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休了你
今来思2019-09-25 10:352,289

  青梅红豆的心都随着楚湫霖手里的家法大起大落,藤鞭最终被律令非阻挡在手掌中,她才不是杜若菲,更不是惯性卑微女子逆来顺受一切。

  凭什么自己必须承担恶毒继母的莫须有罪名?

  “婆婆,我因为身份限制尊称您一声婆婆,但这件事我没错,你可以怪你的孙女娇蛮任性,也可以怪你的儿子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而唯独怪不到我头上来。”律令非态度格外强硬,着实叫楚湫霖怒火中烧,“杜若菲,等长颢回来,我便让他休了你,休了你!”

  “老夫人不要啊!夫人一定是撞到了脑子还没完全恢复,才会失去理智跟您顶撞的!红豆和青梅都跪了下来,“是啊老夫人!”

  红豆跪地摇晃着律令非的裙摆,意在提醒她冷静下来。律令非因而有丝毫退缩,她是无所谓被休妻,可这其中牵扯到问题一定不会如此简单。

  律令非缓缓松手,楚湫霖已无心打她,疼痛在她身又不能悦己,可律令非实在令她失望透顶。

  “你给我去祠堂跪着,怀珠不起来你也不准起来,怀珠不吃饭你也不准吃饭,等长颢回来,一切再做打算!”楚湫霖愤愤离去。

  律令非并不甘心,从始至终她何错之有,难道在这个世代,不卑微到土里,对一切无理针对都逆来顺受的女人都是错吗?

  “好了夫人,奴婢陪你去祠堂。”红豆道。

  “我为什么要去,我没错,凭什么受惩罚?”律令非自顾自地硬气。

  “夫人,您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何会顶撞老夫人惹她生气,您可知一个女子被休意味着什么?”红豆蓦地泪眼,“小姐嫁入侯府本是光耀门楣的事,如果小姐被休,不只是杜府老爷面子挂不住,最重要是小姐的名声,您的一生都会因此毁掉的。”

  红豆一直都是十分稳重的,这是律令非第一次见她爆发情绪,眼里满是担忧和惶恐,是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

  “我去。”律令非退让。

  祠堂之中,荀怀珠又听到人声进来才跪下,但依然不是她翘首以盼的父亲,反而是她心里厌恶的女人。

  荀怀珠只恨恶的一眼便扭过头去,律令非也一声不吭,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也跪在了一堆别人的老祖宗面前。

  “谁让你过来的,我不想看见你!”荀怀珠开口就怒火冲天。

  “如果不是你跟你奶奶说了些什么的话,我还真的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律令非心里通透。

  “哼!”荀怀珠站了起来,她可不想受罪,更不想和这个女人跪在一起。

  岂料律令非才跪下也站了起来。

  “奶奶罚你,你怎么可以不跪?”

  “你奶奶当时原话是这样的,怀珠不起来你也不准起来,怀珠不吃饭你也不准吃饭。所以既然你站起来,我当然也不需要再跪着了。”律令非理直气壮。

  “你强词夺理,我要跟奶奶告状去,让她罚你跪在这里一辈子都站不起来!”

  荀怀珠的话语已不仅仅是任性而已,她对继母的憎恶是如假包换的深刻。律令非目光蓦然沉着,如果再让荀怀珠对楚湫霖挑拨离间几句,恐怕自己就真的自由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律令非语气低沉。

  “因为你是恶毒的继母,会夺走我爹的爱,会欺负我跟弟弟!”荀怀珠根深蒂固地认定。

  “到底是谁跟你灌输的这些思想?我欺负过你吗?欺负过你弟吗?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捉弄我,从我入府以来,你几次三番往我的饭菜里加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相信这只是你幼稚不懂事的恶作剧,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可即便我死里逃生重新活过来,你却连一顿好饭都不让我吃到。我从未想过夺走你父亲什么,就连我之所以成为你父亲的新夫人你的继母都并非我真心所愿,你有奶奶有父亲有一群人撑腰,可以任性地讨厌我,但我根本没得选择。”

  律令非一番激动的苦楚道出自己的无辜,荀怀珠有所动摇,但她强硬的心却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软化的。

  “我才不会被你的话欺骗!”荀怀珠企图逃离。

  “我希望我们能和平相处,我不需要你承认我是你的二娘,也不会委屈你当我的女儿,你爹永远是你爹,我也永远取代不了你娘。”律令非再次承诺。

  荀怀珠的离开是律令非所希望看到的结果,律令非走到牌位墙前,一眼便看见了荀怀珠和韫玉生母的牌位,爱妻荀氏晋姝之灵位,与其他的所有女眷牌位不同前缀。

  “他一定很爱你,你的女儿真的是想多了,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也让她不要再固执己见胡思乱想了。”

  荀长颢彻底了结了通敌奸细的案子,回府已经不早了。没有片刻歇脚,他便径直去了一双儿女居住的紫荆苑,听丫鬟说,小姐坐在一桌她平时最喜欢的饭菜前一动不动。

  荀长颢冷静过后也后悔自己对荀怀珠的教训太过严厉,特意买了她喜欢吃的饴糖带来。

  “怀珠。”荀长颢温柔一唤,荀怀珠却投去幽怨的目光。

  “都这个时辰了还没用膳,你要让爹爹担心吗?”

  “你才不担心我,没有人担心我。”荀怀珠眼里闪烁泪光。

  “瞎说什么,看爹爹给你带了什么?”

  荀长颢拿出杀手锏,小时候只要他带女儿上街,她就要买糖吃,比起色彩诱人的糖葫芦和造型丰富的糖人,荀怀珠最钟情于简单朴素的饴糖。

  荀怀珠毫不犹豫地接过饴糖打开吃了一口,心里的苦被舌尖的甜中和。

  “我都这么大了,爹也只知道拿糖糊弄我。”荀怀珠嘴硬。

  “怀珠还喜欢什么,爹再给你去买。”荀长颢变身心甘情愿女儿奴。

  “那个女人说了,她不会抢走我爹,也不会取代我娘亲,要跟我井水不犯河水!”荀怀珠语气里仍有不满,“我要听爹说。”

  爱妻已逝,儿女仍在,如今在荀长颢心目中,续弦夫人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怀珠跟弟弟是爹在世上最重要的人,你们的娘亲是爹最爱,也是唯一爱的女人。”荀长颢郑重承诺。

  父女和解,荀怀珠的情绪终究简单明了,但律令非这个身份尴尬的大人却愁烦不解。

  律令非支走了青梅红豆,绣纱屏风,氤氲水汽,她一个人在房中浸浴,沉入水底隔绝一切世外烦扰之音。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香水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