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妖言惑众
洵公主2018-11-26 11:592,767

  刑部大牢的牢门缓缓开启,但见从门内走出一名瘦骨嶙峋的汉子。

  瞧这人的面相该有五十岁左右,许是在牢里受了酷刑,一条腿已然断了,腰背也驼的厉害,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很是困难。

  一缕阳光直射下来,照拂在瘦汉的身上。

  瘦汉停住了脚步,试着直了直腰板却失败了,只好侧着身体,歪着脑袋努力的向天上望去。

  虽是初秋时节,但阳光依旧刺眼。

  那瘦汉却浑不在意,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上的太阳,脸上一幅享受的表情。

  “呵呵,两年了,没想到我刘霸还能活着出来。”瘦汉痴痴的笑道。

  原来他便是两年前,在扬州醉仙楼误伤了张敬修的泼皮刘霸,被关押在刑部大牢遭受了两年的牢狱之苦,至今日方才恢复自由。

  也该着他倒霉,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了张阁老的公子,不然又怎会沦落到今日这般凄惨模样。

  “呵呵,活着便好,活着便好。”刘霸轻轻道了一声,语气平平淡淡,再不似当初那般满身的戾气。

  只是,接下来该去哪呢?

  刘霸想了想,不觉笑道:“我真是傻了,既来京城,自然要去万福楼听戏啊。”

  心里已有计较,寻了方向,便往南塘老街行去。

  刚过了午时,还不到听戏的时辰,万福楼的门前却堵了两三千人,直挤得刘霸只能在外围跳脚张望。

  “今日是什么好戏,咋引了这么许多人来听?”刘霸心下好奇,脱口问了一句。

  前面有人听见问话,便回道:“你是外省来的吧,且不知颜茹玉重回万福楼,今日便登台唱那曲牡丹亭了。”

  闻言,刘霸一时怔住了,仰头看去,正见到今日的戏牌上写着:牡丹亭之杜丽娘暮色还魂记。左下角一列小字:颜茹玉领衔。

  “哼哼,终究还是个戏子。”刘霸暗道一声,心中渐生出一股怨气,回想起当初在醉仙楼时,便是因为此女子,他才遭受了两年的牢狱之苦。

  这时,听见人群中传来阵阵呼声:“开戏了…。开戏了…。。”

  众人一窝蜂似的向万福楼大门里涌去,刘霸来不及多想,急忙跟着人群向里面拥挤。

  只是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人群忽又向后退了下来,混乱之际,刘霸寻了个空档老鼠似的钻到了最前面,抬头一看。

  巧,真是巧。

  因为无巧不成书。

  但见万福楼的大门前站着一名绝色女子,穿了一身浅色戏服,脸上妆容已定,正是牡丹亭中杜丽娘的一副模样。

  不消说,这女子自然是颜茹玉无疑了。

  只见她面带一丝愁容,桃花似的眼眸中满是伤感,呆呆的望着蹲在街心的傻乞丐。

  刘霸竟也认出了那傻乞丐,回想起这两年所受的苦难,不觉哂笑一声:“傻子配戏子,真是一段美好姻缘啊。”

  话音刚落,立时惹来了无数愤怒的目光。

  刘霸也是贪图一时快意,竟忘了此处是天子脚下,卧虎藏龙之地,稍有不慎便惹上了大人物。

  只是话已出口,后悔是来不及了。

  果然,人群中跳出一名锦衣公子,一把抓过了刘霸衣领,喝骂道:“哪里来的瘸腿驼子,也敢对茹玉姑娘无礼,找打。”

  说罢,一拳打来,正中刘霸眼眶。

  刘霸着实挨了这一下,心中陡生出一股怒气,大声嚷道:“你是何人?凭什么打我?”

  那公子嗤笑一声:“听不惯你的言语,便打了,如何?”

