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富埒王侯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32,309

  “好马!”顾白流在柳七情走后说道。

  “顾兄可认得这马?”司徒璞问道。

  “想必这就是大宛马,也就是被称为天马的汗血宝马。”顾白流说道。

  司徒璞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这是山丹军马,逍遥侯与家父交好,曾送了十匹给山庄,现在山庄内还有九匹。”

  大宛马产自西域大宛,奔跑之时马肩微鼓,从马肩流出来的汗好似鲜血一般,因此得名“汗血宝马”。

  西汉之时,张骞出使西域各国,曾在贰师城见到了汗血宝马,赞不绝口,回去后将此事禀告了汉武帝。

  汉武帝嗜好宝马,闻后大喜,派出特使去大宛国,愿用黄金千两和一匹用纯金铸成的金马换一匹汗血宝马回朝。

  怎知大宛国的国主拒绝了汉武帝,汉武帝派出的汉使也在归途中被杀,汉武帝怒火冲天,派出兵马远征大宛国,大宛国难以抵挡,国人无奈,杀了大宛国的国主,请求议和,并答应为汉朝提供良马。

  汉武帝应允。

  汉军精心挑选三千匹大宛马带回中原,无奈马匹经历长途跋涉折损严重,到玉门关时三分之二的马匹已经死在途中。

  即使如此,汉武帝见到了一千多匹汗血宝马之后,还是龙颜大悦,给汗血宝马赐名“天马”。

  后来汉武帝让汗血宝马等西域良马与蒙古马杂交,在河西走廊的山丹军马场培育出了闻名于后世的山丹军马,从此中原的马种得到了改良,军队的作战能力也提升了不少。

  逍遥侯祖上都是侯爷,代代世袭,逍遥侯的势力早已伸入江湖,曾有人见过逍遥侯的武功,不弱于一些一流的高手,他同司徒无名相交甚好,所以将十匹山丹军马赠于司徒无名,虽然这样做有违军纪,但法不加尊,朝廷的人没几个敢得罪逍遥侯。

  但山丹军马还是弥足珍贵,司徒璞却肯将一匹送于柳七情,足见对柳七情的重视。

  顾白流笑道:“这山丹军马如此珍贵,璞公子却肯将它送给柳七情,不怕令堂怪罪吗?”

  司徒璞说道:“这里面有三匹马是父亲送于我的,而柳兄又有要事,我总不能藏着掖着挑一匹劣马给他,不然我岂不是坏了古心山庄的名声,成了山庄的罪人?”

  顾白流随后岔开话题,同司徒璞有一遭没一遭的聊着,李霜白依旧静静站在旁边,不肯多说一句话。

  是夜,司徒璞设宴款待了顾白流二人,顾白流贪杯,喝的酩酊大醉,在宴上呼呼大睡。司徒璞派人将顾白流扶了下去,遣散了下人,和李霜白对坐。

  李霜白面前摆着一个兽耳玉杯,造型奇特精致,拿在手中圆润得体,一双兽耳更是别致异常。杯中有酒,酒呈深红色,色泽透明,在灯笼的照射下可以看到边缘有一圈砖红色的宽边。

  杯中之酒,正是西域特产的葡萄酒。

  葡萄在魏朝时地位极高,那时天下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天下有三珍——皇位,葡萄,曹子建。

  三国时孟达的父亲孟佗仕途不畅,倾其财力结交张让。后来他送给张让一斛葡萄酒,得了凉州刺史之职。大文豪苏轼为此写下“将军百战不竟侯,伯良一斛得凉州”的诗句,物以稀为贵,葡萄酒在那时又是稀中之稀。

  后来汉朝张骞出使西域,带了葡萄的种子回朝,葡萄才流入中原。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仿西域之习,将之酿成葡萄酒,葡萄酒从此成为皇胄贵族的专享之物。

  诗仙李白也酷爱葡萄酒,曾写过一首诗,诗曰:“蒲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画眉红锦靴,道字不正娇唱歌。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

  但很多人知晓葡萄酒的美名,是从唐代王翰的凉州词里读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李霜白第一次喝葡萄酒是和顾白流去西域找蛊魔求药。顾白流的一个朋友被西域的高手下了蛊毒,中原无人可医,二人便去了西域找到了声名不斐的大月蛊魔,她是西域的一个高手,在当地不仅富甲一方,还有着很大的江湖势力。

  顾白流送给了她一件从邱府讨来的蝉翼薄衫,大月蛊魔问了情况,便将一袋金色药末给了二人。随后留住二人,告诉他们中蛊毒之人不会那么快死,然后用葡萄酒招待了二人。

  那天两人都是第一次喝葡萄酒,顾白流头一抬便将玉杯中的酒倒入喉咙。大月蛊魔笑他不懂品酒,而且劝他细品,不然不仅是在糟蹋酒,还易醉。

  李霜白听大月蛊魔说过,葡萄酒的颜色越深酒龄越高,好的葡萄酒色泽通透,倒在杯中,酒边还有一圈酒带,无疑,这司徒璞用来款待二人的酒,正是上等的葡萄酒。

  司徒璞不饮酒,所以他以茶代酒,面前放着一壶顾渚紫笋。

  顾渚紫笋鲜芽叶微紫,嫩叶背卷似笋壳,故而得了“顾渚紫笋”的美名,这茶当然也不简单。

  顾渚紫笋早在唐代便被茶圣陆羽论为“茶中第一”。在唐朝广德年间开始进贡,正式成为贡茶。那时因紫笋茶的品质优良,还被朝廷选为祭祀宗庙用茶。

  “凤辇寻春半醇回,仙娥进水御帘开。牡丹花笑金钿动,传奏湖州紫笋来。”这是唐代诗人张文规为顾渚紫笋写的诗。

  皇帝“寻春半醉”之时,宫女闻得顾渚紫笋被人进贡,赶快向寻欢的皇帝禀告,足见此茶的珍贵。

  不管是弥足珍贵的山丹军马,还是闻名遐迩的葡萄酒,又或是“茶中第一”的顾渚紫笋,这些在江湖中寥若晨星的东西在古心山庄却随手就拿的出来。

  李霜白知道,或许这些也只是古心山庄的冰山一角,古心山庄能在江湖中屹立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富可敌国的财力和只手遮天的势力,想必早就没落了。

  司徒璞笑着对李霜白说道:“我有一事想请教李兄,望李兄不吝赐教。”

  李霜白淡淡喝了一口酒,说道:“公子请讲。”

  司徒璞喝下一口茶,对李霜白说了一番话,李霜白眼中露出痛苦的神色,握着剑匆匆离开了古心山庄。

  奇怪的是,他不仅没有管喝醉的顾白流,也没有问曾梦君的事,反而是神色冷漠的离开了古心山庄。

  只有司徒璞还在饮茶,司徒璞知道,李霜白此刻非走不可,因为有一件事等着他去做,而这件事比他们来找曾姑娘要重要八百倍。

继续阅读:十一章 暗度陈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