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百口莫辩
苏轻墨2019-11-28 10:392,126

  凌心总是想着和云倾搭话,可沈清易却不悦于一个毛头小子这般缠着云倾,他把正在打酒的大壮喊了出来。

  “小兄弟,你们酒楼里的这位小哥怎么那么多话?我三妹妹怕生,再这样我们就走了。”

  沈清易的年岁比大壮还要痴长几岁,他觉得凌心可能就是在调戏云倾,云倾还那么小,他可不想自个儿的妹妹被人带坏了。

  大壮赔着笑从厨房出来,一把拉过凌心,捂着他那张叽叽喳喳的嘴,不让他继续多话。

  他把凌心拽到厨房去帮忙,楼上的房门似乎动了一下,云倾抬头去看,可楼上房门紧闭,她没发现半分异样。

  沈清易走到一张凳子旁边坐下,他想让云倾也过来坐会儿,可那小姑娘自己却跑进厨房了。

  云倾掀开厨房外面的帘子,探头进去,闻到一阵阵浓厚的酒香。

  她看到大壮和凌心两人在打酒,压低了声音,道:“大壮哥哥,明儿个我会寻机会来给蔺哥哥针灸,到时候你给我留门啊。”

  大壮看小姑娘鬼鬼祟祟的缩在厨房门口,不免笑着点点头,“放心吧。”

  云倾心里松了口气,放下帘子,转回身,脸上已经多了一抹笑容,“大哥,我还想吃桃花饯呢。”

  沈清易把这事儿给忘了,赶紧让大壮再包一份桃花饯,他付了钱,拉上云倾的手,抬脚要带她走。

  云倾也很乖巧,临走之前她还跟大壮和凌心道别。

  一出花涧楼,沈清易把那包桃花饯塞进云倾手里,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以后少来这种地方,那个姓凌的小哥,最好见都不要再见。”

  云倾没说话,只是在沈清易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两人回了家,晚些时候,沈姝莲进云倾房间整理东西,打开衣柜,忽然瞧见放在柜子里的一整包桃花饯,她拿起来,看了又看,脸色变得极为讶异。

  她拿着那包桃花饯冲到厨房,看着正在洗菜的云倾,质问道:“三妹妹,这包桃花饯是哪儿来的?”

  云倾眸光微变,下意识扯出一抹笑容,语气软软糯糯的,“这是大哥给我买的。”

  “我不信。”沈姝莲目光锐利,紧拉住云倾的手,带着她往主屋走,边走还边说,“保不齐是你是从哪儿偷来的,玉儿,你想吃桃花饯怎么不跟我说?二姐去花涧楼给你买啊。”

  云倾被动的被沈姝莲拽到了主屋,屋子里,沈大用小良氏和沈姝荷都在,沈姝莲放开手,把那包桃花饯放在桌上,横眉怒目地说:“爹,娘,我在三妹妹屋子里找到了这包桃花饯,女儿怀疑是三妹妹偷来的。”

  沈大用拧了拧眉,面泛狐疑,而小良氏则用那种终于抓到云倾错处的眼神来瞪着她。

  沈姝荷面露不屑,把那包桃花饯抓起来往外面的雪地里一扔,撇了撇嘴,“一包桃花饯而已,左右不过百十文钱,三妹妹想吃怎么不跟家里说?犯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真是给我们沈家丢脸。”

  云倾看着那包桃花饯被丢到外面的雪地里,唇瓣抿了抿,神色略微有些难看。

  她还没吃过一口,就这么被沈姝荷给扔了,当真是浪费极了。

  “说的不正是呢,所以我一发现就带三妹妹过来了。爹娘,你们看现在应该怎么办?”

  沈大用没说话,小良氏轻哼了声,话语歹毒,“让她脱了外面这层衣服,到雪地里跪上一两个时辰,明儿个罚她不许吃饭!”

  沈姝莲暗暗心惊,她只想着爹娘小意惩罚一下云倾就行了,可如果真让人只穿一件衣服跪在雪地里,别说一个时辰,就是一刻钟那也捱不住啊。

  她赶紧给云倾求情,“娘,三妹妹身子骨儿单薄,年纪又小,恐怕会被冻个好歹,不然您只打上几鞭子以示惩戒算了。”

  “那可不行!”小良氏逮住了惩罚云倾的机会,怎么会那么轻易放过?声音蓦地拔高,很是刺耳,“看看,我先前说什么来着?她不学好,还真做了那种偷儿。我也就是心善,否则叫你们把她送去官府,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云倾听着她们一来一回的污蔑人,忍了好半天,才低声道:“桃花饯不是我偷的。”

  “奇了怪了,这么一大包桃花饯怎么着也要八十文钱,你身上有这些铜子儿?若有,那也是从家里偷的。三丫头,我们平时对你可不薄,赃物在手,是你一句话就能抵赖得了的?”

  小良氏白了她一眼,若不是顾忌着沈大用在这里,她倒是真想把人扭送官府。

  云倾低着头,洁白细腻的小脸被风吹得开始泛红,她站在风口,不想和沈家人起争执。

  半刻钟前,沈清易正好出了门,沈家其他人都认定东西是她偷的,她百口莫辩。

  “娘,依我看,不如先问问三妹妹东西是从哪里拿的,我们先把东西给人送回去,带三妹妹上门道歉。临近过年了,您这样处置三妹妹也会叫邻居觉得不好看。”

  小良氏嗤了一声,到底是不想在年前生这些麻烦事儿,便叫沈姝莲带云倾去还东西。

  “三妹妹,你告诉我,这包桃花饯是从哪里来的?”

  “花涧楼。”

  云倾吐出三个字,音调却极其幽凉。

  沈姝莲眉眼一扬,露出一副就猜到是这样的表情,颇有些高兴的拉住云倾的手往外走,捡起地上那包桃花饯,带她出了门。

  路上,沈姝莲从袖口里掏出一支簪子别在头上,她还用手指勾了几下发丝,然后对云倾道:“三妹妹,爹娘拉不下这个脸,现在我陪你去给人道歉,到时候你可不能给我使小性子,乖乖给人道完歉,人家蔺掌柜接受了才能回来,知道吗?”

  云倾眼底闪烁着丝丝冷意,抿唇不言。

  她愿意跟沈姝莲往花涧楼走,那是想知道,当沈姝莲得知这包桃花饯不是她偷的,而是沈清易买来送给她的,沈姝莲那张得意又急迫的脸上会变成什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色医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