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移花接木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13,593

  顾白流看到床上的曾梦君,他的心慢慢变得冰冷。

  “谁干的?”顾白流不露声色地问道。

  “不知道。”沈二娘说道。

  “不知道?”顾白流的眼里快要喷出火来。

  “昨晚醉梦楼来了一位大人物,他出了很高的价钱要见梦君。此人势力很大,梦君懂得分寸,便没推辞。但没过一会儿,梦君屋内传来打斗声,我进去的时候,看到客人已被打倒在地,梦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已经没救了。”沈二娘的无力的回道。

  周通说道:“既然人已经死了,为何不安葬了她?”

  沈二娘眼角含泪,说道:“我想让我这苦命的妹妹在她的床上多睡一天,土里面或许很冷吧。”

  沈二娘一直拿曾梦君当亲妹妹,不管是谁都不愿意接受亲人的离世,或许连睡觉都会梦到死去的人活过来。

  而沈二娘还要在那些风流嫖客面前忍着悲痛强颜欢笑,因为她要生存下去,醉梦楼也要继续生存下去。

  “你所说的大人物是谁?”邱若悬问道。

  “司徒璞。”沈二娘淡淡说道。

  众人心中疑惑万千。

  司徒璞是司徒无名的嫡子,司徒无名是司徒真的大儿子,司徒真是司徒空澄的独子,司徒空澄在八十年前是万剑联盟的盟主,也是武林圣地古心山庄的第一任主人。

  古心山庄的建立是在万剑联盟和千瞳大战之后的事,这涉及了一桩人尽皆知的武林浩劫。

  八十年前,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组织,唤做“千瞳”。

  第一次武林人士知晓千瞳,是在飞龙堡。据飞龙堡的弟子说,当时他们的堡主正在教他们练剑,突然有一个姑娘闯了进来,扭着腰肢走到了他们面前,给了他们堡主一封信,然后又扭着腰肢离开。没人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只知道在飞龙堡堡主看到信后大惊失色,然后召集了堡内所有人,商议解散飞龙堡。

  三天后,飞龙堡堡主的尸体被挂在一棵很大很高的树上,许多人都来看热闹,不乏一些冷嘲热讽。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见不得别人过的比自己好,当看到别人在高处的时候,恨不得将别人拉到泥潭里。

  飞龙堡堡主的妻子抱着那棵树痛哭,指着众人喊道:“这就是天谴,这就是报应,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所有和那件事有关的人都将被千瞳抹除,你们笑吧,没来的总归会来,我们的死亡只是这场游戏的一个开始,看着吧,不用多久,我们会在下面相见的。”

  说完她就拿出匕首自杀了。

  许多人都认为这个女人是疯子,而且飞龙堡在当时名气并不大,也就没有人把这件事当一回事。

  也就是在那一天之后,江湖中的帮派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其中不缺一些名气比较大的帮派,每次他们都会见到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拿着一封信给某个人,这个人的脸色就好像见了鬼一样,同样是三天后,就会传出这个人的死讯,而奇怪的是,即使是那些很张扬跋扈的门派,不仅不去报仇,还三缄其口。

  许多人坐不住了,人人自危,生怕接到这催命的信,江湖中开始将千瞳传的神乎其乎,有人说这是某个邪教的阴谋,有人猜测千瞳是朝廷的势力,甚至有人说千瞳是神灵的门徒,但没有人出来做什么,每天依旧有人收到神秘的信,每天依旧有人丧命。

  直到,藏剑山庄被灭门。

  在当时,藏剑山庄是一个势力极其庞大的门派,其威望不亚于今天的一些大门派,而就在九月初九的晚上,藏剑山庄上下几千人被杀的干干净净,等第二天传出消息后,每个人都目瞪口呆,有人不信,不远千里跑到藏剑山庄,看到的只有烧成废墟的一大片断壁残垣。

  而就在第三天,武林中的三十二个大帮派结成联盟,称为“万剑联盟”。

  你有一千只眼睛,那我就用一万柄剑刺瞎你。

  万剑联盟推出来的盟主,是当年名负一时的司徒空澄,此人正气凛然,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在江湖中的威望无人能望其项背。

  当千瞳的信使在送信的时候,被司徒空澄拦住,笑着对面前的姑娘说道:“姑娘辛苦了,每次都来给我们送东西,我也有一件礼物,希望姑娘能带回去交给你们的头目。”

  说完解下了自己的佩剑,交给了女子,并对她说:“听说最近苍桐山总有鬼叫,姑娘可一定小心。”这女子听完瞳孔一缩,被司徒空澄看到,女子转身就跑,司徒空澄也没有追。

  有人问他,为什么要把佩剑给他们,他说:“这是万剑联盟的战书。”

  随后司徒空澄召集了三十二个门派的掌门,说:“不出所料,他们就藏在苍桐山,速速召集各路豪杰,立马出发。”

  就在那一晚,所有的恩怨都化作了血泪,鲜血染红了夜空。

  后来有人回忆,说那天晚上的月亮都是血色的。

  许多年之后,那里呈现给人们的,只有森森白骨,没有人敢在夜里去那里,据闻,每天晚上那里都有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坐在白谷堆上唱着诡异而悲伤的曲子,这里也成了武林禁地。

  最后,这场博弈还是万剑联盟取得了胜利,他们将千瞳最后活着的十二个人逼到了悬崖边。

  司徒空澄走过去,众人看到他好似修罗,一身煞气,他对这十二个人说:“拔剑!”

