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韬光养晦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33,062

  柳七情逃出醉梦楼,抢了一匹快马,星夜不驻,马不停蹄,清晨已到了古心山庄。

  司徒璞正拿着瓢葫芦在院内浇花。

  司徒璞的门前,所种之花皆为玫瑰,放眼看去,一片鲜红。

  司徒璞用手折下一朵玫瑰,插在身旁丫鬟的云鬓之中,那丫鬟羞涩难当,用手捂着脸跑了出去。

  司徒璞微微一笑,他的面庞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格外俊俏,他的笑让这满院的玫瑰都失了颜色。

  他舀起一勺清水,低头缓缓倒在玫瑰上,水顺着花瓣流下来,越过叶子,浸过细刺,流到土里。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浇花?”司徒璞面前有人说道。

  司徒璞抬头看了柳七情一眼,舀了一勺水,又低头去浇灌另外一朵。

  他淡淡说道:“柳兄怎么还没有回边城?”

  柳七情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就是想回也回不了了。”

  司徒璞将瓢葫芦放在木桶里,折下一朵花拿在手里把玩,笑道:“有人要杀你?”

  柳七情说道:“沈二娘发现了死的人不是曾姑娘。”

  司徒璞还是在笑,只是柳七情看到司徒璞用力握着玫瑰,他的手被刺扎伤,血珠从他的掌心滑下来。

  玫瑰有刺,所以他喜欢,就像某些女子,身上也带着刺,比如说,曾梦君。

  司徒璞说道:“成事不足。”

  柳七情冷冷地说道:“我做的人皮面具天衣无缝,光凭沈二娘那婆娘是无法识破的。”

  司徒璞将玫瑰扔在地上,从怀里取出一张丝帕擦掉了手中的血,淡淡笑道:“我愿意听你狡辩一番。”

  柳七情淡淡说道:“三个月前李霜白杀了慕容磐,为了杀慕容磐,他对人皮面具也下了不少功夫,所以即使慕容磐戴了人皮面具,还是被他看穿,所以慕容磐死了。”

  司徒璞转过身去,手背在后面,说道:“是不是此刻醉梦楼里还有顾白流?”

  柳七情没有作声。

  司徒璞说道:“李霜白向来不去那种烟花之地,但要是顾白流和他在一起,别说醉梦楼,就是大内皇宫他也会去。”

  柳七情说道:“不仅有顾白流,还有邱若悬和周通,但是他们现在绝对不在醉梦楼。”

  司徒璞弯腰将手伸进木桶,洗干净了手上的血迹,说道:“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被你带来了山庄。”

  柳七情又不作声。

  司徒璞转身回了屋内,换了一件青色的衣衫,笑道:“柳兄是否愿意随我去接待接待贵客?”

  柳七情说道:“无妨。”

  二人去了山庄的大门前,驻足远眺。

  顾白流和李霜白披星赶月,胯下的两匹骏马已是气喘吁吁。

  顾白流从远处就看到一个门匾,上面写着“古心山庄”四个烫金的大字,临近看到了满面春风的司徒璞和嘴角含笑的柳七情。

  顾、李二人在山庄门前下了马,山庄里出来两个下人牵了马去马棚。

  司徒璞先开口,说道:“柳兄刚才对我说带了贵客前来,没想到是顾兄和李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顾白流笑道:“璞公子说的哪里话,昨晚我们在醉梦楼饮酒,看到一个假的曾姑娘,便想知道真的曾姑娘在哪里,碰巧遇到柳兄,他说他知道,但说完就骑着马跑了,我们好奇,便追了他一路,难道,这曾姑娘在古心山庄不成?”

  司徒璞看向旁边的柳七情。

  柳七情笑道:“想必顾兄昨晚喝的酒太多了,认错了人,我可没有说过这番话,你一定是记错了。”

  司徒璞说道:“这古心山庄有赵姑娘、钱姑娘、孙姑娘、李姑娘,大姑娘小姑娘老姑娘都有,就是没有你口中的曾姑娘,顾兄一定是听错了。”

  顾白流打了个哈哈,说道:“想必是我记错了,但既然来到了山庄,不进去坐一下倒显得我们两个不识抬举,我打算带霜白去拜见一下司徒老爷子,不知璞公子可愿带路?”

