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千丞2021-09-27 11:0311,445

  孩子这才反应过来,脑子里一闪而过刚才岳斯铭发红的眼圈儿,立刻懊恼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他也蹦了起来,跟着小少爷进了屋,看着岳斯铭背着他坐在桌前,把玩儿着茶杯。

  孩子坐到他旁边,看他黯然的表情,心里有些内疚。他无措地看着他,最后伸出脏兮兮的小爪子摸着他脑袋,“你别难过了。”

  岳斯铭打开他的手,“笨蛋。”

  “我见不着我娘也很想,虽然我娘很凶……反正,反正你别难过了,我以后陪你玩儿,给你撑腰。”

  岳斯铭嘟着嘴,看了他一眼,“就你?”

  孩子特别仗义的说,“真的,这样,你讨厌那个人,我跟你一起讨厌他。”

  岳斯铭扭头看着他,“真的?”

  “真的!往死里讨厌他,以后你讨厌谁,我就讨厌谁!”

  “那我说什么你都要听。”

  “好……但是你不许打我,不许饿着我。”

  岳斯铭笑骂道,“你是猪啊,就知道吃。”

  “那怎么了,你一顿不吃试试,饿得慌嘛。”

  岳斯铭白了他一眼,“你娘给你取名字真有先见之明,又二又虎的。”

  孩子愣了愣,“你骂我吗?我又怎么惹你了?”

  岳斯铭拽着他,“过来,给你吃饭。”

  孩子一听吃饭两眼都放光了,屁颠屁颠地跟在岳小少爷的身后。

  小少爷把他领进饭厅,桌上果然都摆满了午饭。

  孩子从来没见过这么气派的一桌饭菜,实在太丰盛了,村长娶媳妇儿的时候都没这样的派头,看得他都傻眼了。

  岳斯铭看他那副馋嘴猴的样子就想笑,指指椅子,“坐。”

  孩子就等着这句话呢,几乎是跳上去的,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的看着跟前儿的鸡大腿。

  旁边儿的丫鬟忍着笑,给他盛了碗饭,“小虎,这些饭够不够?”

  “够,够。”

  岳斯铭也坐到椅子上,拿起筷子夹了块菜心放到碗里,然后抬眼看着口水要流到地上的虎孩子,说了句,“吃吧。”

  孩子简直是饿虎扑食,拿着筷子就下手,嘴就开始停不住了,不一会儿眼前就堆起了小山一样高的骨头。

  周围人都傻眼了,没想到一个瘦巴巴的五岁大的孩子这么能吃,而且专往肉上盯,跟几辈子没见过肉似的。

  岳斯铭看他吃饭看得自己都忘了动筷子,他被虎孩子那劲头给震住了。

  孩子胡吃海塞的间隙还有空冲岳斯铭招呼,“少爷,你吃啊吃啊,太好吃了。”

  岳斯铭犹豫了一下,夹了几块肉。

  他向来不喜欢吃肉,嫌太油腻,可是看对面的饿狼崽子吃得那么欢的样子,他不禁好奇了,真有那么好吃吗。

  咬了几口,他又有些腻歪,放那儿不动了。

  王二虎吃得差不多了,小肚皮都撑了起来,圆圆滚滚的,甚为满足的样子。

  他看了一眼岳斯铭,小少爷几乎没怎么动,他放下筷子,“你怎么吃这么少,多吃点啊。”

  “我饱了。”

  “饱了?”王二虎一副看着怪兽的样子,“我家母鸡都比你能吃。”

  小少爷一摔筷子,“找打是不是!”

  “真的,你多吃点儿,这饭菜这么好吃,你怎么不知足呢。我要天天都吃这么好的东西,我肯定每天吃好多好多。”

  岳斯铭哼了一声,“谁稀罕,乡巴佬。”

  王二虎不乐意,“我娘说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你看看你,这么矮,这么瘦,我妹妹才三岁,你也就跟她差不多块头,哪个老爷们儿像你似的,吃这点猫食。”

  小少爷被激怒了,“你才吃猫食,你才吃猫食!”

