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妙手观音
临渊小侠2018-11-28 14:053,410

  欧阳尘听过这个名号——慈悲难辨,三笑弥勒。

  一笑佛容,二笑佛痴,三笑佛理。

  只是欧阳尘从未见过这个和尚。

  现在他和上官月能理解为什么这庙里的和尚这般对待弥勒佛了。

  不多时,从殿后出来一个胖胖的和尚,笑容可掬,对众人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请众人去了后面的僧舍。

  顾白流和周通与笑弥勒是旧友,顾白流便将月尘夫妇和邱若悬的身份给笑弥勒讲了一番。

  笑弥勒对邱若悬的前来并不意外,但对月尘夫妇的目的有点捉摸不定,他笑容满面,口若悬河,和众人有一辙没一辙的聊着。

  “二位前辈和我坦诚相待,疯和尚就不要绕圈子了。”顾白流笑道。

  “看来是和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笑弥勒也笑道。

  随后他从袖中拿出了一根竹管,将它往桌边磕了几下,竹管里漏出来了半截纸卷,笑弥勒将纸卷抽出,用双手铺开。

  众人看到发黄的纸上面有着山和水的图形,每一个地点上面都有地名,众人恍然大悟,这是一张藏宝图。

  当看到地图上最醒目的一个山名时,众人多多少少有些震惊。

  那里写着三个字——苍桐山。

  苍桐山是武林禁地,虽无一兵一卒把守,但江湖中人对那里却不敢问津。

  “你从哪里得来的这图?”

  “从一个死人身上。”

  “这个人为什么会死?”

  “因为他被十三个门派追杀,你说他会不会死?”

  “就算是这样也轮不到你得到这图,你是不是在撒谎?”

  “和尚杀人也喝酒,但从不撒谎。”

  顾白流没有问下去,因为他知道笑弥勒会自己说出来。

  “江湖中比较出名的十几个门派追着一个人满江湖跑,如果这个人是顾白流那就再正常不过,可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很有意思?”笑弥勒笑着说。

  “所以你就去凑热闹,顺便当了一回渔翁?”顾白流问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当然得去看看,偶然听得他们说什么宝藏, 我本来是要出手救下他的,但和尚没有这么做。”笑弥勒说道。

  “为何?难道你的慈悲之心被宝藏收买了?”顾白流笑道。

  “当然不是,和尚对宝藏一点兴趣都没有,在我刚要出手的时候,我听到一声惨叫,然后是很多声惨叫连在一起,看到那些门派的喽啰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一个人的刀下。”笑弥勒说完,面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武林中用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看你的表情,这个人不简单。”顾白流也严肃起来,淡淡说道。

  “那个人的穿着很怪,用的刀也怪,连刀法也很怪,和尚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人,也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和尚敢用性命担保,这个人的武功不再李霜白之下。”笑弥勒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不笑了。

  众人听完很是震惊。

  李霜白早在六七年前就已经难觅对手,如今剑术登峰造极,江湖中早有人私下里称他为“剑圣”,笑弥勒不会骗顾白流,但是武功这么高的一个人,笑弥勒却说他不认识,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你说他的穿着很奇怪,用的刀也怪,刀法也很怪,到底是个怎么个怪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周通忍不住插了一句。

  “这个人身着长袍,腰细长带,他的衣服袖子很大,而且袖口、衣襟、衣裾都和中原武林的穿着完全不一样,他的鞋子既不是武林人士穿的千层鞋,也不是贩夫走卒穿的草鞋,更不是富家子弟穿的靴子,而是一块像木头的鞋子,他的白袜就露在外面,鞋子跟本没有起到保护脚的作用。他拿的刀更是怪异,像唐刀又不是唐刀,刀身窄而弯,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一把刀。他出刀极快,用双手握刀,刀法诡异,招招致命。”笑弥勒如此说道。

  听完之后周通一头雾水,邱若悬在武林中朋友众多,也说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顾白流见多识广,说他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他刚要开口,看到上官月神情紧张,便问:“难道前辈认得此人?”

  上官月没有回答他,一双眼紧紧盯着笑弥勒,说道:“他是不是年纪很大,脸上还有一道剑伤,刀鞘别在腰间,合刀时惯用左手?”

  笑弥勒摇摇头,说道:“他戴着面具,合刀之时惯用右手,而且从他的步伐来看并不是老人。”

  上官月不再说话。

  邱若悬开口道:“前辈想到了谁?”

