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水千丞2021-09-27 11:0310,163

  王二虎小朋友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下去,有些愤怒了,他虽然打从心眼儿里怕这个小魔头,但是这也欺人太甚了。

  可惜在岳斯铭大狼狗的威胁下,很快又意识到自己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也就是在人家大狼狗的嘴边儿上,立刻软了下来,哀求的看着岳斯铭。

  岳斯铭一见他怕了,立即恩威并施,“吃一个这个,就可以吃一个好吃的,我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你见多没见过,全都可以给你,来吧,吃吧。”

  孩子就在这威逼利诱之下,含着眼泪愣是吃下了三个,最后肚皮都撑的鼓了起来。

  岳斯铭甚为满意,还屈尊给他倒了杯水。

  孩子算是明白这将军府不宜久留,就跟岳斯铭说自己要回家了。

  岳斯铭眼睛一瞪,“岳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孩子差点儿没给他跪下,“岳少爷,你还想怎么样啊?”

  “反正你不准走。”

  “可是我要回家啊,眼看天要黑了,要是我不回去,我娘会揍我的。”

  “笨蛋,你不回去,你娘怎么揍你?”

  “可是……我也不能一直在这儿呆着啊。”

  岳斯铭霸道的一抬下巴,“在这呆着怎么了,我会养着你的,又饿不死。”

  王二虎呆住了,觉得跟这人真是有理讲不清,虽然他一直很向往能住在将军府,可要是从此就再也不出不去了,那可怎么办。

  孩子眼圈一红,深深的意识到自己进了虎穴狼窝了,可能再也见不着他爹他娘他哥他妹了,不仅悲从中来,眼睛里扑闪着深沉的泪水,嘴一咧就想哭。

  岳斯铭叫道,“你哭什么啊!不准哭。”孩子围着王二虎绕了两圈,突然灵机一动,“你过来。”

  说完自己先跑到床脚边的柜子前,一把拉开抽屉,神秘的冲王二虎笑着,“你来看。”

  孩子含着眼泪,雾蒙蒙地眼睛什么也没看见,就见那柜子里闪闪发光的一堆东西,立马抹了把眼睛,几步蹦到岳斯铭旁边。

  那一柜子琳琅满目的呀,全是孩子从来没见过的宝贝,有会发光的大珠子,有一颗颗圆润的宝石,有非常漂亮的瓷器,还有晶莹剔透的小喜鹊和小蚱蜢,孩子看的眼睛都直了,立刻忘了哭,张大了嘴看着那些新奇的东西。

  岳斯铭看了他目瞪口呆的样子,有些得意,“怎么样,我有好多好玩儿的东西,只要你呆在这儿,就都给你好了。”

  王二虎小朋友幼小纯洁的心灵瞬间被污染了,他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看了看外边的天色,还早嘛,要不再玩一会儿得了。

  岳斯铭勾着嘴角一笑,拿起一个透亮透亮的水晶蚱蜢塞到他手里,“给你了。”

  孩子跟捧着一座山一样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东西,“真……真的给我?”

  岳斯铭小尖下巴一抬,“本少爷说话算数的。”

  孩子喜不自胜,简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从来没见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东西,比村长家的那个小金佛要气派漂亮多了,要是能把这个拿回去,大伟他们肯定羡慕死,一天到晚追着他要他给他们玩儿,到时候他才不要当什么副老大,他要当老大,谁都不敢欺负他。

  想到这里,孩子兴奋的不能自己了,对岳斯铭的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刚才在他眼里如恶霸一般的岳斯铭,如今跟神仙一般,又好看,又大方,又有这么多漂亮的宝贝,简直该当菩萨一样供着。

  孩子激动得连连道谢,然后想起来他娘说过,别人送你东西,要懂得礼尚往来,关于礼尚往来,他娘给他解释了大半天他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是别人送你东西,你也要送给别人东西。

  王二虎小朋友有些犯愁,他该送这么好这么漂亮的岳少爷什么呢。

  看了眼手里的水晶蚱蜢,孩子灵机一动,对岳斯铭说,“岳少爷,我……你等等,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岳斯铭好奇地眨了眨眼睛,他记得他来时两手空空,连衣服都脱光了,能送他什么呢。

