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暗度陈仓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42,982

  已经到了午夜,司徒家的人都已熄了灯,安然入睡。

  在一间屋子里,顾白流呼呼大睡,他的胸膛随着呼噜声有节奏的起伏。

  这时屋外来了一人,将耳朵凑在了窗外,听了许久,轻声唤了句“顾少侠”,顾白流依旧呼声震天。

  那人随后拿起了一根竹枝做成的细管,戳破窗户纸,往里面吹了一股迷香,半晌后他听得里面的动静小了些,才小心翼翼的离开,缓缓打开司徒璞的窗户,爬了进去又关上窗户。

  司徒璞的屋里此刻有两个人,但未开灯,两人都看不清对方。

  司徒璞问道:“顾白流睡着了?”

  那人说道:“我怕他是装睡,所以还给他伺候了一阵迷香。”

  司徒璞说道:“这顾白流一向古灵精怪,我们的确应该小心一点。”

  那人说道:“要我陪你同去万香阁吗?据柳七情所言,掺和这件事的人还有邱若悬和周通,邱家势力也不小,眼线众多,我怕他们已经发现了那姑娘藏在那里。”

  司徒璞笑道:“二叔多虑了,纵使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此刻曾姑娘就在醉梦楼旁边的万香阁里,我去看看她就回来,您先去休息吧。”

  那人听完便推开窗户回了自己的房里,点了一盏灯,在灯光下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和司徒无名长相颇近的中年人,他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玉簪,看了又看,露出诡异的笑容来。

  司徒璞站在窗边,看着淡淡的月光,面色凝重,随后关了窗户,点了一盏灯,走到床边,摸到了一个凸起的格子,他将这个格子往上一抠,又往右转了十二圈,这时他的床突然向上升起,床下面是一个暗道,他跳将下去,不多时床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密道的尽头已经到了古心山庄的外面的一家人家的屋里,司徒璞从这间屋子的床下触动机关,慢慢走了出来。

  这张床从不睡人,这屋里的一对夫妇平时睡在另一张床上,看到司徒璞来比,两人跪在地上说道:“公子安好。”

  司徒璞点点头,随后将灯盏放在桌上,推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夫妇两便看到司徒璞像一只蝙蝠一样飞走了。

  江湖中人都知道司徒璞不会武功,但只有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司徒璞不仅会武功,而且武功深不可测,但司徒无名和司徒真却不在此列。

  等到早上司徒璞到了万香阁,进了一间阁楼时,他的面色突然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因为他不仅看到了曾姑娘,他还看到了顾白流。

  他们两个正在相对而坐,面前摆着一壶寒潭香,还摆着一副精致的酒具,用来煮酒之用,器皿里的酒因加热而冒出热气,整个屋里酒香弥漫。

  司徒璞还看到了他安排的一个侍女口里塞着一团丝帕,被五花大绑扔在床上。这侍女的武功也不低,但比起顾白流来还是弱了许多。

  顾白流笑道:“璞公子,坐下来喝一杯如何?”

  司徒璞突然笑了起来,坐在顾白流旁边,拿起一个杯子,舀了一勺酒倒在里面,用嘴轻轻吹了几口,缓缓喝下,赞不绝口。

  顾白流眉头一皱,随后开颜赞叹道:“不愧是璞公子,在看到自己的计划败露时,还能这么从容,这般心性,顾白流望尘莫及,着实佩服。”

  司徒璞笑道:“要说佩服,我这么多年来只佩服你顾白流一个人。在宴席上假装喝醉,又避过迷香,骗过我的耳目,然后偷听我屋内的谈话,率先一步来此,此举着实为妙,真是让我钦佩不已。”

  顾白流说道:“璞公子的手段也很高明,一番话便支走了李霜白,我想知道你对他说了什么,他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司徒璞笑道:“我碰巧得知,李兄的师父出了点事,所以就将这消息卖将给他,我想他一定会回师门看一下,这样我就能专心对对付你一个人了。”

  顾白流思索一番,岔开话题,问道:“听闻司徒无利最近从关外回来,刚才听得你喊那人二叔,想必给我使迷香的就是他吧。”

  司徒璞淡淡说道:“二叔怕我搞不定你,所以他做了那样的事,此举着实为下,所以你才有机会坐在这里。”

  顾白流笑道:“江湖人都说司徒璞不会武功,我看不然,我觉得璞公子的武功应该很不错,这古心山庄离这里也有段路程,我自信自己的轻功还可以,但璞公子没多久就来到了这里,我就在想,你这二十多年隐瞒武功是为了什么?”

