后右拐去桃源路的那家西餐店。

  文:骆毅;微信号:ly1370140076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名贫寒博士生的寒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