  王二虎悄悄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跑到院子里面。

  岳斯铭有些担心他被人发现,连忙跟着他跑出去,只见孩子在院子里摸索了半天,然后带着一把七八寸长的青草跑了回来。

  岳斯铭见孩子神神秘秘地把那些草铺到地上,也跟着蹲到了地上,等着他要干什么。

  只见孩子体现了他从来没有过的灵活,拿着几股草在哪儿左拧右拧,不到一会儿功夫,在岳斯铭越来越亮的眼睛下,编出了一只翠绿翠绿的草蚱蜢,然后献宝一样送给岳斯铭。

  “这个草蚱蜢,我跟我爷爷学了好久的,他们都不会。”

  岳斯铭看着手里的东西,就跟王二虎看到一柜子闪闪发光的东西一样,又新奇又好玩儿。他从来不知道几根杂草就能编出这么栩栩如生的蚱蜢,那绿莹莹的小玩意儿仿佛真的会一下子蹿起来一样,比那透明的毫无生气的好多了。

  这是他收到的让他最开心最意外的礼物,他高兴的看了一眼王二虎,觉得他虽然笨了些,脏了些,但还是挺好玩儿的,很好哄,也可以哄他。

  他从小就被关在这大院子里,从来没出过府,每天除了喝药就是看书,周围的人他都不喜欢,都小心翼翼地仿佛他随时会碎掉一样。他憋得烦死了,只有王二虎这么没心没肺的,可以好好和他玩儿。

  他想把他关在自己的屋子里养着,不让别人看着,也不让他走,让他教他编草蚱蜢,一直陪他玩儿。

  王二虎显然是很少有能显摆的东西,一看大将军府的少爷都不会的他却会,一时自尊心膨胀得厉害,马上就表示要教他,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跑去采了不少杂草回来,煞有介事的要教岳斯铭。

  岳斯铭刚才被新奇的小玩意儿吸引了,一时毛病忘了发作,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些都是院子里的杂草,脸色立时难看了起来,冲王二虎道,“多脏啊,你去给我洗洗。”

  孩子愣了愣,“你这么穷干净干什么呀,这能有多脏,玩儿完洗洗手不就行了。”

  岳斯铭小眉毛一挑,“废话,赶紧去洗。”

  王二虎无奈,转头看了看,就看到他自己刚才洗澡那一大桶水了,就踮着脚就着那水在那儿涮杂草。

  岳斯铭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跳起来踹了他屁股一脚,“你是猪啊,你洗澡的水比这还脏。”

  虎孩子没注意一脚给踹了个趔趄,险些坐地上,火气就上来了,嚷道,“你真事多,我不跟你玩儿了!”

  说完啪的把一捧草扔地上,扭头就走。

  岳斯铭气得够呛,跑到他前面叫道,“你敢走!我把你喂大狼狗!”

  “你喂你喂!我噎死它!!”

  “我把你剁碎了喂好几只大狼狗!”

  “那我先咬死你!”虎孩子真给激怒了,跳起来扑到岳斯铭身上,把娇贵的小少爷一下子按倒在地上,一屁股坐在小少爷尊贵的肚皮上。

  岳斯铭早产,生下来才三斤半,险些就不活,孩子打小身体孱弱,三天两头生病,全府的人捧他跟捧瓷器似的那么小心,他长这么大哪遇过这样对待。

  王二虎小朋友那是经过山乡野地上树掏鸟下河捞鱼的训练的,三天两头还和小伙伴儿来场摔跤,虽然自己也瘦,可在比他还瘦的跟小鸡仔似的岳斯铭面前,那就是更高一级别的武力,把小少爷按地上就动不了了。

  岳斯铭吓傻眼了,之前看王二虎低眉顺眼的窝囊样,真没想到他能来这么一出。脸憋得通红,叫道,“你……你给我下来!你大胆!我让我爹砍了你脑袋!”

  王二虎看着岳斯铭气得鼓起来的腮帮子,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所幸一不做二不休,两只手左右两边儿捏住岳斯铭的小嫩脸蛋,“你让谁砍谁的脑袋?啊?信不信我咬死你?”

