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惊变
洵公主2018-11-26 11:562,205

  “敬修哥哥,你书读的这么好,将来也要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吗?”

  一间书房内,有两名少年在一起读书,问话那少年稍小一些,看上起有十一二岁模样,正是大明朝内阁六部,刑部尚书之子,姓郑,单名一个洵字,郑洵。

  另一名少年今年刚满十六岁,来头更大,乃当今内阁首辅张居正之子,名:张敬修。

  听了问话,张敬修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笑问道:“洵弟,你喜欢读书吗?”

  郑洵拄着脑袋想了想,说:“我爹说,书读的好,可以明理,可以入朝为官,可以光宗耀祖…。”

  张敬修打断了他,道:“洵弟,我问的是你,可不是你爹。”

  “问我啊…”

  “对,就问你自己,要说实话。”

  郑洵想了想,神神秘秘道:“敬修哥哥,我只跟你说,你可不许告诉我爹。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读书。”

  张敬修心领神会,满含深意的笑道:“洵弟,英雄所见略同啊。”

  “啊!敬修哥哥,难道你也…”

  张敬修忙示意他禁声,悄然道:“我同你一样,若不是我爹逼我读书,鬼才喜欢读书呢。”

  郑洵担心道:“可是不读书,将来就不能考取功名了,也不能入朝为官,也不能光宗耀祖…”

  张敬修哼道:“为什么一定要做官呢?”

  郑洵一脸茫然:“不做官还能做什么?”

  想他二人出身书香世家,从懂事起便被大人灌输孔孟之道,在他们的认知里,这一生便只有读书、考取功名、入朝为官一途。

  但事无绝对,张敬修虽为孔孟门生,其志向却大相径庭。

  只听张敬修神神秘秘道:“洵弟,我也只跟你说,你可不能告诉我爹。其实,我想做江湖大侠。”

  闻言,郑洵眼中满是惊喜,悄声问道:“就是外面传说中的江湖大侠吗?”

  张敬修奇道:“怎么?你也知道?”

  郑洵道:“我只听说过一点。”

  张敬修索性将书本一合,踱步到窗前,从窗缝隙中向外张望,但见窗外无人,又跑到高大的书架前,在最底层的架子里翻出了几本旧书。

  “洵弟,来,给你看些好东西。”

  郑洵一脸好奇的凑上前,但见张敬修手里的书与平时读的书都不同,封页上画着各式各样的小人,书名更是龙飞凤舞一般,分别是: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小李飞刀、神雕侠侣等等。

  “敬修哥哥,这是…”郑洵大惊,他已认出,这些书都是父亲三令五申禁止翻看的江湖杂刊。

  “嘘。。快藏起来,快…”张敬修将书一股脑塞进了郑洵的衣服里。

  “敬修哥哥,你都要送给我吗?”郑洵又惊又喜。

  藏好了书,张敬修一本正经道:“洵弟,实话不怕跟你说了,我已经准备好要出去闯荡江湖,这些书也用不到了,都送给你,将来你长大了,一定要到江湖上找我。”

  郑洵呆呆的看着张敬修,目光中满是仰慕,心中更是打定主意,等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去找到敬修哥哥,与他一同闯荡江湖,做一名真正的江湖大侠。

  ——————————

  北京城,王府胡同,郑府

  书房内,郑洵以手扶额,眉头紧锁。

  他面前的书桌上摆满了旧书,正是小时候堂兄张敬修送给他的江湖杂刊。

  “敬修哥哥,你到底在哪啊?”郑洵长叹一声,很是苦恼的样子。

  突然,书房大门被人踢开,洵父手持藤条,怒气冲冲的冲进书房:“好哇,你还敢回来?”

  郑洵吓的哇呀一声跳了起来,绕桌而走,尽可能的躲避飞来的藤条。

  “爹,孩儿知错了,饶命啊爹…。”郑洵一边逃一边求饶。

  洵父已然气急,大怒道:“孽障,今天我非要打死你这个逆子。”

  二人正闹着,门外一妇人疾步走了进来,见状,立时喊道:“洵儿,快到娘这来。”

  见救星来了,郑洵低身躲过一藤条,投进母亲的怀抱中。

  洵母护儿心切,厉声道:“你要打洵儿,就先打死我好了。”

  洵父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这对慈母败儿道:“都是你惯的,我好不容易给他谋了个刑部主事的差事,他却非要出去闯什么江湖,你看他私藏的这些书,简直有辱斯文,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说到伤心处,竟而老泪纵横,掩面痛哭。

  郑洵一咧嘴,悄声道:“娘,爹他又哭了。”

  洵母无奈叹了一声,宽慰道:“好啦好啦,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刑部尚书,动不动就哭天抹泪,这要是叫外人见了,你的官还要不要做了?”

  郑洵参言道:“就是就是,娘说的在理。”

  洵母拍了郑洵脑门一下,埋怨道:“你还敢说话,若不是你胡闹离家出走,你爹他会气成这个样子嘛?还不快给你爹磕头道歉。”

  郑洵乖乖跪倒在地,磕头求饶:“爹,孩儿知错了,您老大人大量,就放过孩儿这一回吧。”

  洵父这才算稍稍消了些气,坐回椅子上,无力道:“我记得咱家还有一株千年老参,快去取来。”

  洵母笑道:“好,我这就命人送到后厨,给老爷熬一碗参汤补身子。”

  洵父道:“不是我要用,是给张阁老送去。”

  “张阁老他病了?”

  “是张阁老的公子,敬修侄儿病了。”

  听得张敬修的名字,郑洵大喜道:“敬修哥哥回来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洵母却问道:“敬修侄儿害了什么病?严重吗?”

  洵父瞪了郑洵一眼,道:“敬修侄儿在外面与人争斗,被人打伤了脑袋,疯傻了。”

  郑洵闻言大惊,连问道:“怎么会这样?敬修哥哥是被谁打伤的?是武林高手吗?”

  洵父哼道:“什么武林高手,就是一个喝醉了的酒鬼。相关案犯已经押送进京,就关在了刑部大牢,连阁老公子都敢打,简直找死。”

  闻言,郑洵如遭雷击,他不禁回想起在云来客栈的所见所闻,难不成真如卓凌昭所说,江湖已沦为一个大戏台,而张敬修就是戏台上的戏子…。。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段姻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戏之南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