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千丞2021-09-27 11:0311,034

  宗政王朝,泰临帝三年。

  新皇宗政云涟初登大宝,实时大局紊乱,四海动荡,外族多有纷扰,普天之下几乎不余一寸净土。

  泰临帝年轻有为,果敢睿智,一登基便大刀阔斧地整顿朝野,平息内乱。南疆蛮族进犯,又得一位英明神武骁勇善战的将军相助,可谓战无不胜,一时逼得蛮族节节败退,解了宗政边界垂死之局。

  这位大将军姓岳名迎归,两朝之臣,不惑之年,前朝由于权臣相斗,先帝昏庸,一直不能有所作为。由于皇位之争中泰临帝旗开得胜,作为泰临帝一方的势力,才得以重用,在南疆立下赫赫战功,名流四海。

  岳大将军费时四年,大破蛮夷,最后一马当先闯进邬邶族营地,亲手砍下邬邶族族长的首级。可这位将军凯旋归朝后,却身染重疾,放弃似锦前程,主动请辞。

  故事的开端,便在岳迎归大将军的老家,淮西大月镇。

  第一章

  “少爷,少爷,你在哪儿啊!快出来啊!”

  “少爷!你快出来吧,要急死我们啊少爷!”

  隐在花园暗处的一个小小的身影动了一下,一直望着天上明月的小脑袋缓缓转了过去,最后从一块被磨得锃亮的大石头上跳了下来,拍拍衣服,从暗处走了出来。

  “哎呀!少爷!”一身翠绿的丫鬟连忙跑过来,蹲下身就要给小孩儿整衣服,嘴里说着,“可急死我们了,少爷你上哪儿去了呀?”

  “赏月。”一把清脆的童声像要揉进了月色般,听得人心里软绵绵的。借着月色一看,那是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童,一张脸精致的仿若瓷器,水汪汪地灵动地大眼睛,挺翘的鼻尖,薄薄地殷红地小嘴,鹅蛋般的小脸在下巴那儿收个优美的尖儿,一头乌亮的头发,满脑袋打着不服帖的小卷儿,看上去有几分可笑,但配上这么一张精美到极致的脸,又甚为可爱。

  可惜这漂亮的让人错不开眼珠的小孩儿,看着丫鬟拍他的衣摆的动作,小脸皱成了一团,一把将人给推了一个踉跄,稚嫩的童声厌弃地叫道,“别碰我。”

  这绿衣丫鬟是新来的,自然不够格服侍少爷,今天是一时情急被派来找人的,一时忘了他家小少爷的毛病,看着小孩儿往衣服上一脸厌恶地擦手的样子立时愣在当场。

  那小孩儿一边擦一边甩手,眼都不抬的骂道,“你是猪啊,如今猪都会卖女儿了?进门儿的时候没人跟你说过不准随便碰我,这么点儿事都记不住,活该你一辈子当下人,还不快滚。”

  那小丫鬟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被一个还不到她大腿根的小孩儿这么一番羞辱,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来。

  这时候远处的脚步声渐进,一个一身嫩粉的丫鬟急忙跑了过来,“少爷呀,下次别这么玩儿我们了,红鸳都快急死了。”

  那小少爷斜了她一眼,不屑道,“那是你们笨,少爷我要是呆在你们知道去找的地方,少爷我岂不是跟你们一样笨了?哼!”

  说完背着小手转身就走,那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直让在场的大人哭笑不得。

  ******

  几里之外的王家村

  “小虎小虎!走了去玩儿啦!”一个宽头大脸看上去脏兮兮的七八岁的男孩儿站在一家院前扯着嗓子喊道。

  “就来!我吃最后一口饭啊!”不到片刻,从屋里果然连蹦带跳地跑出一个小子。约莫五六岁,晒得黑乎乎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得特别亮,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傻气。他一看就是精力旺盛,胳膊腿半天都闲不住,一边跑一边做些戏台上学来的跟头把式,学得倒是有几分样子。

  一个中年妇人紧接着追了出来,扯着嗓子喊道,“小崽子还没吃完饭呢!”

