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冤冤相报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52,876

  此刻沈二娘心中百般无奈,思绪万千,手里拿着曾梦君用过的首饰,面露愁容。

  她的眼角这两天多出了几条皱纹来,她的心里还是忐忑不安,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祈祷她那妹妹不要出事。

  突然她的窗户被撞开,紧接着她看到了顾白流背着曾梦君站在她的面前,她一把推开顾白流,慌张的摸了摸曾梦君的脸。

  曾梦君笑道:“二娘,这是如假包换的脸,再摸就要摸破皮了,那样你的妹妹就没办法见人了。”

  沈二娘眼角含泪,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那杂碎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有的话我非得上古心山庄要个说法!”

  曾梦君说道:“司徒璞对我很是礼让,并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姐姐放心,莫要再伤神,你看你都愁成什么样了。”

  顾白流笑道:“都道最毒妇人心,我看不假,这姐妹一相见,就将恩人推在一旁,早知道就不救她了,让她成为司徒璞的夫人也不错,说不定到时候司徒璞还会请我喝一杯喜酒。”

  沈二娘过来一把揪住顾白流的耳朵,骂道:“你这张破嘴要是再敢胡说,我就把它给缝上!”

  顾白流连忙求饶,沈二娘才松手,笑道:“不过也多亏了你,才能把我这妹妹从司徒璞手里带回来,以后你只要踏进醉梦楼,我绝不收你一分酒钱。”

  顾白流欣喜道:“此话当真?”

  “当真!”沈二娘说道。

  过了半晌,顾白流突然问沈二娘,醉梦楼是否得罪过古心山庄的人。

  沈二娘皱眉思索一番,回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司徒璞如此算计一番绝不是为了小君。”顾白流严肃的说道。

  “说来听听。”沈二娘说道。

  “如果我是司徒璞,我若对小君有爱慕之心,大可不必劫了她去,要见她是易如反掌的事。其次,我若想娶她,必定会明媒正娶,来醉梦楼提亲,凭借着古心山庄的势力,我并不觉得醉梦楼有拒绝的实力。”顾白流看着曾梦君说道。

  “有理,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点。”曾梦君说道。

  “也就是说,司徒璞偷梁换柱劫走梦君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不让他的计划暴露。”顾白流接着说道。

  沈二娘说道:“司徒璞的计划?”

  顾白流问道:“司徒璞在醉梦楼被人打伤,古心山庄岂能轻易放过醉梦楼。”

  沈二娘说道:“的确,古心山庄的人那晚前来问询,要醉梦楼给个说法,期限为五日,要我查出打伤司徒璞的人,不然……”

  顾白流说道:“古心山庄的人根本不知道司徒璞没有受伤。为了铲除醉梦楼,司徒璞一定要找个正当的理由,他自己当然不会去做,所以利用了不明真相的古心山庄。”

  沈二娘说道:“而我现在就是知道了真相也用,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所说的,就连江湖中人也会站在古心山庄那一边。”

  说完沈二娘坐在床边,忧郁的看着窗外。

  顾白流笑道:“二娘莫要伤神,醉梦楼还有回天之力。”

  沈二娘苦涩的笑笑:“你这算是在安慰我还是怎的?”

  顾白流说道:“司徒璞和醉梦楼一向没有瓜葛,依我看,这件事和司徒无利有很大的关系。”

  沈二娘突然站起来睁大了眼睛,说道:“司徒无利!”

  随后又骂道:“好你个断子绝孙的畜生,这几年躲在关外我寻你不得,这一次就算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杀了你这杂碎!”

  顾白流说道:“我曾闻人说过,司徒无利与二娘有过瓜葛,再加上这次事出突然,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他从关外回来了。”

  沈二娘怒气冲冲,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

  曾梦君走过去拉住沈二娘的手,说道:“二娘,这司徒无利到底与你有何瓜葛,让你这般恼火?”

