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宛若妖魔
苏轻墨2019-11-06 16:162,301

  酒楼里的温度跟外面比起来,那叫一个暖和。云倾跟蔺初阳说话的功夫,大壮又往厨房的炉灶里添了把柴。

  蔺初阳救了云倾的命,她感激在心,对他也不会有丝毫隐瞒,直言道:“我需要哥哥在大梁村附近买下一块药田。”

  “要药田何用?”

  “种植草药,用种出来的草药给你调配解毒的方子。”

  “为何不直接跟药铺进购药材?”

  那样岂不是更为方便?

  云倾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地说:“现在的药铺,大多忘了以人为本的信念。上回我生病,药铺里还给我开了一副假白术。我爹娘不知道,但我一闻味道就认出来了。”

  每年的十一月到十二月,恰好是采挖白术的时节,时值隆冬,成熟的白术最好采挖,这是一种极为常见的中药材,药铺不可能出现短缺的情况,大概是觉得百姓不通药理,不辨药材,就用便宜的药材冒充白术,卖给了她爹娘。

  一般来说,这种药材吃不死人,但对病情也起不到任何的缓解作用。

  听着她的话,蔺初阳的眸子里闪烁起几分冷意。

  现在的药铺都这般大胆,敢以次充好,把假的药材卖给百姓?

  好看的薄唇微微上扬,含着冷光的眸子睇了大壮一眼,大壮会意,私下里派人在万年县调查各大药铺是否掺卖假药。

  “此事就依你。”

  小姑娘眼里带笑,梳着两个小麻花辫儿的她看起来可爱得不像话。

  她喝完一整杯茶,跳下凳子,回沈家去了。

  几日没去花涧楼,沈姝莲的心情很是低落。

  她每日都戴着新发钗,想跑到花涧楼让那人瞧瞧,也不知怎地,那蔺姓少年太过美好,见之一面,一刻也不敢忘。

  再有一年,她就到了及笄的年纪,大梁村的村民可以提早订亲,也不知道将来她要订亲的男子长什么样。

  沈姝莲在家忙活了两日,这日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她寻了个借口,跟云倾一起去花涧楼给沈大用打酒。

  冬天的雪下得勤,这雪不知何时又开始下了起来,飘洒的雪花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鞋子踩在上头咯吱咯吱作响。

  到了花涧楼门口,沈姝莲特意抖了抖外衣,掸去肩上的雪花,露出发髻上那并不算起眼的发钗。

  她抬手敲门,等了好一会儿,酒楼里才有动静传出来。

  大壮出来开门,见是沈姝莲站在那里,板着一张脸,“今日酒楼不做生意,姑娘请回吧。”

  “大壮哥哥,我们是来给爹打酒的。”

  云倾从沈姝莲身后冒了出来,大壮看到她,略带急色的面庞缓和了几分。

  “外面天儿冷,雪下得不小,两位姑娘请进吧。”

  “谢谢小二哥。”

  沈姝莲低下头,拎起裙子一角,自认优雅的从外面走进来。

  云倾跟在她身后,大壮忽然附耳在云倾边上说:“主子体内的毒发作了,还请三姑娘想想办法。”

  她就是不来,大壮都打算去寻她,现在她来了正好,她不是桐山那位神医之徒吗?想来一定会有办法。

  这么棘手啊……

  浓长卷翘的眼睫毛一垂,遮住了那双光华璀璨的眼眸,云倾歪着头想了想,同大壮使了个眼色。

  大壮看那沈姝莲四顾张望,眼神殷切,像是在酒楼里寻谁,他不由分说的出手,从后颈将她打昏。

  云倾嘴角一抽,“你怎么把人打昏了?”

  “不是你叫我支开她?”

  “那也不是用这种办法……”

  云倾无奈叹气,习武之人果然是四肢发达,支开也有很多种方法,偏偏他选择了最简单省事的。

  “三姑娘,请你跟我上楼。”

  大壮对云倾的态度十分友好,云倾也不耽搁,进了屋,一股热气迎面而来,抬眼就瞧见那株长在细瓶里的梅花。

  鲜嫩艳红的花瓣在枝上盛开,那一枝梅花是被人从树上折下来的,这种红梅,是冬日里最绝艳的颜色。

  房间里的地龙让整个屋子升起暖意,那张白里透粉的脸蛋上露出几分为难,她走到床榻前,发现蔺初阳已经让人把他绑在了床上。

  他双眼紧闭,面色铁青,脸上和手上暴起的青筋让人头皮发麻,他不再是那副清秀俊美,绝世耀眼的少年,而是令人畏惧,肤色赤红的妖魔。

  遽然间,他睁开一双泛着琉璃色的眼眸,疯魔的眼神恶狠狠地盯向云倾。

  云倾被吓了一跳,慌忙往后退,大壮拉住她的手臂,单膝跪地,“主子毒发,还请姑娘想想办法。”

  “我……”

  云倾舔了舔干裂的唇角,浑身抖了下,她害怕的转过头,让大壮端一碗草木灰水来。

  大壮动作神速,他把碗放在云倾面前,云倾解下脖子上的项链,那项链上的吊坠是个月牙儿的形状,只见她把那个月牙儿掰成了两瓣,里面立即流下一滴透明的水,正好滴进碗里。

  她把月牙儿重新合上,恢复原状戴回脖子上,“大壮哥哥,可以给蔺哥哥喝了。”

  “三姑娘,你这项链里面装得是什么啊?”

  大壮狐疑,在没有问清楚之前,不敢把这来路不明的东西端给主子。

  “是我师傅给的解药,我师傅说,这个药可解百毒,但蔺哥哥中的天绝之毒在百毒之外,他喝了也只有压制的效果,并不能完全解毒。”

  大壮半信半疑,喂蔺初阳喝下。

  一碗草木灰水见了底,蔺初阳身上的青筋慢慢变细,赤红的肤色褪去,疯魔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

  他的脸色开始恢复如常,眉如墨画,眼若寒星。

  大壮惊喜地转头,看向云倾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激。

  先前他还怀疑云倾的身份,现在主子体内的毒被压制下去,他再也不会怀疑云倾的医术了。

  “三姑娘,请受小的一拜,多谢你救了主子。”

  云倾摆摆手,干笑了两声,“我不是答应过你们,一定会给蔺哥哥解毒嘛。”

  “大壮,解开绳子。”

  清冽偏哑的嗓音在房里响起,大壮赶紧解开蔺初阳身上的绳子,一脸崇拜的看向云倾,显得十分激动,“主子,她真是神医之徒!”

  “嗯。”蔺初阳清淡的回应,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云倾被大壮那热切注视的目光看得有些紧张,她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吟吟笑道:“大壮哥哥,我二姐什么时候醒来,你可以帮我打酒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