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霜白落雪
临渊小侠2018-11-26 19:332,352

  顾白流有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剑术绝伦,冠绝江湖。顾白流和他有过一次比武,不分胜负,但这个人脾气很倔,非要说是自己输了。

  顾白流曾经这样评价这个朋友的剑:“落雪出而胜负分,闻龙吟而生死定。”

  邱家的大公子邱若悬曾为这个人写过一首五言:“霜白染凡尘,落雪伴龙吟。江湖多风雨,尔为摆渡人。”

  他们说的就是李霜白。

  李霜白曾言自己是最早被顾白流载上船的人,也是最早喝到周通口中那杯美酒的人,他师承剑豪慕容赐,不到三十岁,剑术已登峰造极,远超慕容赐。

  与慕容赐的其他弟子不同,他是慕容赐在河边捡来的婴儿。捡到他时,慕容赐看到他脖子上戴着一个玉佩,上面写着“李”,那日清晨又正值霜降,故慕容赐给他取名“霜白”。

  李霜白一直叫慕容赐为父亲,但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姓李而不是慕容,在李霜白八岁的时候,他去问比他大几岁的师兄,师兄不忍心瞒着他,便告诉了他的身世,却不曾想到,从此他变得沉默寡言,每天一个人拿着木剑对着一个木桩疯狂的练剑,到他十五岁时,他不习剑招,不览剑谱,只练拔剑和一招突刺,但慕容赐门下的弟子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能接住他的一剑。

  在他二十二岁时,他一剑击败了慕容赐,故此出师,闯荡江湖,虽然他十几年来只会这一剑,但慕容赐曾言,当今武林能接住李霜白一招的人,寥寥无几。

  几年前顾白流找到李霜白,李霜白正坐在草地上擦剑。

  顾白流将马栓在路边的树上,走过去笑着对李霜白说:“听说你的剑很快,能不能给我看看?”

  李霜白头也没有抬,还是专心磨着剑,淡淡说道:“这就是我的剑。”

  顾白流还是在笑,继续说道:“我要看的,是江湖中人人称道的那一剑,据说没有人能接住你的那一剑,所以我来看看他们有没有说谎。”

  李霜白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叹息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白流说道:“我姓顾,名白流。”

  李霜白皱眉说道:“你就是那个喜欢踢别人屁股的顾疯子?”

  顾白流惊喜的问道:“你听说过我?”

  李霜白将落雪放回鞘中,说道:“听过几次。”

  顾白流很是开心,随即说道:“看来我还是很有名的。”

  李霜白站起来,说道:“接我一剑。”

  顾白流笑道:“不妨咱两打个赌。”

  李霜白说道:“我从不与人打赌。”

  顾白流说道:“你要是不和我打赌,我就不接你的这一剑。”

  李霜白冷笑一声,道:“看剑!”随即一声龙吟,剑尖再有毫厘便可刺到顾白流的脖子,顾白流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还是在笑,他知道李霜白这一剑不会刺下去。

  李霜白收剑,转身就走。

  顾白流拦住他,说道:“是不是自你出师已来,从未有人接住你的一剑?”

  李霜白冷着脸,点了点头。

  顾白流又说道:“现在有一个人能接住这一剑,你却要走,你说你是不是害怕了?”

  李霜白板着脸,说道:“打什么赌?”

  顾白流笑道:“要是你赢了,我以后再也不踢别人的屁股,要是你输了,就将你最珍贵的东西给我。”

  李霜白看了看手中的落雪,又看了看顾白流,说道:“听起来很不划算,你踢不踢别人屁股与我何干?”

  顾白流笑道:“你不妨想一下,一个喜欢踢别人屁股的人突然再也不踢别人屁股了,就好像一个使剑的人再也不能用剑,我是不是下的赌注比起你来要大很多?”

  李霜白听完退后几步,前腿半弓,后腿往后划了一步之余,左手按着剑鞘,右手握住剑柄,眼睛注视着顾白流,说道:“看剑!”

  刹那间,落雪已出,其剑势有如苍龙出海,剑尖已经快要刺到顾白流的喉咙,顾白流也不敢大意,左脚踮起至右脚脚裸,右脚脚尖点地,脚后跟离地,施展轻功“回风”往后划去,李霜白毫不迟疑,脚下发力,直逼顾白流。

  顾白流突然不往后退了——因为他的后背已经靠到了一棵树上。

  李霜白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他没想到这师父口中赞不绝口的高手竟然只会耍嘴皮子,电光火石之际,顾白流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来,一甩便缠住落雪,二人僵持不下,进退不得,竟打成平手。

  但李霜白却淡淡的说道:“是我输了,这把剑你拿走。”对他而言,除了胜之外,其他都是输,在他的世界里,并没有胜负之间的平衡点。

  李霜白随即松开剑柄,弯腰将剑鞘放在地上,转身离开。

  顾白流又一甩,将软剑收在腰间,他将落雪收入剑鞘,跑过去拦住李霜白,说道:“我要的是你最珍贵的东西,你给我剑是为何?你以为我这么好骗?”

  李霜白愣住,半晌后说道:“落雪陪伴我多年,这就是我李霜白最珍贵的东西。”

  顾白流将剑给他,摇摇头说道:“一个人最珍贵的东西,当然是他的性命。”

  李霜白听完点点头,拔出顾白流手中的落雪,向脖子抹去。但他却没有死,因为顾白流用手握住了剑刃,血液瞬间从顾白流手中留出来。

  顾白流笑道:“我没让你去死,你也不必去死,因为你根本就没输。但你这个人很固执,非要说自己输了,既然如此,你的命我顾白流要定了,但你不能自刎,否则你就是个傻子。”

  李霜白不解,皱着眉头看着顾白流。

  顾白流说道:“从今以后,你李霜白的命就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在别人手里,否则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去奈何桥踢你的屁股,因为,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朋友。”

  说完顾白流便松了手,转身一跃上了马,在李霜白的注视下离去。

  落雪上还留有顾白流的血,血液顺着剑缓缓滑到剑尖,凝成一个血滴,“啪嗒”一声,滴在地上,“啪嗒”一声,滴在李霜白十四年来孤独的心里,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朋友”。

  后来有人看到,剑术不凡的李霜白和喜欢踢别人屁股的“顾疯子”坐在一家酒馆喝酒。顾白流边说边笑,李霜白不为所动,时不时喝一杯,他觉得喝酒要比听顾白流讲话有意思的多。

  但在别人眼里,李霜白是从来不和别人一起喝酒的,更不会和“顾疯子”一起喝酒,他们猜测,李霜白应该也是疯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细柳飞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