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章 暗室逢灯
临渊小侠2018-11-27 01:052,778

  “兔子急了也咬人,何况我沈二娘,不妨让古心山庄来试试,我在这醉梦楼的十多年可不是白呆的!”沈二娘冷声说道。<p>  沈二娘来醉梦楼已经十二年了,凡是来醉梦楼的人都会给她一个面子,不敢在醉梦楼闹事,大多数江湖人也晓得沈二娘的暗器很厉害,更不敢招惹她。<p>  况且沈二娘有许多朋友,这些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纵然古心山庄再次施压,醉梦楼也不会毫无还手之力。<p>  沈二娘此刻心中已经有了鱼死网破的想法。<p>  顾白流却笑道:“二娘大可不必如此,我有一计,可解醉梦楼之围。”<p>  沈二娘知道顾白流一向鬼点子最多,但她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醉梦楼安然无恙。<p>  顾白流见沈二娘不说话,知道她是不信自己说的,便转过身往窗户边走去,故意说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可惜我这脑袋里装的计策没人赏识,良骥未绝,伯乐已逝,也罢也罢,我还是找个地方睡一觉为上。”<p>  沈二娘喊他回来,将顾白流推了一把,他便顺势坐在凳子上。<p>  沈二娘给他倒了一杯酒,陪笑道:“顾大侠消消气,是奴家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顾大侠,你要是有什么办法赶快说来,要是中的话,你就是醉梦楼的大恩人,我沈二娘给你当丫鬟都不是难事。”<p>  顾白流拉住她的手腕说道:“二娘此话当真?”<p>  沈二娘点头道:“沈二娘一言,驷马难追!”<p>  “好!只是我一个人过惯了,不需要什么丫鬟,更别说是你这会缝人嘴的丫鬟了。”顾白流笑道。<p>  沈二娘听了这话差点拿出绣花针来,但事出无奈,不得不顺着顾白流,只好陪着笑说道:“那顾大侠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解醉梦楼之围?还请快快道来,奴家都要被你急死了!”<p>  顾白流不再戏弄沈二娘,正色说道:“古心山庄只是想要找到打伤司徒璞的人,那么我们把这个人交出去,醉梦楼是不是就平安无事了?”<p>  沈二娘说道:“你应该知道这个人是谁。”<p>  顾白流笑道:“我和梦君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我们却不能把她交出去,因为她是司徒璞的人,所以司徒璞一定不会承认。”<p>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越来越听不明白。”沈二娘一头雾水。<p>  曾梦君也很疑惑,咬着嘴唇低头思索。<p>  “五日的期限还未过,明天你通知古心山庄的人,告诉他们你已经有了线索,但为了确认,需要司徒璞告诉你那个人长什么样。”顾白流对沈二娘说道。<p>  沈二娘恍然大悟,说道:“我懂了!我只要按照司徒璞所描述的随便找一个人交出去,他一定会息事宁人,因为他绝不会让古心山庄发现这一切都是他在捣鬼。但为什么要在明天?”<p>  顾白流笑着说:“今天二娘你还有一件事要去做,这件事同样很重要。”<p>  沈二娘很是疑惑,她很不喜欢和顾白流说话,因为他说话总是喜欢绕圈子。<p>  曾梦君突然笑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可不必去问司徒璞,因为古心山庄的人知道那天晚上司徒璞是在我房中被打伤的,我说打伤司徒璞的人是圆的,他就得是个圆的,我说他是扁的,他就得是个扁的,只要不将那个侍女和司徒无利扯出来,司徒璞绝对不会拆穿,更不会狡辩。我想,现在急的人应该是司徒璞才是。”<p>  顾白流说道:“你说的很对,但你忘记了一件事。”<p>  “哦?什么事?”曾梦君还是笑容满面,她觉得醉梦楼已经有办法度过这一次的难关。<p>  “你已经死了,死了的人是不能开口说话的。”沈二娘淡淡地说道。<p>  曾梦君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凝固,然后慢慢变得难看起来。