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诗意小巷中再生情意
安静的骆子2019-01-02 21:034,140

  桃源巷站距离青岛路并不远,只几站路就到了,夏冬下了车,目送55路公交车沿着学府路继续前行。

  他踩着人行道上的残雪向前走了十几步,而后向右拐进桃源巷,这是一条步行街,街边没有街牌,夏冬正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忽然瞥见街口的一栋民国风格的老旧二层小楼的侧面攀满爬山虎的青砖墙体上,贴有一块蓝底白字、印着“桃源巷”的街牌,街牌旁边的背阴处还真有几株老桃树,尽管雪挂枝头的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暮春四月的梨树。夏冬心想,这街牌倒是确切,“藏”得也够巧妙。

  与巷口两侧的喧闹繁华不同,巷子里恍若隔世。夏冬漫步在潮湿、光滑、边角破损的青石板铺就的桃源巷内,一种古朴、静雅、闲适的感觉油然而生,越往里走这种感觉越是强烈。似乎突然间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将他带离俗世凡尘,进入梦境一般。

  小巷内行人步履轻盈悠闲而不匆匆,表情轻松柔和而不焦躁,两侧的青砖小瓦老屋、旧楼错落有致,马头墙上探出几株心慌的老树稍,倚着旧楼贪念那最后一抹残阳,屋顶的融雪沿着瓦沟“嘀嘀嗒嗒”落在脚边的残雪上,催促着残雪知趣地离开。老屋内经营的各色精致的小商品吸引着三五成群的少女驻足默默欣赏、小声洽谈;旧书屋的书架前,几位中老年男士在专心致志低头寻“宝”,轻翻书页;夕阳斜照下斑驳的砖墙、紫门、拱窗若往常一样静候着老桃树掩映下的街灯若桃花般绽放;淡淡的梅香从幽深私密的庭院里散出,引诱“爱梅人”驻足偷窥,没能窥见傲雪寒梅,却见二三孩童坐着摇椅慢慢摇;小公园的茂林修竹边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垂直穿巷而过,留下一座绿荫掩映下的古石桥;石桥边静静蹲着的一口古井旁卧着满地黄叶;桥上三五游人悠闲地走走停停,寻寻觅觅。

  诗意、韵味满满的小巷令夏冬一见倾心、一见钟情,颇有点儿相见恨晚的感觉,他发自内心地感谢许春红让他邂逅如此具有诗意和韵味的小巷。

  夏冬随着游人,踏着夕阳洒下的余晖拾级而下,从一栋古朴的二层小楼侧面的拱形窗户里飘出一曲幽婉的琴音筝语,是古琴十大名曲《潇湘水云》的曲尾部分,低沉幽婉的曲调中透出抚弦者一丝淡淡的伤感落寞凄楚情绪,亦或是听琴者自己的情绪也未可知。然而无论是谁的情绪,无论有多少情绪都会随这脚下的潺潺河水流走。

  琴音渐渐稀落,只听到楼顶融雪“嘀嘀嗒嗒”落在脚边枯叶上的声音,更显得小巷的凄清与静美。

  暮色渐渐包围了过来,夏冬加快了脚步。经过几家茶馆、咖啡馆、简餐,许春红已静候其中的西餐馆便映入夏冬眼帘。许春红正坐在靠窗的位置,用一只玉手撑着下巴闲看巷子里的景致,静候途中的心上人。见夏冬走了过来,她轻轻敲了敲窗玻璃,然后笑着向他摆了摆手,说实话她的笑容迷人,动作优雅,神情恬静,这样的许春红夏冬是喜欢的。他向她笑了笑,瞬间他竟然产生了晚上到底要不要去见小芳的动摇,毕竟许春红的柔情蜜意近在咫尺,而小芳俊美的面容和迷人的酒窝仿佛是那“镜中花”、“水中月”。