  王二虎看着一桌子饭菜浪费了可惜,就拼命鼓动他吃饭,“那你就吃啊,多吃点。”

  孩子这么一激,小少爷连吃了好几块肉,饭菜都吃了不少,看得旁边的下人都高兴坏了。

  平时怎么哄少爷都不肯多吃一口饭,为这事儿老爷都愁,你说都这么瘦了,还挑食挑得厉害,怎么长个,身体怎么能好。没想到和这个孩子一起吃饭,自然就吃得多了,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

  头一次吃这么多东西的后果,就是撑着了。

  岳小少爷在床上直挺挺地躺着,小肚子撑得厉害,动都懒得动。

  王二虎趴在他旁边,小心的问道,“难受吗?”

  “废话,撑得慌。”

  “去叫那什么吧,那个……大夫。”

  “不要,要是他们来了,又要大呼小叫的忙活半天,烦都烦死了。”

  孩子想了想,“要不我给你揉揉吧。”说完就坐了起来,把小手放到岳小少爷的肚皮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我娘说肚子疼揉揉就好了。”

  岳斯铭白了他一眼,“你洗手没有?”

  “哎呀,洗了,真是,事儿这么多。”

  “你再说?”

  “你安静躺着吧,再动更难受了。”

  小少爷不说话了,安静地躺着,温暖地手就在他肚子上来回按压着,好像确实没那么难受了……

  吃完饭后就有些昏昏欲睡,岳小少爷躺着躺着就直打哈欠。

  “困了?”

  “有点。”

  “咱们睡个午觉吧,今天起那么早。”

  “嗯。”

  “少爷,我跟你一起睡吧。”孩子一脸雀跃的表情。

  岳斯铭一瞪眼睛,“你别得寸进尺。”

  “哎呀,就一起睡嘛,你的床老舒服了,又大又软和,还可以晒着太阳,老舒服了。”

  “滚下去,本少爷不要和别人一起睡。”

  “一起睡嘛,我不脏,我刚洗手了,一起睡嘛。”说完也不等岳斯铭同意,直接躺在他身边,嘻嘻笑着往被子里钻。

  他在家都是跟他哥哥妹妹睡一床被子的,他觉得俩人要是好,就该睡一起。

  岳小少爷虽然毛病多了点,脾气还不好,但人还挺不错的,起码跟着他有好吃的,所以自己一定要跟他好好的。

  孩子打定主意,就厚着脸皮要跟小少爷套近乎,于是就从睡一个被窝开始了。

  岳斯铭给气的,又弄不动他,只好让他挨着自己。

  孩子拍着小少爷的肚子,小声嘟囔着,“睡吧睡吧,睡一觉就不难受了。”

  岳斯铭噘着嘴,拍开他的手,背过身去,不再理他。他不明所以地笑了一下,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午后闲适温暖的时光。

  过了几天,王二虎小朋友渐渐适应了岳府的生活,并且喜欢上了岳府有吃有穿有玩儿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他每天都跟岳斯铭同吃同住,俩人如胶似漆的。

  饿了就吃好吃的,困了就睡觉,醒了就一起玩儿游戏,他以为生活就会这么一直一直下去。

  ******

  这一天,来了一位先生,是位教书先生。

  孩子这才想起来他是来当书童的,却从来没见岳斯铭念书过。在王二虎家的那一带,都是几个村共用一个教书先生的,有些孩子为了念书,每天要走一个时辰,教书先生对他来说是很神圣很庄严的。

  这还是孩子第一次有机会面对面和先生接触,不禁有些雀跃。

  岳斯铭嗤之以鼻,“一群老顽固罢了,有什么好期待的。”

  王二虎道,“可不能这么说啊,我娘说对读书人要敬重。”

  “你要想读书,不如我教你,我才不用这些老头教,烦死人了。”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就不信你打娘胎出来就啥都会了,还不是先生教你的。”

  “我小时候都是我娘教的,我娘比什么先生都博学多才。”

  王二虎小朋友立刻噤声,他这些天跟岳小少爷相处,也摸索出些他忌讳的东西。

  其中一个就是不能让他回忆他娘,他从他口中得知他娘过世才一年多,他想想也挺替岳小少爷难过的,看他眼圈一红,他就有些受不了。

  于是孩子马上换话题,“可是先生都来了,在外边儿等你呢。”

  “让他等去吧,之前的那个也是这么气走了。”

  王二虎看了看门外,始终有些过意不去,怎么能让那么神圣的先生等着呢。

  “别废话,来,我教你识字。”

  “好啊。”

  “你一个字都不识?自己的名字呢?”