  司徒璞笑了笑,突然说道:“你可曾见我饮酒?”

  顾白流摇摇头,从刚才他就很吃惊,他只是想戏耍一下司徒璞,没想到司徒璞竟然真的喝了一杯,而且顾白流一眼就可以看出司徒璞是个喝酒的高手。

  一个很会喝酒的人,却从不在别人面前喝酒,一个武功极高的人,却肯装成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而且这一装就是十几、二十年。

  顾白流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占什么上风,他是不愿意和司徒璞成为敌人的,因为司徒璞比他以前遇到的对手都要可怕。

  司徒璞叹息道:“有些事你不得不去做,所以你必须有所牺牲。”

  顾白流笑道:“看来你所做的是件大事。”

  司徒璞注视着顾白流,缓缓说道:“顾兄听我一言,不要妄图在我身上挖出什么来,最好是一辈子都不要与我有所交集,这曾姑娘你可以带走,我并不记恨顾兄,如果我没有染指那件事,我一定会和顾白流成为八拜之交,可惜,可惜。”

  说完司徒璞又喝了一杯,才将目光转向曾梦君,说道:“曾姑娘,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愿日后仍有机会喝你煮的酒,在下告辞。”

  随后司徒璞便解开了床上的侍女,推开窗户,带着侍女离开万香阁。

  顾白流注视着窗户,想到了司徒璞最后对他说的一番话,久久无言。

  曾梦君说道:“我还不如一个男人好看么?”

  顾白流回过神来,笑道:“你怎么看司徒璞这个人?”

  曾梦君给自己舀了一勺酒,倒在杯中,轻轻吹去上面的热气,慢慢嘬一口,放下杯子,说道:“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劫了我,但没有逼我做苟且之事,反而嘘寒问暖,有时与我对坐煮酒论茶也让我十分惬意,一日三餐、端茶送水那侍女也从未怠慢,俨然将我当做了他们公子的夫人。”

  顾白流问道:“那日劫走你的人是谁?”

  曾梦君说道:“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侍女。那日她从窗户闯进来,肩上扛着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子,她点了我的穴道,带我去浴桶里换了我的衣服给那个假的穿,然后给我穿上另一件,随后她和司徒璞打起来,打了司徒璞一掌便背着我来到了这里。”

  顾白流笑道:“我觉得司徒璞还不错,为你煞费苦心,你将芳心许给他也未尝不可。”

  曾梦君笑道:“二娘曾言你是个大智若愚的人,依我看你对感情之事却一窍不知。”

  顾白流说道:“哦?妹妹何出此言?”

  曾梦君为顾白流添了酒,说道:“都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众生万千,谁是你的那一瓢?你当然不得而知,缘分这种事交给上天便好,强求不得。”

  顾白流又问:“可这璞公子对你的确疼爱有加。”

  曾梦君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司徒璞才情颇盛,可谓举世无双,对我也是一片苦心,但是,并不是每段感情付出了就能有结果,如果真是这样,那天下岂不是有情人都成眷属了?”

  顾白流说道:“难道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好吗?”

  曾梦君笑道:“好是好,但这样的愿望只是你们这些人醉酒后的豪言壮语,不妨想想,这武林中的豪杰侠女们,又有几个人是终成眷属的?大多数的人受到心爱之人所伤,心里的伤口比刀剑留下的还要深三分。”

  顾白流说道:“还好我顾白流没有喜欢的人,不然我就要头疼死了。”

  曾梦君笑骂道:“你自己对感情之事都一概不知,还敢来给我乱点鸳鸯谱?回去就告诉二娘,看她怎么收拾你。”

  顾白流笑了笑,说道:“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先去找二娘吧,她此刻一定还在忧心忡忡想你的事。”

  随即顾白流背着曾梦君离开了万香阁。

继续阅读:十二章 冤冤相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