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倾盖如故
临渊小侠2018-12-02 11:523,691

  顾白流是一个浪子,浪子是没有根的人,所以顾白流没有根,所以他像一艘船一样漂泊在江湖里。

  但他不是什么誉满天下的大侠,他被很多人称做“顾疯子”,因为他喜欢踢别人的屁股。

  正因如此,很多人不喜欢他。认为他是一个无聊至极的人,根本不配称为侠客,甚至觉得虽然他武功高,但却是一个下九流的人。

  所以他的朋友很少。

  他有时候会告诉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他是一艘船,总有一天他会靠岸,但在靠岸前他想多载几个人,这样就不会有太多寂寞。

  三年前他和一个追杀他的人在街上决斗,徒手将那人打翻在地,他跑过去狠狠踢那个人的屁股,然后说道:“以后你要是再敢找我麻烦,我就踢烂你的屁股!”

  那个人狼狈离去,他用手插着腰站在街上,他的脸沐浴在阳光下,他想到这会儿自己的脸上应该是发着光的。他看到许多人都在看着他,他用手摸摸自己的脸,在心里嘀咕,他的脸上又没有花,他们怎么这样看着他。

  他本来是要去喝酒的,突然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胖乎乎的和尚将两个馒头递给了旁边的乞丐,然后坐在乞丐旁哈哈大笑。

  顾白流突然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有意思的人,于是他走过去,坐在这个和尚旁边,也学和尚哈哈大笑。

  那个和尚问他:“阿弥陀佛,不知道施主想到了什么这么高兴?”

  顾白流回答道:“我看到你笑的那么开心,所以我来陪你笑笑。而且,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你。”

  那和尚说:“施主请问。”

  顾白流说道:“从前少林寺有一个和尚,他在少林颇有名气,武功在江湖中也稍微排的上号,就是这样一个名誉很好的和尚,有一天他竟然破了色戒,还开了杀戒,最让人不解的是,他杀的那个人是让他破了色戒的女人,你说他为什么会杀了她?”

  那和尚说道:“也许是因为他觉得那个女人太过淫荡,也许是因为那个女人毁了她。”

  顾白流继续说道:“听说他以前还是个挺俊的和尚,后来被逐出了少林寺,消失了三五年,等到他再次出现在江湖中时,他变得又胖又丑,和以前的样貌大不相同,江湖中人都不认得他,只有他以前的师父还能勉强认出他来,但他的武功却变得很好,他怎么会在这三五年间武功变得这么好呢?”

  那和尚笑道:“阿弥陀佛,据说是因为这个和尚每天都拼命折磨自己,每天练功练到晕倒,后来他发现自己的武功竟然提升了,再后来他竟然还创出一套不错的掌法。”

  顾白流说道:“我听人说这套掌法狠毒异常,只要是他想杀的人,至今还没有人能活下来,但他却给这套掌法取名‘大慈悲掌’,我觉得他一点都不慈悲,他要是真的慈悲,怎么会杀那么多人。”

  那和尚笑道:“阿弥陀佛,是施主落了俗套,这‘慈悲’二字其实是对其他人而言。施主不妨想想,这掌法要是真的太慈悲,那他怎么能活到现在?他杀了那些伪君子、真小人,其他人是不是会过得比以前好一些?对他们而言这个和尚是不是很慈悲?”

  顾白流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个名字取的太好了,比他的外号都要好。”

  那和尚笑道:“他的外号叫什么?”

  顾白流一本正经地说:“那个和尚见人就要笑,看到别人哭他要笑,看到别人死他也要笑,最绝的是他只要看到弥勒佛的佛像,就会一边笑一边数落弥勒佛,有时候他甚至会笑的连眼泪都出来,江湖中人都以为他是个疯和尚,但又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管他叫‘笑弥勒’,这个外号可真有意思,弥勒佛笑天下人,他却连弥勒佛都笑。”

  和尚笑而不语。

  顾白流继续说道:“这个笑弥勒破了邪淫戒、杀生戒,却还要留着一个光头,张口闭口阿弥陀佛;他有时候自己都吃不饱饭,却还要给路边的乞丐拿去饭菜;他知道别人都不喜欢他,不把他当成一个好人看,他却还要时不时去把一些伪君子、真小人杀掉,你说他是不是得了疯病?”

  和尚笑道:“依我看,他给乞丐馒头是因为他以前是个出家人,有慈悲之心,看到别人没饭吃他也吃不下去饭;他都破了戒律还留着光头可能是为了记住某个人或某件事,芸芸众生,皆有执着;他去杀那些伪君子、真小人,是因为他一想到这些人不仅没有悔改,还在武林中继续招摇撞骗、沽名钓誉,他就睡不好觉,他就要去把那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公布于众,再杀了他们,这样别人以后就不会再被骗,他也能好好睡觉。所以我觉得他不仅没有疯,甚至他比大多数人都要清醒。”

  顾白流不笑了,注视着他,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能有幸见到笑弥勒,真是三生有幸。”

  笑弥勒笑道:“顾施主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个遭人诟病的和尚,说什么三生有幸,你不说倒了八辈子大霉和尚已经很高兴了。”

  顾白流笑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顾?”