  “我会写王,二,就是不会写虎,老难了,我记不住。”

  岳斯铭翻了个白眼,“真是笨,过来。”

  他自己蹦到桌前,摊开一张纸,拿起毛笔在雪白的纸中央写了个字。

  王二虎坐在他旁边,好奇地探着脑袋,“你字写的真好看……”。

  “那当然。”小少爷被他一夸,比被他爹夸还开心,不禁得意起来。

  孩子又歪着脖子看了半天,有些犹豫道,“不对吧,这个不是虎字吧,我记得不是这样的。”

  “这个当然不是虎字,谁说我要教你虎字了。”

  “啊?那这是什么?”

  “这是岳,是我的姓。”

  “你教我这个干啥?”

  “废话,我是你的少爷,你怎么能连我的名字都不会写。”说完在纸上信笔添上“斯铭”两字。

  “看到没?这就是我的名字,岳,斯,铭,你必须要先会写这三个字,我才教你你的名字。”

  孩子一张脸皱得跟没叠的被子似的,“你的名字……怎么这么难呀。妈呀好多划呀,这谁记得住啊。”

  “你是猪啊,不过三个字而已,有什么记不住的,你看好,我再写一遍。”说完一笔一划的把那三个字又写了一遍。

  孩子看的直摇头,“太难了太难了,比我的名字还难,你爹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么难写的名字?”

  岳斯铭真想抽他,狠狠拍了下他的脑袋,把笔塞到他手上,“写,一遍记不住写十遍,十遍记不住写百遍,直到记住为止!”

  孩子哭丧着脸,“少爷,我们玩儿游戏吧。”

  “不玩儿,什么时候你记住了什么时候玩儿,你非得记住我的名字,快写啊。”

  孩子无奈,只好攥着笔在纸上画符。

  “你怎么连拿笔都不会!”岳小少爷真是服气了,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笔,“看好,这样拿,手指要这样。”示范完了把笔重新塞到他手里,“拿好,对,这跟手指放这里,是这跟手指在使力,对,拿好。”岳斯铭费劲的给他掰着小手指头,一根根挨着笔放好,那认真专注的神态就跟一幅画一样,把王二虎小朋友都看呆了。

  “以后就这样拿笔,给我记住了,好了,写吧。”小少爷一转头,看孩子正愣呵呵的看着他,就来气,“你看我干什么!看字啊,写啊!”

  孩子特二的笑了一下,含糊了半天,说,“岳少爷,你真好看。”

  岳小少爷愣了一下,然后脸刷得一下红了,肉呼呼的脸蛋儿跟小苹果似的,煞是可爱。

  孩子看他脸红的表情,自己也觉得脸颊烧的慌,却不知道为什么。

  他抓抓脑袋,“真的,真好看……”

  岳小少爷佯怒道,“你是猪啊!说什么……好看……关你屁事!”

  “怎么不关我事呢,我天天看你,你这么好看,我天天看,就……就……”孩子就不出来了,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脑子里捣腾了半天,“就关我事啊,因为我看啊。”

  岳小少爷喊道,“谁让你看,不准你看!不准看!”说着就拿小手一把遮住王二虎的眼睛,另一只手不自觉去摸自己的脸,烫得厉害。

  王二虎小朋友相当勇敢的把他的手扒拉掉,眨巴着眼睛特别真诚的说,“岳少爷,你真好看,你做我的小媳妇儿吧。”

  可怜岳小少爷这回连脖子都红透了,他感觉头顶都在冒热气,一时恼羞成怒,“你……你是猪啊!又脏又笨又难看,谁要做你的……滚!”

