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橘灯乐佛
临渊小侠2018-11-27 17:272,130

  傍晚,栖凤山。

  两匹马被拴在不远处,偶尔昂首长啸,又低下头去啃着树干,不时亲昵地相互嘶咬。

  “老头子,这顾小子不会在骗我们吧?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上官月看着山下说道。

  “再等等吧,应该是路上有事耽搁了。”欧阳尘坐在一块石头上闭目养神,颇为冷静。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阵“哒哒”的马蹄声踩碎了夕阳,夜幕顺着马尾悄悄爬上了顾白流的肩膀。

  “老头子别睡了!他来了。”上官月对假寐的欧阳尘说道。

  欧阳尘睁开眼站了起来。

  顾白流三人在十步之外勒住了缰绳,马蹄微跃,三匹马对着渐渐变暗的天空长嘶,蹄子落在地上后发出一阵凌乱的声响。

  五个人并没有太过客套的寒暄,三言两语之后便纷纷上马,顾白流为首,周通为后,五匹骏马在夜幕里离开了栖凤山。

  深夜,五人在一间破庙暂驻。

  上官月背靠着一根柱子昏昏欲睡,欧阳尘将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小心翼翼披在上官月身上,上官月睁开疲惫的眼睛,缓缓拉住了他的手,欧阳尘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她闭上眼睛松开手,安然入睡。

  欧阳尘看了看已经闭上眼睛的周通和邱若悬,轻轻挪动脚步出了庙门。

  周通睁开眼看了邱若悬一眼,发现邱若悬也在此时注视着门外,邱若悬转过头来看到周通看着他,他微微一笑,又闭上眼睛。

  周通知道欧阳尘出去是找顾白流了,便打了个哈欠,将身上的褂子裹得更加严实一些,直接躺在地上,不多时响起了微微的鼾声。

  骑着马从栖凤山下来到这里,众人都有些疲惫和倦意。

  马儿也累的不愿再发出多余的声响,顾白流拿着一壶酒,坐在庙门外的台阶上,若有所思。

  今夜的月光发白,地上好似结了一层深霜,欧阳尘上了年纪,总是有些怕冷的,尤其是看到满地的月光,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坐在顾白流旁边,笑道:“在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在晚上坐在月下喝酒,那个时候头脑会变得格外清醒,但愁绪也会来的比平常快一些。”

  顾白流默然。

  明月总是和一些美好的东西连在一起,如果这种美好的东西自己尚未拥有或者已然失去,那么愁绪是会悄然涌上心头的,那么这月光,是不是就成了让一个人憔悴的罪魁祸首?

  当然不是。

  洒落在江湖里的月光,和洒落在平常人家屋顶的月光是不相同的,江湖里的月光是有生命和灵性的,它总是不肯漏掉任何一个伤心的人,它让人憔悴,也让人向往,没有人肯怪它勾起了愁绪,也没有人感激它给过自己安慰,这月光是不是也像极了某个人?

  顾白流没有答欧阳尘的话,淡淡喝了一口酒,将酒壶放在欧阳尘的脚边。

  欧阳尘拿起酒壶,轻轻嘬了一小口,咽将下去,顾白流便看到他剧烈的咳嗽起来,欧阳尘赶紧用手捂住嘴,回过头慌张的看了看庙内。

  顾白流知道欧阳尘是怕上官月看到。

  有时候,顾白流很羡慕这一类人。

  拿欧阳尘来说,盛名在外,但不管过多少年,他对上官月的疼爱和尊重都让武林中人动容。

  顾白流甚至有种想去喜欢一个人的冲动,因为他觉得爱情可能是江湖中最美的东西,但他又不敢去喜欢一个人,因为他怕自己做不到欧阳尘这一步,他也怕自己遇不到一个像上官月那样的一个女人。

  过了一会儿欧阳尘的咳嗽停了下来,他皱巴巴的脸上能依稀看到一种无奈。

  欧阳尘淡淡说道:“不管是什么人,都没有办法抵抗衰老,在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江湖中没有一个人能将我灌醉。酒是个好东西啊,它能勾起你的忧愁,也能化解人和人之间的恩怨,它还能壮胆,当年我就是喝了一坛花雕才敢向月妹吐露心意,只是我现在已经不能喝酒了,人老了病也就多了,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喝过酒了。”

  “那前辈刚才为何要自找烦恼?”顾白流说道。

  “我说是舍命陪君子你信不信?”欧阳尘笑道。

  “我信,前辈现在就是说天上的那个月亮是你放上去的我都信。”顾白流郑重的对他说道。

  两人随即大笑,然后又是深深的沉默。

  很多时候,人和人的忧愁是可以在某一刻达到共鸣的,即使一句话也不说,即使是深深的沉默,那种惺惺相惜的珍贵情感还是会像水一样,缓缓流进彼此的心里。

  一夜无话。

  次日,五人在一家客栈吃了点东西,在晚上的时候,顾白流推开了弥勒寺的庙门。

  众人顺着门口望进去,看到院内有一颗桃树,如今已是九月,所以众人没有眼福目睹桃花盛开的那一幕。

  院内十分干净,众人顺着一排青石铺成的路进了大殿。

  殿门上插着一杆橘黄色的灯笼,案台前放着两个橙黄色的拜垫,顺着案台看去,案台边上放着一个木鱼,正中间摆着一个精致的香炉,里面燃烧的香飘到众人鼻前,芬芳异常。

  欧阳尘混浊的眼睛里却布满疑惑。

  因为他看到了一尊佛像——一尊弥勒佛的佛像。

  在弥勒寺里看到弥勒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正常的是这尊佛像和这间殿、这间庙都格格不入。

  因为佛像上面布满灰尘,蛛丝缠绕,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这是弥勒佛。

  一个寺庙内,其他的东西都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唯独最重要的佛像却这般景象,着实让人觉得怪异。

  欧阳尘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顾白流说道:“因为住在这庙里的和尚,是个不吃斋不礼佛的疯和尚,他认为这寺庙的一灯一炉、两垫一案比这佛像重要千百倍。”

  “住这寺庙的和尚叫什么名字?”上官月问道。

  “笑弥勒。”顾白流回道。

继续阅读:十五章 妙手观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