  一群小孩儿哈哈大笑着几下就跑没影儿了。

  那个叫小虎的小孩兴奋地问那个叫他出来的男孩,“大伟,咱们今天玩儿什么啊?”

  大伟故作神秘地一笑,“今天我发现个好玩儿的地方,保证以前都没有人去过,这可是秘密,你们都要保密,谁都不许说出去,谁要说出去,以后再也不带他玩儿!”

  七八个孩子一听秘密都兴奋地瞪大了眼睛,连忙点头附和说绝不告诉别人。大伟是这里面最大的,俨然是这一带的孩子王,虽然有时候爱欺负人,但是总能找到好玩儿的,再加上他个头最大,大家又怕他又喜欢跟着他,没人敢得罪他,不然以后就真没人理了。

  几个孩子一路又笑又闹,跟着大伟七拐八拐的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了一个他们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乖乖,好高的围墙啊。”王二虎仰着脖子看着眼前高耸的围墙,这围墙不仅高,还长,长的左右都望不到头。

  大伟得意的拍着围墙,“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小孩儿们都努力地挤进差不多跟他们一般高的野草,也学着大伟抚摸起粗糙的墙面来,仿佛发现了什么新鲜宝贝一般。毕竟在他们的村子里,绝对找不着这么高的围墙,要说方圆几里有什么富贵人家,那只能是……

  “岳大将军府?”

  大伟骄傲地说道,“没错,就是大将军府。”

  这大月镇是镇国大将军岳迎归的老家,岳将军在南疆打了胜仗,名声大噪,本来前途无量的,却突然辞官回了老家,就在自己的祖地盖了一处宅邸。

  这岳府据说是奢华气派的没边儿了,在当地也就独此一户。虽然岳大将军现在已经不是真正的将军了,大月镇的人还是把这位大英雄当神一样膜拜。

  这岳府实在是太大了,比整个王家村都大,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大。

  几个人都崇拜的看着大伟,连连问他怎么找到的。

  大伟得意地嘿嘿直笑,“我舅五月节的时候在岳府打过短工,就是除这将军府旁边的野草,我那时候跟他来过,没想到这野草长得这么快……那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秘密。”

  几人渴望的就差流口水了,都眼巴巴地看着大伟。

  大伟脸笑得快开花了,他挥挥手,“你们等等啊,我找找我做的记号。”说完大伟就顺着墙面蹲着找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就夸张的大叫一声,嚷着:“找着了找着了”。

  小孩儿们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问找着什么了。

  大伟差点儿被埋起来,忙一把把身边的人推开,“老实点儿!挤什么挤,慢慢来,来,小虎,小涛,大明,把这块儿地上的杂草给拔了。”

  几人七手八脚地开始拔野草,旁边儿没被点名的人嫌他们动作慢,也跟着拔起来。没一会儿野草就被拔了干净,光秃的墙面渐渐露了出来,墙根处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洞。小孩儿们都惊叫了一声,看这洞口大小竟是够他们这样身量的小孩儿爬进去。

  一时间大家都明白了,都兴奋了起来,可又有几分害怕。

  大伟指着洞口,“怎么样,不知道这狗洞是怎么出来的,反正当时我跟我舅来拔草的时候,我就拿土把它给埋了一下,没让别人发现。这个洞搞不好,可以直接通到将军府啊。”

  众人全都倒吸了口气,紧张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对他们这些小孩儿来说,将军府是多么神秘多么神圣的地方,里面住的人都跟神仙似的那么高不可攀。隔壁李家村有一户人家的女儿被选进将军府当了丫鬟,李家村在这十里八乡的可扬眉吐气了,往年那李家女儿回家时,都是拿出全村最隆重的阵势接待的。

  听那李家女儿讲起将军府里多么多么奢华瑰丽,什么房檐镶着金地踏带着银,门上都嵌着拳头大的夜明珠,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光藏宝库就有整个李家村那么大,里边儿的人都好看的跟天仙似的,把他们这些小孩儿听得口水都泛滥成灾了。一时不知道多少人立志长大了要去将军府谋个差事,那可真是光宗耀祖啊!