  那十二个人已经疲惫不堪,有一个人拿着的正是司徒空澄的佩剑,他用手势阻止了其他人,走出来对司徒空澄说:“司徒空澄,你以为自己是英雄吗?至少在我们看来你不是,千瞳上下八百人,每个人都是清醒的,站在你身后的人里面不乏知道内幕的,蒙在鼓里的人是你,或许,在你死之前你都不会明白,你是一个罪人,你是武林的罪人,你也愧对你的一身武功!”

  另一个人叹息道:“如今大势已去,说这些已没有意义,但我告诉你们,千瞳不会消失,会一直在黑暗里存活,在黑暗里总是容易能看清某些人内心的秘密。”

  司徒空澄笑道:“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多废话,拔剑!”

  那个人拔出了司徒空澄的佩剑,对他说:“我希望你们记住这把剑,总有一天,这把剑会重现江湖,而那个时候。就是千瞳卷土重来的时候,而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若那时你已经死了,你的后人也会为你感到羞耻。”

  说完,十二个人相继跳下悬崖,司徒空澄站在悬崖边,内心突然有种说不出的不安,但又被胜利的喜悦冲散。

  众人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终于摆脱了千瞳的恐惧,应该感到庆幸。另一方面,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倒在地上,心中的悲痛难以言表。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这一次大战,双方都付出了空前的代价。

  司徒空澄从此成了武林一大神话,后来,各大帮派联手为司徒空澄建了一座江湖中最大的山庄,取名“古心山庄”,这里不仅仅是武林人士心中的圣地,更是每个江湖人士梦想的支撑之地。

  古心山庄现在的庄主是七十多岁的司徒真,也就是司徒空澄的独子。

  司徒老爷子为人健谈,乐善好施,虽然武功比起他去世的父亲低很多,但他的声誉一向很好,年轻时好结交各路豪杰,不管古心山庄有什么事,江湖中人都愿意为之抛头颅、洒热血。

  老爷子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做司徒无名,一个叫做司徒无利,老爷子后来回忆说,他给儿子取这样的名字是希望他们淡名利、重情义。

  司徒无名的确如老爷子期盼的那样,淡泊名利,但他的名气却比老爷子的都大,老爷子好几次都要把庄主的位子传给他,他都拒绝了他的父亲,他说:“您的身子骨还好的很,而且武林中仰慕父亲的人那么多,我要是当了庄主,他们还不得用口水淹死我,不行不行,我不当。”

  老爷子听到这样的话也没辙,司徒无名不仅为人谦和,还很孝顺。

  司徒无名有一个儿子,生的俊秀异常,名为司徒璞,璞,未加雕琢的美玉。但众所周知司徒璞不会武功,因为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大病一场,在他身体好一些的时候他就会去风月之地,听那些红尘女子吹拉弹唱。

  据说司徒璞就是在烟花柳巷也不曾饮酒,更不曾传出风月之事出来。司徒璞颇有才华,他欣赏能歌善舞的女人,并且很尊重她们。司徒无名也不怪他浪荡,毕竟生在一个武林世家却不能习武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此刻,众人看着床上死去的曾姑娘,心中各有所思。

  邱若悬突然说道:“这件事疑点颇多。”

  顾白流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邱若悬看着众人说道:“来人应该是来寻仇的,而曾姑娘从未结仇于谁,可以肯定来人是找司徒璞的,司徒璞不会武功,暗中保护司徒璞的人没有司徒璞的允许不敢进这房间,杀他应该易如反掌的事,但他却未死,反而是洁身自好的曾姑娘却惨遭鱼池,这一点说不通。”

  众人点头,陷入苦思。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李霜白走到尸体旁,用手抚摸着曾梦君的脸。

  不光是沈二娘,连周通都吹胡子、瞪眼睛,想要过去扇李霜白两耳光。

  沈二娘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五根绣花针,不管是谁也不能侮辱她师父的女儿。

  顾白流知道李霜白是懂得分寸的人,拉住了沈二娘,摇摇头,沈二娘怒目圆睁,咬牙切齿的说道:“想不到誉满天下的李霜白李大侠竟然做出这等下流之举,若是我这妹子活着也罢,她都死了你还要这般龌龊。”

  李霜白回头盯着她,冷冷地说道:“她没死。”

  众人的眼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他们吃惊的不是李霜白的话,而是因为他们看到李霜白从曾梦君的脸上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此刻,躺在床上的是一个顾白流他们不认识的女人,只不过她依旧穿着曾梦君的衣服。

继续阅读:第八章 瞒天过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