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醉梦四绝
临渊小侠2018-11-28 09:512,830

  醉梦楼离邱家并不太远,四人不多时便到了。

  顾白流曾闻沈二娘说过,这妓院取名还有讲究——上等的妓院,冠以院、管、阁之名,中等妓院的以室、班、楼为名,下等的,则称为店、下处。

  所以这条街上不仅有着醉梦楼,还有怡红院、万香阁、潇湘馆、泉香班、聚香室、百花店、销魂下处等十几家窑子。

  在这里面醉梦楼当然不是最好的妓院。

  但醉梦楼的名气是最大的,在这里是,在整个江湖也是。

  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很奇怪,来这里的风流侠客所花费的银子比其他妓院要高出几倍来,更奇怪的是,来这里的人也要比其他妓院多出几倍。来过几次醉梦楼的人都知道这里的酒很贵,但更贵的,是醉梦四绝。

  顾白流一行人下了马车,先后步入楼内,楼分六层,除了一楼用作接待客人,其余五层都是各位姑娘的闺房。

  从门内看过去,最醒目的是一张台子,台子上坐有两人,左边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手持一根玉箫,正在专注的献艺。右边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妙龄少女,她粉面桃腮,云鬓高挽,怀抱一把玉琵琶,专心弹唱,其声甚是悦耳。

  四人在他们面前停下来,左边的男子看到邱若悬等人,微微点头,右边女子只顾弹唱,不为所动。

  这时从楼梯上下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一颦一笑皆能摄人心魂,走到顾白流等人的面前,微微欠身,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揪住了顾白流的耳朵。

  她骂道:“好你个无情的嫖客,这半年都没有来看老娘,要不是江湖中经常出现追杀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死了,今天怎么想的起逛窑子?”

  顾白流用手轻轻将她的手放下来,陪笑道:“二娘的手还是这么软,要不是我没有钱,我早就来了,毕竟你的这双手不知多少人惦记。你看,我今天不仅自己来了,还带了最有钱的朋友一起来,够义气吧。”

  她松开手,笑道:“不管经历什么,你的这张嘴都是这么甜,要不是老娘惦记你的银子,早就用绣花针将你的嘴给缝上了。”

  周通说道:“早就听闻沈二娘的绣花针为醉梦四绝之首,不知什么时候肯像这台上的二位一样给周某人表演一番。”

  沈二娘来到周通面前,用手抚着周通的胸口,整个人都倒在周通怀里,口吐芝兰。顾白流顺势闪到一旁,满脸坏笑。

  沈二娘笑道:“不知周大当家被这顾泼皮灌了什么迷魂汤,肯来我这风月场寻欢作乐,还要调戏奴家?”

  周通笑道:“这醉生梦死之所向来为江湖中人所爱,我周某也是个江湖人,更重要的是,我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只是帮派中琐事太多,无暇来此,今日见到二娘,方知何为一见如故。”说完伸手搂住了沈二娘的柳腰。

  沈二娘满脸笑意,眨着眼说道:“那周大当家想要看奴家的绣花针吗?”

  周通调侃道:“不妨我们去二娘的闺房里慢慢看。”

  突然周通的耳朵一麻,他伸手一摸,有一滴血染在他的手上,他惊讶的看着怀中的沈二娘,连忙一把推开她,因为他看到沈二娘的大拇指和食指间捏着一根很细的绣花针。

  邱若悬怕二人打起来,连忙说道:“二娘的这双手还是这么快,周兄是第一次来醉梦楼,还望二娘多多包涵,若有冒犯,容我陪个不是。”

  沈二娘的纤手一合,再展开,针已经消失不见。她笑道:“邱公子说的什么话,来者皆是客,我怎么会和银子过不去,只是这周大当家连我的主意都打,我也得让他知道知道他搂的是什么人。”

  周通当然知道,他搂住的是沈二娘,而沈二娘是现在醉梦楼的楼主。

  她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见过她的男人无一不被她迷的神魂颠倒。她肤白如雪,貌美如花,其名气比醉梦楼都要盛三分,不知多少英雄豪杰甘愿做她的裙下之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是江湖中人对她的称赞,所以她在江湖上有一个很美的名号——桃夭仙子。