  大家都满脸渴望地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小狗洞,仿佛通过这里就能到达神仙世界了。

  可是一时大伙又犹豫了,虽然每个人都想试试,但却没有人敢,连大伟都肯定不敢,要不这么好的事儿,他干嘛告诉别人。

  万一这狗洞通不进将军府,他们最多失望一段时间,但是万一通进去了呢,被将军府的人抓住,会不会杀头呀。

  所有人都看着大伟。

  大伟嚷嚷道,“看我干什么,我可进不去,你们没看这洞这么小。”大伙自己拿眼睛丈量了一下,大伟身形高胖,一身是肉,要挤进去确实有些困难。

  小孩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看谁敢先进去。

  大伟冲着他们喊道,“我要能进去我肯定自己进去了,这么好的东西,我还不愿意告诉你们呢,还不是看你们是我手下,老大有好东西不能独吞不是。你们可别让我失望,今儿走了这么远来了,非得有个人进去探路不可。”

  一时所有人都缩起了脑袋,将军府固然诱惑大,但要是被杀头……

  大伟一见没人自告奋勇,有些恼了,他指着众人道,“你们怎么这么孬,进去探探路而已,又没让你们进去偷东西。要是不通就算了,要是通了,你们也不用出去,呆在洞里看一眼就马上回来,大伙儿以后也有机会见识将军府了,再说这洞这么小,就是给人发现了,你们往回钻不就行了吗。”

  话虽这么说,依然是没人敢出这个头。

  大伟不耐烦了,肥短的手指一指他旁边,“王二虎,你去!”

  被点名的小子愣了一下,随即叫道,“为……为啥我去?”

  大伟扯着他肩膀一拉,差点把他怼墙上,他指着洞口道,“你看你这么瘦,你钻得进去。”

  “那他们也瘦啊。”王二虎指着其他几个人。

  “他们都是独苗,你不是还有俩哥吗?”

  小孩儿委屈地说,“那大明和宝胜也有哥啊,宝胜还有姐呢……”

  大伟一瞪眼睛,怒道,“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你进不进去?你不去以后我们都不跟你玩儿了。”

  其余人也都跟着用力点头。

  毕竟谁都想知道洞那边儿是什么世界,而且谁都不敢得罪大伟,尤其让王二虎这个傻小子代他们进去,对谁都好。

  小孩儿难受得快哭出来了,心里骂着大伟这个王八羔子就会欺负他,每次什么脏的累的危险的挨骂的事儿都是让他干。其他人也是,都等着看他出洋相。可是要是他们不跟自己玩儿,自己就没人搭理了,就只能这么忍着,谁叫自己家穷,买不起好吃的好玩儿的给大伟,也不机灵,都没人跟他好。

  这次也是,他也害怕呀,他也怕杀头呀,可是没人进去,还是得他进去。

  小孩儿眼圈含着泪看着大伟,大伟也有点良心,安慰了一下,“你别那么害怕,刚我不是说了,不一定能通过去,就算通过去了,你别出洞,看一眼就行,要是给人发现了就马上往回钻,大人钻不进去就抓不着你啊。我们都在外边儿等你,保证等你回来,好不?”

  小孩儿犹豫地看着洞口,大伟拍拍他肩膀,“只要你这次去了,以后就让你当副老大,怎么样?”

