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剑神张敬修
洵公主2018-11-25 22:322,469

  “轰隆隆…。。”

  雷声滚滚,顷刻间,大雨倾盆。

  这雨来的好急,致使街上的许多行人来不及逃回家中,只得就近寻了一个避雨的去处。

  客栈内,店小二忙得不可开交,前厅后堂端茶倒水,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来回跑了不下二十趟。

  “遭瘟的老天爷,下这么大的雨也不提前吱会一声,把人都撵到这儿来避雨…。”

  “咔嚓……”

  一声惊雷,吓得店小二一缩脖子,茶壶险些扔了出去。

  “老天爷,小的有口无心,您千万别跟小的一般见识…”店小二连声讨饶。

  “小二,茶呢?”

  “来了来了…。。”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街上的积水汇流成了一条小河。

  大江东去,小河西流。

  一人披蓑戴笠,踏着小河,行至客栈门前,站定。

  他左右瞧了一眼,但见门板两侧各挂着一幅对联。

  右书:云雨巫山说豪侠

  左书:来去归兮话江湖

  仰头一望,正是挂了三十年的老牌匾:云来客栈。

  “江湖…”那人低语一声,走进了客栈。

  “江湖!何谓江湖?”客栈内,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方士朗声喝问。

  “大侠!”

  “绝世武功!”

  “钱!”

  “美女!”

  “神兵利刃!”

  众人各执一词,喊叫不休。

  “错啦错啦,你们说的这些都只是江湖的附属,大侠是江湖吗?绝世武功是江湖吗?钱是江湖吗?”

  众人被驳得无言以对,便问道:“那你给说说,江湖是什么?”

  那人淡然一笑,从怀里取出一方惊堂木,“啪”的一声拍在桌上,朗声道:“江湖就是——传说。”

  原来是个说书先生。

  “在下江湖百事通,行走江湖数十年,江湖上大大小小的传说,我是无一不晓,无一不知。诸位客爷若是想听,嘿嘿,二两银子一书,童叟无欺,谢绝还价…。。”

  原来还要钱的。

  众人意兴阑珊,渐渐散了去。

  “诶…别走啊,一两半一书…一两,不能再低了…。。”

  “喂,说书的。”

  一只手拍了拍正在四处拉客的百事通的肩膀。

  百事通回头一看,却见一名身着华服的公子哥笑呵呵的看着他。

  “公子想要听书?”

  “嗯,你知道张敬修吗?”

  百事通哈哈一笑:“天下第一高手,剑神张敬修,江湖上谁人不知?谁敢不知?”

  “那好,你就给我讲讲这位剑神张敬修的故事吧。”

  公子哥将一锭银子抛给百事通,淡然入座。

  好阔气的公子,出手便是十两银子。

  百事通忙接了银子揣入怀中,又轻了轻嗓子,一拍惊堂木,雄厚的嗓音顿时充满了整个云来客栈。

  “好,那我今天就给公子讲一讲天下第一剑客,剑神张敬修。”

  第一个传说:华山论剑。

  雄鹰长唳一声,展翅掠过耸入云端的华山顶峰。

  山巅之上是一处偌大的圆形石台,周围怪石林立,杂草丛生。

  有风吹过,呼呼作响。草木横飞,碎石滚地。

  石台中央,一白衣人迎风而立,右手擎剑,剑刃流光四射,锋芒毕露。

  “神剑擒龙,呵呵,你就是武林大会上出尽风头的武当小子?”

  石台四周,有四名剑客各站一隅。负手而立,斜眼朝天,皆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问话之人着一身黑衣,身形矮小干瘦,面前却插着一柄比他还要宽,还要高的大剑,正是江湖上号称‘铁剑镇天南’的昆仑剑王,李铁山。

  其余三名剑客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分别是天山派剑仙韩离、华山派剑圣陈逍以及峨眉派剑尊释娟神尼。

  与这四位江湖前辈比起来,武当派的张敬修的确是个‘小子’,但‘小子’未必就要低人一等。

  在江湖上,决定地位高低的除了辈分,还有武功。

  “武当张敬修,见过诸位前辈。”

  张敬修乖乖的行了礼,毕竟还是晚辈,江湖规矩不能坏。不然传到江湖上,有损名声。

  “小子,你可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剑圣陈逍阴阳怪气的问道。

  “华山。”张敬修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你知道今天来这儿干什么吗?”

  “论剑。”

  “既然知道,你还敢来?”剑圣陈逍忽然瞪起了眼睛,他生气了。

  绝世高手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的脾气都很怪,让人捉摸不透。

  就像三岁的小孩子,说生气就生气了,咋办?又不能跟小孩子讲道理。

  所以啊,千万别跟绝世高手一般见识。

  “陈兄息怒,我看这少年器宇不凡,想必有些本事,不然融阳真人也不会派他来和我们比试剑法了。”

  也不是所有的高手都孤傲怪僻,天山派的剑仙韩离就很开明,像个大孩子。

  “哼,融阳老道派一个毛头小子来华山论剑,分明是在嘲笑我们。”剑王李铁山吹了吹胡子,他也生气了。

  “剑王此言差矣,我听闻这少年在武林大会上表现不凡,艺压群雄。反倒是你们昆仑派的弟子技不如人,为夺神剑竟然用毒…。”

  峨眉派的剑尊释娟神尼出来主持公道了,一出口便戳中了李铁山的软肋,气的他脸红脖子粗,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唉!和女人讲道理,有理也没理,何况本来就没理。

  “小兄弟别怕,一会打起来,我会护着你的。”释娟神尼温声细语的对张敬修道,竟然将他当成了小孩子一般哄着。

  “承蒙前辈厚爱,不过还请前辈们千万不要手下留情,江湖决斗,各凭本事,生死由命……”张敬修是个实在人,说的也是实在话,他既然敢来这里,便是要证明自己的本事,而不是躲在任何人身后,尤其是女人。

  不过在前辈们看来,他这种行为却是——

  “大胆,你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也敢在我们四人面前口出狂言,嫌命长吗?”

  李铁山和陈逍齐声怒喝,他们又生气了。

  “唉!少年,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乱说啊。”剑仙韩离惋惜的叹了一声,显然他也不高兴了。

  “哼,不识抬举,找死。”释娟神尼眉眼一横,生气了。

  孔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其实孔子说错了,女人难养,哄哄也就好了。小人难养,打一顿也就是了。

  但前辈难养,这可怎么办?

  张敬修只说了一句实在话,竟得罪了四位武林前辈,可如何是好?若传到江湖上,指不定招来什么风言风语。

  无名鼠辈口出狂言,竟当面侮辱江湖前辈……

  江湖规矩不在,是江湖变了还是人心变了?

  垮掉的一代,江湖再难崛起,惜哉!痛哉!

  跟女人讲道理,无非有理变没理。

  跟前辈讲道理,找死。

继续阅读:第二章 剑神卓凌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侠戏之南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