  沈二娘成熟妩媚,身段妖娆,她的身体让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相形见绌。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她的腰还是细的很,胸还是很挺,臀还是很翘,一双腿修长而结实,尤其是她的一双手,纤细而柔软,但动起手来,一手绣花针却让无数人甘拜下风。

  曾经有人花三万两悬赏沈二娘的一双手。

  当时有位大盗唤作“刽子手秦威”,该人凶名颇盛,一柄雁翎刀不知要了多少好汉的命,凡是被他盯上的人,都免不了被他砍了头,所以有了“刽子手”的恶名。

  秦威接了这生意去杀沈二娘,却被沈二娘丢出两枚针刺瞎了双眼,随后被仇家姜十三所杀。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小瞧沈二娘,来醉梦楼的江湖侠客也不敢在醉梦楼轻易闹事。

  周通陪笑道:“二娘严重了,周某只是和二娘开了玩笑。”

  沈二娘笑道:“奴家也知周大当家在开玩笑,不然也不会只刺你的耳朵。”

  顾白流出来解围,说道:“二娘怎么不招呼招呼那边一直不说话的客人。”

  李霜白冷冷的看着顾白流,沈二娘说道:“这李大侠可是稀客,只是李大侠向来不近女色,更不入风月之地,而且一手剑更是使的炉火纯青,我要是去调戏他,还不得被他伤了我这双手。”

  李霜白依旧冷着脸,不作言语。

  周通道:“听闻醉梦楼有四绝,这二娘的针为一绝,想必这台上的玉箫和玉琵琶应该是另外两绝吧。”

  沈二娘含笑点头,说道:“可惜三年期限将至,他们快要走了。”

  这玉箫和玉琵琶大有来历。

  这台上的二人,是被江湖中人所津津乐道的一对鸳鸯,男的唤做“箫魔姜十三”,女的被称为“琵琶仙子杨娴”。

  二人师出梵音山,其师父戚紫渊被秦威所杀,秦威神出鬼没,二人追杀秦威一年无果,后来沈二娘刺瞎了秦威双眼,并将藏身之处告知了姜十三,姜十三和师妹同去取了秦威的性命。

  他们为报沈二娘之恩,自愿在醉梦楼做箫师、琵琶女三年,如今已快满了期限。

  周通又问道:“那还有一绝呢?”

  沈二娘突然不笑了。

  顾白流也很诧异,问道:“梦君姑娘呢?”

  醉梦楼的第二绝,就是曾梦君。

  曾姑娘不习武功,不接风月之事,虽身处醉梦楼,但二十年来守身如玉,她能在这烟花之地洁身自好,是因为沈二娘死去的师父是她的父亲。

  曾梦君姿色出众,颇有才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所作之画,被各大豪商富士争相买去。

  她还有一项拿手绝活——煮酒烹茶。

  邱若悬和顾白流喝过她煮的酒,两人曾言,应该将曾姑娘的酒艺排在四绝之首。

  来这里的人,不仅想见一睹曾姑娘的芳容,更想看一看她的画,最想的,是和她对坐煮酒论诗。

  可惜的是曾姑娘为人傲气,不见三类人。

  沽名钓誉者不见,贪财好色者不见,已有家室者不见。

  这三点已经拦住了大多数来这里的人,所以能见到曾姑娘的人是少之又少。

  所以她成了醉梦四绝中的一绝。

  听到周通发问,沈二娘淡淡道:“从此醉梦楼再也没有梦君那一绝。”

  周通问道:“为何?”

  邱若悬也觉得奇怪,问道:“她怎么了?”

  沈二娘闭眼咬牙道:“死了。”

  邱若悬睁大了眼睛,顾白流的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沈二娘说道:“跟我来。”

  四人跟随沈二娘一直上到了第六层,在最中间最豪华最精致的房间里,看到了精雕细琢的茶具酒器,看到了作画用的笔与纸,也看到了曾梦君。

  更加准确的是,他们看到了曾梦君的尸体。

继续阅读:第七章 移花接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