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倒霉的白小芷
楠溪2019-10-24 09:252,501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

  “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从此,大陆便分为凤、狐、龙、药、人、鬼、神、花八个种族。

  而在女娲补天后的一千年中,鬼族族长鬼魅为统治整个大陆而与其他七族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在长达数十年的战斗中,最终以药族及人族统治者——神农与鬼魅同归于尽为结局。

  因神农的陨落,药族开始逐渐远离世间之事,并退于药谷之内,终身不出……。

  白小芷看完《记传》后,伸了伸懒腰“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说不定……”平淡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外面的渴望。

  像是想到什么,白小芷无奈的摇了摇头,泄气的说道“算了吧,首先不说族长爷爷不准许,就算是他准许,但自己这个情况……哎!先回去吧!”

  …………

  “听说没?白小芷的邻居小梅姐姐生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

  “咦~谁说不是呢!这白小芷的霉运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啧啧。看来我们还得再离白小芷远一些,以免被波及到。”

  “对啊,对啊,不然到时候哭都来不及哭。”

  白小芷还没有踏进家门口便听见了俩自己并不认识的小妖在叨叨叨的。

  见她们走远了,白小芷才敢进屋,她嘴中还不停的嚷嚷“哎!这霉运也不能怪我啊!想我白小芷长的好歹算是谷里数一数二的美人了,可谁知道就这该死的霉运。”

  想到这个,白小芷就一肚子的气,虽然她的修为是挺高,功德也是全谷里面最多的,可谁知道就是因为这该死的霉运,让她迟迟不能飞升上仙。

  “我还一肚子苦了,我找谁说去,谁想自己一身霉运的。”越想越委屈的白小芷决定今晚要加餐安慰一下自己。

  酒足饭饱后的白小芷思考一会人生后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看自己的邻居小梅姐姐,毕竟她是唯一一个不因为霉运而远离自己的人。

  “小梅姐,小梅姐,你在吗?”白小芷站在她门口轻声问道。

  等了半天见没有反应,白小芷柳眉微蹙,心中有股隐隐不好的感觉:“小梅姐,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进来了?”

  白小芷轻轻推开房门,一股含有淡淡的梅花香便扑鼻而来,白小芷进入房门,扶开遮住自己视线的薄纱“小梅姐?你在吗?”

  “小梅姐?”白小芷看着那床上隐约的身影,心中不安的感觉更重了,她赶忙扯下薄纱,走了前去。

  “小梅姐?”白小芷不敢相信的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伤痛的喊出声来。

  “怎么了?怎么了?”

  众人被白小芷的叫喊声给吸引了过来,一进来便看见抱着小梅身体一动不动的白小芷。

  众人见状面面相觑。随后开始议论纷纷。

  “这…白小芷的霉运不会已经这么厉害了吧,跟她在一起还会有生命代价。”

  “嘘……别说了,小梅死了,谁都会难过,你看白小芷,现在连话都不说了,你们就少说两句吧。”

  围在她们周围的人中也不缺少一些幸灾乐祸的人“切,小梅的死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远离白小芷,你们莫不是忘了上次族长是为了谁受伤的。”

  “好了,你们别说了,有人去通知族长吗?”

  “已经有人去了,族长也应该快到了。”

  在这段时间内,白小芷也只是静静的抱着已经冰冷的尸体,一句话也不说。

  “你们全部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很闲吗?”药情淡淡的说道。

  “族长来了,族长来了。”

  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议论,围在白小芷面前的人群都有序的向两边靠拢,注视着来人。

  只见进来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朝坐在床上的白小芷缓缓走去,一张饱经风霜却依旧棱角分明的俊脸,两只深邃明亮的眼睛环视四周,看上去很有神:头发虽然已经雪白,但却很整齐的散披在后面。此人便是药族现任族长—药情。

  你们全部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很闲吗?”药情淡淡的说道。

  平淡无奇的言语却让周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自己的头,不敢再看药情,更不用说床上的白小芷了。

  “族长,白小芷她…”离药情最近的一年轻女子看到了药情强烈的目光,不由的把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话虽然是咽下去了,但她却始终愤愤不平的瞪了白小芷一眼凭什么,白小芷修为虽然是高,但却迟迟不能飞升,更何况她那一身的霉运,任谁都会远离她。但是可能药谷的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族长就偏偏宠爱白小芷一人,甚至是只要是关于白小芷就完全没有底线。

  药情用余光警了一眼那愤愤不平的女子,才缓说道“把她拉到断崖去反省,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出来。”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刚才说话的女子双瞳紧缩,绝望充斥着在她周围,她无力的瘫坐到地上,如同没有了生命一般。

  而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便出现了一全身都是黑色盔甲的人。

  而在她旁边的人看到那身着黑色盔甲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向旁边移动,就像是在躲瘟疫一样。

  “带下去!”药情冷冷的说道。

  黑色盔甲人朝药情恭敬的行了一礼,道“是,族长。”

  冰冷的声音让那女子崩溃“族长大人,凭什么?白小芷就是一个祸害,您凭什么要一直护着这个祸害,她会害了我们整个药族的。”

  药情的脸色随着女子的叫喊声逐渐变得阴沉,直接抬手一个诀封闭了女子的言论。

  “让她一直在断崖面壁思过,没有本族长的允许,终身不得踏出断崖。”

  终身不得踏出断崖!

  围观之人听此,都是脸色一变。

  要知道断崖,可是终年不见阳光,而且下面到处是毒虫什么的,平时在处罚在断崖待上半月都是极重的惩罚。

  没想到,这次居然……终身不得出断崖。这……

  就在黑色盔甲人准备强行带人走时,一道嘶哑的声音咀止了他。

  “族长爷爷,放了她吧。”

  只见刚才还在床上一动不动抱着尸体的白小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床走到药情身边

  “丫头,她这般诋毁你,你为何还要为她求情。”药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白小芷。

  白小芷摇了摇头示意黑色盔甲人下去后说道“其实族长爷爷,她说的没错,我的霉运程度在不断的提高,倘若我还一直呆在药谷的话,我可就成了药谷的罪人了。”

  白小芷调笑的语气配上因伤心而有些苍白的小脸让药情感到十分心疼和自责“她们谁要是敢乱说就通通到断崖面壁思过去。我们家丫头才没有霉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你画风不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你画风不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