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不好意思,是我不要你
子紫舒2018-12-01 17:243,206

  贺兰碧熙穿好衣服准备去迎接父亲的时候,身上的碧天却突然传来信息,似乎这一次父亲还带回了一个人,一个不速之客。

  在将军府的大厅了坐着两男两女,一位是坐在正位上的父亲大人,几天不见父亲似乎都有些憔悴了。另外一位通过秋菊在耳边的介绍,原来竟然是和贺兰碧熙有着婚约的二皇子殿下。

  两名女生,似乎也是家喻户晓的那种,但是原谅贺兰碧熙还没有到这个世界太久,很多人还不太熟悉。听秋菊介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名唤仲夏,是丞相之女,据说好像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刺绣女红更是不在话下,是很多达官贵族,甚至是皇亲国戚中最想要娶的老婆,以后注定可以成为贤妻良母的。

  另外这位和贺兰碧熙撞颜色的身穿蓝色白纱裙的女子名唤芝仙,据说师承药师宫,是掌门底下唯一一位女弟子。听外人传说,药师宫的一枚丹药可以卖到上万两。但是这对贺兰碧熙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如果自己中毒或者生病碧天会直接给化解掉,根本不用什么鬼丹药。

  不过这位二皇子殿下是个什么鬼,当然了长的倒是一表人才的,但是做的事情却另贺兰碧熙,贺兰澈两父女很是闹心。

  “二皇子,这位便是我的女儿,将军府的大小姐贺兰碧熙,女儿啊,身体可好些了?这一次二皇子殿下专门请来了芝仙来给你诊治相信你很快就会好了。”贺兰澈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坐在他的身旁。

  如果不是看在贺兰澈的面子上,贺兰碧熙管他是不是什么皇子呢,让我给他打招呼,切,他也配。贺兰碧熙向二皇子殿下点了点头,全当是打了照顾。

  这位二皇子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身为贺兰碧熙的未婚夫,在贺兰碧熙出事的这段时间里从未来过一次,第一次来竟然就是带来美女,而且还是两个,怎么着这是来示威来了。贺兰碧熙向二皇子点头,二皇子也只是冷漠的向她点头,冷漠的表情分明就是不想和贺兰碧熙有什么牵扯。这一次的看望可能也就是为了在父王面前留一个好印象才来的吧。

  可怜的贺兰碧熙啊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总是这么不受人待见呢?

  “女儿,这位就是你未来的夫婿,端木柯,咱们戚武国的二皇子,以后的储君。”贺兰澈在介绍的时候全程看着贺兰碧熙,并没有看到他们几位的表情,但是这并不代表贺兰碧熙也没有看到。

  贺兰碧熙明显的看到二皇子端木柯皱了一下眉头,而他旁边的两位也是一脸的可惜和不忿。从他们的表情中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位二皇子典型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对着两位绝色大美人都有好感,而这两位大美人似乎也是不知道怎的被这位二皇子迷的神魂颠倒。贺兰碧熙左看右看,也没觉得二皇子身上有什么值得她爱的。

  贺兰澈似乎只是以为端木柯带来这两名女子是来给贺兰碧熙看病,并没有想到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毕竟婚约是当今陛下亲赐,就算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做。

  “贺兰伯父,我有一事相求,还请伯父应允。”端木柯在看到两名女子的脸色后,立刻对对贺兰澈提出请求。

  “欧?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若是伯父可以帮得上忙的一定伯父呀帮。”那时的贺兰澈或许还认为端木柯是他未来的女婿,轻声细语额说道。

  “伯父,请恕我的不敬之罪,其实我这一次来是为了…退婚一事来的。”端木柯停顿了一下下了下决心说道。

  “你说什么?!”在贺兰碧熙的眼中贺兰澈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身上多年在战场上的肃杀之气弥漫在整间屋子里,周围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句话惹了这位祖宗。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贺兰澈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咬牙切齿的问到。

  “这是我的意思,与父王没有任何关系,伯父,柯儿只想要和两情相悦的人在一起,我对碧熙只有兄妹之情并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意。”端木柯这是典型的反正已经着火了,也不介意再多添一把柴,把自己心中所想的直接说了出来,当然这其中也是有假话的。

  什么两情相悦,那都是放屁!贺兰碧熙从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知道了,这个男人绝对的一个花心大萝卜。在他的眼里只有权利和地位,什么情爱,那都是幌子,别看现在和这两名女子感觉像是你侬我侬的样子,若是有一天这两名女子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了,或许她们就会变成一颗弃子,而被毫不留恋的遗弃掉。