  上官月还是没有说话,欧阳尘咳嗽一声,说道:“你们出生的晚些,不知道我们那时候的事。在三十年前,中原武林来了一个神秘刀客,不管是衣着打扮还是所用武器都和这小和尚所言不差,他刀法诡异,力挫中原群雄,最后找上我,那个时候月妹刚刚为我生下一个儿子,我心中欢喜,没有应战,后来他便乘我两不备,偷偷劫走了刚满月的孩子,我和月妹追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已经将我的儿子杀了……”

  众人不敢搭话。

  欧阳尘继续说道:“我和月妹心痛万分,怒火中烧,我一人不敌,我们联手才将他击败,却未能杀了他,让他逃走了,不过他的脸上也被我留下了一道剑伤。时隔多年,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难免让人想到这恶贼。”

  “想必前辈知道此人的来历。”顾白流说道。

  “后来我知道了他来自东瀛,也就是扶桑,这三十年来没有他的踪迹,只是不知道小和尚口中的神秘刀客是不是他的后人。”欧阳尘说道。

  顾白流见两位老人神色凄凉,连忙转移了说话的重点,问笑弥勒:“那你是怎么从他手下抢到这藏宝图的?”

  “那个人杀了十几个人之后,其余的小喽啰便慌张逃跑,他回头一刀杀死那个被追杀的人,之后便离开了。我心想死的这个人身上可能带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于是我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个。”笑弥勒指着藏宝图说道。

  “既然如此,我们直接去苍桐山便是。”邱若悬说道。

  “邱施主以为绘这张图的人是个傻子?你们来看,这上面的血色标记。”笑弥勒指着藏宝图上面的图案说道。

  上面的确用血色的标记来注明了五个不同的地点,东西南北整齐坐落,最中间的就是苍桐山。

  “既然已经知道了宝藏在苍桐山,这四个地方岂不是很多余?”周通不解,开口问道。

  “不,要去苍桐山,得先去这四个地方。”顾白流说道。

  “为何?这其中有何玄机?”邱若悬问道。

  “我追查了这个宝藏半年,虽然十三个门派的人守口如瓶,但我还是用自己的方法知道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这四个地方分别有一座古墓,每个古墓里面都是机关重重,最里面都藏有一把钥匙,只有凑齐四把钥匙,才能打得开苍桐山宝藏的门。这也是为什么十三个门派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宝藏的原因。”顾白流笑道。

  “这藏宝图应该是那个人偷出来的,这样来看,他们应该知道这四把钥匙在哪里,他们人多势众,就算古墓机关重重,也难不住他们,他们为何还没有找到宝藏?”邱若悬有些怀疑。

  顾白流神秘的一笑,从袖中拿出了两件造型古怪的寒铁物品,一件像一只鸟,另一件像一只乌龟。

  “这是什么?莫非这就是钥匙?”周通震惊的问道。

  “不错,这像鸟的是朱雀,像龟的是玄武,正是四把钥匙中的两把,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发十三张缉杀令悬赏我了吧?难道你真的以为是我踢了他们屁股?目前白虎还在他们手里,被一个很厉害的人保管着,青龙还在墓内,凭他们还拿不出来。这两件还是我托人偷出来的,为了讨好这个人,我可费了不少代价。”顾白流笑道。

  “哦?他是谁?我觉得他并没有将这钥匙给你的必要,他完全可以自己去找宝藏。”周通说道。

  “因为我碰巧和她很熟,而她又对我的请求没辙,所以她偷了这钥匙给我,让我不要再去烦她。”顾白流笑的像一个孩子。

  “你为什么不叫他一起来找这个宝藏?”邱若悬问他。

  “因为她这个人脾气很大,对宝藏又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又不能绑着她来,所以我没办法让她和我一起去。”顾白流无奈的笑笑。

  “我对这个人很好奇,连你都没办法偷出来的东西,他却可以偷出来,一般有这般手段的人对宝藏的兴趣可是很大的,我也从未听说过你有这样的朋友。”邱若悬说道。

  “因为她碰巧住在白流山,而我也住在那里,更巧的是她有一个让她很头疼的外甥,最巧的是她的这个外甥叫顾白流。”顾白流对众人说道。

  “传闻白流山住着一对神秘的姐妹,姐妹二人姓车,姐姐叫车锦绣,妹妹叫车锦枝,车锦绣善使剑,车锦枝轻功绝伦,但二人极少在江湖露面,我曾与二人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她们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想必那就是你吧?”半天不说话的上官月说道。

  “正是,所以在栖凤山我一眼就认出了二位手中的佩剑。”顾白流说道。

  “没想到顾小子竟然是她们的后人,难怪你武功这么高却没有知道你师父是谁。”欧阳尘说道。

  众人也听闻过顾白流母亲和小姨的大名,没想到盗出这两把钥匙的人,竟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妙手观音车锦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临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