  岳斯铭打小没受过这个,屈辱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脸蛋被掐得生痛,他依然不依不饶的骂着,“你这个蠢货!你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二虎掐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他其实不太会欺负人,以前竟被别人欺负,这还是第一次以压倒性的胜利狠狠的欺负了一下别人,但再过分的他就不敢了,也不忍心,看岳斯铭漂亮的大眼睛里泪水在打转,他就觉得自己有点坏,不该这样,不管怎么说,人家还给他吃了好吃的东西,送了他漂亮的玩意儿。

  孩子想了想,从小少爷身上起来,然后转身就往门口跑,一边跑一边叫,“我不跟你玩儿了我要回家了。”

  他打开门刚冲出去,扭头看岳斯铭也冲了出来,小少爷脸蛋儿被掐得红起了一大片,眼里燃烧着怒火,扯开嗓子对着门外大喊,“来人!”

  当王二虎小朋友被提溜着脖领子拎起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就不该进来,不管大伟怎么威胁怎么利诱,他都不该进来。

  现在好了,他真要被杀头了,他不仅偷钻进了将军府,还欺负了将军府的少爷,他再也回不去了,再也不见着他爹他娘他哥他妹了。

  孩子不再反抗,嚎啕大哭,“爹……娘……呜呜……我不要杀头呜呜呜……大狼狗不要……娘——”

  孩子山野间跑惯了,嗓门贼大,这一嗓子下去把在场人都给震愣了,连岳斯铭都忘了生气。

  孩子正哭的起劲儿,突然周围人齐刷刷的叫道,“老爷。”

  孩子狠狠打了个嗝,一下子收住了哭声,只是眼泪哗啦的往外流,他僵硬地转过头,看着背阳走过来的男人。

  那人身形高大,王二虎看不清他的脸,但那仿佛与生俱来的威吓气势,吓得他连声儿都不敢出了。

  “爹。”岳斯铭仰头叫了一声,冲着岳迎归伸出两只小胳膊。

  岳迎归一把将他抱起来,“儿子,怎么了,这是谁?府里怎么有孩子?你呢,脸这么红。”

  岳斯铭扭头看着王二虎,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王二虎打了一个激灵,嘴一咧,又想哭。

  岳迎归一皱眉,轻声喝道,“别哭,真够吵的。”

  孩子立刻不敢哭了,冲着岳迎归跪道,“大将军,不要砍我的脑袋!”

  岳迎归莫名其妙,“谁要砍你的脑袋?”

  “也不要把我喂大狼狗呜呜我想我娘——”

  岳迎归有点想笑,“不把你喂大狼狗,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这儿?我记得府里没有孩子的。”

  岳斯铭莲藕似的小胳膊勾着岳迎归的脖子,叫了一声,“爹。”然后附到他耳边轻声嘀咕着。

  岳迎归有些诧异,“有这种事?”

  岳斯铭噘着嘴,点点头,继续悄声说着什么。

  岳迎归听了会儿,迟疑道,“斯铭,这恐怕不妥,人家也有父母的……”

  岳斯铭一改之前的小恶霸形象,跟个小金童似的,眨巴着乌亮的大眼睛,搂着他爹的脖子撒娇,“爹,孩儿太闷了,你们又不让我出去,爹,求你了。”

  岳迎归皱了皱眉头,想想自己儿子这时候正是喜欢玩儿的年纪,没个同龄的孩子是有点儿寂寞。

  “爹,求你了,孩儿以后一定乖乖吃药。”岳斯铭拿脸蛋儿蹭着岳迎归的胡子,岳斯铭长得太精致太漂亮,撒起娇来真是让人看得心都要化了,可惜在场除了岳老爹之外的大人孩子只是满头冷汗,没一个动容的。

  岳迎归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心里那个欢喜。

  他老来得子,好不容易才能有这么一个儿子,身体还不好,简直是他的心头肉,自然是护得紧,孩子平时很少要求什么,这么撒娇哪个当爹的受得了。

  岳迎归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孩子。

  看上去跟他儿子差不多大小,一看就是乡下孩子,晒得有些黑,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圆脸盘,虎头虎脑的样子,长得倒是挺可爱,就是看上去不太机灵,不过只是给儿子找个玩伴儿,他自己喜欢就行了。

