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手相救
苏轻墨2019-11-27 09:252,233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小良氏这话的意思,不就在说云倾是个贼吗?

  沈清易咳了一声,还没开口,就听沈大用接过话,“这样吧,明日三丫头跟我进山挖冬笋。”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清早,天光未明,山上又下了一场大雪,寒冷的空气冻得人瑟瑟发抖。大梁村的村民们早早起来,赶着上山挖取冬笋。

  云倾今天把自己捂得很严实,让她看起来真真跟个小粉团子似的。沈大用走两步还回头看一眼,怕云倾走在后面跟丢了。

  山上飘着洁白如棉花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而下,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白雪。放眼望去,整片山林银装素裹,分外安宁。

  身边寒风呼啸,云倾扯紧了帽檐。

  半山腰有一处较为空旷平坦之地,中间立着一块大石头,沈大用拂掉石头上的雪,把云倾抱到石头上坐着。

  “三丫头,你坐在这里等着,一个时辰左右我带你回家。”

  云倾点了点头,粉嫩嫩的脸蛋被寒风吹得红成了一片。

  沈大用跟村民上山,而云倾坐在石头上被冻的浑身发抖。

  她的鼻子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看起来就像一只无辜的小白兔,她坐在石头上来回搓动冰凉的小手,嘴里的哈气呼出来就没影儿了。

  她用手捂住眼睛,不敢看雪地太久,看太久会得雪盲症,十分伤害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身后有声音,还以为是沈大用回来了,却不知是一头眼冒绿光的野狼,将她当做美味的食物,缓慢的朝她靠近。

  “爹,您回来啦?”

  云倾笑嘻嘻的放下手,盯着雪地上显露出来的大片阴影,后背蓦地刮起一阵凉风。

  这个影子……不是她爹……

  云倾浑身冒起了冷汗,苦着一张脸回头,登时从石头上滚了下去,在雪地里摔得结结实实。

  是……是一头野狼!

  她爬起来,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那野狼扑了个空,愤怒地朝她吼叫。

  云倾哆哆嗦嗦的想找人求救,可这方圆千米,哪里会有人影!

  “救命,救命啊——”

  她忽然在雪地里狂奔,不顾形象的大喊出声。

  或许是她命不该绝,没跑出多远,那头野狼就不追了。

  她惊讶的回头去看,发现那野狼竟无声无息的死在雪地里,大片红色的鲜血渲染开来,叫她想起从南凉逃出来的那个夜晚。

  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雪地,一红一白相织交应,野狼死前还睁着双眼,吓得云倾瞬间跌坐在雪地里,小脸惨白如纸,浑身颤抖个不停。

  “怕死还敢进山?”

  救她的少年适时出现,他身后背着箭筒,手里握有一张软弓,那清冷如玉的脸上似乎划过一丝戏谑的笑容。

  云倾噘了噘嘴,抓着他的衣角,把他当做救命恩人。

  “我爹带我来的。”

  “那他人呢?”

  蔺初阳环视一周,没发现其他人在附近。这么冷的天儿把她一人丢在这里,沈家人真够放心的。

  “上山挖冬笋去了。”

  “所以,你被抛弃了?”

  云倾瘪着嘴不说话。

  山上的雪越下越大,蔺初阳把她从雪地里拽了起来,带她找地方去躲雪。

  距离山脚不远有个石洞,石洞里面放有棉被和粮草,显然这是山里猎户事先准备好的。

  云倾距离蔺初阳坐的位置较远,蔺初阳点着了部分粮草,石洞里倒映着点点火光,温度紧跟着热了起来。

  “蔺哥哥,你是自己上山的吗?”

  蔺初阳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

  “那你上山做什么?”

  “找草药。”

  “什么草药,告诉我没准我能帮你呢。”

  “九天云霄花。”

  “我在师傅的医典里面见过这味草药,我知道它长什么样子。”

  蔺哥哥救了她,作为回报,她应该替蔺哥哥找到九天云霄花。

  “哦?”

  蔺初阳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小孩子一样,温和了不少。

  “真的真的,你相信我,我知道它长什么样,我帮你一起找吧。”

  “你要是找到了,我送你二十颗桃花饯。”

  云倾无疑是暴露了自己贪吃的属性,她眼睛一亮,笑盈盈的跑过去,和蔺初阳击掌。

  “说定了,你可不能反悔哦!”

  二十颗桃花饯,她能一直吃到牙疼。

  小姑娘因为一点桃花饯就能笑成这样,到底是个纯真善良的小女孩,和他家五妹妹一个样。

  外面的雪渐渐停了,蔺初阳站在洞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转头对云倾道:“出来吧,雪停了。”

  云倾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十指白白嫩嫩的非常可爱。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山下走,快到山脚的时候,云倾惊鸿一瞥,赫然发现,一朵鹅黄的小花迎风嵌在石头缝里,那石头被大雪盖住了一半,露出黄色的花瓣。

  “哥哥。”

  云倾叫住他,蔺初阳诧异挑眉,顺着她指得方向看去。

  “这样恶劣的天气,怎么会有花?”

  “那就是九天云霄花。”

  这么不起眼么?

  蔺初阳轻轻笑了笑,真亏了有这个小姑娘在,否则就是九天云霄花送到他面前,他也辨识不出。

  他毫不费力的摘下九天云霄花,修长白皙的手指伸了过去,云倾抓住他的衣角,两人一起走出了山林。

  云倾回了家,家里只有她一人,悄悄把从沈清易房里偷来的算盘和毛笔还了回去。少顷,沈大用夹带一身风雪回家。

  他面露急色,嘴里一直在喊着玉儿,等云倾房里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玉儿,你去哪儿了?那雪地上的狼是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云倾低下头,抿了抿唇,“爹走后不久,女儿险些被野狼吃了,是花涧楼的掌柜路过顺手救了女儿,女儿就先回来了。”

  “你没受伤吧?”

  惊闻野狼对云倾发动袭击,沈大用脸上的关心没有作假。

  “没有,但要好好谢谢那位蔺掌柜,如果不是他,女儿今天就回不来了。”

  “是该好好谢谢他。”

  沈大用点点头,一脸认同,拉着云倾的手,带她去花涧楼道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