  孩子当然没滚,反而露出一种解决了什么疑难杂症的顺畅表情,“岳少爷,真的,我说真的。我娘老说我太笨了,以后肯定说不上媳妇儿,我就不信,你当我的小媳妇儿吧,我给我娘说去,谁说我说不上媳妇儿了。”

  岳小少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结果没拍稳,拍在了砚台上,沉重的砚台没怎么样,他自己拍得手生痛,嗷了一声,墨汁还溅了两人一身。

  本来是想表现愤怒的,结果却出洋相了,岳小少爷悲愤交加,一边使劲甩手一边狠狠拿眼睛剜那虎孩子。

  “岳少爷,你没事儿吧?”孩子殷勤地握着小少爷的手,拿嘴使劲吹,“吹吹,吹吹不疼了。”

  “谁用你吹!你是猪啊!谁要做你的小媳妇儿,你是什么东西!你你你……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

  孩子了然的点点头,“那我记住了呢?我要记住了你就做我的小媳妇儿吗?”

  “谁说你记住了我就做你的……我没说!再说你那么笨,记得住才怪!”

  “那我努力呗,我娘说了,以后为了娶媳妇儿,我得自己努力包上至少二亩地,还得自己种庄稼,那可累了。每年开春或者秋收的时候,我看我哥累得腿肚子都直打颤,比起来,学写字要好多了,那我不如学写字。”

  岳小少爷给他气得快冒烟儿了,撩起孩子的衣摆照他脸上一顿揉,那衣服上全是渐上的墨汁,孩子的脸立刻跟鬼画符似的。

  岳小少爷揉完了就跳下椅子,一边喊一边激愤的往外走,“我要把你喂大狼狗!你等着!我要把你喂大狼狗!”然后砰地推开门,一溜烟跑了出去。

  孩子怔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喃喃道,“不愿意就算了呗,也不用把我喂大狼狗啊,娘说的对,娶媳妇儿真不容易……”

  ******

  孩子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惹着小少爷了。

  在他看着几个方块字发呆犹豫到底要不要开练的时候,门被悄悄的从外边锁上了。

  直到他肚子饿得直叫,他才反应过来是晚饭时间了,结果一推门,才发现出不去了。孩子有点儿害怕了,那小少爷平时总吓唬他,把他喂大狼狗,这次该不会来真的吧,把他关屋子里,等着大狼狗开啃?

  孩子一边儿拍门一边儿喊,“谁在外边啊?放我出去啊!我被关住了,放我出去啊!”

  喊了半天都没人搭理,孩子越来越害怕了,而且又饿,心更慌。他叫了半天,叫得嗓子都哑了,外边儿才算有了脚步声。

  他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岳斯铭。

  “岳少爷,你干吗关我,你快放我出去。”

  岳斯铭得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字练得怎么样了?”

  “呃……”

  “你没练?”

  “你也没说给不给我做小媳妇儿啊,你要不做,那我不白练了?”

  小少爷狠狠踹了一脚门,“你在里边儿呆着吧,饿死你!”

  “哎,别走啊我练我练啊!真的真的。”孩子使劲点着头,也没想过外边儿的人根本看不见。

  “那你现在把我的名字抄上十遍,给我看。”

  “好,马上。”

  孩子赶紧跑回桌子前,拿着笔学着小少爷教他的样子,照着那三个字就开描。描的很是认真,一笔一划都下足了力气再写。

  就在岳斯铭在外边儿都等得不耐烦了的时候,终于王二虎小朋友捧着几张纸蹬蹬蹬跑到门前。

  “岳少爷,我写好了。”

  “从门缝塞过来。”

  孩子把纸从门缝塞了出去。

  外边一把扯过去,随即破口大骂,“你是猪啊!这是什么东西!蚯蚓爬得都比你写得好看!”

  孩子很是委屈,“这是我第一次写嘛。”然后小声嘟囔,“你别总骂我是猪啊……我属小兔子的。”

  岳斯铭一把把手里的纸扯成两半儿,“重写!”