  “原来你今天请来芝仙,并不是仅仅只是来给我的女儿看病,而是来给我下马威,让我看看你是如何带着你的欢好来恶心我女儿的吗?”贺兰澈一巴掌拍在茶杯上,茶杯瞬间变成了粉末,这一下把管家吓得不轻,对于管家而言这也是好久都没有见将军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伯父…我找来芝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和她有私情,也是想让芝仙帮贺兰妹妹看病啊。”端木柯补充到,但是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已经处在暴怒边缘的将军,会因为他说的这句话而造成怎样的后果。

  “你混账!”贺兰澈拔出腰间的长剑,甩手长剑便直直向端木柯的胸口刺去。贺兰澈可比当初和贺兰碧熙比武的景瑟武力要强的多,剑穿过空气的速度很快,转眼间端木柯就要被刺穿胸膛了。

  管家惊呼到,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只是一个管家而已,暴怒的将军他怎么可能能够制止得了的呢!

  “碧天!”就在长剑即将刺到端木柯的时候,碧天突然快速的缠绕了长剑,由于长剑的惯性太大,虽然说顺利的甩开了但是还是刺破了端木柯的手臂。

  “你……你竟然敢刺伤当朝皇子,你你你,你简直就是胆大妄为!”芝仙看到端木柯受伤焦急的上前查看,伤口不深,但是却还在流血。芝仙从怀中拿出一粒丹药让其服下。听芝仙的口气这好像是什么极品丹药,吃了大有益处。

  但是谁能告诉贺兰碧熙,这极品丹药就这幅熊样,我还以为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呢?只是让血不流了而已,算是什么极品丹药啊。

  倒是那位丞相的女儿只是静静的坐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怎么你心疼了,你去问问他的爹爹,当今的陛下,如果没有我将军府的支持他怎么可能那么安稳的坐着那宝座,而你们这些皇子还怎么享受那些所谓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怎么,你们是觉得我将军府在我之后在我继承还是怎样,现在就敢在我的头上随意欺辱了?咳咳咳!”因为过于生气,一向身体硬朗的贺兰澈竟然虚弱的感觉要倒下去似的,一口气没有顺起来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贺兰碧熙走到贺兰澈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其实是在偷偷的让碧天为其诊治,看到碧天传来的消息,贺兰碧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多日无眠才导致的身体虚弱啊!贺兰碧熙稍稍的用碧天将贺兰澈的毛病治好了之后,走到了前面。

  “父亲,女儿有话要讲,请听女儿一言。”贺兰澈经过碧天的洗礼,身体越大强健了。

  “说吧!”对于自己的女儿他还是跟温柔的。

  “父亲,二殿下刚刚说女儿并非他的良配,这句话确实不假,对于女儿,这也是女儿想说的,女儿此生只想要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对于这种千人枕万人睡的就如同妓院里的姑娘似的,女儿嫌脏,亦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贺兰碧熙说的话字字铿锵,掷地有声,真心的把端木柯气的不轻。

  “你!”端木柯愤怒的指着贺兰碧熙,眼神里似乎要喷火似的。

  “端木柯,你给我听好了,我们之间是我嫌弃你。不好意思,是我不要你了。碧天!”碧天听到主人的召唤出现在了贺兰碧熙的手上。

  贺兰碧熙将碧天甩向端木柯,端木柯以为她要伤害他便举起手来遮挡,没想到竟然没有任何的痛处,被鞭子缠绕的部分除了有一点凉凉的,痒痒的并没有其它感觉。

  贺兰碧熙让碧天将端木柯手上的伤治好,不留一丝痕迹,等到治疗完成,贺兰碧熙举起碧天狠狠的在地上划了一条深深的线。这仅仅只是一鞭子的威力。

  “我贺兰碧熙再次与端木柯立下誓言,我贺兰碧熙不在是端木柯的未婚妻,我不在要端木柯了,立此为凭,从今天起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碧天的威力惊人,一鞭下去地裂了一条大缝,桌椅也在剧烈的摇晃着。

  贺兰澈看到女儿决绝的这一幕在心里给女儿点了一个大大的赞。果然不愧是我将军府的孩子有骨气,有魄力。

  而另一旁的管家的嘴角却像是抽了疯似的,心中想到,大小姐啊,这可是刚刚翻新过的地板啊,你知道我们修理这些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吗?你还不如一鞭子抽死我得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密谋的男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禀告王爷:这个王妃有点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