  司徒璞侧身说道:“来者是客,何况顾兄还给我带来了名满天下的李霜白,二位快快请进。”

  李霜白微微点头作礼。

  顾白流又说道:“虽然来的匆忙,但我却没忘给璞公子带礼物。”

  司徒璞问道:“不知顾兄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顾白流从怀中掏出那张人皮面具,递给司徒璞,然后说道:“这可是出自我侄儿之手,虽然他年纪不大,却很好色,所以做了一张曾姑娘的脸,早就听闻璞公子喜欢美女,这件礼物可还称心?”

  司徒璞面色不改,笑道:“甚是满意,劳顾兄费心了。二位快快请进,这把贵客挡在门外像什么话。”

  说完司徒璞将人皮面具揣进怀里,转身走了进去,柳七情冷哼一声,说道:“那顾兄可得小心了,免得有一天你这侄儿将你的头砍掉,用你的脸做出一张面具来!”说完跟在司徒璞后面进去。

  顾白流和李霜白从一开始便在默默观察司徒璞,司徒璞一点都不像受了伤的样子,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受伤。

  顾白流和李霜白对视一眼,然后走在最后。

  司徒璞将三人带到了老爷子面前,垂手而立。

  司徒老爷子身穿一袭青袍端坐在屋内,李霜白看到他时,他正在饮茶,却有一种不露自威的感觉。

  顾白流深深鞠了一躬,道了声:“老爷子近来可好?小子有礼了。”

  司徒真笑道:“虽然我年纪大了,但身体却好的很。对了,你小子这顽劣的性格该改一下了,听说这半年你踢烂了好几个人的屁股,还被人追杀,不知可有此事?”

  顾白流笑道:“唉,那些人不好好练武功,整天醉生梦死、追名逐利,我气急败坏就没收住脚,没想到这等事竟入了老爷子的耳朵,实在是失礼。”

  司徒真说道:“一张嘴就好像抹了油一样,着实该打!”

  顾白流笑道:“老爷子要是想打,晚辈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只是我皮糙肉厚的,怕累着老爷子。”

  司徒真笑道:“看你一张嘴这么甜,我这个老头子可下不去手,你给我介绍介绍这和你同来的小辈如何?”

  顾白流指着李霜白对老爷子说道:“这是李霜白,是小子的挚交。”

  李霜白双手相环,微微一拜,对司徒真说道:“晚辈有礼了。”

  司徒真赞叹道:“霜白落雪,这几年来李霜白的名声可是响的很,早就想让顾小子带你来山庄见见我,这一上了年纪,就对你们这些后生羡慕的很。”

  顾白流接着说道:“那边站着的是边城的柳七情,他的人皮面具可是现在的江湖一绝。”

  司徒真说道:“听闻柳小子的人皮面具被江湖中人所诟病,但却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且吟诗作赋起来也是无人能及,我看他不失为一个浊世佳公子。”

  柳七情作揖说道:“老爷子太抬举晚辈了,小辈只不过会点舞文弄墨的功夫,哪里有您说的那么厉害。”

  司徒真说道:“我看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不妨在我这山庄里住几天如何?”

  顾白流说道:“那就要叨扰老爷子一番了。”

  柳七情说道:“老爷子的苦心晚辈不敢违背,只是晚辈离开边城也有了些日子,最近心里惶惶不安,写给家里的书信也迟迟未回,怕出什么事,晚辈不敢再耽搁,临行前特来拜见一下老爷子,下次一定来山庄多住几日,陪老爷子下棋煮茶。”

  司徒真说道:“无妨无妨,璞儿,快去让人准备早饭,让客人们多少先吃点,这柳小子还要走,边城路远,一会儿去马棚为他挑一匹良骥,也当做山庄的一点心意。”

  司徒璞点头,然后走出门去。

  柳七情心里一阵温热,只是司徒真的一番话让他内疚不已,他当然不会回边城,他家里也没有出事,他只想走的越远越好,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躲一段日子,等到风头过去再说。

  他弯腰说道:“有劳老爷子费心了。”

  不多时司徒璞带着顾白流三人吃了早饭,随后下人牵出一匹骏马出来,柳七情上马后笑着对顾白流说道:“顾兄,天涯何处不相逢,后会有期。”随后在众人的眼中慢慢远去。

  他并不是怕顾白流和李霜白,他真正怕的,是司徒璞,就算是顾白流和李霜白也不敢在古心山庄动他,何况他的背后站着的是司徒璞,也正是因为司徒璞,所以他要消失。

  让他出去避风头是司徒璞的意思,就算现在要他为司徒璞去死都可以,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继续阅读:第十章 富埒王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