  孩子都想给他跪下了,“少爷,你先让我吃饭吧,我好饿啊。”

  “你没写好,凭什么吃饭。”

  “我不吃饭,我没有力气写的,少爷,求你了,让我吃饭吧。”

  外边犹豫了一下,道,“吃完饭你要抄五十遍。”

  “啊?!”

  “那就别吃,现在抄!”

  “不不不,先吃先吃。”

  岳小少爷在门外,踮着脚尖把门锁打开。

  孩子一重获自由,宛若新生,一扫刚才的丧气。

  “噢噢,吃饭咯吃饭咯!”边说边拉着小少爷就跑,“少爷吃饭吃饭!”

  “你饿死鬼投胎啊!饭又不会长腿跑了,你这么急做什么?”

  “我饿嘛。”

  孩子一阵旋风卷进饭厅,狼吞虎咽起来。

  岳斯铭最近跟着他一起吃饭,饭量大增,大家都把功劳归结于王二虎小朋友,所以对他难看的吃相也就懒得管了。

  等吃饱喝足了,孩子摸着圆肚皮,满足得打着饱嗝,血液都冲到胃里去消失了,小脑壳早忘了之前被关起来罚写字的倒霉事儿,看着岳斯铭斯斯文文的吃相,嘴又忍不住开始欠了。

  “少爷啊,你看天都黑了,明天再练可以吗?”

  小少爷一抬眼,“不行,五十遍。”

  孩子老不乐意了,平时吃完晚饭是最闲适的时候,在家的话,就磕磕瓜子,聊聊天,乘乘凉,打打蚊子,然后睡觉。在这里的话,平时也就玩儿一会儿,聊一会儿,晚了再吃个宵夜,然后睡觉,凭啥今天就非得学写他的名字啊。

  但是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却有点儿不敢说,只是撅着个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小少爷撂下筷子,“走吧,正好消化消化。”

  孩子就那么不情不愿地坐在了桌子前,重新捏着毛笔,费劲的在那儿画符,画的岳小少爷直摇头,恨不得拿砚台砸死他。

  有一个人把自己的名字写得太丑,及其以及特别地,丑,真是让人愤怒啊。看着那四分五裂的横平竖直,岳小少爷有点扭曲了。

  偏偏孩子咬着嘴唇儿写完了十遍,还献宝一样推到他面前,摇着小尾巴一样特别期待地问,“岳少爷,你看,怎么样,我记得差不多了,你能做我的小媳妇儿了吗?”

  小少爷狠狠敲了下他脑袋,“你还敢提这个,我说你是猪就是猪,一点都不长记性!”

  孩子摸摸脑袋,“你想想呗……”孩子还是想争取一下的,他虽然不懂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但是眼下就他跟岳斯铭亲近,岳斯铭长这么好看,以后肯定有其他娶不上媳妇儿的要跟他抢,他应该趁早才对。

  岳小少爷脸又渐红,白了他一眼,恶声恶气道,“你能记住我的名字,我……我就想……”

  孩子眼前一亮,“好!那我得老勤快了,真的!”然后真就认认真真专注的在那描字。

  岳斯铭看着他扑闪扑闪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一点都不想告诉他,娶媳妇儿要娶女的才行,他又不是女的。为什么王二虎不是女的……他如果求着要嫁给他,他也不是那么嫌弃……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流水账一样过着。

  两个孩子虽然时常吵架,有时候还要动手,但是很快又会和好,黏糊到一块去。岳小少爷自从王二虎来后,一次都没有发病过,身体看着越来越好,大人也就由着他们闹去。所以俩孩子就这么无忧无虑的过着有吃有喝有玩儿的快活日子。

  王二虎越来越肆无忌惮,有时候私下就叫岳小少爷小媳妇儿,鉴于孩子字写得有进步,岳小少爷也越来越懒得计较。

  两人每天都变着法儿的琢磨新的好玩儿的事情,每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精力比大人都旺盛,从来都不觉得无聊。

