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两眼一抹黑
宝璐2019-10-09 10:262,325

  男子没想到夏知了这么爽快就承认了,反而一时有些语塞,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得!既然你那么了解我,现在也该让我了解下你了!”夏知了见他没说话,转过身,双手环抱于胸前,接着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这么了解我?既然你知道我做生意回来要从这里翻墙回来,你为什么还把车停在这里?故意的?你想干什么?还是说,你也想找我合作?”

  夏知了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的丢下一大串问题,接着就微微扬起下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丝毫不怵。

  男子看着夏知了,楞了几秒,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名不虚传!”说完他猛地一俯身,鼻尖几乎擦着夏知了的鼻尖,他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仿佛一块未经开采的璞玉。

  夏知了虽说也胆大,可是,毕竟事发突然,她也一下子愣住了!

  “这深更半夜的,你和我这么坐在这里,你就一点都不害怕?”男子定定的看着夏知了,轻轻地吐出这么几个字。

  夏知了这下反应过来了,感情这人儿逗自己玩儿呢!

  她嘴角微微一笑,决定将计就计。

  “怕……也还好吧!”这声音柔得自己都听得浑身酥麻。

  “我还真以为你天不怕地……啊!”男子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他一声惨叫,双手捂着自己的下巴往后一倒,靠着车门,五官扭曲,连声惨叫。

  夏知了拍了拍裙子,麻利的下车,伸手拽出自己的帆布包,看着还在痛苦的男子,冷笑一声,接着道:“这一拳,就算你吓我的,扯平了。”

  说完,她拎着包,大步朝着学生公寓走去。

  就在她脚刚跨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肩膀一紧,然后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反正夏知了只知道,当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国内的家里,外面已经铺天盖地的都是自己的婚事了。

  “爸!这是怎么回事儿!”夏知了拿着手机,屏幕都快怼到老爷子脸上了。

  “没什么!没什么!别着急,只是一点小问题!”老爷子自知理亏,也不太敢招惹自家这个脾气火爆的姑娘,只能温柔的安慰着她,心里只希望这姑娘别把自己的教院一把火给烧了!

  “什么叫小问题?我都要结婚了还是小问题?我都不知道自己嫁给谁这还是小问题?我两眼一抹黑,一睁眼全世界的人除了我自己都知道我下星期要结婚了,这还是小问题??”夏知了看着老爷子这逃避问题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

  “知了,知了,你别着急,你先坐下,听爸爸慢慢给你解释!”老爷子扶着夏知了得肩膀,想让她坐下来,好给自己争取一点组织语言的时间。

  可是对于夏知了来说,这一套好像并不管用!

  “姐,你先坐下来,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门外的男子本来不想干涉,可是看夏知了这个样子,便冲了进来,一起加入了劝和大军。

  “夏景川,你姐我都已经被人卖了,你还顾着什么成何体统啊!”夏知了现在被一对二,火气更大了!

  “姐,你听听!你怎么从美国回来以后,更没礼数了,那是父亲,怎么说话呢!”夏景川常年修行训练,有时在山上打坐,一去就是几个小时,所以皮肤很黑,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挡不住他俊朗的五官,坚毅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一袭白色的长袍,更显得他有种莲花般清新的气质。

  可是此刻,夏知了顾不上好好抱抱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反而是因为他,更是气得没处撒火,夏景川牢牢地钳住自己,虽说自己也有基本功,可是那点功夫在如今力气比自己大了无数倍,且作为栗水教掌门人的夏景川面前来说,简直就像是粘在脚底的口香糖一样烂。

  “得,我重新说,夏景川,你姐姐我现在都让父亲给卖了!怎么样,我这么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夏知了无奈的重新修改了自己的用词。

  “好吧。”夏景川虽然也觉得这句话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好像也没有其他的说法了,只能默默放开了夏知了。

  “好,爸,我坐下,你现在好好解释解释!”夏知了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了两步坐下来,准备好好搞清楚这回事儿!

  “知了啊!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正在书房看书,忽然门吱呀一声……”老爷子正绘声绘色的说着,就被暴躁的夏知了打断。

  “爸,我麻烦你捡重点说!”夏知了一看老爷子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又开始和自己玩迂回策略了。

  “好好好,简单点说就是我和黎老爷,给你和他们家二儿子定了门婚事。”老爷子一边说着还一边偷瞄着夏知了的脸色。

  “黎老爷是谁?”夏知了知道老爷子又在避重就轻,便暗暗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准备自己问。

  “是爸爸的老朋友。”老爷子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他是你朋友,我是问,为什么你会突然和他定了我的婚事?”夏知了知道生气也没用,只能耐着性子追问。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爷爷给你读过我们栗水教的教谱?”老爷子反问道。

  “记得!”夏知了眉头微微皱起,心想,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教谱上一个叫黎冲的名字,你还记不记得?”老爷子接着问。

  “这个名字我好像有点印象。”夏知了歪着头想了想,却也没想出来更多,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有这个名字。

  “这个人,就是黎老爷家的祖上,当初黎冲,和你们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一起在京为官,同为皇上的御前带刀侍卫,有一次,皇上在猎场打猎时忽然被人行刺,好在没有大碍,但是事后皇上查明,有人行刺是因为黎冲出卖的消息,所以,当场黎冲就被刺死,随后他的家人也比统统诛了,只留下一个黎冲的儿子,他儿子当时才出生不足月,皇上仁厚,特意赦免,只是和奶娘一起被发配到了现在的新疆。

  而你们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则因为当时护主有功被赏赐,年迈后得大量田地和黄金反乡养老,这才有了后来的栗水教,然后一直传承到如今。”

  “所以呢?这和我结婚到底有什么关系呢?”夏知了感觉自己只听了一遍栗水教的发家,完全没听懂这和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

继续阅读:第四章 得!不就是犯法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婚:总裁夫人好身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