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夫妻之隔
今来思2019-09-25 10:352,282

  楚湫霖看律令非走进来的第一眼就不顺眼,她竟然跟荀长颢齐头并进,毫无尊卑,全然不知作为一个女人的自觉。

  “娘,大夫怎么说?身体没什么大碍吧?”荀长颢关怀道。

  “没什么大碍,就是年纪大了,容易气逆,咳咳……”

  律令非一言不发,她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更自觉无法跟一个旧社会女人彼此理解。

  下人搬过来两条凳子,荀长颢坐下,律令非自然而然也坐下,楚湫霖却眼中不满。

  “二弟妹,你不是也担心娘的身体吗?怎么也不说几句呢?”汪莲房提醒道。

  “不说也好,听了只怕我会更难受。”楚湫霖撇过头去。

  “婆婆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也不敢说话了。”律令非这会儿倒是顺从。

  “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去吧,在这也不知要碍谁的眼。”

  “娘……”

  “让她走。”楚湫霖决绝。

  律令非即刻起身,她从没想过融入这个家庭,何必强人所难也强自己所难。

  “那我就先回去了,婆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律令非没有长一张恶媳妇的脸,却让楚湫霖认定为不孝。

  律令非的离开,荀长颢和汪莲房都无法阻拦。

  “娘,二弟妹只是因为先前那般遭遇转变了性子,尽管偶有言语上的激进,也请你原谅她啊!”汪莲房为律令非好话说尽。

  “也不知是摔坏了脑子还是暴露了真性,你看她那个样子,还有一点做为人妇,为人媳的端重吗?不孝长辈,不尊丈夫,不爱子女,老太君还说她是才貌双绝,知书达理,贤惠文静,这我才答应长颢娶她,没想到竟然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回来!”楚湫霖一动气便有咳个不停。

  荀长颢也想劝慰楚湫霖别再动气,可他根本无法从根源上熄灭她的怒火,即便是在朝中一呼百应,大有作为的荀侯也会在女人的漩涡中挣扎不脱。

  “你们别再为她说好话了,等你们的奶奶回来,我一定把她这些天这些事如实禀告,待她决断,这个妻,是休是不休!”楚湫霖心意已决。

  “娘,儿媳妇必须要为二弟妹说一句公道话,也希望二弟不要怪大嫂直言不讳。二弟实话说一句,自二弟妹嫁入府上,你可是一夜也未在凌霄苑就寝过?”

  汪莲房开门见山,就连楚湫霖都惊讶了,而荀长颢的默认就是无声的承认。

  “身为一个女人,离开本家嫁入夫家,失去了以往所有的父母的宠爱,家庭的靠山,心甘情愿依靠自己的丈夫,做他的贤内助,丈夫就是女人的一切。可被自己视为唯一的丈夫却对自己不闻不问,不管不顾,那个女一心里还有多深的苦楚?而且二弟妹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几乎丧命,她为了丈夫抛弃一切,丈夫却冷漠至此,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算是再贤惠的女人,难道也不允许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的愤怒吗?”

  汪莲房以长房长媳的身份,贤惠知礼,在这家中还是深得楚湫霖信任的,荀长颢也尊敬这位大嫂,她的话,情感丰富而字字珠玑。

  “娘,二弟妹顶撞你,也是因为实在受了太多委屈,我们亲眼所见,刚入府的那个月,她原本真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我听青梅说过,她每个晚上都会留着一盏灯,等待自己的丈夫归来,可天光灯灭,侯爷却从未去过。”

  荀长颢终究不是心硬的男人,正如她承诺过,既然娶了她便会对她负责到底,可他此刻才明白,承诺不过是一句话出口,太过容易罢了。

  楚湫霖也有所深思,她何尝不是经历过独守空房的漫长岁月,她明白那种痛苦,足以改变一个人,甚至摧毁一个人。

  “莲房你说的有道理。”楚湫霖平静下来,语重心长地教导,“长颢,娘是相信你奶奶老人家看人的眼光的,而且最开始的时候,如你大嫂所言她确实做的很好。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方面来说,女人仰仗男人而活,一个女人若是得不到丈夫的宠爱和疼惜,她心里便会逐渐失衡,空无一物。另一方面而言,女人只有真正成了一个男人的女人,才会心甘情愿地为了他三从四德,一心一意。”

  荀长颢跟汪莲房一起离开牡丹苑。

  “大嫂,方才你说的事,是她跟你说的吗?”

  “二弟妹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我一看就看出来了。按理来说就算二弟妹会害羞,二弟你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过来人了,怎么连此等大事都一拖再拖?你到底在顾忌什么?”

  荀长颢本一心葬与爱妻,对世上其他女子无动于衷,可家族长辈的压力终究让他再娶。

  “二弟,大嫂觉得二弟妹是个很不错的人,如果觉得你们之间感情还太浅薄,不妨花点时间培养培养。一个人,总还是有另一个人陪伴着好,有人知冷暖,有人伴喜悲,若一直独身,到老便只剩下孤苦伶仃了。”

  荀长颢接受了母亲和大嫂的教导,心里也对此事有所考量。他在祠堂先夫人的牌位前站了许久,久到足以将他悲情的一生都概括。

  “晋姝已经不在五年了,即便你对她感情再深厚也要为一双儿女考虑考虑,为他们找一个贤惠的后母,既能培养他们长大,也能照料你自己的生活。”

  “恭喜二哥,再娶娇妻!”

  这些话不绝于耳。

  并不在意的与杜若菲的成婚印象历历在目,可他甚至没有掀开她的盖头。而十年前的他意气风发,喜笑颜开,新娘子的红盖头下却是一张梨花带雨的脸。

  荀长颢心里有了决定,如果律令非有资格,他愿意跟她和睦同居一辈子,如世间每对正常的夫妻一样。

  温暖闲事的午后,律令非百无聊赖地趴在窗前欣赏院中春生的花花草草,目光察觉到月门外有个人影畏惧不前。

  “谁在那?”

  律令非一开口,那人手里抱着的藤球便脱手滚进了庭院,律令非认得这是荀韫玉的玩具。她从房间出来,荀韫玉也从月门外扶着墙缘小步小步地进来。

  “你怎么来了?你湘姨娘呢?”律令非问。

  荀韫玉不敢直视律令非,每个小眼神都写满了童真和胆怯。

  “难道我真的是恶毒的后妈?律令非默想,叹了一口气,再次拾起藤球尝试递到荀韫玉手边,用最温柔的语气微笑地说道,“拿好了,你的球。”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夫妻逛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侯门续弦不好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