  天真的小孩子们以为日子就会这么过下去,一直一直这么过下去。

  ******

  先出事的是王二虎家。

  一天早晨,王二虎他爹行色匆匆地来府里要把孩子暂时接回去。

  岳小少爷不乐意,但是岳老爷跟小少爷嘀咕了一阵后,岳小少爷也知道这种事,还是必须得回去的。

  岳小少爷就拉着孩子的手,悄声说,“你要早点回来啊。”

  “我不知道出啥事儿了,等办完了我就立刻回来。”

  小少爷是知道出什么事儿了的,有些难受地看着王二虎,“小虎,你要难受的时候就想我,想咱俩高兴的事儿。”

  孩子不明所以,只能点点头,然后想什么,道,“少爷,我回家也会好好练字的,天天练,等我练好了,你就答应我呗。”

  岳小少爷用力掐了把他的脸,“笨蛋。”

  “行不行嘛?行吧,你答应我吧。”

  小少爷眼睛有点儿闪躲,“你要练好了,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

  “真的!少爷,你太好了太好了!!”孩子兴奋的一把抱住岳小少爷,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岳小少爷难得没骂他,反而安慰似的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心里满是不舍。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次分开而已,就让他这么不安,好像以后都见不着了似的。这种感觉不陌生,他娘生病的时候,他每去看她一次,看着她愈见孱弱的样子,这感觉就一次比一次更浓烈,直到她过世。

  他很害怕小虎也像她娘那样,说着不会走,一定留下来陪他,最后还是不管他,就那么走了。

  小虎被带走之后,他就哭了,他心里难受的厉害,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虽然他爹拼命哄他,说小虎几天就回来了,他也知道小虎应该几天就回来了,可是那种强烈的不安的感觉,让他喘不上气来,他没办法不伤心。

  孩子就被带回去了,他不明所以,在路上一直问他爹什么事,什么时候可以回岳府。

  他很舍不得岳小少爷,看不着他好没意思。

  他爹在路上没敢跟他说,怕他哭闹。到了家才告诉他,他乡下的爷爷干活的时候摔了一跤,就这么走了。

  老人家古稀之年,发生这种事也算不得奇闻,大人都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孩子们就不一样了,孩子们从小跟爷爷都很亲,隔三差五的都回去看看,一下子说不在就不在了,个个都接受不了。

  王家三个孩子最大十一,最小三岁,都大哭不止,那声音听得人都心酸。

  按乡下规矩,家人得守灵七天。

  王二虎是跟爷爷最亲的,大概是受刺激太大,又或者四周阴气太重,守了两天就病倒了,持续发热。

  有邻居就说这是爷爷想孩子了,想带走。

  给他爹娘吓坏了,连忙找懂行的人又看又摸又做法的,折腾进去不少钱。这前后一耽误,小半个月过去了,孩子才算好得能下地了。

  大病一场后,对于失去亲人的悲痛终于散去了一些。

  中间岳府派人来催了好几次,孩子没好,也不能回去。现在好了,他就想回去了,他生病的时候也特别想岳斯铭,他还惦记着他答应了岳斯铭回来也一定练字,练好了回去给他看,结果都没机会。

  于是他娘在旁边给他收拾东西,他就在桌子前端端正正地写字,想着至少写一份回去给小少爷看。

  他练过太多遍,现在不需要描也能记住了,想到岳斯铭有可能会夸他,他就很期待。

  写完后小心翼翼地塞到怀里,他娘也给他收拾好东西了,等他爹回来就送他去岳府。

  可是左等右等人都不来。

  过了好半天,他爹才跌跌撞撞地冲进屋子,一屁股坐在炕上,满脸大汗,神色慌张。

  “他爹?怎么了?”孩子娘过去给他爹倒了杯水,不解道。

  孩子爹接过水一口干掉,大喘了好几口气才平静下来,开口就冲孩子说,“别去了别去了,可不能去了,岳大将军出事了。”

  孩子脑袋没跟上,愣愣的看着他爹。

  “出什么事了?”他娘紧张的问道。

  “哎呀,这事邪乎啊,之前都好好的,什么都没听过,今天突然传开了,说岳大将军通敌叛国,证据怎么怎么凿了,现在官府带人去抄家抓人了,听说要杀头,还诛九族啊!”