  岳迎归冲儿子笑道,“爹答应你就是了,不过得让爹先探探这孩子的来历。”

  岳斯铭漂亮的小脸笑开了花,在他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带响的,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王二虎呆滞的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被做了什么样的改变,只是当岳斯铭扭头冲他邪笑的时候,那满口小白牙晃得他眼睛疼。

  ******

  那天发生的事有些混乱。

  他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回了自己家,然后那男人进屋跟他爹娘说了半天的话,他爹娘就满面春风连鞠躬带微笑地把人送了出来,欢天喜地地跟他说岳大将军的儿子要让他当伴读,订金都收了,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

  王二虎被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砸晕了,任何人都没给他反抗的机会,他就哭天抹泪地在当天就被提溜回了将军府。

  再次见到岳斯铭的样子,实在似曾相识,小少爷拎着一根黑粗黑粗的大木棍,叉着腰,露出一口森白的小牙,邪笑看着他。

  王二虎小朋友看得胆战心惊,一个闪身躲到桌子后面,“你想干什么?”

  小少爷鼓着腮帮子,“我要教训你,让你知道岳府的规矩!”说完提着棒子就冲了过来王二虎小朋友虽然不聪明,但是个人就没有干站着给人练手的道理,于是撒腿就跑。但他留了个心眼儿,根据上次的经验,跑到外面去容易被那些大人发现,到时候都是他的帮手,自己不是倒霉了。于是也不往外跑,就跟岳斯铭在屋子里绕圈圈儿。

  绕了几圈儿后,岳斯铭首先受不了,他娇生惯养的,鲜少做这么剧烈的运动,才跑了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不动了。

  王二虎见他不动了,也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停在他床旁边看着他。

  岳斯铭瞥了他一眼。

  孩子想了想,鼓起勇气问道,“岳少爷,我还没吃饭呢,我去哪儿可以吃饭啊?”

  岳斯铭气的翻了个白眼,“你是猪啊,就想着吃。”

  王二虎不以为然,“那你饿的时候不想着吃啊,又不是只有猪要吃饭,鸡鸭鱼啊人啊都要吃饭的。”

  “饿死你好了。”

  孩子不干了,“哪儿有这样的,你们又不让我回家,又不给我吃饭,我要回家!”

  “你敢回去试试。”

  “我怎么不敢回去,我就顺着那个洞再爬回去。”

  “白痴,你爹娘收了我家的钱,要是你跑了,就把他们送官!”

  “你说什么?你骗人!凭什么要把我爹娘送官,他们没做坏事。”

  “我爹花钱买你给我做书童,他们钱都已经收了,如果你跑了,他们就是骗钱的,就要送官。”

  王二虎站在原地直跳脚,“你们……谁要给你做什么书童,书童要干什么?我不会读书!”

  岳小少爷一副施恩的表情,“你不会才要学,你应该感谢我,否则你一辈子都没机会读书。”

  王二虎小朋友沮丧地拉着脸,他本来心里打的小算盘也落空了,要是他跑了害的他爹娘被送进监牢了……

  岳斯铭一看威吓有用,立刻再接再厉,“所以你要在这里好好呆着,而且要听我的话。我是你的少爷,我说什么你都要照做,你要是敢违抗我,我就揍你。”

  孩子颓然的坐在地上,不说话了。

  他不明白爹娘为什么要答应把他送到这里来,虽然他家穷,可还是吃得上饭的。岳小少爷又刻薄又坏,在这里肯定天天受欺负,孩子有些伤心,毕竟才五岁,头一次体会被家人抛弃的感觉,眼圈就红了。

  岳斯铭眼看效果收到了,也不吓唬了,改以怀柔政策。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大盒小点心推到他面前,“其实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我就带你好好玩儿,天天给你吃好吃的。”

  孩子毫不犹豫地拿起一个小点心塞到嘴里,一边吞咽一边嘟囔着,“真的吗?”真好吃啊,如果天天都能吃到好吃的,在这里也不算糟糕。

  孩子的心思变得快,马上被眼前的美食给迷惑了,哭都忘了,专心地把一大盘东西扫了个干净。他坐在地上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塞东西,岳斯铭蹲在旁边静静看他吃。

  他从来没见人吃东西吃的这么香,饿鬼投胎似的,真有意思。

  孩子吃干净后,外边天都黑透了。

  岳斯铭看了看天色,从地上站起来,脱下衣服爬到床上,“我要睡觉了。”

  “哦,那我睡哪里?”

