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比武(打脸1)
子紫舒2018-11-30 17:242,850

  只听见叮的一声兵器碰撞和景瑟的一声叫喊声,秋菊睁开了眼睛发现一抹蓝色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将景瑟的长剑打落在地。这…这不是大小姐的长鞭吗?怎么会?

  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是无比的震惊,这…是凑巧的吧,一个小孩的力道怎么可能打掉已经练武多年的人的剑呢。

  “秋菊,过来!”贺兰碧熙阴沉的说道,不好意思她生气了,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他竟然敢在我的面前直接打我的人,简直是闲自己活的太长了。

  景瑟似乎还沉浸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中,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你叫景瑟对吧!既然你说我是一个武学白痴,那武学白痴的挑战你…应该能够接下吧!我贺兰碧熙在此立誓若是比武过程中出现损伤由我各人承担。”贺兰碧熙朝着景瑟一边走了几步,更加大声的说道。“若是你输了,我要你一只手来抚平我丫鬟的情绪,你…敢来吗?”贺兰碧熙说的话语里明显带有着嘲讽和不屑,让景瑟听了心中窝火。

  景瑟瞬间起身,长剑直指贺兰碧熙的胸膛,竟然是偷袭。如果问贺兰碧熙在世界上最讨厌什么的话,偷袭可以排行第一了,如果不是因为天界的那场偷袭,或许她根本就不会死。

  贺兰碧熙飞身站上擂台,长鞭甩向景瑟,(景瑟啊!作者在这里为你默哀三秒钟,被揍了别怪我,是你自己偷袭的),转身,跃起,落下,挥鞭,抽回,每一个动作就像是做过许多遍似的,虽然不是招招致命但也是危险至极。

  景瑟堪堪的躲过一鞭,蓝色的鞭子抽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痕迹。笑话,碧天是什么类型的法器啊,那可是攻守兼备的神器,若是在贺兰碧熙的全盛时期一鞭便能将一座城池化为灰烬,现在只是贺兰碧熙刚刚穿越过来神识不稳,又怕闹出人名,要不然就算十个景瑟也抵不上贺兰碧熙的这一鞭子啊。

  贺兰碧熙看到自己没有发挥全力就能够耍的景瑟团团转,突然间一点战斗的兴趣都没有了,玩心但是大了起来。贺兰碧熙将每一次甩鞭都往景瑟的脸上甩,以前听S说过,打人不打脸,打脸便翻脸。那她倒要试试看这句话说的对不对。

  刚开始的景瑟只能险险的躲过贺兰碧熙的攻击,最后几次他竟然发现自己可以有和她一战的可能性了。这时密密的鞭网再次来袭,另景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鞭网中每一鞭都是招招至脸。

  就算景瑟躲得过一次但是下一次他绝对躲不过去,不一会他的脸上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鞭伤,还好贺兰碧熙收了力道要不然一鞭子下去便是皮开肉绽了。

  “你…竟然打我的脸!”景瑟暴怒,提起长剑直逼贺兰碧熙的胸口但是贺兰碧熙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呢?

  贺兰碧熙将鞭子的方向转了一个弯绕过了贺兰碧熙直直的打向景瑟。

  “你们,还不给我住手!”一声威严的声音从擂台下传来,只听声音贺兰碧熙便听出了这个声音便是自己的父亲。贺兰澈飞身跳上擂台,拔出身上的长剑挡住了景瑟的攻击。

  对于那时的贺兰澈来说自己的女儿从未学过武,再打下去会受伤的,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爱女心切吧,若他能仔细看看或许他就会发现,自己的女儿身上哪里有半分伤痕,反而是那个叫做景瑟的武学奇才,脸上早早的就挂了彩。

