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细柳飞雨
临渊小侠2018-11-27 00:014,004

  大约半年前,顾白流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看到他在街上踢别人屁股。

  在他消失后,每隔一段时间,江湖中就会出现一张缉杀令悬赏顾白流的人头,等到李霜白找到顾白流的时候,江湖中已经出现了十三张缉杀令。

  此刻,顾白流正躺在栖凤山的一块大青石头上闭目养神。突然一个酒葫芦向他飞过来,他睁开眼伸手接住葫芦,弹开上面的塞子,突然坐起来问道:“竹叶青?”

  李霜白走过来,说道:“是。”

  顾白流喝了一口,发出感叹,笑道:“好酒,好酒。”

  李霜白问道:“叫我来何事?”

  顾白流将酒葫芦给他,说道:“我在暗中调查一件事。”

  李霜白喝了一口酒,淡淡问道:“什么事?”

  顾白流说道:“半年前江湖中有十三个门派秘密联合,被我听到风声,我去打听了一下,原来他们在找一个宝藏。”

  李霜白说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顾白流说道:“要是被他们找到,必然会为了分赃不匀而大打出手,这样一来,武林必定高手凋零,元气大伤,而且我要拿宝藏去做一件大事,所以这个宝藏我势在必得,而我又是你的朋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

  李霜白冷着脸,喝了一口,说道:“所以这半年你都在阻止他们去找宝藏?”

  顾白流无奈的笑笑,说道:“我试着去说服他们,他们又不听,我气急败坏,踢烂了好几个人的屁股,所以他们要追杀我。”

  李霜白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喝酒。

  顾白流继续说道:“三天前我遇到疯和尚,他告诉我,他知道宝藏在哪里,但他说那个地方很凶险,要我多找几个人。”

  李霜白说道:“你讲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拉我下水去和你寻找宝藏?”

  顾白流笑道:“我知道你对宝藏不感兴趣,但你肯定不会让我一个人去冒险,我可是听说了,我走的这半年你连酒都没喝过。”

  李霜白淡淡说道:“一个人喝酒是这个世界最无趣的事,所以我这半年都未饮酒。”

  李霜白在大多数时候是不会觉得无趣的,但不管是谁,一个人举着杯灌醉自己之时,心里的苦涩会慢慢浮现出来,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自己很信任的人在自己旁边,这种苦涩就会减轻许多。

  顾白流看了看远处的一棵树,说道:“我本来是想陪你多喝一会儿酒,但我们来了不友好的客人。”

  李霜白起身,转向那棵树,将酒壶扔了过去,酒壶飞过去之后被人接住,随后李霜白便看到两个雪鬓霜鬟的老人缓缓瓢下来,落地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足见轻功之高。

  两人一个是童颜鹤发的老妪,另一个是鹤发鸡皮的老翁,顾白流的眼睛停在二人手中的剑上,他认识这两把剑,老妪手中的剑名为“细柳”,老翁拿着的叫做“飞雨”。

  顾白流淡淡说道:“你们怎么重出江湖了?”

  老妪笑着说:“二位小友不要紧张,我们也是为了那宝藏之事前来。”

  顾白流笑道:“你们两个不在点苍养老,却跑出来抢什么宝藏,人老了应该清心寡欲,何况你们又不能把宝藏带到棺材里去。”

  老翁冷笑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后生,要不是老朽有求于你,一定将你这泼皮满嘴的牙先打掉!”

  那老妪笑道:“尘哥消消火,要是你打坏了这小友,我们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李霜白问道:“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顾白流说道“这面善的老婆子叫上官月,旁边脾气不好的叫欧阳尘,他们都退出江湖许多年了。”

  那老妪点点头,说道:“没想到我们退出江湖这么多年了,还能有人认出我们来。”

  顾白流笑道:“你们从树上下来时,如两片叶子飘下来,落地而无声,除了点苍的‘凌空决’,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有其他功法。而且二位手中的佩剑盛名已久,要我不认识都难。”

  四十年前江湖中有一对神仙眷侣,师出点苍,闯荡江湖十多年后留下了“点苍诞月尘,雌雄剑无双”的美誉,说的就是欧阳尘和上官月。

  后来二人结为夫妇,那一日正值日食,于是点苍掌门在那一日宣布点苍的新任掌门之位由他们二人共同执掌,故又有“花烛伴月尘,细柳飞雨合,上官欧阳同庆,曜日皓月争辉”之说。

  在他们五十岁的时候,就退出江湖不再管江湖上的事,将点苍交给了现在的掌门韩云谷。

  李霜白问道:“二位说来此是为了宝藏,又说有求于顾白流,不知二位打的是什么算盘?”

  上官月说道:“小友多虑了,我们虽也是为了那宝藏出山,但不是为了得到宝藏,我们不想看到江湖中几十年的平静被打破,所以来阻止他们,但苦于不知道宝藏在哪里,所以希望从顾少侠的口中得知宝藏的下落。”

  顾白流问道:“如果你们找到宝藏,你们将做何用处?”

  欧阳尘说道:“开封。”

  顾白流说道:“好,我们三天后在这里会合,共同商议。”

  两位老人点点头,随即像一阵风一样离开。

  李霜白问道:“开封?”

  顾白流说道:“半年前开封遇到了洪涝,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朝廷虽然拨了很多银子和粮食下来,但苦于贪官污吏挡道,百姓迟迟不能得到救助,百姓又不敢告官,官官相护,开封现在已经是民不聊生,到了人人相食的地步。半年前我得知了那个宝藏,一来可以赈灾济民,二来可以阻止一场武林浩劫,所以这个宝藏,我顾白流要定了。”

  李霜白说道:“除了我之外,你还要找谁?”