  众人纷纷附和响应:“打的好…。。接着打…。打死他……”

  刘霸顿时回过神来,环视四周,见人群已将他围了起来,更有几名壮汉神色不善,看样子也想出手打人了。

  “这下遭了,我已犯了众怒。”刘霸暗道一声,他已察觉出形势对自己极其不利,稍有不慎便要落得个被围殴致死的下场。

  况且他刚出得牢狱,在京城里举目无亲,若真被打死在这里,怕是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瞧眼下情况,唯有出奇招方能脱身了。

  刘霸毕竟是扬州有名的泼皮,虽褪去了一身的戾气,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只见他突然大笑了起来,声如洪钟,状似癫狂。

  众人一时都愣住了,那锦衣公子也不由得松开了手,问道:“你。。你在笑什么,莫不是害了失心疯吗?”

  刘霸渐渐止住笑声,手指锦衣公子及围观人群,骂道:“我在笑你们啊,一群愚昧无知的蠢货。”

  听得此言,众人皆大怒,逐渐向刘霸围了过来,喝骂声中,已有人撸起衣袖,便要出手。

  刘霸咬了咬牙,心知胜败在此一举,提起一口气,放声嚷道:“你们都已经大祸临头了还兀自不知,若是不信,尽管打死我好了。”

  众人心知他这话是吓唬人的,不过还是停住了动作,静等下文,都怕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

  那锦衣公子离刘霸最近,喝问道:“你少要危言耸听,这里可是有几千人在,还能怕了你不成。”

  刘霸冷笑道:“好大的阵势,几千人啊,却不知你们这几千人来这里做什么啊?”

  锦衣公子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看戏啊。”

  “哦?看谁的戏?”

  “万福楼颜茹玉的戏,怎么?你还有何话说?”

  刘霸嘿嘿一笑,道:“这位公子,你可知这位颜茹玉是什么身份吗?”

  锦衣公子不假思索道:“万福楼的戏子,有何不妥?”

  “不妥,大大的不妥。”刘霸哼笑一声,接着道:“公子只知道她是万福楼的戏子,却不知她还有另一个身份…。”

  目光环视众人,刘霸忽的提高了嗓门,放声嚷道:“那便是大明朝第一逆臣张居正之子,张敬修的未婚妻!”

  好一阵的静,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

  刘霸斜眼瞧着那名锦衣公子,冷声道:“公子,你再回头瞧瞧那个傻乞丐,想知道他是谁吗?”

  不等锦衣公子说话,人群中有晓事的人已在议论那乞丐的身份,这个说一段朝局态势,那个讲一书江湖传闻,期间还穿插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最后得出结论,那乞丐便是大明朝第一逆臣张居正的长子,同时也是被江湖上戏称为天下第一大笑话的武当山剑客,剑神张敬修。

  “公子,你连她的戏都敢听,莫非你也是张居正的同党不成?”

  好大的一顶帽子扣了下来,那锦衣公子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环视四周,见众人都在盯着他看,其中有几名百姓神色异于常人,越看越像是皇上身边的锦衣卫伪装而成的。

  “不好,我已大祸临头了。”锦衣公子暗道一声,心中更是惶恐,看似只是一句亦真亦假的话,如果传到了紫禁城里,那便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因为这世上总有一类小人喜欢搬弄是非,并以此为跳板,扶摇直上。

  瞧眼下情况,唯有出奇招方能脱身。

  锦衣公子蓦地大喊一声:“张党误国,罪该万死,天佑大明,吾皇万岁。”

  说罢,三步并做两步冲到万福楼前,一把抓过颜茹玉将其摔到街心,愤然骂道:“张党误国,人人得而诛之。”

  见美人摔倒,人群中有几名好心人想要将她扶起来,谁知刚伸出手,忽闻一声喝骂:“怎么?你们都想做张党不成?”

  又是好大一顶帽子扣了下来。

  那几名好心人立时僵在那里,不敢稍动。

  一般的处境,一般的想法。

  好心人的手掌慢慢攥成了拳头,齐声呼喊道:“张党误国,罪该万死,天佑大明,吾皇万岁。”

  四句话,一十六个字,字字如剑,直刺向瘫跪在街心的颜茹玉。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绝世高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戏之南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