  小孩儿有点儿动心了,看了大伟一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以后你就比他们都大,大伙儿都听到了没有?只要小虎带咱们去开路了,以后他就是咱们副老大了。”

  小孩儿都忙不迭地应和。

  大伟也聪明,同时又拍着王二虎的肩膀说,“但是你可别耍花样,没走到头就回来然后硬说不通,你要说不通,我就派人进去看,你要撒谎,我也不跟你玩儿了,知道没?”

  王二虎小朋友点点头,然后特别悲壮的,在小伙伴儿们的渴望眼神中,钻进了那个黑漆漆的狗洞。

  ******

  王二虎小朋友这回算是受罪了。

  这个要命的狗洞,就以他现在单薄的两扇排骨包层皮的身架,都举步维艰,基本就是手脚并用的一点一点往里蠕动的。这狗洞恐怕从有到现在就没有人用过,里面的味儿把小孩儿差点熏晕过去,他实在憋闷得不行了,就把身子翻过来,平躺着喘几口气,然后再艰难地继续向前挪。

  其实他心里早打了好几次退堂鼓了,可是这孩子老实,从小就不会撒谎,也不会耍心眼儿,要是就这么还没到头就回去了,他真不知道怎么跟外面殷殷期盼的小伙伴儿们交代。况且要是被大伟知道他撒谎,肯定得被他狠削一顿,大伟的拳头可重了,他想想都浑身直哆嗦。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往里爬。

  他爬的过程感觉这不应该是个狗洞,而应该是地洞,都带拐弯儿的,你说谁家的狗能那么聪明啊。爬了半天好像都没往前进多少,拐来拐去加上速度极慢,小孩儿竟觉得自己在里面呆了好久好久都看不到光亮。

  他平时胆子不小,碰上什么蟑螂老鼠,都是当玩具的,别的小孩儿一听大人说什么山上的牛鬼蛇神就会吓哭,他都听得津津有味儿的,要搁平时,打死他也不承认自己孬。

  可是就这么个好像到不了头的前后都没着没落的地道,真的让他越来越害怕了。他就开始胡思乱想,他觉得自己可能回不去了,哪怕往回也回不到原来的地方了,往前吧,永远到不了头,他就要被困死在这里头了,再也出不去了。

  越想越觉得可能,王二虎小朋友在无边的黑暗里终于崩溃了,开始一边哭一边往里爬,一边爬一边骂大伟祖宗十八代。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想一头栽倒睡死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了亮光,小孩儿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光线,还犹豫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真的是亮光后,可把他兴奋坏了,他手脚并用的加快速度往那亮光处前进。

  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小孩儿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他还记得大伟说的话,只是小心翼翼地探出个小脑袋,然后左转右转的开始看。

  乖乖,这就是将军府吗?

  眼前是一片一眼望不着头的花园,这花园老漂亮了,一堆他没见过的花花草草,姹紫嫣红的,搭配颜色一处比一处出挑,他看得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再看远处,咦?将军府的房檐上并没有金子啊,再看看地面,也没有铺银子……王二虎心里又失望又兴奋,失望是觉得跟自己想象中差太多,兴奋是自己得到了别人都不知道的情报,回去可以好好跟他们炫耀了。

  他见四周没人,胆子越来越大,逐渐也忘了自己身在何方了,就这么趴着看了老半天,就想着出去看看,要是能带点什么可以证明他来过的东西回去,他就真的扬眉吐气了。

  正当他一点点挪着身子想往外爬的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阴影,小孩儿心猛的一跳,愣愣地抬起头,是一双嵌着金丝做工精巧的小鞋子,再往上,是隐云纹的黑稠衣摆,再往上,是个……漂亮得像小仙子的小孩儿。

  那小仙子双手叉腰,精致的小脸蛋儿凶神恶煞的,手里提溜着一根黑粗黑粗的木棍,居高临下地开口了,“你是谁?”