  看到贺兰澈站上擂台,贺兰碧熙扭转了鞭子攻击的方向,要是碧天伤害了贺兰澈,贺兰碧熙会很愧疚的。碧天感受到了主人的召唤,鞭尾急收,重新绑在了贺兰碧熙的腰上。

  “你简直就是在胡闹!”贺兰澈将贺兰碧熙拽下擂台,生气的喊到。自己的女儿好不容易起死回生,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刚刚下朝的贺兰澈得到管家的通报,得知贺兰碧熙竟然要求和别人比武,简直就是在胡闹,平日里刁蛮一点,任性一点他都可以理解她包容她但是比武这是小事吗,擂台之上刀剑无眼稍有不慎那就是要没命的啊。自己马不停蹄的回到家中,果然听到了讨论声,整个将军府都知道了贺兰碧熙比武的事情。

  什么陛下传唤,那都是放屁,那时的贺兰澈心中所想的是若是和女儿比武的人敢伤害女儿半分毫毛,他就让那个人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但是到达练武场上他所看到的一切却让他大吃一惊,景瑟这个,他不是不知道,他可以算是年轻这这一代里出了名的武学奇才,陛下也因为他的天赋而对他多加赏赐,但是怎么在女儿的手里竟然如此狼狈,你看这脸上的伤痕,这样出去,可能连亲娘都不认识了吧!

  本来还在看戏的贺兰澈突然发现景瑟似乎有同归于尽的趋势,便再也无法看戏了,跳上擂台先制止这场比武再说。

  “你去我的书房等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贺兰澈对贺兰碧熙说,其实这也是对贺兰碧熙的一种保护,你想想如果是你将别人的孩子打成这样那他们还不得跟贺兰碧熙拼命啊。

  “你随我来。”这句话是对景瑟说的。如果当时景瑟心里有个心眼或许他就会免除接下来的处罚。

  “我和陛下商议建立这所训练场并不是让你们来这里打架斗殴的,而是让你们能够在这里学到更高深的武功,城校卫,你说按照训练场的规矩私下斗殴者,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呵呵,如果景瑟打的是别人贺兰澈或许会看在其父亲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的份上免除他的处罚,但是呢,他竟然好死不死偏偏打的是他的女儿那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按最重的罚。

  城校卫是贺兰澈一手培养起来的,自然知道贺兰澈的脾气,他呀,可是一个标准的女儿奴,如若今天他不把这团火发出来,那以后要受这团火的可是我们了。

  “回将军,在训练场上斗殴者,按照规矩需要杖刑50或者鞭刑40任选其一,并将他逐出训练场永不录用,并且无法参加科举考试,永世不得为官,无论其……被谁封赏均不得改变。”城校卫其实是说了谎的,哪有什么鞭刑杖刑任选其一,他这分明是想给这个叫做景瑟的学生一条后路,若是他选择鞭刑,或许将军会放他一马。

  “我…选择鞭刑。”景瑟不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既然人家都帮自己弄好退路了,自己还不赶紧接着难道真的要弄得不欢而散的好吗。

  “很好,既然你选择了鞭刑,那就自己去领罚,这件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不要让我知道还有下一次。如果……”贺兰澈略带威胁的说道。

  “回将军的话,景瑟保证再无下一次。”景瑟飞快的回答到,唉若是自己刚刚没有选择鞭刑或者是顶撞贺兰澈的话,可能自己现在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下去吧。”贺兰澈不耐烦的说道,贺兰澈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像皇上举荐他,我一世的英明差点就被他毁了。

  “陈管家,小姐现在还在书房吗?”贺兰澈问到,自己的女儿可不像是那种可以安安静静呆在书房里的人。

  “回将军的话,是的,大小姐现在还在书房。”陈管家恭敬的回答道。

  “那,她有摔什么东西吗?”贺兰澈接着问到,对于贺兰澈而言他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将贺兰碧熙关到书房,贺兰碧熙差点没把他的书房给烧了。

  “回将军的话,没有。这一次小姐很乖,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摔什么东西。或许是小姐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所以转性了呢!”其实陈管家也是十分的不解自从小姐死过一次,醒过来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让她练武比杀了她还难,现在竟然自己想要练武了,而且刚刚大小姐耍的鞭法感觉就像有仙人指点过的一样,用动若游龙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走,随我去看看她。”贺兰澈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能够让自己的女儿变化这么大。

继续阅读:第五章那个,我是被仙女救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禀告王爷:这个王妃有点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