  沈二娘闭目冷静了一会儿,淡淡说道:“他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曾梦君突然不说话了,眼圈慢慢红了起来,静静坐在沈二娘旁边,将头靠在沈二娘的肩上,她已经快要将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

  她想起了五岁那年的一幕。

  那一天父亲与她和二娘玩了一个游戏,父亲让她们两个一直往南走,说自己一会儿就可以追上她们,但前提是不能回头。

  她拉着二娘的手想快点跑到前面去,她想知道父亲到底能不能追上来。

  她们一直走了两天都没有看到父亲追上来,于是她们两个又跑回去嘲笑父亲。

  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她和二娘却没了笑意。

  父亲坐在椅子上,面色发白,眼神空洞的看着南边墙上的一幅画,画中女子风华绝代,依稀和她有几分相像。

  只是父亲的胸膛上有着一道刀伤,胸前的衣衫被划破,露出里面的很大的一道伤疤,血液已经凝结,从胸膛以下全是刺眼的红色。

  二娘松开她的手,怔怔的走过去,颤抖着右手将父亲的眼睛合上。幼小的她想到了极其可怕的事,过去抱住父亲又哭又闹,可是父亲再也没有睁开眼。

  后来二娘带着她风餐露宿,闯荡江湖,像姐姐,更像母亲一样照顾她,再后来二娘入了醉梦楼,成了这里的花魁,再后来二娘成了醉梦楼的楼主,再后来她长大,成了醉梦四绝中的一绝。

  顾白流问道:“你和司徒无利第一次交手是什么时候的事?”

  沈二娘说道:“在我成为醉梦楼花魁的那天晚上。”

  顾白流问道:“那个时候你的武功应该没有司徒无利好,你是怎么从活下来的?”

  沈二娘看着顾白流笑道:“一个女人难道非要武功好才能在这江湖活下来吗?难道你不觉的女人的身体也是一种武器吗,尤其是年轻漂亮、心机颇深的女人,这种武器比你们手中的刀枪剑戟要厉害千倍万倍!”

  顾白流默然。

  的确,对男人而言,沈二娘的诱惑是致命的。

  沈二娘又说道:“我的武功本来也不差,但在我偶然得知司徒无利是杀了师父的仇人时,我便知道,光凭我手中的绣花针是杀不了他的。”

  顾白流突然睁大眼睛问道:“所以你才入了醉梦楼?”

  沈二娘诡异地笑道:“司徒无利经常来醉梦楼寻欢作乐,大仇不报愧对师父的养育之恩,所以我入了风尘,碰巧我的姿色还可以,手段也可以,没多久就成为了醉梦楼的花魁。”

  沈二娘说的轻描淡写,但顾白流知道,为了当上花魁,她一定付出了很多,也许每天晚上都会有男人像条死狗一样将她压在身下,也许她的眼泪只是留在了心里。

  顾白流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没有杀了他?”

  沈二娘狂笑道:“杀了他?那岂不是太便宜了他!我要他活着,但一辈子都生不如死!我知道他喜欢我,所以我欲擒故纵,他送我的首饰都可以堆一屋子。那天我终于答应见他,给他灌了许多酒,那个畜生却还是没忘记糟蹋我!我在他睡着之后用刀割掉了他那祸害姑娘的玩意儿,他竟然醒来了,但他却没杀我,他疼的满地打滚,捂着裤裆从窗户跑了出去,之后他就躲在了关外,极少回中原。”

  顾白流感到一阵凉意从腿边慢慢延伸上来,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司徒无利为什么没有杀沈二娘了,一来他对沈二娘有着爱慕,二来他如果杀了沈二娘的话这件事就会被人追查,那么他的秘密就会被人知晓。

  直到今天顾白流才知道为何司徒无利现在还未娶妻身子,一直在关外漂泊。

  他也知道为什么司徒无利对司徒璞疼爱有加、言听计从,因为他没有孩子。

  顾白流说道:“想必这次司徒璞是为了给司徒无利报一箭之仇才如此算计你,想要将醉梦楼彻底毁掉。”

  毁掉一个人其实是很容易的事,但司徒璞要的没有这么简单,他要毁掉沈二娘所有的东西,比如说,曾梦君,比如说,醉梦楼。

继续阅读:十三章 暗室逢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