  笑弥勒说道:“在当今武林中,武功不错,还喜欢踢别人屁股的人,除了顾白流,和尚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他人。但和尚有一事不明,顾施主为什么喜欢踢别人屁股?”

  顾白流笑道:“因为我不愿意杀人。”

  江湖中有很多的恩怨,都是来自于一个“名”字。

  虽然我和你无冤无仇,但我只要能打败你,那我的名气就会在你之上,那样我就能被更多的人所仰慕。

  顾白流知道这一点,但他又不愿自己的手上有鲜血,所以他只能狠狠踢别人的屁股,这样一来,找他麻烦的人都要先想一下自己的屁股。

  笑弥勒说道:“和尚听周通说过,顾白流是一个不肯轻易杀人的人,他说你就好像一个可以装满美酒的酒杯,虽然别人觉得这个酒杯并不好看,但只有喝过这杯酒的人才懂得这个酒杯多么珍贵。”

  顾白流说道:“他说的话你也信?”

  笑弥勒笑着说:“我信。因为和尚有一次实在没饭吃了,既化不来缘,也不能去抢,差点就饿死在路上,正好被他看到,他就带我去鱼龙帮吃饭,后来我只要饿的受不了就去他那里蹭一顿,他是一个从不撒谎的人,他说的每句话和尚都信。我听他说你还踢过他的屁股?”

  顾白流无奈的笑道:“是他非要我踢的,我不踢他都不让我走,他手下的二百多条好汉拦住我,叫着喊着让我踢他们帮主的屁股,你说周通是不是和你一样得了疯病?”

  周通是鱼龙帮的帮主,武功高强,为人义薄云天,麾下的二百多条绿林好汉没有一个孬种,做的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生意。

  有一次他想要邱家大公子送给顾白流的墨玉如意,周通和他打赌比武,顾白流输了就把墨玉如意送给他,他输了就让顾白流踢他屁股。

  结果周通不敌,周通二话不说,转过身就让顾白流踢屁股,顾白流见周通如此耿直,不忍下脚,问道:“我可不可以不踢你的屁股?因为我觉得你是条汉子,而我又很喜欢你这样的人,踢你屁股就好像在打全天下豪杰的脸一样。”

  周通却不答应,说大丈夫头顶天脚踏地,说出来的话砸在地上就是一个坑,愿赌服输。

  周通手下的好汉们过来将顾白流团团围住,其中一个看起来很凶的汉子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顾大侠要是不踢我们帮主,别人岂不是以为我们鱼龙帮言而无信,还请顾大侠快些下脚,莫让外人笑话。”

  顾白流第一次觉得踢别人屁股是件难受的事,但他也没再扭捏,一脚就把周通踢的嗷嗷直叫,周通不怒反笑,一口一个“踢的好”,众兄弟也大笑附和。

  他觉得周通这个人很有意思,便想将墨玉如意赠与周通,以做成人之美。

  周通再三推辞,他将如意塞到周通怀里,转身就走,周通拦住他,瞪着他说道:“要我收下可以,除非你顾白流交我周通这个朋友,不然你就拿走这如意。”顾白流没有拒绝,周通是值得相交的人。

  周通对兄弟们说:“快备酒席,因为我们鱼龙帮今天赚了顾白流这个朋友。”那一夜鱼龙帮的宴会持续了整整一晚上,这也成了一段江湖趣闻。

  笑弥勒笑着说:“和尚一点都不疯,疯的是这武林中人。周通也不疯,和尚觉得他和顾施主一样是个有意思的人,能让和尚佩服的人可着实不多。”

  顾白流笑笑,不怀好意的问笑弥勒:“笑弥勒敢破色戒,敢杀人,不知敢不敢喝酒,试试我这酒杯是不是真如周通说的那样珍贵?”

  笑弥勒笑着说:“小僧既然已经破了色戒和杀戒,破了这酒戒又有何妨,听闻顾施主酒量甚佳,但和尚身无分文,这顿酒要你请。”

  顾白流起身,说道:“我和各种各样的人都喝过酒,与和尚却从来没有喝过,要我请你可以,但喝过酒之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可要想清楚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不然以后别人骂我的时候捎着你也骂,你可不要怪我。”

  笑弥勒起身,笑道:“和尚能和顾施主一起喝酒也是一种修行,再说要反悔的人可能是顾施主,因为武林中骂我的人比骂你的人要多出几倍来。”

  两人大笑,笑弥勒跟着顾白流进了最近的一家酒肆,店小二笑道:“和尚也来喝酒?”

  笑弥勒还是在笑,对他说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不足为怪。”随即与顾白流相对而坐,问店小二要了酒,二人推杯至盏,不多时笑弥勒已经被顾白流灌醉,趴在桌上打呼噜,不时嘴里吐出一句“顾疯子”。顾白流摇摇头笑笑,站起来板着脸对其他喝酒的人说道:“以后笑弥勒就是我顾白流的朋友,除了我之外,谁要是再叫他疯和尚,我就踢烂他的屁股!”说完背着笑弥勒离开了酒肆。

  这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人在心里骂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顾疯子和疯和尚总归是遇到了,苍蝇总是喜欢追着牛粪。”

  但顾白流和笑弥勒不这样想,他们觉得和一个有趣的人喝酒比和一百个伪君子喝酒要愉快的多。

继续阅读:第二章 霜白落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