  “你睡隔壁。”

  孩子哦了一声,就往隔壁走。

  “等一下,谁说你现在就可以睡觉了。”

  “那还怎么地呀?”

  孩子都给他折腾烦了,想一出是一出的。

  岳斯铭拿过床边的一个小蒲扇,“热,给我扇扇,等我睡着了你再去睡。”

  孩子不情愿的撇着嘴,没动。

  “刚跟你说的现在就忘了,你是猪啊。”

  孩子终于走了过来,接过蒲扇,爬到他床上。

  “你干什么,谁让你上来的,脏死了,下去!”

  “谁脏了,刚才那个红衣服的姐姐快把我洗脱皮了,我干净着呢。”

  “马上滚下去,我最讨厌别人碰我床了。”

  “毛病可真多。”孩子小声嘀咕了一声,爬了下去,就站在床头给他扇扇子。

  “等我睡着了你才可以睡,知道吗?”

  “知道了,那你赶紧睡吧。”说完还自顾自的给他唱起了变调的摇篮曲。

  岳斯铭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别笑啊,赶紧睡啊。”

  “你这么吵,我怎么睡?”

  孩子立刻闭上嘴,专心给他扇扇子,黑暗中拼命拿眼角瞥床上的人。

  岳斯铭没看见,他今天太累了,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他蜷起身子,嘴角不自觉地带着笑,很快就睡着了。

  ******

  岳小少爷每天都早睡早起,虽然昨天累着了,但到白天还是那点儿醒了。

  一醒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身子怎么这么重呢。

  撑开眼皮一开,一个黑乎乎的小子正四仰八叉地趴在他身上,打着小呼噜,睡得可香了。

  岳斯铭尖叫了一声,狠狠推了身上的王二虎一把。

  孩子睁开惺忪的睡眼,实际上什么也没看,歪了歪脑袋,继续躺倒,嘴里嘟囔着,“娘……让我再睡会儿……”

  岳小少爷尖声叫道,“你这白痴!猪!你居然敢睡我床上,我要把你喂大狼狗!你给我起来!”

  这么一通喊,任谁也睡不着了,孩子撑开眼皮,转头看了看,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岳府呢,昨天扇着扇着,太困了,后来就没知觉了。

  小少爷踹了他一脚,“你这个混蛋白痴!居然敢睡我的床!我饶不了你!”

  大清早被这么一阵连打带骂的吵醒,谁都有点儿脾气,孩子使劲揉了揉眼睛,叫道,“你事儿怎么就这么多,我就睡了怎么了,能药死你啊!我又不脏,我昨天都洗了两遍澡了。”

  “你还敢强词夺理,马上滚下去,我要换被褥!不是,我要换床!”

  王二虎小朋友受不了了,这人怎么就这么能折腾,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小孩还墨迹还没事儿找事儿。他睡眠不足,火气直往上涌,决定今天就治治他这臭毛病。

  于是孩子裹着被子在大床上来回打滚,像个粽子一个,一边滚一边叫,“你的床就让我睡了!我就睡了!你能怎么地!我全都睡一遍我就睡我就睡!”

  小少爷气得拿枕头冲着他一阵猛槌。

  王二虎松开被子,一把跳到身上,死死抱着他一起滚,“我让你穷干净,你简直有毛病。”

  孩子跟八爪鱼一样死死抱着岳斯铭,小少爷在他身子底下连连尖叫,可惜力气不够,小细胳膊腿儿,死活都挣不脱,倒是累得快脱力。

  王二虎那叫一个得意,“我不只睡你床,我还睡你了!我还睡你了!你能怎么样?让你臭毛病多!让你穷干净!”