  顾白流说道:“首先要叫上周通,他做的就是劫富济贫的事。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去邱家叫上我们的邱公子,他的谋略远胜于你我,且邱家世代乐善好施,我听说邱府已经给开封拉去了好多粮食,但也只能解一时之需,要是他知道有宝藏这回事,一定会去的。”

  话毕两人饮完壶中酒,先赶路去了鱼龙帮。

  欧阳尘和上官月去了附近的镇子,找了一家客栈暂且落脚。

  落日垂在天边,上官月正坐在一个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夕阳。虽然她已经年过花甲,但还是比其他老妪过得幸福一些,因为欧阳尘越老越是像个孩子,总是粘在上官月的旁边,欧阳尘曾对上官月说道:“我就是月妹的秤杆,月妹就是我的秤砣,这就叫砣不离秤。”

  上官月心中欢喜,但假装生气道:“好你个糟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说我像垂柳,现在我老了就说我是秤砣,哼!”

  欧阳尘一脸委屈,皱巴巴的脸上写满窘迫,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上官月看到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便笑了起来。

  这一笑,好似初春开在雪里的花一样,也开在了欧阳尘的心里。

  欧阳尘看的痴了,不管过多少年,当他拉住上官月的手时,心里的那头小鹿还是会撞来撞去。

  此刻,上官月对欧阳尘说道:“顾小子虽然被江湖中人诟病,但却是个热心肠的人,比起那些所谓的武林大侠强多了。”

  欧阳尘笑道:“要是我四十年前遇到他,说不定会求着他和我一起喝酒。”

  上官月笑道:“刚刚你不是还要打掉他的牙吗,怎么突然就想要和他喝酒了?”

  欧阳尘笑道:“刚才是吓唬吓唬他。依我看,纵观中原武林,年轻一辈的侠客中,能配的上这‘侠’字的,仅此一人。”

  上官月来了兴趣,问道:“尘哥何出此言?”

  欧阳尘故意咳嗽一声,说道:“你可知这武林中的万千高手可以分为几类?”

  上官月说道:“两类,武功好的和不好好练武功的。”

  欧阳尘笑道:“月妹此言差矣,依我看,可以分为六类。”随即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嘬一口,不复言语。

  上官月知欧阳尘是在吊她的胃口,她假装生气道:“又要卖关子了?信不信回点苍了不给你做鱼吃。”

  欧阳尘连忙求饶,说道:“月妹不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

  随即直起身子说道:“恃强凌弱之人,不守道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种人最为江湖中人所不耻,是故列为第六等;醉生梦死之人,学武而不知为何学武,冲冠一怒为红颜,看似过得洒脱,实则无知,是以列为第五等;追名逐利之徒,学武只为名利,虽有名气,却整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一类人只可位列第四等;恪守武道之人,一生醉心武道,如痴似狂,为此殚精竭虑、白发横生,却初心不改、甘之如饴,可为第三等,谓之武痴;大智若愚之人,轻名利、重义气、薄生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惩强扶弱,劫富济贫,或誉满天下,或默默无闻,可为第二等,谓之豪杰。”说完又嘬了一口茶,笑而不语。

  上官月听到此处,说道:“有理,有理,那第一等的人是怎样的?”

  欧阳尘面露敬佩之色,说道:“在江湖中有浩劫之时,能挺身而出,舍弃个人恩怨,一笑泯恩仇,抛头颅,洒热血,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百姓流离失所之时,或倾囊相助,或舍生忘死,不图回报,深藏功与名;群雄逐鹿之时,仿武圣,拜明主,披坚执锐,倒提三尺剑,入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立不世之功。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故列为第一等。”

  上官月起身,作揖于欧阳尘,说道:“这番话我必谨记,回去定写于点苍的剑碑之上。”

  欧阳尘笑道:“月妹为何突然如此客套,这都三四十年的夫妻了,让我情何以堪?”

  上官月坐下,说道:“因为你这番话说的太妙了,可谓字字珠玑。”

  欧阳尘说道:“你觉得当今武林能配得上这第一等的,除了顾白流之外,你还能找到其他人吗?”

  上官月说道:“找不到。”

  欧阳尘说道:“我们老了,江湖却还是以前的江湖,但侠的道义是不会变的,我有预感,不久以后江湖中人会认同顾白流,不再骂他是顾疯子,而是叫他顾大侠。”

  上官月看向窗外的落日,祥和而安静,她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如果只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宝藏倒也罢了,但‘千瞳’却出现在了江湖,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为此落泪流血,为此家破人亡,希望顾白流能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像当年的司徒大侠一样能挽救武林于危难之中,能让这江湖里的血少一些。”

  欧阳尘皱的像古树皮一样的脸上不起波澜,过去用树枝一样的手挽住上官月的肩膀,用下巴抵在上官月的额头上,淡淡说道:“我们已经活的够久了,是时候为年轻人铺路了,只可惜点苍的那几个小子太过倨傲,无法担此大任,乘我们还活着,为这如梦的江湖再流最后一次血,我会拉着你的手,一同走过奈何桥,像我们第一次牵手走过点苍的剑桥一样。”

  两行泪水从欧阳尘混浊的眼里掉下来,掉在上官月的脸上,和上官月的眼泪流在一起,垂在上官月的下巴上,又滴下来,滴在夕阳里。

继续阅读:第四章 盗亦有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