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瞒天过海
临渊小侠2018-11-28 09:502,664

  沈二娘收了针,一把夺过李霜白手中的人皮面具,看了又看,然后瞅了瞅床上的尸体,颤抖着问道:“也就是说梦君还活着?”

  李霜白说道:“她不仅活着,这时候应该还被别人伺候着。”

  顾白流接过人皮面具,说道:“据我所知,江湖中能做这玩意的只有三个人。第一个是二十年前被称为‘千面公子’的公孙华,第二个是边城的柳七情,第三个是江南的慕容磐。”

  邱若悬说道:“公孙华早在二十年前就葬身火海,他的面具也被仇家烧的干干净净。慕容磐三个月前惹上了李兄,被他一剑刺死,人皮面具通通被李兄丢进了火炉。而边城的柳七情向来独来独往,但也不排除司徒璞用什么手段让他做了一张和曾姑娘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

  沈二娘冷冷说道:“不用猜了,一定是柳七情。”

  周通问道:“你怎么知道?”

  沈二娘继续说道:“因为半个月前柳七情还来过醉梦楼,当面像梦君讨要了一幅画,”

  顾白流说道:“据说柳七情只要看人一眼,便可做出一张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来,想必是他。”

  沈二娘说道:“我先去杀了这个杂碎!”

  周通说道:“如果我是柳七情,现在一定躲的远远的,二娘你上哪里去找他?”

  顾白流笑道:“如果我是柳七情,现在不仅不躲,反而会来醉梦楼喝酒,不仅要喝酒,还要找这里最年轻漂亮的姑娘。”

  周通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既不是种马也不是傻子。”

  顾白流回道:“他不仅不是傻子,还是个聪明过头的人,因为他觉得没有人能识破人皮面具。”

  周通说道:“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来醉梦楼喝酒的,他不会冒这个险的。”

  顾白流说道:“他会的,因为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了他,还看到他拉着一位姑娘。”

  顾白流话声刚落,沈二娘夺了人皮面具就冲了出去。

  周通不大相信,也跟了出去。

  剩下的三个人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柳七情如今二十五岁,为人放荡不羁,好游于烟花柳巷,才情双绝,虽然他名气很大,但他的人皮面具被江湖中人所厌恶,因为“人皮”二字多多少少被人所诟病,想杀他的人很多,但他的武功很不错,所以他直到现在还活着。

  他本来可以戴上自己做的人皮面具,做第二个“千面公子”,但他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只想做他自己,他不愿意做二流的公孙华,他要做的是一流的柳七情。

  沈二娘出去后喊来了一个丫头,询问了几句,便冲进了旁边的一个厢房里。

  柳七情正在和一位姑娘行云雨之事,大汗淋漓之际,听得门被踢开,他刚要发火,回头看到了沈二娘,还看到了沈二娘手中的人皮面具,随后他看到了周通,再然后他看到了顾白流、邱若悬还有李霜白。

  突然间,他的火气就消失了,他的欲望也消失了。

  通常在这种时候,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人越少是越好的,但房间里一时间多出这么多人来,气氛是有点怪的,不仅怪,而且尴尬,不仅尴尬,还很热闹。

  一个青楼女子的房间里挤着这么多人,你说怪不怪?尴不尴尬?热不热闹?

  周通连忙将门关住,好像是自己在床上光着身子一样。

  沈二娘冷冷的说道:“出去!”

  那被柳七情压在身下的女子连忙一把推开柳七情,幽怨的看了柳七情一眼,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也不顾众人的眼光,用衣服挡住胸口连忙开了门出去,又把门从外面关上。

  柳七情现在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

  沈二娘用力将人皮面具扔在他的脸上,“啪”的一声之后掉在床上。

  柳七情不仅没有不好意思,还很惬意,因为他觉得被人看一眼和看两眼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而看两眼和看十眼也是没有区别的,所以他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然后将散落的头发用一根带子系住,整理了一下衣服,微笑的看着众人。

  如果不是在这房间里,打死周通也不相信这翩翩公子在刚才还一丝不挂地面对众人。

  柳七情拿起人皮面具说道:“诸位能否让我死的体面一点?”

  沈二娘咬牙问道:“那你想怎么死?”

  柳七情笑道:“你的绣花针虽然名气大,但我怎能死于妇人之手?而死在顾疯子和这姓周的土匪手里又心有不甘,邱若悬的飞刀虽快,但我却觉得那只不过是下九流的暗器,李霜白的剑还可以,不过我又不是慕容磐那样的傻子,我与李霜白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想必他不会动手,这样看来,我只能自杀了,像我这么聪明的人,也只配死在自己手里。”

  柳七情说完便不动了。

  周通跑过去给了他一巴掌,刚要破口大骂,被顾白流拉住。

  李霜白说道:“他已经死了。”

  周通看过去,只见柳七情嘴角流出一股鲜血,他用手去试探鼻息,柳七情已无半点生机。

  周通说道:“这小子果然如江湖传闻一般骄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死前还不忘数落我们一番。”

  沈二娘推开门喊了两个下人进来,将柳七情抬了出去。

  顾白流问道:“现在你要怎么做?”

  沈二娘说道:“虽然我斗不过古心山庄,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就不信没有人敢去古剑山庄帮我讨个说法!”

  顾白流说道:“我知道有两个人一定会去的。”

  沈二娘连忙问道:“他们是谁?现在在哪里?只要他们敢去,我醉梦楼花多少银子都可以。”

  顾白流笑道:“这两个人一个叫顾白流,一个叫李霜白,就在这屋里,银子倒好说,只要你免了我们两个以后一年的酒钱,别说一个曾姑娘,就是你要司徒无名的老婆,我也能给你偷回来。”

  沈二娘淡淡说道:“你没必要和李霜白冒这个险,毕竟古心山庄这八十年来没有人敢闹事。”

  顾白流笑道:“什么叫没必要?为了这以后一年的酒钱,你就是让我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一圈我都愿意。”

  周通连忙问道:“为什么是你们两个,我们有五个人,人多了不是更好吗?”

  顾白流说道:“小君这会儿绝对不在古心山庄,她一定被司徒璞藏了起来,我需要邱府的人查一下最近司徒璞都去过哪些地方,你就跟着若悬去查,我和霜白去古心山庄探探究竟,二娘就在醉梦楼里等消息。”

  众人思索一番,觉得顾白流说的在理,便要分头行动,突然刚才进来的那两个人慌张的跑进来说道:“楼主,刚才抬出去的那个人诈尸了!”

  沈二娘将桌子上的酒壶摔在地上,吓得两个手下赶快跑出门外。

  沈二娘骂道:“就知道这个杂碎没那么容易死,我刚才应该补他七八十针,看他死不死!”

  顾白流陪笑道:“我们不知这柳七情还有这般装死的手段,想必他这会儿在去古心山庄找司徒璞的路上,事不宜迟,我和霜白先走一步。”

  说完顾白流便推开窗户跳了下去,李霜白没有说话,紧跟其后。

  邱若悬对沈二娘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周通离开了醉梦楼,坐上马车回了邱府。

  只有沈二娘一个人在房里,用力握着拳头,指甲已经嵌入掌心,随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用手抱着头,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

继续阅读:第九章 韬光养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