  因为不是周末,且还未到饭点,店门口没有迎宾,夏冬径直推开门,踩着黄褐色木质地板“咚咚咚”地走了进去,店内顾客不多,许春红扭过头笑眯眯地望着夏冬走向她,虽然没有酒窝,但也颇为迷人。夏冬放下书袋,脱下羽绒服,只穿着那件旧毛衣,在她的对面坐下,在许春红面前他已无需再掩饰他在物质层面的贫寒。

  “春红,抱歉,让你久等了。”夏冬望着风雅妩媚的许春红说道,低沉的嗓音自带磁性。

  “下午的试卷不难,我就提早交卷了;冬子,这地方怎样?闹中取静,是不是特对你的胃口?”许春红依旧用手撑着下巴,眨着清泉般纯净的双眸,胸有成竹地等着夏冬的赞美。

  “名实相符,世外桃源一般,诗意、韵味满满,还带有淡淡的愁绪,是我们失意小知识分子的天堂,春红,谢谢,谢谢你的这份厚礼!”夏冬突然生出许多感动,他觉得许春红似乎还是懂他的,只是如今的她常常屈服于现实,同流于世俗,她还想劝他也屈服于现实,同流于世俗;可她又似乎没有完全懂他,有着“庄子”信仰、“陶潜”情结、宁静“贪欲”和精神“洁癖”的他不愿意屈服于现实,同流于世俗,他宁愿贫穷卑微,也不愿失去身心自由,不愿单纯为了物质享受和俗世幸福而违心地舍弃他的梦想,舍弃他的精神享受、灵魂安宁与德性幸福。

  “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这里,我也喜欢,每次回冬央我都会抽空过来坐一坐、歇一歇、静一静;只是你怎么会是失意小知识分子呢?你可是大知识分子,我的大博士。”许春红真诚地说道,而后又略带好奇地问道。

  “嗯……跟你开个玩笑,嘿嘿嘿。”夏冬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他遭遇的学术尴尬和内心苦闷,在他尚没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迎来“柳暗花明”之前他还不想主动公开这一桩“丑事”,他更不敢奢求许春红能成为他的“林惠嘉”(台湾著名导演李安的妻子,在李安处于长达六年的事业寒冬蛰伏期,懂他、信他、卓绝的她排除俗见与非议,甘于贫困,鼓励、支持、奉献,无怨无悔,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春天”。)

  一曲温情感人、低吟浅唱的《斯卡布罗集市》放罢,留声机的老唱片中又传来贝蒂•希金斯《卡萨布兰卡》那深沉、伤感、忧郁、如泣如诉的嗓音: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 of the drive-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Making love

  On the long hot summer's night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Holding hands beneath 。……

  许春红点过餐去了洗手间,夏冬环视四周,店内景致静雅古朴,使人生发淡淡的怀旧情愫:小巧精致的酒红色吧台、紫罗兰色竖条桌布,浅蓝色靠背椅,彩瓷的台灯,随处可见的仿古摆饰,两壁张挂的都是凡•高的知名画作:《插有雏菊和白头翁的花瓶》、《盛开的桃花》、《播种者》、《收割中的田园风景》,还有《奥维尔村庄的小路》和《橄榄树》,这些画作虽然不可能是凡•高的真迹,但并不影响西餐馆的主人对凡•高画作的喜爱甚至迷恋,也并不减少它们所散发出的艺术气息和魅力。

  夏冬心想:在这繁华喧嚣的都市里,竟然还藏着一条若“桃花源”般的、名为“桃源”的小巷,在这小巷深处竟然藏着一家极雅致宁静,极富有情调和诗意,弥漫着浓浓艺术气息的西餐小店,这是他来到东央这么久一直在寻寻觅觅、却寻它不着的地方。这是许春红无意中送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亦或是上帝给他的补偿。