  王二虎小朋友怔住了,他的脑袋瞬间木了。

  漂亮的小仙子满脸冰霜,不由分说地举起了手里的大木棍,还没等小孩儿开口叫一声,他只觉得脑袋一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王二虎被兜头一盆冷水给浇了个透心凉,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一醒过来就马上想爬起来,结果手脚一动,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从洞里拖了出来,而且双脚被捆在一起绑在了大石头上,双手也被捆在了一块儿动弹不得。

  小孩儿吓傻了,他转着脑袋,终于发现不远处坐在一块被磨得锃亮的大石头上的小仙子,他手里还拿着那根把他打晕过去的凶器。

  王二虎吓得嗷的叫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喊,“救命啊饶命啊娘啊观音啊——”

  “闭嘴!”那小孩儿大喊了一声,提着棍子敲到他脑袋上,恶狠狠地说,“你再敢叫,我就把你喂我家大狼狗。”

  小孩儿立马识相的闭了嘴,慢慢的抬起了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凶巴巴的小仙子。

  漂亮的小仙子依然叉着腰,拎着木棍,冲他说,“你给我坐起来。”

  王二虎老实的坐了起来,还坐得非常端正,他对那根棍子有些惧怕,对眼前这个他还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小仙子也本能的开始畏惧,并不只是因为他手里提着一根曾经把他敲晕的木棍,而是他对将军府里的人有种本能的畏惧。

  “我问你,你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溜进我家?”

  “我我我我我叫王二虎王家村从北数第七排从东数第三户门口挂块大黄布上面写着……”

  “废话!”

  王二虎给吓得一激灵,不敢说话了,这段话是他娘叫他背了无数遍的,就怕他哪一天傻了吧唧的走丢了能有好心人把他送回来。

  小仙子皱着眉头,“说,你为什么溜进我家?你是不是想偷东西!”

  “啊?偷……不是不是啊冤枉啊!我不是故意的。他们叫我来的,我自己不想来的。我不来他们就不理我了。”

  小仙子给他烦的不行,那棍子用力一敲地,“你能不能把舌头撸直了再说话,真没用!”

  王二虎哭丧着脸,哀求道,“你别把我喂大狼狗啊,我没肉,不好吃。”

  小仙子噘着嘴,眼睛一转,“不喂大狼狗也行,你给我好好说话。”

  王二虎小朋友头点如捣蒜。

  “好了,你来说说,是谁让你来的?你来这干什么?好好说。”

  王二虎吞了口口水,稳了稳心神,勉强开口道,“我……我真是王家村的,离这儿不远,大伟说发现了好玩儿的,我们就跟来了,然后他就让我钻那个洞,我钻出来就到这儿了……”

  小仙子桃花儿一样的眼睛一亮,“你说你从外边儿钻进来的?这个洞可以通到外边儿去?”

  “是啊,爬了好久啊累死我了。”

  小仙子盯着那洞看了一会儿,又转向他,“你……王二虎是吧?你进来真的不是来偷东西的?”

  “真的不是,我娘说绝对不能做偷鸡摸狗的事让人瞧不起的。我也不知道能进来,我是给他们开路的,我只想进来看看而已。”王二虎扑闪着晶亮的眼睛认真地看着对方,完了又重重加了一句,“真的!”

  那小仙子围着小孩儿绕了一圈儿,最后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这么脏,又脏又臭,我都浇了你两桶水了。”

  小朋友闻闻自己的衣袖,愣愣的说,“不臭啊,我前天刚洗过澡,我衣服脏是刚刚爬洞爬的。”说完不禁有些委屈。现在他的形象确实是相当令人发指,整个人披头散发的,头发里全是泥污和杂草,一张小脸上全是泥点子,几乎看不出本来面貌,衣服上的灰土和清水一搅合,就变成了泥汤,他整个人就跟从泥坑里捞上来似的。

  那小仙子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会儿,接着说,“你先来洗个澡。”

  王二虎愣了愣,“怎么洗?”