  孩子脑袋嗡的一声,他什么都没明白,就听明白岳大将军要被杀头。

  杀头?那么高大的,强壮的,雄伟的像一座山一样的男人,也会被杀头?

  他是少爷的爹啊,少爷已经没有娘了,他爹也要被杀头?那小少爷会怎么样?

  他娘吓得声儿都变了,“这……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咱们会不会也被杀头啊?二虎在他们府里呆了小半年呢!”

  “我怎么知道!我也害怕呀!当初孩子去的时候将军府的人说好了,不能声张,所以除了家里人谁都不知道。兴许官府的人也不能知道,就怕将军府的人把咱们说出去。”

  “将军府的人说咱们干嘛呀,应该不会吧。”

  “我上哪儿知道去,哎呀,这事……这事牵扯进去就是死罪啊!”

  孩子对于大人后面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就知道他现在得马上回去,他得回去找他的小少爷。

  趁俩人讨论不休的时候,孩子跳起来就冲出了门,把他爹娘的惊叫声远远抛在了脑后。

  孩子常在田野间玩儿,跑起来是飞快,此时更是不要命的在跑,耳边的风都呼呼的。

  少爷少爷少爷,我现在就回去了,你可等我啊,我就晚了几天,你别不等我啊。

  他一口气憋着往岳府的方向跑,可远远快到市集的时候就跑不下去了。

  这条平时就很热闹的街道此时简直是人山人海,被人群堵得水泄不通。

  孩子眼睛好,大老远就看到了一辆一辆的囚车,那个山一样的男人更是异常醒目,在第一个囚车里,虽然神情颓然,但该有的威仪还在,直挺挺地站着,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孩子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岳大将军真的要被杀头,而且囚车里站的全是岳府的人,他认识好多,总管,侍卫,大丫鬟……怎么办怎么办,少爷呢?少爷呢?会不会也被杀头?

  孩子一个一个囚车看过去,有的人站着,有的坐着,坐着的要么看不着,要么只能看着一点头发,孩子心里打鼓一样,小少爷会在里面吗?

  后面他爹气急败坏的骂声传了过来,孩子扭头看了一眼,他爹正朝他跑过来。

  他拔腿就往人群里冲,他身子小,七扭八拐的就没了踪影。他费力地在人群中往前挤,大家看他是个小孩儿,也没在意。他一边往前钻,周围的声音不断地灌进他耳朵里。

  “这岳大将军不是大英雄吗,怎么会通敌叛国呢?”

  “谁知道啊,听说他当时辞官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大概是跟朝廷结仇了?”

  “听说岳大将军是被冤枉的,大将军人多好啊,在这一带名声顶顶的好,我就不信他真的叛国。”

  “嘘,这话不能乱说啊,别给人听着。”

  “岳大将军这回可完了,不仅满门抄斩,还要株连九族,八岁以下八十岁以上的才能免死罪,但要发配边疆啊。”

  “那不就变着法子的整死人吗,那地方有几个老人小孩能挨得住的。”

  “可不就是嘛。”

  “哎呀,你看那么小的孩子,是大将军的儿子吧,长得多漂亮啊,可惜了可惜了。”

  “是啊,岳大将军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呀,太可怜了。”

  孩子咬着牙,终于穿过重重人群,钻到了最前面,他一眼就望见前面的囚车里,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子。

  孩子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撒腿往前面跑,一边跑一边叫,“少爷少爷!”

  人群声音太大,把他这点微弱的声音都淹没了。

  他只能拼命的往前跑,拼命的叫。

  终于跑到了岳斯铭的囚车旁边,小少爷小小的背影一颤,慢慢转过了头来。

  “少爷!少爷!我回来了!少爷!”孩子满脸都是眼泪,一边追着囚车一边叫。

  岳斯铭除了脸色惨白如纸,一切看上去还好,看到他先是一喜,又是一惊。他惊愕的看了看周围,然后怒道,“你是白痴啊!这时候跑过来干什么!还不赶紧滚!”