  岳斯铭气得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啊!你属狗的啊不要咬我松嘴啊!你再不松我也咬你了!”说完也一口咬在岳斯铭肩膀上。

  两人憋着劲儿就是不松嘴,疼得眼泪都在眼圈儿里打转了。

  岳斯铭口水流了孩子一肩膀,含糊着说,“里……松追……里先……”

  “凭哈我……先……里先……松……”孩子不依不饶,想着自己比他挨咬挨得久呢,要松也是他先松。

  岳小少爷受不了了,“一起……我数一二三……一起……”

  说完大张着嘴流着哈喇子开始数数,“一……二……三……”

  两人同时收牙,大口喘着气,肩膀都火辣辣的疼。

  岳斯铭拿小拳头捶着王二虎的背,“你还不赶紧起来,别爬我身上,我告诉你,你死定了,你敢睡我床,还敢咬我,你死定了!”

  “你想怎么样?”

  “我要揍你!拿大木棒打你屁股!”

  “你敢!你要敢打我就我就天天睡你!天天咬你!”

  “还反了你!”岳斯铭使劲推着他,脑子里转着弯子想怎么整治他,要不都上天了。

  两人正在推搡间,突然传来敲门声。

  “少爷,红鸢听着你们俩闹呢,没事儿吧?小虎注意别伤了少爷知道吗?”

  孩子吓得脸煞白,似乎才想起来外面都是岳少爷的帮手。

  岳斯铭冷哼一声,“还不赶紧起来?”

  孩子手脚麻利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但是又拉不下脸认错,就那么梗着脖子。

  岳斯铭喊道,“没事,你下去。”然后指着王二虎的鼻子,“你,今天不许吃饭!”

  孩子一听这个就服气了,拉着岳斯铭的衣角叫道,“少爷我错了,我要吃饭,我现在就好饿啊。”

  岳斯铭得意地看着他,“让你违抗我,饿死你。”说着就要下地。

  王二虎拽着他衣角不放,“少爷,我要吃饭,你罚我别的吧。”

  岳斯铭看了他一眼,眼珠子转了转,“你要是能让少爷我开心,我就赏你饭吃。”

  王二虎眨巴着眼睛,“要不咱们玩儿游戏吧。”

  “游戏?什么游戏?”

  孩子拉着岳小少爷的手,把他往门外拽,“来来来,可好玩儿了,我经常玩儿,你肯定喜欢。”

  小少爷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就这么被他拉出门外。

  王二虎从地上捡起一个树枝,撅着小屁股在地上画格子。

  画好之后拍拍手,冲岳斯铭道,“这个叫跳房子!可好玩儿了。”

  岳斯铭看了看,“你教我。”

  “很简单,你看。”孩子认认真真地给小少爷讲了一遍游戏规则,听得小少爷兴致盎然的样子。

  小孩子总是不记仇,一会儿就把早上的恩怨给忘了,高高兴兴的玩儿在了一起。

  太阳刚升上来,有点烤人,小少爷一向怕热,这时候却玩儿的浑然忘我,直到下人一声通报,“老爷和郁大夫到。”

  小少爷顿了一下,精致的小脸上爬上一抹厌恶。

  王二虎则被震了一下,他至今对那个高大的大将军还是很畏惧。

  “斯铭?哦,和小虎玩儿呢?”

  岳斯铭转过头去,甜甜叫了一声爹,根本不去看旁边的来人。

  王二虎小朋友一转头,除了那山一般高大的岳将军外,发现旁边还跟了一位笑脸迎人的青年男子,他一下子就看呆了。

  这个人……好美呀,怎么这么好看呢,比画里的仙女还好看。

  岳斯铭推了下他脑袋,“白痴,还不跟我爹请安。”

  王二虎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冲岳迎归道,“大将军好。”

  岳迎归和旁边的美人同时笑了出来。

  那美人的笑声很动听,他颇为有趣地看了王二虎一眼,把孩子看得一愣一愣的。

  岳迎归笑道,“小虎,以后不要叫我大将军,叫老爷就行了,你刚来不懂规矩,以后可不许再犯了。”

  孩子含糊的点点头,在美人如水的双眸注视下红了脸。

  岳斯铭看了眼被迷晕了的王二虎,气得直咬牙,冲那美人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那美人微微一拱手,笑道,“小少爷,你忘了今天是月初,明镜来给你检查下身体。”

  岳迎归有些责怪道,“斯铭,对郁大夫要客气。”

  岳斯铭毫不领情,转过头去。

  岳迎归无奈笑了笑,看两个小孩儿满头大汗的样子,“你们玩儿什么呢?”