  那小仙子从小靴子里掏出一把小刀,在王二虎惊恐的目光中干净利落地挑开了他手脚上的绳子。

  他一得自由马上跳了起来,远远的躲到石头后边儿看着对方。

  小仙子瞪了他一眼,“你给我过来,我告诉你,你要不听话,我就要我爹砍了你的脑袋,再把你剁成肉馅。”

  王二虎小朋友给他吓得泪眼汪汪的,不明白怎么跟他一般大的孩子说话这么渗人呢,大伟气急了也只是说把他打扁打扁再打扁,可没这么多花样儿,一会儿喂狗一会儿剁馅儿的。

  孩子立马识相地规规矩矩的走了过来,刚走了两步却轮到那小仙子尖叫了一声后退好几步,“你别靠近我你脏死了,对,你就离我这么远,再远点儿,对,就这么远,然后跟我走,但是不准出声,我让你动你就动,我让你躲起来你就躲起来,机灵点,要是被人发现了。”小孩儿威胁地挥了挥棍子。

  孩子惶恐的直点头。

  那小仙子在前面带着路,七拐八拐的也没碰上什么人,就被领进了一处很大的房子。

  王二虎看着这里里外外他见都没见过的装饰,直看傻了眼睛。他长这么大真是第一次见那么漂亮的花园,那么漂亮房子,还有……唔,虽然有点可怕,不过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啊,李家的姐姐还是说了一件真事的,就是将军府里真有像神仙那么美的人,王二虎在后边儿偷偷的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精致可爱的脸,就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王二虎被带进屋子后,就被勒令站在墙角不许动,他就老实的站着。

  那小仙子看了看还不满意,说蹲下,王二虎就蹲下,桌子正好把他挡在了后面。

  小仙子这才到门口叫了下人。

  不一会儿就从屋外抬进了一个大圆木桶,木桶很大,但不高,一看就是给小孩子用的。

  一身粉红的丫鬟犹豫着问,“真不用红鸳给您洗?”

  稚嫩的声音不耐烦的说,“说不用就不用,赶紧出去。”

  下人一个个退了出去,并顺手带上门。

  那小仙子冲王二虎一招手,“赶紧的,把你自己洗干净了。”

  王二虎一看那大木桶,早就眼馋了,他都不知道富人家是这么洗澡的,他都是站在院子里,他娘一水舀一水舀的往他身上浇水,把身子都泡在大木桶里洗澡,真是听都没听过,太好玩儿了。

  王二虎一听小孩儿叫他,马上冲了出来,刚想脱衣服,突然想到了什么,抓着衣领犹豫的看着他。

  只见他不屑的瞪了他一眼,“谁想看啊!”说完利落转过身去。

  王二虎依然犹豫着,壮了壮胆才敢问,“那啥,你……你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娘说过不让能女孩儿看小鸡鸡的。

  那小仙子慢慢转过头来,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气得大骂,“啊?你是瞎子啊!小爷哪点像女的!这一身泥把你眼睛都糊住了还是你天生这么缺心眼儿的!你娘怎么敢把你放出来就不怕你转头就认母猪当爹了?”

  王二虎被他不带喘气的一顿骂给骂傻了,想要反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那我了半天,脸憋的通红。

  小仙子一指他身后的水桶,“你还不给我滚进去!看不着木桶在哪儿是不是?”

  王二虎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衣服脱个精光,一下跳进了大木桶,把自己委屈的埋在了水里。

  这水真暖和啊,上边儿还撒花瓣儿了,真香啊,这桶真大,他躺平了打滚都够,真是太舒服了。

  刚才那一点忧郁在王二虎心里慢慢散淡了,孩子一脸幸福的泡在水里面,浑然忘我,站在外边的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明白怎么有人洗澡还洗得跟羽化登仙似的。

  身体一放松,脑子也跟着放松了下来,王二虎就把刚才的担心和怕生给忘了,于是居然趴在桶沿跟那小孩儿聊了起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仙子白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岳斯铭。”

  “呀,这名字很好听,谁给你取的啊?”