  孩子鼻涕眼泪流了满脸,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一边跑一边哭,“他们要带你去哪里?你爹为什么要叛国?什么是叛国啊!你不要走啊!你别走啊他们要带你去哪里啊!”

  岳斯铭眼眶也红了,嘴里依然不依不饶的骂着,“我爹才没有叛国,你这只猪,快点滚,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不滚!”

  孩子哭叫着,“少爷!你不是说等我回来吗?我生病了!我不是故意不回去的!我爷爷死了!我爷爷死了!你要去哪里啊!你不要走啊!”

  岳斯铭强忍着泪水,“你这白痴,谁认识你啊!赶紧滚!”

  “少爷!!你怎么不认识我!我是小虎啊!少爷!我会写你的名字了!真的!我练好了我给你看!”孩子小手颤抖着从怀里掏出那长叠的平平整整四四方方的纸,摊开来给岳斯铭看。

  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岳斯铭”三个字。

  孩子抖着那张纸,“少爷你看!我会写了!我会写了!你不是要给我做小媳妇吗!你不要走啊!你要给我做小媳妇啊!我会写你的名字了!你别走啊!”

  岳斯铭紧咬着嘴唇,看了一眼那张纸,然后赶紧转过了头去,他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不敢再回头看。

  孩子却不依不饶地追着囚车哭喊,“少爷!你别走!你别走!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吧!你要做我的小媳妇的!我会写你的名字了!你说话算话啊算话啊!少爷!!呜哇啊啊啊啊啊少爷——”

  孩子突然一个跟头被绊到在了地上,蹭了一脸的灰土,膝盖手肘都被磨破了,再也没力气去追赶他的囚车。他只能拼命地冲着岳斯铭哭喊,嗓子都已经嘶哑了,“少爷少爷——哇啊啊啊啊少爷——”

  孩子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岳斯铭突然转过了头来,眼泪爬满了一张脸,哭得小脸都扭曲了,“小虎!你不要忘了我!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我好害怕!你不要忘了我你千万不要忘了我!等你长大了来找我,一定要找到我,你要是找到我,我就给你当小媳妇!你不要忘了我啊!”

  孩子听不清岳斯铭说了什么,但见他转头了,而且哭得厉害,心里就难受得要命,就跟刚知道他爷爷去世时一样,难受得要喘不上气来。他边哭边挣扎着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就要继续追。

  这边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押运的官兵,一人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灰头土脸的孩子,喝道,“怎么回事??”

  孩子没看见似的,就要往前跑,那官兵一脚横在孩子胸前,“你这小孩哪儿来的?怎么回事?喊什么呢?”

  岳斯铭急得满脸是泪,拼命给他打着手势让他赶紧走。

  孩子不肯,还是哭叫着少爷,拼命推着那官兵的腿,实在推不开,就抱着一口咬了下去。

  那官兵惊叫了一声,一脚把孩子踢到在地,怒道,“这是谁家的疯孩子!是不是不要命了!”

  岳斯铭嘶声喊道,“小虎——”但他微弱的声音根本传不到这边。

  孩子突然被轻轻松松地从地上抱了起来,身后的人香气怡人,声音温厚动听,“兵大爷,对不起,孩子前些天发烧脑子烧糊涂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孩子拼命挣着胳膊腿,他不知道身后人是谁,也懒得管,他只想去追他的小少爷。

  那兵大爷许是这辈子没见过长得这么美的人,还是个男人,一时愣住了。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靠近那官兵,塞进了他手里,“兵大爷,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多谢了。”

  那官兵收了银子,也懒得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多看了那美人两眼,就走了。

  岳斯铭的身影马上就要看不见了,他抓着囚车的栏杆,看着抱着小虎的人,瞠目欲裂,他嘶声喊道,“郁明镜!不准你碰他!我要杀了你!郁明镜!我要杀了你——”

  孩子眼泪糊住了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见,只是本能的要挣脱钳制,要去追他的小少爷。

  他耳边传来一句温柔的声音,“真是傻孩子啊。”然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言即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