  夏冬浮想联翩起来:在一个明媚的清晨或温暖的午后,背上油画工具和帆布书包,书包里面揣进纸笔、几本怀旧杂志,或是几本名家散文集,骑上共享单车,穿越时空隧道,来到这“世外桃源”,漫步于古朴的青石板路,走走停停,寻寻觅觅,涂涂画画。夕阳西下时分,步入一家旧书店,一家茶馆,一家咖啡馆,或是这家西餐馆,找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在书香、茶香、咖啡的浓香中读读写写,漫不经心地听怀旧思乡、浅愁淡伤的老唱片;风轻云淡地看窗外的人来人往,鸟飞狗窜,天边的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满怀深情地想远方的红颜佳人。

  许春红“咚咚咚”的脚步声将他从遐想中带回现实,他深情地望向她的曼妙身姿,内心颇为得意满足;店内的客人已多了些,许春红俊美的容颜与曼妙的身姿吸引了邻桌的两位男士的“贪婪”的目光,夏冬得意地笑了笑,因为这美丽迷人的“风景”别人只能远观,只有他可以亵玩。瞬间,他已经决定不去学校看他的小芳了,至于给她的礼物就有劳“快递小哥”喽。

  餐点上来了:两份七分熟的菲力牛排、黑森林慕斯、鱼唇胶原浓汤,浓香扑鼻。

  一阵淡淡的香水味飘过,夏冬接过一双玉手递过来的一瓶已开了盖的红葡萄酒正欲为许春红的杯子倒上,许春红接过酒瓶一边将酒沿着醒酒瓶内缘缓缓倒进醒酒瓶中,一边用余光望着夏冬微笑,夏冬知道自己出丑了,脸微微泛红,许春红放下醒酒瓶,伸过玉手在他的脸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落在他的左手上,美丽温软的玉手,轻柔优雅的动作,纯净深情的目光,温馨美妙的时光。

  “冬子,记住:一般在饮用葡萄酒之前,特别是陈年的红酒,会先经过一道换瓶醒酒手续,主要是为了去除其中积淀的酒渣,同时使葡萄酒的口感更加圆润、顺口,但并非每种葡萄酒都需要,一些普通的平价红酒就无需如此大费周章,而年代过于久远的红酒也应该避免换瓶,以免珍贵的酒香因接触空气面积加大而挥散掉。嘿嘿嘿……这是红酒文化,你这个文化人也得学着点儿。”许春红得意地说道,似有一丝在“悦己者”面前显摆的意味,不过她的嗓音特有味道,给人以高雅有品味的感觉。

  “嗯嗯嗯,嘿嘿嘿……听’红’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夏冬装着奉承道,头点得若吃食的小鸟。

  许春红很是得意,她吃得很优雅,夏冬第一次吃西餐,他学着许春红的样子,竟然也吃得若她一样优雅。

  店内的灯亮了,昏黄而浪漫,空气中流淌着熟悉的旋律: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 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

  这是夏冬最钟情的电影中的经典《泰坦尼克号》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那熟悉的动人心魄、催人泪下的旋律。

  许斌正沉醉其间,一小块慕斯已送至嘴边,他张开嘴,甜至心底。

  “红,你对我真好!我……”

  “冬子,明天跟我一起去马阳吧,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没等夏冬说完,许春红深情地说道。

  夏冬正犹豫时,许春红又道:“正好我弟弟家的儿子小辉读小学四年级,放寒假了想找个老师辅导辅导,你闲着也是闲着,就大材小用一下,顺便挣点零花钱。”

  见许春红兴致挺高,真诚相邀,满是期待;再加上他自己确实囊中羞涩,在淘宝上给父母看中的两双皮棉鞋甚至都没有收藏在购物车中,夏冬便欣然应允,其实他也想跟许春红一起多待一些时日,尽管她如今的“市侩”、“现实”偶尔令他不快、失望,但她的美貌、妩媚和对他的柔情蜜意还是令他心动。

继续阅读:第七章 思母心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名贫寒博士生的寒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