  “我爹……”

  “你爹是大将军吗?”

  岳斯铭点点头。

  王二虎惊叫了一声,一脸崇拜地看着他,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你爹真的是岳大将军啊,太厉害了。”

  岳斯铭不屑地撇撇嘴,“你白痴啊,这又不是我能选的。”言辞中带着隐隐地得意。

  王二虎不好意思的笑笑,“也是……这要能选,我也想住这么大的房子,每天这样洗澡,哎,老舒服了,你不洗吗?”

  岳斯铭瞪了他一眼,“乡巴佬,有什么好新鲜的,你洗过的水浇花都得死一片,你想毒死我啊。”

  王二虎被呛了一句,有些难堪,还好他脸皮厚,也不在意,身子往后一倒就整个人埋在了水里,水里暖洋洋的,比他在大河里游泳时还舒服,真是太自在了。

  岳斯铭看他那享受的样,心里就不是滋味,霸道的冲他喊道,“你给我速度快点儿,我是让你把自己弄干净,不是让你来享受的,赶紧把你身上那层泥给搓掉,然后给我出来。”

  王二虎不敢违抗他,在桶里东搓搓西搓搓的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洗了个干净,用皂角洗的香喷喷的。

  岳斯铭又给他拿了自己的衣服,两人年纪差不多,身形也差不多,王二虎穿上正合身,他是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忍不住又美坏了。

  岳斯铭前前后后检查了三遍,才准许王二虎进了他的卧室,他自己盘腿坐在了床上,让王二虎远远的站在地上。

  王二虎被周围新奇好玩儿的贵重东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从进来眼睛就跟着脑袋转个不停。

  岳斯铭不高兴了,“看看看看什么看,你这个土包子,真没见过世面,把脸给我转过来。”

  王二虎傻笑的转过脸对向他,“岳少爷,你家真漂亮。”

  岳斯铭还是满脸不屑,“天天看也腻死了,到处都腻死了,烦得要命。”

  王二虎傻傻的问,“你烦啥啊?”

  岳斯铭瞪着他,“跟你说你也不懂,我问你,你在家都玩儿什么?”

  王二虎抓抓脑袋,“我在家玩儿得挺多的,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我们还去山里摘玉米,烤地瓜,还玩儿骑马打仗,冬天还能打雪仗。”

  岳斯铭听着他说些他从来没听过的东西,眼睛开始发亮,随即想到了什么,又转为黯淡,“既然有这么多好玩儿的,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又憋又闷,一点儿也不好玩儿。”

  王二虎瞪大了眼睛,一副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惋惜模样,“怎么会不好玩儿,这房子又漂亮又大,刚才那个洗澡的木桶还老大了,可舒服了,比在河里洗澡还舒服,你肯定还天天吃好吃的。”

  岳斯铭一瞪眼睛,“我还天天喝三碗苦的要命的药呢,你爱喝啊?”

  王二虎一愣,想到他生病时候喝的那个苦得直倒牙的药,就浑身一哆嗦,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爱不爱,可难喝了,我要加糖我娘都不舍得,可难喝了,你为啥要天天喝药。”

  岳斯铭小朋友噘着嘴,“我不喝药就会死。”

  王二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对他来说死是遥不可及的事儿,他对死的概念很模糊,只知道人要是死了就会消失,别人再也看不到他了,但是一般死的人都是很老很老了,岳斯铭不是跟他差不多大吗,为什么会死?于是他就把心中的疑问问出来了。

  岳斯铭恼了,恶狠狠的骂道,“说你猪都是抬举你,我当然是生病了才会喝药,生病了才会死,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人,你以后要死肯定是笨死的。”

  王二虎小朋友落寂了,伤心了,就算神经再大条被人反反复复骂自己笨也有点受不了。

  他这么直挺挺的站着也站得双脚发麻,就恳求的看着岳斯铭,“我能坐下吗?好累呀。”

  岳斯铭继续拿眼角夹他,“坐地上。”

  王二虎小朋友无奈,只好坐地上,反正现在天气暖和,对他这种成天在泥地里打滚的野孩子来说,只要不是坐仙人掌上,哪儿还不都一样。

  岳斯铭背着手看着他,“你几岁了?”