  岳斯铭指指地面,“爹,小虎教我玩儿跳房子,可好玩儿了。”

  岳迎归哦了一声,“玩玩儿是可以,但是别累着了,而且今天太阳这么大,别在底下站太久。”

  那郁明镜笑道,“老爷,让小少爷玩玩儿发发汗也好,他平时不运动,身体更弱,多动动是好事。”

  岳迎归点点头,觉得有道理,他自己给儿子找个伴儿确实是个好事。平时这孩子太闷了,见天都不出屋,或者一个人坐着发呆都能呆一整天,平时言行也都小大人一样,现在才有点孩子的样子,当爹的看着也欣慰些。

  岳迎归走上去把儿子抱起来,“先歇一会儿,让郁大夫给你看看身体,一会儿再玩儿,啊。”

  岳斯铭满脸不情愿,却不能违抗他爹,偷偷瞪了郁明镜一眼,郁明镜却只是好脾气的笑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王二虎就被这么搁在了外边儿,都没反应过来,一下人都走光了,他还在郁明镜的美貌冲击中没回过神儿来,干巴巴的愣在原地。

  人家没叫他进去,他也不敢进去,就自己在外边儿玩儿了一会儿,捣鼓花花草草也捣鼓了半天。

  过了没太久,三人都出来了,岳迎归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郁明镜临走前还回头冲王二虎嫣然一笑,笑得孩子脸刷得就红了。

  岳斯铭看在眼里,怒火中烧,冲去上啪就给了孩子一巴掌,“看看看,看什么看,乡巴佬,真是没见过世面。”

  孩子捂着脸,被打得很委屈,“怎么了呀,我又哪儿招惹你了。”不知道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不是都这样,都不讲理。

  “你看那个狐狸精看得眼睛都不带眨的,你是猪啊。”

  “他挺好看的呀,你为什么说他是狐狸精啊,狐狸精都是说女的。”

  “能勾人的就是狐狸精,你以后不准看他,也不许和他说话。”

  “为什么?”孩子不明白,他笑起来那么好看,人看起来也很好。

  “他不是好人。”小少爷闷闷的拿树枝划拉着地。

  孩子好奇心上来了,蹲地上问道,“他干什么了,为什么说他不是好人。”

  岳斯铭眨了眨大眼睛,悄声道,“我感觉的到,他真的不是好人。他来历不明,有一天就自己登门,说能治好我的病,那么多有几十年行医经验的老医生都不敢说这话,他那么年轻,能有什么本事。他来了之后我也还不就跟以前一样,但是他就是有本事把我爹哄住了,还把全府上下糊弄得服服帖帖的,把他当主人似的,他就是个狐狸精,我讨厌他,我讨厌死他了。”小少爷拼命的拿树枝插着地,表现出自己的激愤之情。

  王二虎小朋友,说实话是有听没有懂,他不明白这怎么就狐狸精了,招人厌了。

  “而且。”岳斯铭低着头,小声道,“我见过他翻我东西,是真的,可是没人信,他可会装好人了,他来我家一定是有什么目的,偏偏我爹居然信他。”

  “他翻你东西?”孩子大叫一声,这回他听懂了,翻人家东西不就是想偷吗?

  岳斯铭一把捂住他的嘴,狠狠瞪了他一眼,“白痴,给我小点声。”

  孩子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等放开后,立马一副发现绝世秘密的兴奋表情,“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去年的事,他刚来的时候,偷偷翻我东西。他绝对不是好人,你必须听我的,以后不许跟他亲近,他最会笼络人了,你要是傻了吧唧得被他骗了,我饶不了你,听懂没有?”

  孩子单纯,人家说什么他信什么,虽然懵懵懂懂的,但是既然人家是少爷,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于是特别诚恳的点了点头。

  小少爷闷着脑袋,咬着嘴唇,“要是我娘还在就好了,我爹最听我娘的。”

  王二虎好奇道,“你娘去哪儿了?”

  岳斯铭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白痴,我娘死了。”说完站起身来,扭身就往屋里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