<p>  已经死去的人是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的,古心山庄的人不会相信司徒璞会假装被打伤然后劫走曾梦君,如果曾梦君现在出面,说不定古心山庄为了护短,会彻底和醉梦楼撕破脸皮,正是因为这样,司徒璞肯将曾梦君交由顾白流带走,因为他知道顾白流是个聪明人。<p>  既然我得不到你,那么我便让别人也得不到。<p>  突然一种莫名的愁绪包裹住了曾梦君,她知道,顾白流和沈二娘的意思就是要她离开醉梦楼,再也不要在江湖里露面。<p>  她也知道,这一切是为了醉梦楼,也为了她的安全。<p>  她再也没有机会将她的画卖出去,也没有机会再和江湖侠客煮酒烹茶,对她而言这些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能再也见不到沈二娘和顾白流等人。<p>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说道:“我离开醉梦楼之后,你们一定要来看我,不然我会寂寞死的。”<p>  顾白流明白,曾梦君对醉梦楼是有感情的,这里就像她的家一样,沈二娘就是她的家人。<p>  他走到曾梦君的跟前,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曾梦君的嘴变得像豆荚一样,她踢了顾白流一脚,顾白流却对她一笑,她忍不住,还是哭了起来。<p>  曾梦君在很早以前就把顾白流当做了自己的哥哥。<p>  他总会给她带来各种她没有见过的玩具。有时候会背着二娘偷偷带她出去看花灯,天气好的时候就把她带出去划船钓鱼。<p>  正因为这样,顾白流没少被沈二娘拧耳朵。<p>  以前,顾白流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手放在曾梦君的头上,曾梦君把他的手拨下来,他会又放上去,她会踢顾白流一脚,顾白流便顺势踩着她的脚,一脸笑意。<p>  她经常被顾白流欺负,但她知道顾白流很疼她。在别人面前她架子很大,但看到顾白流时,她就会变得像个小女孩儿一样,两个人会闹的让人咂舌,像两个淘气的孩子。<p>  顾白流捏了她的脸一把,笑道:“别这么没出息,你好歹也是醉梦楼的一绝,要是被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别人岂不是会笑掉大牙?”<p>  曾梦君的眼泪还在往下掉,但她已经不那么悲伤了,因为顾白流的笑容是会传染给她的。<p>  沈二娘现在知道为什么刚才顾白流说她今天有件事要做,因为她要送曾梦君去别的地方,把曾梦君藏起来。<p>  沈二娘说道:“你们两个先在这里好好聊聊,我去安排一下。”<p>  说完沈二娘就走出门去。<p>  顾白流对曾梦君说:“二娘会安排好你的住处,如果不是有要事,我会送你过去,但这件事很重要,所以我现在就得走,不过你放心,等我忙完这件事就带几个朋友来看你。”<p>  曾梦君点头,既然顾白流这么说,那么这件事一定很重要。<p>  “我先走了,你和二娘好好道别一番,凭她的手段,这次醉梦楼的事会悄悄翻篇,我就不再插手了,好妹妹,等下次再喝你给我煮的酒。”顾白流对曾梦君说完这番话就从窗户跳了下去。<p>  曾梦君心中还是有着许多不舍。<p>  不多时沈二娘回来,看不到顾白流,询问曾梦君。曾梦君对她转述了顾白流的话,沈二娘点点头,随后给曾梦君换上一件颜色朴素的衣服,给她戴上头巾面罩,二人从后门悄悄上了马车,离开了醉梦楼。<p>  顾白流别了曾梦君之后去了邱府,见了邱若悬和周通,二人一脸歉意,因为他们并没有找到曾姑娘。<p>  顾白流将这两天的事给他们说了一番,他们对司徒璞的手段和心性感到震撼,也很好奇李霜白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但曾姑娘没有事,醉梦楼也能自保,他们便没有在这件事上聊下去。<p>  现在有一件大事等着他们去做。<p>  顾白流和月尘夫妇的三日之约已到,此刻,欧阳尘和上官月已经在栖凤山上等了许久。<p>  顾白流等人也不再耽搁,从邱府挑了三匹骏马,马不停蹄的向约定地点赶去。

继续阅读:十四章 橘灯乐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