  王二虎伸出五个短短的小指头,“五岁……”然后想想不对劲儿,又伸出一根手指,“五岁半……”然后又想到一根手指代表一岁的话,半岁怎么办呢,他又没有半根手指,于是王二虎小朋友缩回手,纠结了,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手发呆。

  岳斯铭目瞪口呆,他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蠢的,他自己总被长辈夸做神童,但是王二虎却是他第一个接触的同龄人,他之前无从比较,不知道原来五岁的其他人都跟猪一样笨得要死,难怪说他是神童。

  岳斯铭小朋友有些沮丧,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跟他一般大的,为什么不能聪明一点,有趣一点呢。

  这么笨,还脏兮兮的,他要跟他玩儿什么呢。岳斯铭小朋友看着眼前的黑孩子,觉得很无奈,他又没得挑,王二虎就跟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他只能凑合着用。

  “喂,你过来。”岳斯铭冲他招招手,指指他眼前的椅子,“坐这儿。”

  王二虎听话的从地上蹦起来,乖乖坐到椅子上。

  岳斯铭从桌子上拉过一个盒子,掀开盖子,“吃吧。”

  王二虎眼睛跟星星似的闪闪发光,望着盒子里精美诱人的小点心,就差口水没流下来了,“真……真给我吃?”

  岳斯铭露出一个贼可爱的笑容,“吃吧。”

  孩子犹豫了一下,然后猛然抓起一个塞到了嘴里,生怕岳斯铭反悔似的。

  可惜刚咬了一口,孩子脸色骤变,差点儿没吐出来,脸立刻拉了下来,糕点含在嘴里咽又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就那么张着嘴泪眼汪汪的看着岳斯铭。

  岳斯铭板起小脸,“你敢吐出来!”

  小孩儿摇了摇头,快哭出来了。

  “咽下去!”

  孩子只能强忍着咽了下去。

  那糕点其实是药师做了给岳斯铭补身体的,因为放了好几味药,不管加多少糖都掩盖不了那味道,偏偏还每天都有人检查他吃了没有,他大部分时间都有人看着,实在不好倒掉,这时候让这傻小子吃下去正合适。

  “将军府的人都吃这个,这个是最好的点心。”

  王二虎咧着嘴,终于咽了下去,连做了几个呸的动作。

  岳斯铭笑了笑,又打开另一盒,“吃这个。”

  孩子头摇的跟要断了似的,死活不肯吃了。

  “放心,这个是甜的。”说着自己拿起一个,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孩子将信将疑,那点心香气四溢,岳斯铭还美滋滋的吧嗒着嘴,他有点受不了诱惑了,终于拿起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接着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进去。

  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又甜又软又糯,一进嘴里就化了一样。吃完一个,王二虎小朋友怯生生的看着岳斯铭,眼中充满了渴望。

  岳斯铭邪气的一笑,把先前那个盒子一推,“想吃?那先吃这个。”

  孩子脸拉下来了。

  “你想吃好吃的,先吃这个,这是将军府的规矩。”

  孩子心想这将军府的人活得怎么这么折腾啊,吃这个能成仙吗。

  岳斯铭抬了抬下巴,“吃啊,吃完就让你吃这个。”

  孩子脑壳容量有限,在美食诱惑和恶心之间做出了艰难的挣扎,最终觉得就算吃不到好吃的东西,也不想再吃那么难吃的了,于是无限遗憾地摇了摇头。

  岳斯铭小朋友变脸速度那叫一个快,小嫩手一拍桌子,“你吃了我的东西想耍赖是不是?吃!你不吃我就把你喂大狼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